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寻找一座城,一座充满了血与火的城,从地图之上无法找到它的踪迹。


我来到了古荥镇。


古荥镇,是历史上荥阳故城的所在地。


荥阳,这个光辉的名字,在中国的文明史上有着它浓重的一笔。荥阳,不仅代言了西汉初年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并在此后的两千多年的岁月里依然彪炳着史册。《尚书•禹贡》中有“荥泽”的记载,“荥泽”是历史山一个巨大的湖泽,位于今日郑州的东北方向,荥阳即得名于荥泽,城建在荥泽西北岸,岳山(邙山)之南,山南为阳,水北为阳,故称荥阳。历史上的荥阳,耸立于广武山脉的高丘之上,其南是浩渺无际的大泽,北面则是滔滔的黄河,早在商、周直至秦汉时期,即为历代兵家争胜之地。


步入村中,映入眼帘的不是青砖黛瓦、朱栏翘檐、古色古香的古街、古巷、古楼舍,而是一色的外贴瓷砖的平顶楼房,与其他中原乡镇街区构建、模式无异。

但由村内大街南端向东南行数里,远远的田野中陡然隆起了一列土壁,高高大大,由北而南笔直延伸着。一路前行,到达一豁口处,手抚着这厚重悠久而带有几分苍凉的城墙,不禁令人神情肃穆,似有一阵古风扑面,而一缕凭吊历史之幽思亦油然而生,——此时脚下已是荥阳故城的西城门了。穿过荆棘,攀爬到城垣之上时,天际是漠漠的阴霾,城垣之上枯黄的荆棘当风瑟瑟抖动着,耳畔隐隐约约传来遥远的呜咽的声音,昔日的刀光剑影已经远去,剩下的只有寂寞、荒凉、沧桑,荥阳古城已然失去光辉的原貌,只是历史的陈迹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荥阳故城西城墙外


商王朝十一代王仲丁时,因都城受到水患的影响,就把都城迁到嚣地,嚣,即隞也。故址在今古荥镇西北的隞山(邙山)上,但据《括地志》云:“荥阳故城”,“殷时隞地也”,指明古荥阳即商之隞都。仲丁在隞经营二十八载,后世才把都城迁到了邢、相等地。虽然一千多年前的唐人在《括地志》中将荥阳指为隞都未免武断,但荥阳竭尽地利,曾是商王朝的腹心之地的事实则是无所怀疑的。


西周王朝末年,幽王宠爱褒姒,制造了“烽火


戏诸侯”的千古笑谈,导致了西周王朝的终结。平王东迁,史称东周。其时的诸侯国郑国,封域原在陕西华县一带,因西部难以巩固,便东迁到洛邑以东、黄河以南一带,后灭虢、郐二国,定国都新郑。由于古荥阳地区的重要,郑国将它作为要塞加以经营。郑国最终成为春秋初期一霸,敢于和周王室抗衡,在地利上是无法离开荥阳的。


春秋时期,大国争霸,诸侯攻伐,连年不息。公元前632年,晋文公在城濮与楚国交战,大败楚军,渡过黄河,欲南下问郑国不臣之罪,途中闻听周襄王亲驾銮舆前来犒赏,十分高兴,为隆重其事,便派狐毛、狐偃在践土地方建造宫室。五月丁未日,晋文公率领齐、宋、郑、鲁、陈、蔡及众多小国在此迎接周襄王,并献上战利品及礼物,从此晋国成为春秋霸主。《左传》记载“作王宫于践土。”据《读史方舆纪要》:“践土台在荥阳故城东北隅。”而今日的古荥阳城东北角钓鱼台村确实坐落于一方圆百余米的高台之上,整个土台从顶层而下三丈深,皆是层层夯土,土质红色,坚固异常,历经两千多年的洪水冲刷,至今仍保存较好。晋文公“作王宫于践土”,应该是古荥阳城最早的建筑。


公元前375年,“韩哀侯灭郑,并其国,”并将国都迁到新郑。由于韩国疆土狭长,且山多地少,人口稀疏,国力较弱,因此大力营建荥阳城。荥阳之名此时才正式出现,《读史方舆纪要》云:“战国时,韩曰荥阳。” 韩国疆土横跨黄河南北,为了加强统治,沟通南北联系,就在郑国开发的基础上,由荥阳引黄河、济水开凿了鸿沟。鸿沟的开凿,更加促进了荥阳的繁荣。《史记•河渠书》载:“自是以后,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汉水、云梦之野,东方则通(鸿沟)江淮之间。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于齐,则通淄济之间。于蜀,蜀守冰凿离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可行舟,有余则用溉浸,百姓享其利”。鸿沟成了贯穿南北交通的大运河,其起点在荥阳,从此荥阳不再只是韩国黄河南北的咽喉,而且成了各诸侯国之间交通的总枢纽。由于荥阳交通位置优越,战略地位重要,很快成为天下名城。《盐铁论•通有篇》说:“燕之涿、蓟,赵之邯郸,魏之温、轵,韩之荥阳,齐之临淄,楚之宛丘,郑之阳翟,三川之而二周,富冠海内,皆天下名都。”当时的荥阳,人口大量聚集,有规模宏大的官署衙门,有达官贵人,富商巨贾,有各种手工作坊,有进行贸易的市场,城内店铺林立,热闹非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远眺荥阳故城西城门


