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连连连……连长!快看!”边上的一名士兵慌乱的呼喊着单宝轩,他眼前的一切是那么难以令人置信。

单宝轩匍匐到那名战士身边,眼前出现了一整排日军的坦克装甲车,就像一道铁甲阵黑压压的冲向国军的阵地,“这……”单宝轩也被眼前的场景深深的震惊了。

“连连……连长,怎么办!?”单宝轩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自半个月前那场与袖濑遭遇使他失去了往日的自信,照常理来说,应该是单宝轩仇深似海,看到袖濑欲手刃之而后快。可是当真刀真枪在战场之上真的碰到了袖濑,单宝轩带着满腔悲愤的正义之剑,却抵不过邪恶的力量。单宝轩有留手吗?他自己都不知道,单宝轩杀过不少人,其中不乏武艺高强,身手不凡之辈,可是当真的面对了袖濑,那一瞬间,那一瞬间,单宝轩在滔天的仇恨之中却隐藏着点点对袖濑的愧疚。单宝轩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不把静子带走,可能她现在就能幸福的生活吧。单宝轩啊单宝轩,战争来临了,无论是发动战争的国家还是遭到攻击的国度都是一样,怎么还可能会有所谓幸福美满的生活呢?单宝轩怀着对静子深深的爱和对袖濑深深的亏欠上了战场,怒吼的背后是如此的懦弱无能,又怎么可能是下定了决心要取自己性命的袖濑的对手呢!?

回到现实的炮火硝烟,单宝轩不知所措的看着坦克和战车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两旁的战士用枪,用手榴弹打坦克,不仅毫无作用,反而使自己感到了更深的恐惧。

单宝轩趴在战壕上大喊道,“打!打!!!”可是拿什么打?能用的我们都用了,坦克里面有机枪,坦克后面有步兵,冲出去是死,等在这里也是死,横竖都是死!

“卧倒!”单宝轩眼睁睁的看着坦克开始向国军阵地整齐的开火,一阵密集而惨烈的夹杂着无数哀鸣的爆炸声传来,单宝轩被爆炸的余波掀翻在地,身上盖满了泥土。日军继续着攻击,相信所有的部队都在经历着单连如今的遭遇,镜头拉长,5公里的战线之上,就像反复重播的倒带一般,到处都是被日寇炸得不知所措的国军将士,战线一点一点,一丝一丝被撕裂!

灰飞烟灭,也不知道这样炮击了多久,国军的整个阵地好像被抹平了一般呈现在日寇眼前。单宝轩扒开身上的泥土,眼前的一切令人窒息,还有人活着吗?还有人活着吗?死一般的寂静,伴随着隆隆的坦克轰鸣声,第二次,第二次,单连打没了,他甚至还没有认清自己手下的战士就丢了这只部队。单宝轩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战壕之内,就在几十米处的战壕之上,无数的坦克和日寇蜂拥而至!

单宝轩愣愣的看着一切,什么都没了,看看两边,一马平川,单宝轩淡淡的点点头,打什么打,我们是人,不是铁,我们的战壕是土坑,不是水泥!单宝轩孤独的走在深深的战壕内,日寇的坦克在逼近,单宝轩去找那面被泥土和死尸压在身下的国旗,青天白日旗。中国不会亡,因为国旗还在,因为举国旗的男人还没有死绝!

单宝轩好不容易拿起了国旗,回忆起刚刚两旁的战士像稻草一样被人随意的收割,单宝轩羞愤难耐,举着国旗,两行热泪滴答滴答,掏出手枪,对准的却不是那群钢铁战车,而是自己的太阳穴,此刻他的世界已经再也听不到半点声响,看着哑剧一般的场景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人命比纸薄,一个个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战士,到处是残肢断臂,眼前的场景渐渐变成了褐色,灰色,黑色,抬头看看自己举着的国旗,单宝轩笑笑,“想我单宝轩空有一身抱负!”,此刻单宝轩决定宁可杀身成仁,也不做倭寇阶下之囚。回想单宝轩走过了一路艰难险阻,没有什么让他想到过死,可是今天,单宝轩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要有一面国旗在,战线都没有丢,如今这面国旗骄傲的飘扬在国军战线之上。单宝轩刚要扣动扳机,突然有人大喊,“住手!!!!!!!!!”

