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河湾的枪声 正文 第十六章

yp89yp89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size][/URL] 第十六章 陈卫革在宾馆里首先等到的自己的大哥和二哥,两个嫂子嬉皮笑脸地和陈卫革说些不着调的别后话语,倒是对一身彝族漂亮服装、个子高挑、体格风骚、性感迷人的谭雪一阵阵地夸赞,弄得谭雪像见了公婆一样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起来。陈卫革对大哥和二哥说,自己也给师傅吴双全打了电话,想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


第十六章


陈卫革在宾馆里首先等到的自己的大哥和二哥,两个嫂子嬉皮笑脸地和陈卫革说些不着调的别后话语,倒是对一身彝族漂亮服装、个子高挑、体格风骚、性感迷人的谭雪一阵阵地夸赞,弄得谭雪像见了公婆一样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起来。陈卫革对大哥和二哥说,自己也给师傅吴双全打了电话,想请他老人家也来四川,吴双全说他年龄大了,这么远的路也是很不方便,反正他和新媳妇还要在黎川县举行婚礼,四川他就不来了,他就在黎川等着看新媳妇好了。陈卫东说,吴叔没有来,还让我们给你带来了五千元钱,说他也不知道给你们买些什么好,你们需要添补一些什么东西就看着买好了,另外,翠娥夫妻俩本来也想给你那点钱,我们哥俩就代表你拒绝了,他们说,那就等你们回到黎川县的时候再说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塞给了陈卫革。陈卫红说,我和老二这回就不给你们拿钱了,这儿一些花费我们全掏了,这也是你两个嫂子的意思。

陈卫革说,那怎么能行呢?韩明明和齐艳丽说,人常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咱们家没有了长辈和大人,你的事情我们替你操办,也是理所应当的,你就不要在说什么了,当好你的新郎官好了。陈卫红说,老三,这个,彝族的风俗咱们还不清楚,你老丈人是个什么意思?人家叫咱怎么干咱就怎么干,反正总的目的就是不能给谭雪家丢人。陈卫革说,我老丈人帮着在这县城的郊区找了一座空院子,人家全家去了加拿大定居去了,本来要给人家点钱,可是人家说,都是远房亲戚,这是个喜欢的事情,要钱那成了个啥了?陈卫东说,那怎么能行,咱们家也不是那几年啦,钱一定是要给的。陈卫红点着头说道,那是,那是。韩明明和齐艳丽说,咱把钱给了你老丈人,让你老丈人处理一下就完了。陈卫革说,我也是这个意思。

陈卫红说,我是老大,我做主,咱们要聘请个当地熟悉彝族风俗的人给咱们当总管,这样的话,也不至于乱了套。陈卫东说,老大说的对,说完,哎,老三,南景林来不来?陈卫革说,那怎么不来,可能下午就到了。陈卫东说,佘祥林不来?陈卫革说,不来,他还要在深圳招呼我那饺子馆生意呢。陈卫红说,那这事情完了,咱们可要好好谢谢人家那。陈卫革说,老唐什么时候来?陈卫东说,大概明天早上或者中午就要到了。陈卫红说,这个唐金发很讨厌,我顶看不上这个人了,你们俩和他相处要多长几个心眼。陈卫革听了陈卫红的话,想要替唐金发辩护几句,坐在陈卫革身边的陈卫东按了按陈卫革的手说,老大说得对,我们心里记着就是了。陈卫红说,等老南来了,咱们一起吃个饭,你二哥还有事情和你们商量呢。

正说着话的时候,陈卫革的黑砖头响了,他拿起电话说了一通,放下后对着老大和老二说道,老南到了。陈卫红扭过头对陈卫东说,那是这,老二,这时候也不早了,你下去到餐厅赶紧定个大一点的包间。陈卫东答应着就下去了。

南景林进了屋子,高兴地握住陈卫红的手说道:“陈局长,我紧赶慢赶,还是落在了你们的后边。”

陈卫红笑着说道:“哈呀,我们也是到了不大一会,以后你我之间就不要叫陈局长了,你和老三一样给我叫大哥好了,咱们俩可不弄老三和唐金发的那一套,关键是心里有了就对了,你说是不是?”