公元前249年(秦庄襄王元年),吕不韦率兵伐巩,执东周君以归,东周彻底灭亡,接着秦王又派蒙骜率兵伐韩,韩国大败,丢失成皋(虎牢)、荥阳等要地。《史记•韩世家》云:“秦拔我成皋、荥阳、置三川郡”,其三川郡治就设在荥阳(今古荥)。从此,秦国以荥阳为军事重镇,作为灭掉六国的基地。秦朝建立后,益加重视荥阳,把三川郡视为监督六国的东方门户。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揭竿起义,首先即把占领荥阳作为重要的战略目标。秦军坚守的荥阳,城防坚固,兵精粮足,吴广率义军攻打数月不克。这时,义军将领田臧,指责吴广骄傲自大,不懂兵法,便假借陈胜的命令杀死吴广,命李归围攻荥阳,自率军队西迎秦军,被秦将章邯击败,田臧也被章邯杀死,接着章邯与三川郡郡守李由里应外合,大败李归。吴广围攻荥阳失败了,他和李归都死在了荥阳。


公元前206年,秦朝灭亡,刘邦、项羽争雄天下,开始了楚汉战争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刘邦在彭城(徐州)被项羽大败,弃下父亲及妻儿逃到荥阳,收集败军,得以喘息和休整,并在荥阳东南击败追击的楚军。项羽随即调动大军包围荥阳,且断汉军粮道。荥阳城中粮乏,士卒恐惧,在此十分危急的局势下,汉将纪信挺身而出,自愿扮为汉王诈降项羽,让刘邦乘机逃走。是夜,两千个柔弱女子被强令身披铠甲列队自东门出城,楚军蜂拥而至,四面围击,杀伤无数……最后纪信坐着汉王的黄屋车,徐徐驶出了东门,楚军都拥到东门观看。此时,刘邦带领数十骑从荥阳西门潜逃出来,逃往成皋,并派御史大夫周苛、枞公留守荥阳。项羽发觉纪信诈降,得知刘邦已逃,恼羞成怒,用火活活烧死了纪信,从而引出了一出惊动历史的纪信替主死节的悲壮故事。项羽攻破荥阳,俘获了周苛、枞公,二人拒降,痛斥项羽,项羽又把周苛烹死,杀了枞公,二人和纪信后来都被葬在了城外西南,即延绵今日香火不绝的纪公庙和周苛、枞公庙。楚汉两军在荥阳相持数载,未决胜负,古荥镇西北广武山(俗称邙山)上著名的“汉霸二王城”,即是他们相持对垒的城堡。刘邦凭借张良、陈平、韩信的帮助,远剿项羽的大本营,又断绝楚军的粮道。项羽无奈,只好和刘邦约定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后来,刘邦听从张良建议,不给项羽喘息之机,重整军队,终于在垓下一战,大败楚军,项羽这位刚愎自用、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终于落得四面楚歌、乌江自刎的可悲下场,给历史和后人留下了一曲悲歌、一声感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荥阳故城西城门北阙


刘邦统一了天下,创立了两汉四百余年基业,这和荥阳在当时的地位和作用是分不开的,荥阳在一定意义上成就了刘邦的帝业。西汉时期,三川郡治移到洛阳,不久,又改为河南郡,荥阳降为县,县治在荥阳城(今古荥)。但荥阳有着几百年雄厚的经济基础,加上其水陆交通的枢纽作用,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城市,其繁荣的景象一仍如前。《汉书•地理志》记载:“河南郡,故秦三川郡……有工官、铁官、隞仓在荥阳”。这时期,荥阳是河南的经济重地和交通中心,是西汉的东方门户,在全国仍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20世纪70年代,在古荥镇西城外,发现了12万平方米的汉代冶铁遗址,该遗址足以说明我国汉代已达到很高的冶铸技术水平,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规模最大、时间最早的冶铁遗址。2000年,古荥冶铁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军事上,荥阳仍属军事重地,和都城长安遥相呼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荥阳故城西城墙南段


