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正文 第三章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


参谋长文轩正在向张桅和另一名宪兵模样的人下达命令:“立即拘捕龙绍钦!”这时苏云晓推门进来,大家都愣在那里。张桅和宪兵要往外走,苏云晓赶紧拦住:“你们在外面等一下。”

苏云晓关上门,压低声音问:“为什么要拘捕龙绍钦?他完成了任务!”

“他以什么代价完成任务?二十人,只回来四个半!”

“这是战争,总会有牺牲!你怎么会不明白?”

“他有意拖延时间,那些士兵死得不明不白,他通敌嫌疑很明显!”

苏云晓急了:“没有理由,这次回来不止他一个人,你完全可以调查一下!”

“我已经调查过了,看来你要回避这个案子!”文轩说罢起身要往外走。

苏云晓拦在门前:“你那些怀疑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龙绍钦的父亲怎么样我们不谈,但这次他不管用什么代价,他完成了任务!他怎么可能是内奸?”

“我是拘捕他,不是法办他,如果我手里有确凿证据,他怎么可能还逍遥法外?”两人对视着,苏云晓一时说不出话来,文轩把声音放低:“你不要感情用事!”他说着推开苏云晓,走了出去。留下苏云晓一个人在房间发呆。


石头看见龙绍钦在操场上对着成排的尸体发呆,不知不觉走了过去。龙绍钦终于感觉到旁边有人,一看是石头,点点头就离开了操场。石头跟在他后面,龙绍钦似乎完全不知道身后跟着的石头。石头走几步,见龙绍钦不理会,大着胆子上前打招呼:“长官……”“嗯?”石头琢磨着用词:“我们同学是真正想打鬼子的!我们不怕死,死也是光荣的!”龙绍钦突然大怒:“你给我闭嘴!”

石头被吓住了,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过了半晌,龙绍钦看着石头受惊吓的样子,才把语气放温和:“你不理解的。我不是冲着你的。”

接着又是沉默。石头不知道是继续呆着还是离开,两人都站在那里发呆。龙绍钦总算理清了思路:“石头啊,抗日打鬼子不一定非要穿军装上前线啊。我想过了,你最好去地方工作吧。你字写得怎么样?我有朋友可以帮你联系。”

“长官,你嫌弃我吗?我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你这么不待见我?”感到委屈的石头一口气说道。

龙绍钦看着石头委屈的样子有些心软,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你也看到了,打仗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太残酷,你不行,不适合。”石头立正,表情严肃:“报告长官,我知道我还不算一个好兵,请长官训示,我一定努力成为一个好兵!”

“石头,你真的不适合当兵,你心太软!”

“我会锻炼的,我会练得铁石心肠!”

龙绍钦生气了,这个石头是死心眼儿,怎么点他都不开窍,死缠烂打非要跟着他。这时,张桅领着人走到两人身边停下,阴森森地说:“龙参谋,参谋长请你去一下。”龙绍钦没有表情,转身朝参谋长办公室方向走。

“请你交出你的武器。”张桅又说,并上前要抓龙绍钦的枪。龙绍钦完全出于本能反应,忽地枪顺过来枪口对准张桅,凶悍地叫道:“我警告你,别动我的枪!”

张桅小脸苍白,冷汗直流,另一名宪兵更不敢动。石头也被这一串眼花缭乱的动作惊住。龙绍钦背好枪,向参谋长办公室走去。身后石头急了,跟着龙绍钦追上去:“长官,我跟你一起去,我要为你作证。”

“你走开!这事与你无关!”石头被声色俱厉的龙绍钦吓住,看着龙绍钦在宪兵押解下走远。石头转身朝宿舍跑去,老远就喊:“钱班长,钱班长。”

钱国良独自擦枪,显得很孤独,听到喊声抬起头。石头着急地说:“张桅他们把龙长官抓走了,我们一起找旅长去吧?”钱国良低下头继续擦枪:“该说的我已经对参谋长说了。”

“我也说了,可他不信,我们找旅长去!”

钱国良冷笑:“龙绍钦不坏,可我也犯不着为他得罪参谋长。咱们这个参谋长不得了,好家伙,咱旅多少人啊,每个人生辰八字我看都在他脑子里。连我这样的大头兵,家里那点芝麻事他都清楚着呢。”

“对呀,我家的事他也知道。还知道我订娃娃亲的事儿,真神!你说他咋知道的?”

“所以啊,这种人咱是斗不过的,我劝你也老实呆着!”

“可龙长官冤枉呀……”

钱国良忽地甩开石头的手,烦躁地说:“老子现在心情很坏,滚!”石头的手渐渐放开,愣着。钱国良拎起枪往外走,也不回头:“小兄弟,别怪我。我几个好兄弟都死了,心里不好受。龙大少爷的事儿,他自己会处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把石头丢在那里。


龙绍钦掮枪在宪兵押解下走进参谋长办公室,文轩抬头盯住龙绍钦肩上的枪,龙绍钦面无表情,手紧攥枪背带。张桅看到文轩疑问的目光,立正报告:“报告参谋长,他拒绝交出武器!”文轩目光盯着龙绍钦:“你不能带武器接受讯问。”龙绍钦声音平静:“在接到正式拘捕令之前,我的武器不能离身,这是我的习惯。”

文轩与龙绍钦互相盯着,龙绍钦毫无惧意,文轩冷笑一下,冲两名宪兵挥手示意他们退下。龙绍钦掮枪笔直站立,文轩也站着,盯着龙绍钦,语速很快地讯问,为什么要新兵压子弹?龙绍钦说,为了保护他们。文轩冷笑说,可他们大多数还是死了。龙绍钦无言。

文轩继续追问:“为什么不及时撤退?”