南景林答应着放下陈卫红的手,点头示意地问着齐艳丽和韩明明,两个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南景林点着头哈着腰,脸上充满了阳关灿烂的笑容。

南景林眼睛不停地上下打量着谭雪,看得谭雪脸通红通红的头越发低了下去,南景林不禁又笑了起来,对着大家说道:“你们没有详细观察一下嘛,咱老三和谭雪在相貌上还有点相似哩。”

一句话说的,三个人站起来走到陈卫革和谭雪的面前,把两个人往一起一推,使劲地研究起来,弄得陈卫革和谭雪只有低着头看着那双自己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脚了,齐艳丽和韩明明说,老南,你别说,还真是有点相似哩,这就是人们说的夫妻相吧?说完两个女人首先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南景林和陈卫红也跟着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

就在这个时候,陈卫东上来了,见陈卫革和谭雪像罪人一样脸色通红地站在一起,南景林三个人在一旁不停地笑,就纳闷地说道:“你们笑啥哩?”然后,握了握南景林的手问道,老南,刚刚到?南景林点了点头。陈卫东说:“大家都不要客套了,下去吃饭吧。”

七个人进了包间,陈卫红没有说话,往对着门的座位上一坐,拉了南景林一把,示意南景林坐在自己的身边,南景林说,哎呀,还是你们兄弟三个坐到一起算了。陈卫红说,什么我们弟兄三个,你不是兄弟?说完不容非说,按着南景林坐在了自己的右手,然后是左手是陈卫东,陈卫革挨着陈卫东也坐了下来,谭雪挨着陈卫革,韩明明坐在了陈卫红的对面。

服务员问陈卫东道:“热菜凉菜一起上吗?”

陈卫东说:“先热后凉慢慢上,先把酒给我们拿上来。”

陈卫红说:“你今天要的什么酒?”

陈卫东说:“一般的酒,几十块钱吧。”

陈卫红说:“哎呀,老二,从小就是你抠门,到了这儿你还是这样,我看将来以后,不管你有多少钱,这抠门的性格也改变不了。”

南景林笑着说道:“哎呀,老大,你也不要说老二抠门了,反正咱们几个都是喝酒不行的人,上了好酒也是白糟蹋。”

陈卫红说:“哎,老南,不能这样说,以后咱们在一起喝酒要稍微上点档次。”说完,陈卫红喊叫着让服务员进来,让服务员取了一瓶五粮液。

南景林说:“大哥,这个有点奢侈了吧。”

韩明明在对面说道:“老南,你就和你哥、老三喝好,剩下的你啥都不用考虑了。”

南景林哈哈一笑说道:“只要嫂子你发了话,我和老三恭敬不如从命了。”

凉菜上来之后,陈卫红拿起酒瓶子站起来要给南景林敬三杯,南景林也不安地站起来说道:“老大,应该我敬你才对,这怎么倒过来了。”

陈卫红激动地说道:“我们老三刚到深圳就碰见了你这么个好人,当然还有佘祥林,没有你们的全力帮助,他也不会有今天,他能在深圳站住脚,你的功劳是第一位的。”

南景林低着头说道:“哎,我也是看着老三自己有这个本事才帮他的,老三在深圳出头露面,也是我和祥林的骄傲嘛。”

陈卫红还没有说话,陈卫革就从老大陈卫红的手里夺过酒瓶子,给自己和南景林满满地倒了一玻璃杯子酒,然后放下酒瓶子,端起玻璃杯要和南景林碰,陈卫红诧异地看着陈卫革,刚要劝,陈卫革说道:“来,一切都在酒杯里,兄弟在这里谢谢你和祥林哥了。”

南景林刚拿起玻璃杯要说客气的话,陈卫革就伸过玻璃杯碰了一下,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这个情景看得陈卫红、陈卫东兄弟两个和在场的三位女人大吃一惊,陈卫红对站着的陈卫革说道:“老三,你还没有喝,就醉啦!”