公元前195年,汉高祖驾崩,吕后欲乘机诛杀功臣,四日密不发丧。当时陈平、灌婴将兵十万驻守荥阳,樊哙、周勃将兵二十万在燕、代,皆观望都城动静。谋臣申食其奏吕后说:“帝崩四日不发丧,欲诛诸将,若此,天下危矣,若陈、灌发自荥阳,樊、周来自燕、代,大臣内应,诸侯外反,天下便会速亡。”吕后惮惧,不敢轻举妄动,但其篡逆之心不死,仍将吕氏多人封王封侯,杀戮刘氏各王。吕后刚死,吕碌、吕产便想作乱,吕产命灌婴东击齐王,灌婴大军发至荥阳驻扎不进,后来,周勃、陈平在京中夺了北军、南军大权,杀死吕产,吕氏之乱始平,灌婴率大军也从荥阳撤回京师,众大臣从代郡迎回刘恒至京即位,是为汉文帝,汉朝江山才得以稳固。但是到了西汉末年,荥泽水源流向东南,加上黄河的泥沙淤积,荥阳东一带“夷为平地”,到了东汉,鸿沟也淤满泥沙,失去了水上交通作用,三国时,又修过一次,晋武帝时,荥阳太守傅祗又修过一次,终因水量减小,不久,这条古运河的作用就完全失去了。荥阳,随着交通枢纽作用的消失也慢慢谢下了它光辉的帷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荥阳故城西城墙倒塌建筑遗迹


东汉末年,黄巾军起义,后失败。汉灵帝中平四年(公元187年),在黄巾起义的影响下,荥阳曾爆发一支数千人的起义军,攻破中牟县城,后被镇压下去,《后汉书》曾有“黄巾贼起荥阳”,“河南何苗讨荥阳贼,破之”的记载。公元190年,各路联军讨伐董卓,曹操率兵先到荥阳,在汴水和徐荣打了一仗,后来,吕布率兵五万把守虎牢,刘备率兵加入联军,攻打虎牢,在此(古荥阳西20公里)演出了一场脍炙人口、家喻户晓的“三英战吕布”的历史故事。三国时,荥阳属魏司州部河南郡。西晋建立,晋武帝泰始二年(公元266年)因荥阳地位重要,分河南郡,置荥阳郡,郡治仍设在荥阳城(今古荥),至西晋末年,荥阳一直都是重兵驻扎的军事要地。在两晋十六国时代,荥阳一直是割据政权屯兵争夺的地盘。荥阳曾先后归东晋、前赵、后赵、前燕、前秦、后燕、后秦,大多在此设郡戍守。公元420年起,中国进入南北朝时期,荥阳归北魏,公元423年,仍设荥阳郡。北魏的几十年间,荥阳一直是南北朝争夺的对象,在此曾发生多次战役,直到北魏元宏登基(即孝文帝)。他是个英明的君主,在位其间,励精图治,锐意改革,从谏如流。为了振兴北魏,消灭南朝,统一天下,他决定把国都从平城迁到洛阳。在他到洛阳、荥阳等地巡视以后,于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十月,整修了洛阳新都。为加强洛阳的防务,把因多年战争摧残而凋敝荒废的荥阳郡治迁到了西南三十余里地大栅城(也称大索城),即现在的荥阳城。郦道元著《水经注》称原荥阳为“荥阳故城”。隋代仁寿元年(公元601年),荥阳故城归属荥泽县,县治设在荥阳故城东北十七里的荥泽故城,明成化十一年荥泽县城圮于黄河,县治迁至荥阳故城西北隅(即今日的古荥村),加修了东墙和南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荥阳故城倒塌建筑遗迹细部


解放后,考古工作者在荥阳故城发现了大量战国至秦汉时期的遗物遗迹。遗物除铁器外,还有不少陶器、货币和数不清的秦砖汉瓦。许多陶器上刻有文字,少者一字,多者四字。这里出土的陶文戳记,标识着官署及官署所在城邑的名称。货币有五铢钱和马蹄金两种。从字体看,五铢币明显为西汉五铢,马蹄金是汉武帝太始二年(公元前95年)发行的一种黄金货币,史书称之为麟趾金或袅蹄金,一个重一斤,主要是帝王作赏赐用的,曾有农民在古荥镇(村)东南拣到这种货币。至于砖瓦,就更多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古荥镇一带,几乎家家都有几块汉砖(古荥人称之为工砖),每当下过大雨,田野间四处都可见裸露出的砖瓦碎片,其中不乏完整的板瓦、筒瓦。农民耕作时,不时可拣到一枚和数枚五铢币,直到今日,仍有这种货币在田野被发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荥阳故城出土的陶文


古城墙经历了太多的沧桑,仅残存原来规模的一半多一些而已。东墙早年已被济水泛滥冲毁,现已平整改作了良田,在人均不足一亩耕地的古荥镇,农民惜土如金。南墙的东端,农户竟把房舍盖在墙体翼侧的倒塌处。荥阳故城已经痛失原貌,濒临毁坏。也许,两千多年的繁华已经耗尽了荥阳的地利,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历史已经走的太远。荥阳城,这个光辉的名字,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永远地走进枯黄的书卷中去了。


夕阳西下,晚霞中高大的城墙忽然呈现出金黄灿烂的色彩,像一首明快的乐章,似乎在抵御着黑暗的来临。


附:本文铁血首发,谢绝转载。

本文图片亦由本人拍摄,拍摄数据如下:

相机:柯达Z812

时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地点:郑州古荥镇

本文内容于 2009-11-17 10:47:54 被shanfuk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