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震惊:中国军方让世界再起风云

youkusoso 收藏 2 914
导读:全球震惊:中国军方让世界再起风云 今年九月在美国出差,遇到当年在海外留学的老朋友Petter。他现在在美国空军作研究工作,聊天当中说起了中国在2007年打下风云一号卫星的故事,谈到了他们当时对这一事件的分析和处理,有很多内容媒体并没有报道。今天正好听到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逝世,特将当时听到的故事以第一人称写出,聊作对钱老逝世的纪念。由于内容较多,将分几次写出。 公元2007年元月12日徬晚,我正驾车沿着PacificCoast海岸公路向着加州LAX机场驶去,虽然是一月中旬,洛杉矶的气候依然温暖,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全球震惊:中国军方让世界再起风云


今年九月在美国出差,遇到当年在海外留学的老朋友Petter。他现在在美国空军作研究工作,聊天当中说起了中国在2007年打下风云一号卫星的故事,谈到了他们当时对这一事件的分析和处理,有很多内容媒体并没有报道。今天正好听到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逝世,特将当时听到的故事以第一人称写出,聊作对钱老逝世的纪念。由于内容较多,将分几次写出。


公元2007年元月12日徬晚,我正驾车沿着PacificCoast海岸公路向着加州LAX机场驶去,虽然是一月中旬,洛杉矶的气候依然温暖,车内的音响正播放着希金斯的那略带忧郁的卡萨布兰卡,左边是浅蓝色的大海。夕阳西下,远远望过去,海天一色,海风温柔地从开着的车窗吹进来,使人心旷神怡。忽然,ABC的晚间新闻插了进来,是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在举行记者招待会,抗议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播音员又转向了美国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麦科马克在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的保证,美国政府遵守与中国政府签订的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声明的原则,不支持台湾独立,无意干涉中国内政云云。基本是老生常谈,了无新意。只要美国一卖武器给台湾,中国就抗议,中国一抗议,美国就保证。呵呵,真是配合默契啊。不过我的思绪却停留在下午秘书转来的一份传真上,让我第二天上午10点之前务必赶到美国空军位于华盛顿附近的空间数据中心参加一个会议,不寻常的是传真没说明会议的具体内容。按照常规,一般的技术性会议,开个视频会议就搞定了,没有必要把人巴巴地从西海岸召到华盛顿去。不过后来转来的电子邮件带来了一些详细信息,原来中国昨天发射了一颗卫星,奇怪的是,这颗卫星不久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更为离奇的是,在附近轨道上运行的另外一颗中国卫星也跟着不见了,这真象一件神秘的超自然现象,看来会议和中国卫星有关。


现在让我们对事件的背景作一交代。2007年1月11日,中国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击中了一颗老旧的分风云一号C卫星,这一事件在世界上引起了悍然大波,西方国家纷纷指控中国搞外太空军备竟赛。面对指责,中国外交部刚开始语焉不详,后来又承认是反卫星武器实验(ASAT),前后不一,让人疑云窦生。现在事情过去了两年,已经事过境迁,也不那么敏感,因此我们可以对这一当时高度保密的事件进行一下分析,试图来回答有关的问题,中国为什么要打卫星?中国已经掌握了打卫星这一尖端技术了吗?美国是如何发现中国打中了风云一号卫星的。


首先,再作一简单的技术分析,有助于对问题的理解。要打中卫星,1.必需发射弹道导弹或攻击卫星;2.对发射的导弹或卫星进行控制,修正和姿态调整;3.如果是攻击卫星,必须对卫星进行变轨,以便进入目标卫星轨道;4.对目标卫星进行及时跟踪,获取其轨道和座标参数;5.引导导弹或攻击卫星接近目标卫星,然后发起攻击,通过碰撞或暴炸摧毁这颗卫星。显然,第一点没问题,第二,第三点,因为中国在海外基本上没有跟踪站(除了南极和非洲)。要想准确打中卫星,目标卫星必须飞越中国卫星测控网范围上空,原则上问题也不大。中国主要通过在江阴基地的远望跟踪测量船,来弥补我们在海外跟踪站不足,不过这也往往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打发时间的话题。每当看到巨輪出海的时候,就知道,我们要发射卫星了。所以,如果有重要的发射任务,都要进行适当的伪装。第四点是我们的弱项,因为风云一号卫星上的设备已经完全失效,不可能与地面跟踪站进行联系,因此无法监测和获取这颗卫星的轨道参数,只能通过光学和大功率雷达手段来获取。第五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更是弱中之弱。好了,我们不作深入的技术探讨,毕竟大多数网友不具备深奥的专业知识。


