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双体 正文 六、杀手无情

奇书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URL] 六、杀手无情 约翰局长,托特博士与珍妮中尉,呆在约翰局长的办公室已经很长时间了。 通过少校与诸同事几个晚上的努力,借助现代高新科技,终于将在塞浦路斯萨拉米斯古建筑遗址拍摄的易容相片,复原冲印出来。 照片一出来,博士就来到了苏格兰场,与早已等候在此的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


六、杀手无情


约翰局长,托特博士与珍妮中尉,呆在约翰局长的办公室已经很长时间了。

通过少校与诸同事几个晚上的努力,借助现代高新科技,终于将在塞浦路斯萨拉米斯古建筑遗址拍摄的易容相片,复原冲印出来。

照片一出来,博士就来到了苏格兰场,与早已等候在此的约翰局长和珍妮中尉会合,一起研究起来。

那么,贵为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的托特博士,又是如何认得易容并跟踪而至,最后取得拍摄到易容相片的伟大胜利的呢?

说来话长,正所谓天下奇缘,无巧不成书。

话说那日托特博士携了妻女往伦敦度假,日理万机公务缠身的他,难得有这么一个假日,心情格外舒畅。上了飞机,职业习惯让他往行李架上放提包时,看似漫不经心却机警万分地将机舱里扫视了一遍,这一扫视不要紧,秘书长心里格登一下。

几个成矩阵坐着的大汉,虽装做着互不认识,但从那训练有素的起坐姿态和相互悄悄传递的眼神,他看出这是一伙不良之徒。

而且,很可能是恐怖组织的劫机份子。

可是,还没来得及等他向坐在自己身后二排远的少校发出暗示,空客就滑向了起飞道。

果然,宽大的波音747升上二万五千米即定的高空航线不久,歹徒们便亮出了AK47。一阵混乱中,少校挤到了他身边,牢牢护住了秘书长的妻子和小女儿,在秘书长眼神的暗示下,不动声色的等待最佳反劫机机会的到来。

正在此时,小女儿指着窗外惊愕地叫起来:“看,快看,外星人,外星人来了。”

都当是小女孩儿被歹徒吓呆了说痴话,博士和妻子与众多乘客裂裂嘴巴,实在无心无兴趣也不敢大笑。说时迟,那时快,易容从巨大的玻璃窗外挤了进来,一伸手,一个恐怖份子连枪带人被扔出了机舱;再一伸手,又是一个,又是一个……

博士开始还漫不经心的瞅着,后来却越来越心惊肉跳,坐立不安了。

作为全球反犯罪的侦缉大师,博士看见过太多的各式各样的旁门左道,狗苟蝇营。他深知这世界上卧虎藏龙,许多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就在平常的生活和人群中间,偶而出来露上一小手,让凡夫俗子过过眼瘾,不足为奇。

可是,随着易容不费吹灰之力地制服了恐怖份子,博士才猛然想到,这可是在二万五千米的缺氧高空啊,怎么的?还只是鸡鸣狗盗之徒的雕虫小技吗?他向后面的助手望望,少校早呆若木鸡地靠在椅子上,盯住易容,不能言语。

就在易容重新挤出窗子时,博士一扬手,早将一枚超微型追逐器盯在了她头部。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牵头,汇集了全球顶尖科学家刚研发出来的超微型追逐器,细小如丝,威力巨大,一旦腻进对方的发间,洗不掉,拭不落,与个体的头发齐生,牢牢的盘据在被追逐对像的身上,与其的肉体共生长,同腐烂。

唯一的不足,就是当被追逐对像的人体发生了变化,超微型追逐器则自动失效。

当然,当时他也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貌不惊人身杯绝技的小姑娘,就是自己亲手签发的全球追捕对像。

接下来,追逐易容就得心应手了。

在国际刑警欧洲总部及苏格兰场的大力协助下,不日,博士知道了,在明亮的阳光照射下,对手眼睛里有二粒深红色胎记浮现。于是,便出现了他假扮老者,与少校及易容一起,同游塞浦路斯萨拉米斯古建筑遗址的巧事。