“旅长命令我坚持到晚上十点钟。”

“旅部曾多次发电通知你们提前撤退。”

“我没有收到。”

“没有收到?为什么关掉报话机?”

“收到通知时我们已经被鬼子围上了。”

文轩停顿片刻,在屋子里走动起来,过了片刻转换话题,问那些士兵怎么死的?龙绍钦实话实说,被鬼子狙击手伏击打死的。文轩质疑说,为何他执行任务永远会遭遇反伏击!龙绍钦闭住嘴,一言不发,他从文轩眼睛里看到的全是怀疑,既然不相信他,多说无益。

文轩咄咄逼人继续问:“据我所知你的枪法也很高超,即使遭遇敌狙击手,怎会如此不堪一击?”“请你不要侮辱我,更不要侮辱那些战死的弟兄们!”龙绍钦忽然情绪不受控制,“请问你没有在现场凭什么说我们不堪一击!我们腹背受敌,日军企图全歼我狙击部队,他们的阴谋几乎得逞。我一直想问参谋长,新八旅情报工作是怎么做的?为什么有明显疏漏却无人过问?”

文轩愣了一愣:“你给我听清楚,是你现在接受讯问,新八旅情报工作与你无关,请你正面回答问题!”

“报告参谋长,我一直在回答你的讯问。我怀疑新八旅内部有奸细!除了杜占明和张桅,所有弟兄都是好样的,我……”

文轩打断了龙绍钦的话:“我告诉你,我也一直怀疑我旅内部有奸细,这个怀疑是自从你到新八旅之后才有的。”

龙绍钦一句话不说,没有表情。

“你不觉得从你来后,每次执行任务都很蹊跷?”

龙绍钦还是一句话不说,愤怒地盯着文轩。

“你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你不是很能说的吗?”

龙绍钦怒极反笑:“哈哈,你怀疑我是内奸?”文轩不说话,龙绍钦逼近一步,“你最好拿出证据,否则我告你诬陷!”

“你别着急,我会找到的!”文轩不退让,两人对峙。

门砰地被推开,段旅长闯了进来。见段旅长进来,文轩略显尴尬,冲旅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段旅长对着龙绍钦说:“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参谋长谈点事儿。”龙绍钦敬礼,转身离去。

文轩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一肚子气还没释放完。段旅长盯着文轩,琢磨怎么跟这个一根筋交谈。文轩压抑着激动情绪,主动对旅长解释:“这个人,身上的疑点太多了!”

“你上次就说过了。这次龙绍钦做错什么?他用非常手段惩罚逃兵,是战场条例允许的,有什么可以指责的!伤亡大的责任不在他那里,日军狙击手是我们事先没想到的。”

文轩很耐心地对段旅长说:“龙绍钦父亲曾是江南一带大富人家,但他的财产几乎全来自与日本人做生意,做的是军火生意!他们村全村被屠,原因现在没有查清。”

“这和龙绍钦有什么关系?”

“你问为什么怀疑他,这是原因之一。还有陆鸣的死……还要我列举他的疑点吗?”

“你这些理由不能说服我。龙绍钦他父亲是被日本人杀的,陆鸣死因并没有查清,关键是这次战役,我认为他完成了任务,打得漂亮!你怀疑他我可以理解,但你也清楚我的态度,龙绍钦是我行伍多年遇到的最优秀射手,在你拿不出能说服我的证据前,我不能允许你伤害他!”

文轩咬牙切齿:“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难道一定要等他毁了新八旅,旅长才能看清这个人的真面目吗!那是犯罪,是帮凶!”

“文参谋长,你太激动了!龙绍钦行事有些特立独行不假,但没有证据证明他有通敌行为,而且刚才那两名活着的士兵也找过我,他们都证明龙绍钦没有过错!”段旅长话题一转,言词激烈,“你不止一次怀疑我的人是日本间谍,可事实证明,你的怀疑大多数都是错误的!”

“这是我的原则,宁可错误一千次,也不能放过一个!”

段旅长站了起来,声音也抬高了很多:“我坦白告诉你,文参谋长,我很不喜欢你这种做派。我知道你身负血海深仇,但我很不希望你把这种仇恨带到工作中来,这样会影响你对人、对事的判断。”

文轩冷笑:“你认为我是在报私仇?从我宣誓效忠党国那天起,我全身心都是党国的,对我而言党国利益高于一切!”

段旅长只是一笑:“我一点也不怀疑你对党国的忠诚,只是龙绍钦不是日本间谍!”

“你凭什么下这个结论?”

“凭我带兵十五年的经验!我要告诉你,我已经将龙绍钦的事迹上报战区,为他请功!”

文轩想不到段旅长会说出这个话来,愣住。段旅长接着说:“我这么做也是受你启发。你多次提到,当前局势紧迫,我军连年苦战,士气不太振作,很需要树立一些榜样式的人物,鼓舞士气。龙绍钦连续两次立下大功,一杆神枪让鬼子闻风丧胆,是最合适人选。”

文轩冷笑:“拿他做榜样?笑话!”

段旅长起身往外走:“我也不跟你争了,不过龙绍钦两次执行任务日军都事先知道,我内部肯定有内奸!还有大野联队新出现一名很危险的狙击手,我已经责令情报部门查清此人,我建议你的工作重点放到查清我部内奸和如何对付这个日军狙击手上来!不要一天到晚盯着龙绍钦,很无聊!”

段旅长说完扬长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