当时的形势是,倾向于独立的台湾”总统”陈水扁到了执政的最后一年,有可能不顾后果宣布独立。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汉遭遇困难,死伤惨重。小布什政府内外交困,也到了执政的最后二年,有可能孤注一掷,倾向于鼓励陈水扁搞台独行动,挑衅中国为自己在外交上加分。欧洲方面也改朝换代,右倾政府纷纷上台,摆明了对华不太友好的姿态。达赖喇嘛也不甘寂寞,四处活动,煽风点火,寻求西方的支持,试图闹事。一年以后奥运会就要在中国北京举行。一时之间,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墔。显然,中国政府需要作出适当姿态,对当时的形势作出反应。俗话说得好,打的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就是这个意思。好了,本文不想对政治和外交作分析,点到为止,闲话少述,书归正传。


下面是中国在2007年1月11日打中风云一号C卫星的示意图。


美国空军空间信息处理中心位于华盛顿南郊,波多马克河东岸,靠近安德鲁思空军基地的一片森林里。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这里是美国的一个重要的全球外太空卫星和导弹监视网的数据处理中心。来自星基,海基和陆基的各种卫星,雷达,激光和无线电等监测数据,不分昼夜源源不断地传到这里,十几台大型计算机24小时不停地运转着,计算着绕地球飞行的卫星和火箭残骸的轨道,判断是否有新的卫星和弹道导弹发射升空。一旦发现,迅速确定其轨道和弹道参数,发射地点,火箭,卫星和弹道导弹的种类并通过相关系统及时作出必要的反应,同时将结果经过适当的处理以后,送到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的数据库归档并作进一步的分析。为了安全起见,在美国西海岸设有完全相同的数据中心,平常只是处于待机状态而已。可以说,地球上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发射了卫星和弹道导弹,都能迅速地被美国的这个监视网所发现,该监测网也是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战略和计划部主任罗伯特.沃里准将曾不无得意地说过”美国无意为了阻止针对美国太空飞行器的威胁而发展任何太空武器,而且也不必要。美国具有监视和跟踪所有在太空中发生的事件的能力就足够了。我想人们应该明白,只要美国愿意,美国可以在太空中对任何国家和组织采取必要的行动,这就已经具有巨大的威慑效果了”。好了,闲话少述,我们还是书归正传吧。


会议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参加会议的有北美防空司令部负责卫星监控的柯林斯上校,国防部负责外太空军备和军控主任助理马丁中校,MDA的佛里德曼博士,NASA哥达德飞行中心动力飞行部主任劳伦斯博士,海军水面武器中心负责导弹防御的专家琼思博士,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钱学森是创始人之一)火箭动力学专家麦克博士。我的老搭档,空军空间信息处理中心软件室主任日裔美国人井上淸博士,以及来自雷神,洛可希德.马丁,波音公司等工业界专家共约三十人,异乎寻常的是参加会议的还有国家安全会议的一个官员莫雷尔。


开会之前,井上过来打了个召呼,悄悄把情况作了简要介绍。原来昨天(1月11日)交接班的时候,在数据比对中发现问题,从卫星网传来的数据与地面雷达网数据完全不符,也和一天前预测的数据对不上。开始以为系统发生了故障,可是经过反复检查,一切正常。换句话说,有两颗卫星失踪了,这在美国太空飞行器监测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更要命的是,井上两眼盯着我说,这两颗卫星都是中国的。事件引起了高层的重视,责令我们必须迅速查明原因。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帮家伙会不会连珠炮似的向我发问,好像我是中国派来的代表似的。我还不知道这是两颗什么卫星。问井上,他说,一颗是风云一号,还有一颗是新发射的,还没有分类。