单宝轩猛然一回头,“恩?”不知道那里来的部队,源源不断的接替着自己的防线,指挥官走到单宝轩身前,一个庄重标准的敬礼,“谢谢!”单宝轩心想谢什么?一看此人的军衔,咦?上校!?单宝轩先是一愣,马上一个回礼。

“准备炸药,火焰兵对准敌方坦克!”这名指挥官冷静的下达着指令,手下士兵训练有素,迅速找好战位,各型武器准备妥当,单宝轩看在眼里,心中却在寻思,他们拿的什么武器,这种装备我怎么没见过?其实单宝轩没见过也是情理之中,这只部队是来自财政部税警总团2支队的4团,4团长就是这位孙立人上校。孙立人是个传奇式的人物,曾在美国著名的西点军校攻读,作为留美的少壮派,虽然在黄埔系当道的国军诸事不顺,但是到了宋子文手下,他可谓是如鱼得水,财政部长的卫兵就是不一样,财大气粗,全部的美械装备,加上孙立人也不是花瓶草包,是个实打实的西点毕业生,这只部队的战斗力远远强过一般的国军步兵团,甚至国军步兵旅!

单宝轩从刚才全连伤亡殆尽到现在一直处于一种梦游状态,恍恍惚惚的,现在还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自己的想象还是真的发生了,因为这个团他没见过,这个团用的武器装备更是闻所未闻,“准备!”孙立人实际上只带着1个营先行突击至此,后续部队正在紧急赶往此处的途中。随着孙立人一声令下,无数的炸药包被捆绑扎紧,“扔!”一煞那,无数的炸药包被扔向了正在前进的坦克阵,“火焰兵!开火!”几十条火蛇吐着怒火喷向敌军,“轰隆隆隆隆~~~~”爆炸声响彻天际!

再看日军坦克,稀里哗啦的全都趴着不动了,里面的驾驶员不是被爆炸炸死,就是奄奄一息的边活活烧成烤全羊。单宝轩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只诡异的部队和这个面容淡定沉着指挥的指挥官,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同时单宝轩也发现,原来国军中并不是只有自己了解日本人,还有人比自己摸得更透彻更明了。

“准备!”单宝轩一看是身后,好么,还有迫击炮!一排迫击炮准备发射,再看重机枪,轻机枪,投弹手,单宝轩好不羡慕的看着这么多好武器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要是我单宝轩能有这样的一只装备精良的部队,我不让狗日的全都不得好死我不姓单!可是当时的中国太穷了,像孙立人这样的部队能有几支?不说别的,就是薛岳,陈诚,朱绍良这些上将的手里又能有几支这么样的部队?靠的是地大物博,拼的是人多,抗战初期,我军的真实写照就是如此。

“开火!”轻重火力一起开火,怒吼着向着敌寇猛烈的射击,失去了坦克战车掩护的日军被如此强大的步兵火力袭击还是头一次,措不及防,全都倒在了当下。在无数的攻击部队中,袖濑大队一只独秀已经在中路的战壕之上与我军展开了反复的争夺,险些拿下该阵地!

袖濑越是猛冲胸口的血渍就越明显,袖濑是人不是神,虽然只是贯通伤,可是这贯通伤不是打在手上打在叫上,而是掠过了他的五脏六腑,袖濑是亡命袖濑是凶狠,可是毕竟是血肉之躯,从踏上战场,斗大的汗珠就没有一刻不是吧嗒吧嗒的留着,袖濑的视线都模糊了,可是仍旧拼了小命向前猛冲,伤口的血向外飚着,袖濑脸色苍白,冲到切近,国军将士换上刺刀,袖濑晃晃悠悠的拔出忠诚之剑,一刀,忠诚之剑竟然脱手被震飞到一旁。袖濑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国军将士,刚要闪避,一刀刺向了袖濑,袖濑一个闪躲,右手被划伤,小次郎一看袖濑正遭到围攻,赤手空拳,疾跑到袖濑身前一刀劈向那名国军士兵,“少佐!少佐!”

袖濑努力的抬起眼皮,一头栽倒在地上,小次郎一看,这怎么办?主将都倒下了,再看袖濑倒下的地方一片殷红,“快!把少佐抬回去!”且战且退,国军付出了重大的代价终于暂时停住了袖濑大队这头疯狂的野兽。

突进的袖濑大队没能像罗店一役打开突破口,日军坦克部队又在正面遭到惨重损失,日军为保存实力果断的选择撤退!国军用血肉之躯再次抵御住了日军的攻击,看着撤退的日军部队,幸存的国军士兵冲出战壕,兴奋的疯狂庆祝!

“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大家齐声高喊,多少将士血,多少英雄泪,换来了着来之不易的胜利,中国守军拖着疲惫的身躯,相互拥抱,站在战壕之上举枪庆祝。孙立人摘去头上的钢盔,一伸手,“我们赢了!”

单宝轩颤抖着伸出了那只还缠着绷带的左手,阵阵刻骨疼痛侵袭全身!“长官!”两人的这一握手,却不知道揭开了以后多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