陈卫革坐下来,摸了摸嘴角残留的五粮液,想了一会,眼角就流出了两颗晶莹的泪珠,南景林看着情形,是不喝不行了,就也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然后放下玻璃杯子坐了下来。

陈卫革看着南景林喝完酒坐下来之后,就呜咽着把自己在火车上、在广州派出所的经历说了一遍,他尤其对南景林和佘祥林对自己的帮助大大地渲染了一番。陈卫革这样的一番话,除了南景林,在座的所有的人是第一次听到。陈卫红再次站了起来,看着目瞪口呆的亲人们说道:“来!大家都站起来,为老三认识了这么一位有情有义的好兄弟,咱们干一杯,也为了感谢老南对老三的巨大帮助。”说完,陈卫红从座位上走出来,亲自给南景林倒了一盅五粮液,然后转着圈挨个倒了一下,回到座位上后,示意大家一起站起来和南景林碰杯喝酒。

此时的南景林真是激动不已,他自己放长线钓大鱼的目标就要实现了,他为自己当初的这个冒险行动感到兴奋,他坐下来之后,拍着胸脯对陈卫革一家人说道:“老三,虽然没有和我在关老爷跟前拜把子,但是正像老大说的那样,弟兄们只要心里有了这份情谊就够了,以后老三在深圳,只要用得着我南景林,绝没有二话。”

陈卫红拍着南景林的肩膀对自己的一家人说道:“以后,谁也不准把老南当外人看。”说完,拿起筷子示意南景林先动,南景林谦让了一会,就不客气地夹起了一块红烧猪肉送到了嘴里。

韩明明喊叫服务员进来倒酒之后,陈卫红叫服务员先出去,碰了一下右边的陈卫东,陈卫东马上就明白了,就把自己这几天在汾河湾村安排的一些事情向南景林通报了一下,说完后,征求南景林对村办企业的开办,有一些什么好的主意。

南景林说:“我上一次去黎川的时候,发现咱们黎川县虽然是个能源大县,但是好车并不多,这是一个。另外,人们上街骑得还是自行车,摩托车也不多。正好我在深圳有一些硬关系,倒腾这些货,不仅方便,而且利润还是可观的。”

陈卫东说:“哎呀,这卖汽车需要多少钱才行?这么大的资金缺口,汾河湾村是拿不出来的,这个恐怕是不行的。”

南景林说:“卖汽车本钱大,咱就不卖了。汾河湾村可以卖摩托嘛,摩托的本钱不大!”

陈卫红对南景林说:“你给老二好好出出主意,这样都有好处。”

南景林说:“摩托我可以赊欠出来,卖完了再结算,年底要是卖出了一定的数量,厂家还有一定的奖励,不过就是你银行要出具承兑汇票。”

陈卫红说:“老二把村办企业办起来,承兑汇票的事情,我来张罗。”

南景林说:“不仅要办摩托车销售公司,还要办废品收购站,这里面的学问就大得多啦,利润也是你们都想象不出来的,不过办废品收购站需要在公安部门办理特种行业许可证。”

陈卫东说:“毬,这还不好说,我爸当年修路的时候救下来的那个人,现在就是黎川县的公安局长,前几年,还专门找到我说,让我有什么事情找他就行了,办特种行业的证不是什么问题。”

南景林说:“那就好办了,我们发展发展,可以办镁厂,唐金发可以在汾河湾办煤矿,咱们也可以办,为什么汾河湾村地下的资源,要让唐金发一个人掏去卖钱呀。”

韩明明说:“就是,老南说的对对的,凭啥汾河湾的的资源让唐金发一个人卖钱呀,汾河湾村过几年也办个煤矿。”