会议由空军太空司令部战略和计划部主任罗伯特?沃里准将主持。他开门见山就说,”昨天发生的卫星数据比对错误经过我们一系列检查,确认雷达,卫星以及地面跟踪站等监控系统运转正常,数据处理软件也没发现问题。因此可以确定,有两颗中国卫星确实从我们的监测网中消失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召开这次内部会议进行分析的原因。初步判断,不外乎三种情况,一,卫星老化,进入大气层自然坠毁;二,卫星意外相撞;三,中国发射了反卫星武器。其中的一颗卫星”风云一号C”还不到自然坠毁的时间,要坠毁也只能是那颗新发射的卫星由于发射失败而坠毁,而不可能两颗同时消失,因此第一种情况基本可以排除”,沃里准将对北美防空负责卫星监控的柯林斯上校说,”你先介绍一下最新情况吧!”


柯林斯说”跟据雷达和卫星监控网数据可以确定,2007年1月11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28,中国北京时间上午6:28,中国从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发射了一颗卫星。不久,这颗卫星就从我们的监测网中消失,同时正在轨道上运行的另一颗中国气象卫星”风云一号C”也跟着失踪。我们怀疑中国人发射了反卫星武器。假如风云一号是被打下来的,从现象看不象是攻击卫星所为,因为利用卫星打卫星需要较长的时间。攻击卫星首先要发射到风云一号所在轨道,然后通过调控和变轨慢慢地向风云一号卫星靠拢等等至少需要一,二周时间。因此从发射卫星到”风云一号”卫星迅速被打下来,可以判断,”风云一号”卫星更象是被弹道导弹打下来的。但是西昌作为卫星发射基地从未发射过弹道导弹,发射卫星和发射弹道导弹虽然相似,但还是有差别的。”


沃里准将问MDA的佛里德曼博士,”你认为这两颗卫星相撞的概率有多大?”佛里德曼脱口而出,”九千九百万分之0.789″。沃里准将不禁愕然,”你怎么算得这么快?”佛里德曼笑笑说,”我没算,反正是一个小概率事件。随便说什么都可以,我也懒得仔细算。”众人都跟着笑。佛里德曼接着说”既然不可能相撞,但也未必是中国用反卫星武器打下来的。众所周知,中国的弹道导弹和运载火箭技术自1970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以来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为中国发展中远程弹道导弹和运载火箭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除了第一代的东风-2,3以及第二代东风-15,20,21和31等等以外,最近中国人还发展了开拓者-1(KT-1)和开拓者-2(KT-2)等机动运载火箭系列。但是弹道导弹主要是用来攻击地面和低动态目标的,导弹上配备的末端制导技术如红外,雷达,地形和图像匹配等制导手段根本无法用来攻击高动态的卫星。因此无论是用弹道导弹或者是攻击卫星打卫星,导弹和运载火箭本身不成问题,问题的关键是目标卫星的轨道测定精度能否满足打卫星的要求,要在时间短,精度高的要求下迅速测定高速飞行的目标卫星轨道并作出精确的预报,提供给弹道导弹作为发射诸元,难度非常大。根据我们的经验至少要求轨道测定和预报精度在5-10米以内才有可能打中卫星。风云一号卫星以每小时26000公里的速度在距地面860公里的高度上高速飞行,失之毫厘,就会差之千里,加上轨道的误差模型,实时算法等等中国人远远落在我们后面。中国人有这个能力,高精度实时地确定如此高速飞行的卫星轨道并打中这颗卫星吗?我持高度怀疑。”


