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彻底粉碎韩德勤和李品仙东西夹击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进而摧毁皖东根据地的计划,并配合第一支队陈毅部进军苏北黄桥,第五支队决定北出三河,开辟淮宝地区。三河,起自洪泽湖东南的蒋坝镇,东南通高邮湖,为淮河主流之入长江水道,宽阔浩荡。

淮宝地区位于苏皖边境,西临茫茫洪泽湖,东至千里古运河,北倚苏北重镇淮阴,南控三河,物产丰富,素有“苏北粮仓”之誉。境内地形复杂、港汊交错、水网密布、芦苇丛生。时为韩德勤部第三十三师和秦庆霖常备旅盘踞。淮宝地区的封建迷信兼自卫组织小刀会,集神权、族权和部分政权于—体,有十数万之众,散则为农,聚则成军,招之即来,一呼百应,在当地势力极大。韩德勤用收买手段,控制了小刀会,广为散布“共产党共产共妻”、“罗炳辉生吃小孩”等谣言,煽动小刀会群众仇恨共产党、仇恨新四军的情绪。由是,小刀会从原来的封建性自卫组织,蜕变成了封建的反革命武装,也成了韩德勤手中的一张王牌。曾追随蒋介石在“剿共”战场上多次被红军打败的韩德勤,深知共产党不可战胜的力量之源在于获得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农民的拥护和支持。此番在淮宝,他采取釜底抽薪之术,通过操纵刀会头目进而操纵农民群众,使新四军在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都处于劣势。

7月下旬,罗炳辉率主力集结于黎城(今江苏省金湖县城),开展战前大练兵。8月1日,罗炳辉主持了隆重的阅兵典礼。8月2日夜,宽阔的三河上夜雾迷漫,北岸守河刀会为通声气,不时吹起牛角号,号声呜咽,凄厉而又肃杀。罗炳辉指挥八团、十团乘夜色掩护,强渡三河。十团以3艘钢板划子(在船头垒起沙包、挂上防弹钢板的木船)和3艘双篷大船,一举抢渡成功。八团先头渡河后夺取衡阳滩,被顽敌发觉并以猛烈火力阻迟,激战至拂晓才将敌击溃,全团渡过河去。在金沟、银集向东警戒的七团亦随后渡河。3日,新四军占领新集。

3日正午,小刀会集数千之众,在吞服了“神咒”、“佛沙”等麻醉品后,袒胸露腹,腰系写满咒语的红色兜肚,斜挎黄色符带,挥舞着大刀、长矛,呐喊着“老祖保佑!刀枪不入!”以蛮猛猖狂之势,潮水般冲向新集。罗炳辉不忍心伤害这些受骗上当的群众,命令发动政治攻势,组织多人喊话,劝其返回。谁知刀会象鬼迷心窍一样,根本不予理睬,冲上前来,杀伤新四军战士多人。罗炳辉不得已下令射击,“刀枪不入”的亡命之徒伤亡数十,其余会众纷纷后逃。气愤的机枪射手还要追射,罗炳辉用身体挡着枪口,厉声喝令:“执行命令!不准伤害受骗的群众!”

罗炳辉为避免部队伤亡,针对该地区水网交错、地形复杂、刀会人多势众的特点,把部队收缩在新集、高集、仁和集,加紧构筑工事,以备不测。同时,他派人送信给刀会首领,申明我军宗旨,晓以大义,但刀会首领其顽固不化,怙恶不悛,拒绝言和。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一支队先头部队开进淮宝,在高良涧附近大堤上露宿时,深夜被小刀会摸掉岗哨,被乱刀砍杀牺牲了几十人。消息传来,战土们气愤难平,纷纷请战。

6日上午,数千刀会再犯新集。他们拍着胸脯,狂叫着“打不死!打不死!刀枪不入!””冲杀过来。罗炳辉下令射击,刀会又留下了几十具尸体。部分刀会群众刚附有一点醒悟,刀会头目又欺骗说:“新四军里,既有‘活佛’(刘少奇化名胡服的谐音),又有‘罗汉,’(指罗炳辉),我们的神咒才一时失灵的。”刀会气焰,仍极嚣张。韩德勤则在一穷旁坐山观虎斗,准备坐收渔人之利。

罗炳辉见刀会执迷不悟,恶战在所难免,便决心使用武力平复刀会。他指挥了痛击韩德勤部三十三师和秦庆霖残部,又指挥了l 4日战南甸,16日战双沟、万集、仁和镇,21日战马棚庄,22日战大楚庄,23日战黄集,28日战龙王庙,用血的事实,彻底粉碎了“刀枪不入”的鬼话,同时又广泛展开宣传攻势,迅速地瓦解和平息了刀会骚乱,胜利地与黄克诚会师于岔河。

在岔河,罗炳辉主持召开了万人大会,宣传中共的政治主张,发动群众抗日。开会前,罗炳辉命令把一个血债累累、十恶不赦的刀会头目押到会场。罗炳辉说:“你不是欺骗群众说刀枪不入吗?今天我们来试一试,果真打不死你,我们新四军就拜你为师。”这个家伙傲慢地说:“好吧!”就装神弄鬼地练起了“神功”,然后大咧咧地说:“开枪吧!”结果,只一枪就把他击毙了。刀会群众这才恍然大悟。为了抚慰受骗送死的刀会会众的家属,罗炳辉下令:准许收尸;确有生活困难的,给予救济;受伤的,帮助治疗;对刀会家属不得歧视;军中禁止唱战士自编的挖苦刀会的歌谣。广大人民群众齐称新四军是“王者之师”,拥军热潮迅速掀起。

淮宝地区胜利开辟后,很快就组建了中共淮宝县委,召开了县参议会,成立了县联防办事处、独立团和区级政权。中共领导的各界抗日民众团体,纷纷成立。

淮宝地区的开辟,把淮北、淮南、淮海、苏中、盐阜等几决抗日民主根据地联系在一起,使华中战局,为之改观。罗炳辉战后曾著《淮泗半月记》一书,铅印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