南景林说:“我在深圳这边,一个人也不行,我想我和老三在深圳也注册个公司,这样的话,汾河湾村办企业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和我们做生意了。”

韩明明和齐艳丽说:“不行,老南,你和老三注册公司,我们妯娌俩要入股。”

陈卫红说:“那你们又在这边入股,不合适吧。”

韩明明说:“你当好你的官算啦,少管我们的生意。”

陈卫东说:“哥,我嫂子说的对对的,你不要管啦。”

谭雪睁大眼睛问道:“那饺子馆不开啦?”

六个人一起放下筷子看着谭雪,谭雪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南景林哈哈地笑道:“那你不就成了饺子馆的老板啦?”

陈卫革说道:“今天这顿酒喝得就是痛快!来叫服务员上热菜,我得好好吃一顿了。”

陈卫红叮嘱南景林说:“这是咱们自家人的话,不要给唐金发说。”

南景林说:“那当然,那当然,和他说没有那个必要!”

几个人喝着酒,吃着菜,就讨论开明天结婚要准备的一些情况,正在这个时候,陈卫革的黑砖头响了,陈卫革接完电话,对大家说道:“唐金发说他来不了,说他在黎川县等着,他这几天把那边的结婚事情安排好。”

第二天早上,陈卫红早早就起来了,他找到宾馆的经理说明了要找个总管的意思,总经理说,哎呀,这好事情还用找别人,我就是彝族的,我来给你们当这个总管算了。陈卫红说,那安排酒席的多少钱呀。经理说,你撂上两万块钱,我让我们宾馆餐厅去几个大厨,不就什么事情都摆平了吗?陈卫红说,那敢情好,就这么定了。

上了楼,陈卫红一说,南景林就说这就很好,咱们是光掏钱不操心,多省事,行啦,这钱我出。陈卫红说,这怎么能行,我和老二往哪儿放呀?南景林说,那是这样,也不要按经理说的那样了,我们三个当哥的一人出一万,给老三把事情办漂亮点。陈卫东说,老南不是外人,就这么办好了。说完,三个人上了四楼,进了总经理办公室,一人抡了一万元下来了。

南景林问陈卫革道:“这几天晚上,谭雪不和你在一起?”

陈卫革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南景林说:“那也不远了,明天晚上就名正言顺了。”说完哈哈一笑。

陈卫红说:“那今天没有什么事情,谭雪也不下来了,咱们还是到县城附近看看。”

第三天天还没有亮,几个人就梳洗打扮了一番,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胡乱吃了一点方便食品,就想跟着来到了县城郊区他们昨天就看过的院子,院子里宾馆派来的几个大厨早就忙开了,过了一会,宾馆总经理就领着几十号人也来了,陈卫红不明白问道,怎么来这么多人?总经理说,都是你们的亲戚呀。陈卫红说,我们在这儿没有亲戚呀?总经理说,这不都是请来的亲戚嘛,没有这么多人,今天哪里能够热闹起来哟。陈卫红马上就明白了,他心里很是满意总经理的这个安排,就和南景林、陈卫革两个人,从屋子里的箱子里拿出准备好的香烟,热情地向来的这群衣着彝族服装的男亲戚们散着烟,齐艳丽和韩明明也满脸笑容地把女亲戚们往屋子里让。散完了烟,南景林耳对着陈卫红说道,老大,我都问过总经理了,这都是旅游的时候,专门演示彝族结婚仪式的人,这样今天就能够办得很好了。陈卫红点点头说,那是,那是,就是要热闹嘛,冷了场子不好。这个时候,总经理招呼着来的人,在院子的中间用几根柱子和一些树枝条搭起了一座青棚,又在青棚上弄了一些茅草放好。