NASA哥达德飞行中心的劳伦斯博士接上来说,”我不认为风云一号是被反卫星武器打下来的,正如佛里德曼博士所说,要打中高速飞行的卫星,首先卫星实时轨道测控精度要达到相当高的水平。目前最好的手段当然是卫星激光测卫,常用的还有无线电S-波段双向测距,L-波段单向测距和雷达以及光学手段等,此外还需要有全球分布的跟踪站,然而中国并不具备这些条件。他们的卫星跟踪站主要分布在中国境内,需要靠远洋测量跟踪船来弥补全球跟踪站的不足。中国虽然在非洲和南极设了两个站,但这远远不够,更别提星基跟踪网了;第二,风云一号卫星是一颗气象卫星,这种卫星的轨道测定精度是几百米到几公里之间,用的是S-波段双向测距和一些其它辅助手段。再说这颗卫星早就报废,星载设备已经不工作,正常测控手段用不上。如果中国人想要继续跟踪这颗卫星,只能采用大功率的雷达和光学手段,或者用我们北美防空司令部公开的数据库数据,但是精度都比较低,无法满足打卫星的需要。再说也没有听说这颗卫星上装有激光反射镜,因此高精度的激光手段也用不上,即使有,那颗卫星被击中的时候正是白天,激光在白天根本无法用来跟踪这颗卫星,而且这种手段目前还不能用于实时测定卫星轨道;第三,中国的卫星测控网数据处理软件在实时处理上与我们比尚有距离,中国人很难提供高精度的实时测控结果,也就很难满足打卫星这样高精度高动态的要求了,因此我认为中国人打卫星从测控角度看可能性不大”。


沃里准将笑笑说,”闹了半天,这个问题还是无解,卫星自己碰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打卫星中国目前条件可能并不成熟。”沃里准将问国家安全会议的莫雷尔,”中国方面目前有什么反应没有?”莫雷尔接上来说,”中国方面目前没有任何反应。这有两种可能,第一,以他们目前的技术水平,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正在评估实验结果,还不到发布的时间。不管怎么样,沃里准将,我建议我们先试探一下,看看中国人有什么反应?根据中国人的反应有助于我们作出正确的判断。”沃里准将问,”怎么试?”莫雷尔说”很容易,可以让新闻界先把这件事捅出去,就说中国人发射了反卫星武器,看中国如何解释?”"啊呀,这是个好主意,我们可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纽时》和《华邮》”,”《纽时》和《华邮》不是很理想”,莫雷尔打断说,”要找专业性强的媒体,把文章写的尽可能专业一些,让中国人感到我们真的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但是又要留有后路,就说消息来源于情报部门,玩这一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沃里准将说,”我们可以让《航空与航天技术周刊》杂志的资深记者克拉克.考夫特(CraigCovault)来写这篇报道,就说中国发射了反卫星武器,时间,地点,所可能采用的手段等等。”


莫雷尔认真地说”不管中国人这次是不是真的打中还是误中卫星,我们想知道的是中国人已经到了什么程度?通过我们的试探,如果中国否认,可以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继续穷追猛打,向中国提出疑问.如果中国承认,那就说明中国确实进行了反卫星实验,在这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也就是说中国人已经具备了反导能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中国人的进展确实太过神速了。中国人常常爱拿兔子和乌龟赛跑的故事作比喻,女士们先生们,”莫雷尔看着大家问,”你们知道在这场比赛中谁赢了吗?”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老兄胡芦里卖的什么药,莫雷尔大声说”乌龟赢了,想不到吧?按照我们美国人的逻辑当然是兔子赢,可是按照中国人的思维却是乌龟赢了,为什么呢?中国人说兔子睡觉了。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美国人是不是正在睡觉?”莫雷尔的话”我们美国人睡觉了吗?”让我感到震惊,同时又使我陷入了沉思。不是美国人在睡觉,而是我们中国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在睡觉啊。