不过,有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托特博士喜欢自己身到何处,助手们就跟到何处的工作习惯,又暴露了自己。好在本性清纯的易容除了纳闷疑惑之外,还没来及怀疑到他身上来。

当下,珍妮中尉认真地将那一迭还原复真的相片看了又看,慎重指出。照片上的年轻女子,就是那日纵身轻取路易首级的杀手。

她再一次举起易容的相片,轻轻凑近办公室里的仿日光器,在现代高科技仪器制造出的百分之百太阳光线下,相片上的易容二只大眼睛中,淡淡地浮现出二个神秘的深红色胎记。

托特博士和约翰局长对望望,往后一仰,如释重负的同时将头靠在软软的沙发枕上。

应当说,找到了杀害多嘴路易的真凶,大家高兴举杯庆贺才是,可接下来的问题却更扼紧了首脑们的心:易容为什么杀害路易?她是否知道苏格兰场欲杀掉多嘴路易的真实想法?还有,她与珍妮中尉认识吗?二人有联系吗?

更令二位首脑忐忑不安的是:搞了大半辈子的特工,应该是见多识广了,可二人都是第一次看见眼睛中有胎记的人,那深红色的胎记是什么特征?有什么意义? 是联系方式吗?

当然,苏格兰场和国际刑警组织并不缺这种即时分辨的高科技仪器仪表和各种手段,但,麻烦的是,仅凭照片还不行,还得有一点哪怕只有一丁点儿对像身上的采样,比如发丝,纸屑,肤渣或指纹什么的。

须知,科学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所向无敌,逢疑必破的。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委实人类目前尚不可知的神秘现像太多,仅用正常的逻辑思维和科学手段,暂时还无法解释。

是的,只在那么一丁点儿一丁点儿易容身上的细胞或基因子,神通广大坚不可摧的碳十四,立刻就会探测出这年轻姑娘的身体结构,从而为警方辨别她到底是何方神圣而铺平破案的道路。

看到这儿,性急的读者要说了,这还不简单,利用特工取她的指纹或什么的不就行啦,还用得着二个头儿沉闷的坐着,思索着……

问题是;自从托特博士在易容的发间安下超微型追逐器,进行巧妙追踪以来,特工们都没能在易容的住处,有幸取得一丁点儿她身上可以利用的东西。

以致托特博士急了,也怒了,有一次竟亲自潜入易容的住处,安排少校取代了服务生在前台站岗守望,老头子汗流浃背地钻在屋子里,东跑西颠东拼西凑的鼓捣了好一阵,结果照样空手而回。

不过,博士这一亲自出马,倒是解开了他与众特工高手悬在心中的迷团:这个小易容非同凡响,法力无力,非驴非马,用我们现代地球人的思维无法解释。

易容,极有可能不是我们的同类。

道理很简单,按照目前地球上通用的物理学规律而论,热成像物体必然会在时间与空间之中留下蛛丝马迹。指纹,你可能小心翼翼的擦掉;脚印,纸屑或什么的,你也可能出于反侦察目的小心谨慎的拭净;但,你总不能不睡觉吧?总不能不喝水吃饭读报什么的吧?

得,你一睡觉,再怎么小心,人体每日必然的新陈代谢则会在被盖中,留下那么一点点东西;至于人体每天必须进行的生活规律,同样也会让你多少留下一点自身的纪念品……

可现在,这个小易容,吃喝拉撒玩齐全,唯有浑身上下干干净净,就像来自外星球。

对,外星球!外星球?外星人?首脑的脑子一机灵:上帝,我怎么没敢想到这一点?托特博士回想起在空客上,亲眼所见的那踩在云头上,行走于二万五千米缺氧高空,往来密封窗口神态自若的易容神仙样,笑了。

“中尉,该出发了。”

“是,秘书长!”

“两情相悦,志在必得,必要时,少校会配合你。”

“少校?”珍妮哑然失笑,对国际刑警组织总部这位著名的花花公子,珍妮实在觉得不怎样。不过,当着老头子和约翰局长的面,是不能太过份的:“暂时还不劳他大驾。”

对于中尉的婉拒,老头子呵呵直乐:少校这点花花事,他当然知道。

不过,为人也不能太用道德标淮来衡量吧?少校这方面口碑不佳,但另一方面诸如工作技能、责任心和忠诚度,是不用挑剔和怀疑的。不然,身为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的博士,怎会从千百名特工高手中,挑选他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少校,报告目标方位?”