天放打亮之后,总经理对陈卫红说,你们家要去十一个人,你来选谁去。陈卫红说,还有谁去呀,我们连上新郎就六个人,你选四个,咱们就一起上路吧。

总经理选了来人中的两对漂亮男女,他们帮助陈卫革六个人穿上了彝族服装,然后他们十一个人披上了白察尔瓦,背上了背新,一群人说说笑笑地就往谭雪家走去,路上总经理说,咱们这边简单了,新娘子家昨天肯定是远近族人、亲戚均至,约客欢庆了。陈卫东说,哎呀,经理,我们不懂你们这儿的规矩,昨天你早说呀,我们在这儿也应该热闹热闹的。总经理笑笑说,还不是为你们节约点嘛。

等走到快九点多的时候,他们就走到了谭雪家的门前,早早从谭雪家里面出来的一群女孩,拿着手中的盆子用早已经准备好的水,泼向了娶亲的人们,南景林和陈卫红跟在总经理的身后不解地问,这是什么讲究?总经理说,这是彝家人时代相传的规矩,用泼水的方式表示欢迎和庆贺,表示女儿嫁到婆婆家后不会到很远的地方背水,一辈子不愁吃喝。

总经理带着陈卫革一行人进了谭雪家后,院子里早有谭雪的亲友们给陈卫革等人每人倒上了一碗酒,总经理扭头对着后面的人说道:“喝,女士们也必须高高兴兴地喝。”

正在喝酒的时候,院子里就拥上来一群彝族姑娘们,趁着陈卫革他们喝酒不注意的时候,在陈卫革等几个男人们的脸上,抹起了黑色的锅底灰,总经理放下碗对着南景林说道,这会子,咱们可以和这些姑娘们打闹嬉笑一回了。陈卫东三个人跟着总经理和来的那两个彝族小伙子就跟姑娘们打闹起来,陈卫红不解地问总经理道,这又是个什么讲究?总经理一边嬉闹着,一边忙着给陈卫红解释道,这是我们彝族的讲究,叫“所确”。

闹了一会,人群中就站出来一位年龄稍大一点的,好像是谭雪家里的亲戚一样的妇女亮起嗓子就唱起了歌:

亲戚们来了,

以歌舞同乐,

舞帕辟啪响,

如松果炸裂,

舞步踏踏声,

如春雷震动。

女子跳着舞,

如鸽子点头。

男子唱起歌,

似春雷震响

……

唱完之后,总经理就代表陈卫革一家唱起来了:

在月夜的树影下,

聚拢的人们,

象雾罩投入场里。

歌舞的青年男女,

都集聚到这里来,

月亮下看象黑树林。

青年们效法山里的大象,

灵巧的舞蹈着。

也应如鸟啄肉样跳跃,

又手连手的跳呀。

唱一次歌,

跳三次舞。

冬季的夜晚虽长,

雄鸡高叫天将亮。

歌舞的场所虽宽敞,

歌舞人转三转也觉得窄。

……

紧接着那位中年妇女又唱了一首,总经理也跟着回唱了一首,反正陈卫革他们听起来,好像是在对唱的过程中,各自倾诉家族的结婚经历吧。

唱完了之后,女方的亲友们簇拥着在闺房里打扮停当的谭雪,来到院子里的一棵果树下面进行梳头。这个时候,总经理对着陈卫红说,你们谁是新郎的弟弟?陈卫红说,新郎是我家的老三,没有弟弟。总经理说,新娘要让新郎的弟弟首先背出去,匆匆上路的,没有弟弟,就是你们这两个当哥的了。陈卫红说,啊?怎么还有这种讲究?这大伯子被弟媳妇不好吧。背后的韩明明对陈卫红说道,叫你背,你就背,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不良思想?齐艳丽说,就是,哥,你一会背累了,卫东接着背。南景林笑着说道,你们都累了,还有我呢!总经理说,跟着我行动哦,一会要抢亲。