80年代中期,刚走出校门不久,正好参加国家”863计划”有关项目的调研,去陕西,四川等地走访了一些当时位于三线的航天部,电子部等所属的科研单位和军工生产基地。当时改革开放不久,人们思想活跃,西方各种思潮大量涌入中国,与美国和前苏联的关系也在逐渐改善中。根据当时的国际形势,中央认为世界形势走向缓和,总体稳定,和平是主流,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间,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党和政府的工作重点要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也再三告诫军队要忍耐,国防建设要服从经济建设大局。即然是和平年代,和美国也化敌为友了,美军也从台湾撤走,台湾的统一似乎也指日可待。既如此,我们还养那么多军队干什么?于是军委主席邓小平一声令下,解放军开始了百万大裁军。为了安抚国防军工部门,由当时的国防科工委牵头,搞了个”863计划”,对国防军工项目进行评估,立足国际前沿和国防建设需要,有重点地资助一些国防重点研究项目。当时有些项目没有进入863计划的专家就发牢骚,说863是为砍项目制造借口。很遗憾,当时情况确实如此,国家资金有限,进不了”863计划”的项目只能下马。


既然没战可打,军队也减少了,国家的军工生产指标也就跟着逐渐减少,很多军工企业的军品生产任务就停了下来,企业只好开始转产民品,自己养活自己。当时设在三线的一些军工科研院所和企业开始打报告要求往城里迁,因为继续留在山沟里已经没有意义。印象中当时去位于四川山区的一家生产天线和雷达的研究所了解情况,只见群山环抱之中有一大片建筑群,从远处就能看到该所的各种天线和雷达,一看就是个颇具规模的大型军工企业。一条大河从附近流过,远望兰天白云,满目青山绿水,到处鸟语花香,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一般。只是交通不太发达,只有一条战备公路通到那里。周围除了这家研究所再没有其它单位。吃饭的时候,端上来的菜按现在的观点可都是绿色食品啊。该所领导介绍说,都是老乡自己种的和养的,研究所的副食主要靠老乡供应。我们就要搬走了,不走留不住人啊,尤其是留不住年轻人。然后告诉我们,他们正在研究开发一种新型彩电,市场前景相当看好。对我们所谈的863计划中的项目,说只要国家愿意出钱养活我们这些专家我们就干。现在国家穷,我们也体谅国家的难处。一家以天线和雷达为主的集科研和生产为一体的国家大型军工企业去生产彩电,确实令人啼笑皆非。然而这种情况当时在国内非常普遍。


后来90年代初,又去陕西参观一家生产导弹的国有大型军工企业。厂区内,只见铁道线纵横交错,铁路机车时不时穿行其间。在有关车间里,厂长指着角落堆着的一大堆象大型炮弹样的弹壳说,这些都是用国产机床加工的导弹弹头,这些大部分是废品。弹头加工要求非常高,要达到毫米级的精度。用国产机床加工,稳定性差,常常是加工十个弹头,才有两到三个是合格的,废品率非常高。后来国家通过有关途径从日本和德国引进一些数控机床,成品率一下就提高了。生产这些产品需要大量的投入,现在国家生产任务减少了,搞市场经济,生产导弹除了卖给国家谁也不要,我们也只好转产,利用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优势生产民品,什么赚钱就生产什么。最近我们主要生产彩电,冰箱和电风扇等来满足人民日常生活需要。我们力争打造一个象松下一样的一流国际家电企业。你们下次再来,我们就可能不再是一家军工企业了。


回想当年,年轻人才大量出国,出不了国的下海,下不了海的混日子,老专家等着退休,国防军工系统处于青黄不接状态。


随着出国潮风起云涌,在90年代中期我也随着大流去美国留学。由于工作经历,教授把我安排在一个以他为主的老美的军民两用项目里。无巧不成书的是,因为项目关系,跟着教授参观了美国雷神公司,欧洲宇航防务公司和法国泰雷慈公司等有关雷达和导弹生产部门。为了拿到参观许可证,教授也动用了不少关系,为我搞到一个黄色的临时许可证,即必须在有人陪同下才能参观指定的部门。


