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遭遇成长的烦恼:手机黄祸谁之过

徐强(化名)已连续2天没回家了,他是中国移动数据部一名工作人员,让他忙得焦头烂额的是媒体最近连续报道的“手机上网涉黄事件”,树大招风的中国移动再次成了箭靶。



媒体曝光的北京某中学生“兰兰”和班上其他同学一样,人手一部手机,相互经常转发一些色情链接,当兰兰上网搜索有关国庆庆典“高射炮”信息时,首先跳出来的是一个名为“高清”的色情网站。



这些网站与其他的独立WAP网站一样都是免费的,但免费模式肯定不足以支撑这么多网站的生存,并让这么多网站趋之若鹜地“涉黄”。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网站在某些位置会链接一些收费业务。继续点击用户就会被链接到某项收费业务上去。



据不完全统计,除中国移动的官方移动互联网门户“移动梦网”外,各种独立WAP网站站点的数量至少达2万家,这些独立WAP也称为免费WAP,主要原因就在于其内容是完全免费的,流量成为其最有价值的资源,这为黄色网站的存在提供了温床。


手机上网总共有这样几种方式,如果是登录普通互联网,是通过CMNET进行连接,如果是登录WAP网站,则是通过CMWAP连接。用户一般意识不到网关接入点的不同。在移动互联网基本人烟稀少的年代,中国移动将CMWAP的中文名字定为“移动梦网”,但这与中国移动的移动互联网平台“移动梦网”是两回事,本想给移动梦网增加一个宣传渠道,没想到,移动互联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爆发,连孩子也开始用手机上网,于是问题出现了:移动互联网内容监管还处于空白地带。



很多搜索引擎针对传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是采取不同过滤机制的,比如在传统互联网上搜索“高清”不会搜到不良信息,而在移动互联网上,显示比较靠前的基本都是色情网站。徐强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管是中国移动还是其他企业,通过移动互联网进行相关业务推广的情况越来越多,因为没有相应监管机制,推广费用可能成为“黄色产业链”推波助澜的一环。



在3G发牌之后,手机上网用户短时间内开始激增。截至今年9月,移动互联网用户达到1.92亿,比2008年增长了62.7%,而传统互联网用户只有不到4亿。



按照工信部对不良网站内容的监管要求,基本都是“谁接入,谁负责”。不过,这个所谓的接入是指哪家运营商提供IDC(英文Internet Data Center的缩写,即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长久以来,中国移动都是租借其他运营商的服务器,从去年开始才发展自己的服务器,目前在整个IDC市场所占比重仅1%~3%。


让徐强感到困惑的地方在于,“一个高速公路提供商是否有责任而且有权力检查公路上每辆货车的货物?”



过去由于移动互联网的规模和影响有限,中国移动监管内容的做法是不定期进行“拨测”,一旦发现色情等不良网站信息,就将该网站举报给公安局和工信部,如果网页被认定有问题,中国移动就会从服务器上将该网站关闭,如果是国外网站,则关闭其国际关口。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壮大,这种工作方式逐渐显露弊端,首先只能通过监测不正常流量和用户检举两种传统方式发现不良信息的藏身之处,其次从发现不良网站到完成处理需要几周时间。从上个月开始,中国移动在广东开始试验一种网站自动拨测系统,这将大大提高发现不良网站的效率,但发现之后如何处理仍没有一个快速有效的机制。



在传统互联网领域,国家已进行了多年的“金盾工程”,还在多部门的支持下设立了“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该机构可直接删除或关闭任何运营商IDC上的不良网站。而相应的机制并没有覆盖到移动互联网。



面对手机“黄祸”,“兰兰”们的父母选择关闭孩子手机上网功能,但这无法关掉即将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教训或许是移动互联网成长该交的学费,但学费交过后,我们该如何迎接移动互联网的成长呢?”徐强仍没有走出困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