总经理趁着谭雪刚刚梳好头,就带着陈卫红弟兄们就上前“抢”新娘,女方的亲友们上来就挡,双方嬉笑“打斗”了一会,陈卫红首先背起谭雪就往外跑,跟在后面的韩明明笑着喊叫道,卫红,你慢些,小心绊倒了。

随后,新娘的亲友们就跟在后面漫行着,一路上热热闹闹,欢歌笑语的一般,走了一截,就碰见了谭雪亲友们提前设置的障碍,他们要男方家唱首歌子,跟来的一个彝族小伙子亮起嗓子唱了一首,谭雪的亲友们就放行了。陈卫红喘着气对跟在后面的陈卫东说,不行,老二,我不行了,你来替我一下。

陈卫东背上谭雪就往前走,走了一截,又是谭雪亲友们设置的障碍,另一个跟来的小伙子又唱了一首,又放行了。

背了一会,陈卫东又不行了,对南景林说,哈呀,老南,你快些,我背不动了。跟在身后的陈卫革说,要不行,我来背吧。总经理说,不行,哪有你背得道理。南景林就弯下腰背起了谭雪往前走,走了一截,又是障碍,跟来的彝族姑娘又唱了一首,又放行。

中午两点多,在最后一道障碍前,另一位跟来的彝族姑娘唱完歌后,陈卫红背着谭雪就进了县城租来的院子里,陈卫红在总经理的指挥下,把谭雪放在了早上搭好的院子中间的棚子里,陈卫红问总经理,这能行?总经理说,这就是青棚洞房。

然后,总经理吼叫着宾馆来的大厨和服务员赶紧上菜开宴席,新娘在总经理的指引下由陈卫革背着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也开始吃饭。吃完饭后,双方的亲友就在院子里举行开摔跤比赛了,由双方各自派出代表进行。陈卫东也要上前摔跤,总经理阻止道,这种事情不用裁判,都是女方赢,完了再由女方表演一下,就完啦。

摔跤完了后,男女双方的亲友们就进行对克智,陈卫红问,什么叫比克智?总经理说,就是比智慧,看谁能说得过对方。热闹了一会后,女方就准备走呀,总经理赶紧对陈卫红说道,赶紧准备一点钱,打发女方家回去。陈卫红说,这又是什么讲究?总经理说,这是彝族传下来的风俗,叫“卡吧罗刹齐”,意思就是说,感谢女方家来的亲友,一路辛苦了。陈卫红听完后二话没有说,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钱,塞给了总经理。总经理说,太多了吧。陈卫红说,不多,就是个高兴的事情。

女方家出门的时候,谭雪也要走了,陈卫革急得就要上前拉住谭雪,总经理说,不要挡,这是彝族的风俗,你明天到你丈人家再去接回来就行啦。

谭雪出门的时候,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神情地看了看陈卫革和他的哥哥嫂子,当然,还有背过她的南景林,也深情地看了院子里的“男方亲友”,这一举动,倒是齐艳丽和韩明明激动地流出了眼泪,挥着手一副恋恋不舍地看着谭雪走远了。

总经理对着看傻了眼的陈卫革他们说道,不知道吧,新娘回头看你们,就是表示对你们男方家很满意,她愿意明天回到婆婆家来生活居住了。

南景林问,要是不回头,这婚就算白结啦?总经理说,哪里,要是不回头,你们男方就要跟着出来,抱着新娘转身三次,说明男方家一定会对她真心好的,这样的话,她也会回头看的。

南景林嘻嘻哈哈哈地说道,哈呀,你们彝族的风俗就是令人陶醉不已。说完扭过头对着一脸无助的陈卫革说道,兄弟,不要难受了,今天办不成事情,还有明天嘛。反正,谭雪都回过头看了你几十次了。

陈卫红看了看手表,接住南景林的话茬说道,快六点了,来,他们走了,咱们在一起认真地喝一回酒,顺便也感谢总经理今天帮得忙。说完,拉起总经理就坐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还叫着大厨和服务员都一起来吃饭喝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