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四章:美女原来也疯狂

金蝉 收藏 0 1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姜区长将桃花紧紧地拥抱在怀里,热切地去吻桃花丰润的红唇。仿佛是心有灵犀,两个人,两个人的嘴唇,就像两块磁铁,一下就吸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其实,一对有着好感的青年男女,他们在没有一切肢体接触的时候,他们都是在读心,时间久了,就变成了相依相恋的两个人,两个人就会有一种默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姜区长将桃花紧紧地拥抱在怀里,热切地去吻桃花丰润的红唇。仿佛是心有灵犀,两个人,两个人的嘴唇,就像两块磁铁,一下就吸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其实,一对有着好感的青年男女,他们在没有一切肢体接触的时候,他们都是在读心,时间久了,就变成了相依相恋的两个人,两个人就会有一种默契,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两个人就能心领神会。此时他们心中涌起的情感波涛,激起的心灵共鸣是只能神会不可言传的,肯定是最美妙无穷的。

姜区长张开双臂,桃花就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他的怀抱中,姜区长激动无比将桃花紧紧地搂在怀里,生怕她跑掉,飞掉一样。桃花也紧紧回抱着姜区长。其实,姜区长曾在心里无数次设计过这一场面。但每一次设计都是桃花小鸟依人,或含羞带笑,或半推半就的,姜区长从没敢奢侈想到桃花会这么大胆,这么主动迎接了他,还紧紧地回抱了他。姜区长从来没这么近距离、这么大胆的看过桃花的脸,细白水嫩,白里透红,还有着一层黄色的细细的茸毛,像一颗熟透了的,散发着诱人的果香水蜜桃,那丰润微启的红唇像冒着鲜美的蜜汁,正期待着他的吻吸。姜区长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又像走在棉花一样,他有些晕眩,更有些虚脱,他甚至都不够呼吸,感受不到了自己的呼吸。

男人的胆子说到底是很小的,也可以说是胆怯的。尤其是在追求自己心仪的人时,更是虚脱的,不堪一击的。男人在追求他心仪的人的时候,总是那么小心翼翼,就怕出了差错,选错了时间,选错了地点,特别在表露心迹时候,最担心的就是怕遭到拒绝,如果女人再加上一句说:啊,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哪,我以前怎么没把你看出来!男人就会无地自容。心眼大的女人,心地善良的女人,说过且过,玩笑一样从此就不再提这事,他懂得给男人保住面子。而遇上心眼小的女人,特别别有用心的女人,她就会不依不饶,男人岂不颜面扫地?

再说女人有几个心眼大的?有的男人往往一失足成千古恨,从此永远就失去了再追求的机会。那样男人在失去一个朋友的同时,也永远失去了让他心动的一个女人,那样男人连追求希望也没有了,那才是最残酷的,最得不偿失的事。

姜区长张开双臂是本能的、是够胆大的,又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在他搂抱住桃花的那一刻,桃花热烈地回抱了她,又是他最欢欣的,最具有成就感的时候。在他得到桃花用力得回抱时,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当他看到桃花美丽的面庞,丰润的红唇就呈献在自己的面前时,他什么也不想了,什么也不顾了,他一口就将桃花那丰润的红唇整个含在嘴里,贪婪地舔食着、吮吸着,那柔软、那湿润、那香甜,印象里的整个物质世界离他越来越远去了,甚至已不复存在了,漫天底下就剩下了他和她,他和她的忙……

我不知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有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过去的人们不懂爱情,媒人之约,父母之言,两个毫不相干的男女就处在了一起,做着无性的性交,然后生子,然后柴米油盐,最后在寂寞寻常中度过了却一生。其实,自达有人类的那一天起,爱情就一直在伴随着人类,发生在男女之间,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酵母和动力,是人类从来就不曾缺失的东西。不管是为爱而性,或为性而爱,爱始终是人类生活不变的主题,不然人类怎能生存至今,并还将与日月共存,一直充满活力的生存下去。从这个意义上讲,战争年代的爱情,比和平年代,更弥足珍贵,于是,那爱就会来得更热烈、更热切,更加不顾一切。

姜区长与桃花也不能列外,因为他们也是凡人,也是饮食男女,也有一颗炽热的爱心。男女相拥相吻的最高境界,都是想把自己变成一滴水,融化在彼此的身体里 。

姜区长将桃花紧紧地抱拥在怀里,热切地亲吻着,姜区长惊奇的发现桃花在他的怀里,身体变得的越来越软,越来越柔,就像水一样地软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某个部位却在莫名其妙地硬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硬,让他越来越不能自制,尤其是桃花的香舌还小蛇一样在他的嘴里游走,一下又一下撞击着他的上腭,他心底最古老、最原始的愿望被激活、激发,雾一样地膨胀弥漫起来,使他找不到了自己,管不住了自己……

忽然,门外有人说笑,有人在问岗哨:“你们的姜区长呢?”

听到说话声音,姜区长吓了一跳,姜区长就知道是谁来了,姜区长吃了一惊,他赶紧松开了拥抱桃花的手,桃花也飞快地站了起来,伸平不整的衣服,理着散乱的头发,桃花的脸上此刻还飞渡着片片迷人的彩霞,桃花嗔怪地瞪了姜区长一眼,在姜区长的胳膊上轻轻地扭了一下,羞羞地说:“怪你怪你,都怪你!”

姜区长装出很疼的样子,反复抚摸着被扭过的地方,两个人都在偷偷地乐。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十三师那位年轻的团长。

姜区长慌了,怎么说人家请你做红媒,你却捷足先登了,道义上有些说不过去。虽说爱是两个人的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可年轻的团长毕竟有言在先啊。

桃花倒显得很自如,理顺了散乱的头发,只是脸上的红润还没消退,她朝着姜区长一个劲地做着鬼脸笑,很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年轻的团长在门外喊:“老姜啊,老姜。我托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有目录了么?”

年轻的团长真是雷厉风行的人,话到人就到了,他一手就推开了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