“北纬38°42'、西经9°5',伊比利半岛的特茹河河口,西濒大西洋,欧洲大陆最西面之首都。”,“这么快?又到葡萄牙了?在干什么?”

“刚入住‘白星’宾馆,正在喝水。”

“喂,我是约翰局长,马上给我订一张到葡萄牙里斯本的法航空中快客的头等舱机票,越快越好。”约翰局长早抓起了电话筒,下达了命令。

深晚零点十八分,珍妮中尉到达了里斯本。

里斯本,“白星”宾馆,耸向高空的尖塔被霓虹灯装饰得犹如白昼,每个宫殿般豪华的窗口,在斑驳陆离的灯光下时隐时现,宣泄着古典与现代的高贵典雅。以即便是王候公爵来晚了也不接待而出名的“白星”,历来是欧洲及西方达官贵人心仪的最佳宾馆。

易容到时,正是里斯本时间深夜十一点十分。

本没豪华与简陋概念之感的易容,按下云头后,徜徉在现代化的大街上,四下游弋一番。她又将街上那些簇立的青铜路灯一番抚摸,只觉得好奇,似曾相识。因为,在以前的梅花庄大院,这样的铜色灯盏随处可见。

虽说已是深夜时分,繁华的大街上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易容看看,走走,走走,看看,全然没注意到有几个人在暗中窥测着自己。走到一条巷道,她见巷道口赫然耸立着一幢华丽的装饰得古色古香的大厦,灯火辉煌,便信步走去。

身后猛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没等易容回头,一双有力的胳膊紧巴巴的勒住了她的腰。易容一惊,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愕然。

那个紧搂住她的男人随手掏出一把闪亮的刀子,在她眼前晃荡:“不许嚷!把钱拿出来,全拿出来。快!”

“钱?我没有钱?”

跟在后面的几个男人快步赶到,一见跟踪的目标落入了陷阱,再一看易容秀丽的脸蛋,一个个高兴得手舞足蹈:“嗨,花姑娘,花姑娘的,日本花姑娘的。”

这几个侨居葡萄牙的日本浪人,见了易容亚洲人的面孔,以为是同胞,逐跟踪追击,原专为劫财,如今见易容一人进了小巷且被同伙控制住了,逐决定也劫色。今天,兄弟们来个财色双得,再回去美美睡上一觉,嗨,那感觉,爽!

“呯!”,“哎呀!”,“我的妈呀!”

“跑的,大大的跑的。”

“扑,哎哟,我的腰杆!”

“跑的,大大的跑的,坏了坏了的,跑的!”

易容不解的望望那几个丢盔弃甲鼻青脸肿的男人,感觉自己没用什么力呀,怎么就一个个的倒了?那拿刀的小子更好笑,一刀刺到易容胸口,呯,恍若刺到石壁间。那闪着森森寒光的刀子,虽还没折断,却立马弯成了二截,吓得他哇呀一声惨叫,扔下拔腿就窜。

“白星”宾馆前台的服务生,看着眼前这个秀丽的东方姑娘,礼貌的指着墙上的大时钟,婉拒了易容住宿的要求。

“为什么?我花钱么。为什么拒绝我?”

“请小姐原谅,这是本店铁规,深夜零点一过,漫说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即便是美国总统英国首相俄国总理,也不能入住,敬请另寻贵宿,谢谢!”