让我惊讶不已的是,西方的一些重要的军工生产部门也位于偏远地区,周围除了这些生产部门以外,再无其他公司,有些以这些军工生产部门为主,形成小城镇。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地方交通较为发达,都通有高速公路,有些地方附近还有机场。我们去法国参观泰雷慈公司的一个导弹上用惯性导航仪和GPS接收机等制导设备生产部门。该部门位于距巴黎400多公里的山区,从巴黎到马赛的高速火车专门要在这附近的一个小站停一下。到了所在地一看,居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这里也有一条大河婉延地流过,四周群山围绕。举目四望,也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环境优美。公司门岗警卫森严,仔细地检查了我们每个人的证件,检查我的证件时特别仔细,检查完,那警卫故意说了一句,”中国间谍来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同事回了他一句,”你真聪明,可以作侦探了”,那警卫只得裂嘴笑笑。该公司拥有一流的现代化生产设备,生产任务饱满。我们参观了各种型号的高动态惯性导航仪和GPS导航仪的大体生产过程。该公司产品包括战术导弹战略导弹上用的各种制导设备,品种齐全,应有尽有。教授解释说,以前法国人不允许我们参观,但是为了获得美国国防承包合同,该公司和雷神组建了一家合资公司,因此对美国人也有限度地开放。当时我好奇地问,你们的军工企业为什么不转产民品?现在世界的主流是和平啊,生产这么多军火产品能卖出去吗?教授脸上显示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问得太幼稚了。后来又去参观了雷神公司生产防空雷达的一个部门,该公司同样位于偏僻的山区,在美国中部的一个小镇上,该镇人口绝大多数是该公司雇员。两条联邦高速公路经过这里,还有货运火车专线和一个小型机场,交通便捷发达。


西方军工企业的员工一般享有较高的待遇和稳定的工作。与我们军工企业转产民品不同,西方的军工企业仍然以军品科研和生产为主,研发部门在国家的财政支持下,继续从事新的项目,新产品的开发,科研生产依然强劲有力。比如我们现在所熟知的互联网和GPS卫星导航系统都是美国在六,七十年代就开始的,由国家投资的军民两用项目。外空间飞行器监视跟踪网也是在六,七十年代开始建立,到了八十年代已经初具规模。而我们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即现在的北斗导航系统,是在八十年中期才列入863计划,直到2000年才开始组网进入实际应用。欧洲的卫星导航系统和我们一样,也是在八十年代中期进行纸上谈兵,直到本世纪初才开始正式研制所谓的伽利略全球导航系统,和美国相比至少落后了三十年。而中国的卫星和空间碎片监视系统是在2000年才列入863计划,初步目标只是建立一个区域系统,要建立象美国那样的陆基,海基和星基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老美的军工企业虽然是私有企业,但公司的重要人事任免,生产任务,都在政府的控制之下。欧洲的军工企业更直接由政府控股。公司主管由政府推荐任命。呵呵,这就是西方的所谓市场经济,政府这只无形的手在时时掌控着一切。更绝的是,如果是政府资助的项目,必须一律采购美国公司的产品,采购外国产品必须经政府批准并且是美国公司不能生产的。欧洲也一样,欧洲公司如果获得的是政府项目,也不得采购非欧洲公司产品,除非有些产品欧洲不能生产,如微软的操作系统视窗等,那就只好买美国公司的产品了。


乌龟和兔子赛跑,兔子不仅没有睡觉而且还在跑,倒是乌龟先睡起觉来了。乌龟曾经苏醒过,并且紧紧追赶过,后来又睡觉了,再次苏醒可能是被李登辉的”两国论”激醒和北约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炸弹炸醒的。再后来,美国小布什总统把闷生发大财,自我解除武装,一心一意和平谋发展的中国视为美国的头号战略竞争者,于是中国再也睡不着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中,沃里准将朝我喊话了”Peter,你和MDA合作,作一下弹道和轨道数据分析,同时也作一下模拟实验”。我赶紧答应。美国有很多监测卫星在24小时不停地绕地球飞行,中国这次发射打卫星的火箭轨迹有可能被某颗美国卫星捕获,通过对这些数据分析即可了解到很多真实的发射情况。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