易容听了,闪着二只大眼睛,意念一动:“这是为什么呢?这儿不能住,到哪里去呢?我们梅花庄可不是这样的,不管多晚,只要有投宿的客人,梅花庄都会让客人进的。”

话说易容思索,二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似愁含嗔;一张清秀的脸蛋,点花缀萼;更兼眉宇微微泛纹,坦露着神秘东方的千般韵味万种风情,竟让那值班的服务生,一时看呆了。

意乱情迷之下,服务生竟破例让易容进了宾馆,还特地将她安排了到宾馆二十楼的“总统房间”。服务生想:“这东方妞儿有钱,住得起总统套房,明天我的小费肯定可观。”

珍妮中尉走进“白星”时,易容正在落地大玻璃窗后,连喝水,边欣赏里斯本的夜晚。

中尉掏出那个全欧洲娱乐服务业都知道的特殊小红本,朝服务生晃晃,和颜悦色的问:“刚才是否有一个东方少女入住?”

“有,有一个。”

“几楼?房间?”

“二、二十楼,总、总统房间。”

见那个不明就里色胆包天的服务生,吓得花容失色战战兢兢,珍妮轻轻一笑:“那将我安排在她隔壁吧,注意,不要惊动了她,懂吗?”

“懂,懂,请稍等,我马上办。”

一进房间,中尉从提包中取出小巧而灵敏度极高的听测器,往墙上一贴,仔细地听着隔壁的动静。扑,轻轻的喝水声,洗漱声和走动的声音。不久,一切都安静下来,万籁俱寂。

珍妮在暗中瞅瞅腕表,时针正指向凌晨二点。

中尉又将听测器改变了频率,立刻,只见从听测器针孔般大的洞眼里,清晰的显出隔壁房间的一切:易容正在宽大的床上沉睡,闪闪发亮的霓虹灯光,一会儿照亮她修长的眼睫毛,一会儿照亮她丰挺的胸部,一会儿又照亮宽泛无人的总统套房……

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珍妮一闪身出了门,眼前一片漆黑,那服务生早按照她的命令,关闭了所有的走廓灯。

中尉蹲下身子,二步就窜到了隔壁门前,轻轻一扭,那看似坚固得牢不可破的门锁,竟被她一下扭开。珍妮一纵,隐没在房间的黑暗里,又一轻轻一推,那宽厚的足可抵挡世界上任何类型导弹袭击的特殊钢门,又悄然无声的关上了。

珍妮蹲在厚厚的地毯上,向着房间正中的大床潜行。

面对这个神秘的东方少女,苏格兰场的一流杀手,不敢有任何的放松与轻举妄动。只见中尉双目圆睁,威力巨大的改装版“掌心雷”,紧紧握在左手,右手则五指并举,时刻准备向目标兜头劈下,而往日漂亮的一头金发,一丝不苟的塞在黑帽子中……

近了,近了,珍妮甚至听见了易容均匀清晰的呼息。

当然,如果珍妮要像平时一样出手,在这区区十几米的距离内,无论是轻捷一扬“掌心雷”,还是一个鸽子翻腾欧式劈掌,目标早就被结果了。可这是易容,取路易首级如入无人之境的,被苏格兰场和国际刑警组织列为头号缉拿的神秘的东方少女易容。

托特博士和约翰局长早有命令:生擒易容!不管中尉用何种手段?生擒活捉这个神秘人物,将她带回苏格兰场总部,才是此次行动的最终目标,也才能视为此次任务的最终完成。

中尉贴近了大床,轻轻一起身,迎面撞上了早坐在床上面色严峻的易容。

呼,机警的珍妮先发制人,一掌劈去,同时,一摔“掌心雷”,一股暗红的火苗直射向对手的大腿部。她意,先击伤对手,再制服易容。

谁知,端坐在着的易容轻轻一纵,便跃上了半空,还未及落下,单手便凌厉地兜头劈下。好珍妮,在易容跃起之际,暗叫一声不好,倒地一滚,侧身扑在厚厚的地毯上,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而自己那额角上的濡汗,却禁不住渐渐渗了出来。

易容一击未中,迅速转化招式,人还未落下,双腿连环踢出,正中珍妮胸口;珍妮只感到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出。

瞬时,中尉又连连被对手的无踪拳击中脸颊和脑袋,又是几大口鲜血喷出。苏格兰场的一流杀手,名震国际刑警组织和各国警方的英帝国美女中尉,踉跄着倒下了。

好珍妮,在最后昏迷时,仍训练有素地瞄准对手的胸口,“掌心雷”连连射击……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