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城——耻辱的疤痕

交枪也杀 收藏 99 60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遥远的东方,辽阔的边疆,还有远古的破墙………,一段歌词道出了中国人长城情结的尴尬境地,是一件引以为豪的建筑遗产呢,还是辉煌历史的物证,或者是中华民族的千年耻辱柱,答案是——都是。看似极端矛盾的几个概念,正是长城都所具有的几个特殊意义,换句话说,长城本身是一个矛盾集合体。


作为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建筑成就之一,长城是国人的自豪,这无可厚非,长城也当之无愧这个身份,当我们在惊叹其宏大的规模和感慨先人的创造力之后,是不是该更深一层地思考一下呢,毕竟,长城并不只是作为一座建筑而存在的。


先来看一下长城为什么存在,也就是长城的使用价值,“城”,顾名思义,是担有防御职能的建筑物,“长”,说明所防御的地域很大,起码是很宽,这正是长城之所以产生的原因。秦朝在统一六国之后,地盘可以说是足够大(相对于诸侯国),而且国内初定,北方匈奴又老来凑热闹,有点顾不过来,游牧民族的特点是想全面会战有点找不着北,最理想的办法就是拒之门外,愿意绕圈在门外绕,进来了踩到庄稼可不是好玩的,所以,修墙是最好的办法。始皇帝把原来北方诸侯国的短墙接到一块就成长墙了,历代炒作的什么修长城劳民伤财民怨沸腾什么的,有点言过其实,秦朝只是接墙而已,能有多大工程量,不至于“沸腾”吧,照这个逻辑,赵长城、燕长城等工程岂不是要炸锅了,秦朝统治残暴不假,但不要老拿破墙说事儿。


墙是修起来了,效果也凑合,怎么就耻辱了呢?因为这是懦弱的表现,意味着战争思想完全采取防守态势,会让人认为是怕了人家了,不敢跟人家打就躲起来,躲在墙后缩头缩脑,虽然保住了当时的一亩三分地,但是始终处在被动挨打、疲于应付的局面之中。


后来历史也证明,长城也不是牢不可破,曾经被北方民族突破了N次,每次几乎是长城一破,接着就国破家亡了,长城当做一道防线可以,也不要把保全压在这道破墙上呀,墙一倒就散架了,院里连一道防线都没有,院里养两条狗也不至于呀。看来很多政权有强烈的长城依赖症,墙倒,就屋塌,完了就猢狲散了。


如果说秦朝修点长城还有情可原,毕竟天下初定,没有太多功夫往北打,而且秦朝军队还是重创了匈奴几次的,到了汉朝匈奴就猖狂到一定地步了,步步紧逼,幸亏有了这道墙抵挡一阵,可以说,长城的作用和意义在汉代初期发挥到了极致,起了缓冲剂的作用,给这个新生政权宝贵的喘息机会,直到后来汉武大帝挥戈一击,基本解决了匈奴,长城还是功不可没的。


应该说,长城的使命应该结束了,毕竟强敌已遁,势力范围早已超出了这道墙的范围,院子大了还要墙干什么,可是后来的内乱割据不断(三国两晋南北朝),内耗的一塌糊涂,又给了北方少数民族喘息的机会,汉族政权的防线有一次被逼退到了长城一带,更有甚者,到了宋朝连长城的边儿都没摸着,幽云十六州自从被“卖”出去就一直收不回来,打不过人家,宋朝成了汉族政权之中唯一不修长城的一个(他修不着)。


现在可以看出来了,长城是中原政权战略龟缩的一道屏障,是军事劣势和不求进取的一块遮羞布,如果用缩头**来比喻的话,长城就是那个“壳”。


到了明代,长城的耻辱到了最高潮,这个把蒙古人赶出中原的政权,看来是真怕了蒙古人了,把墙修的那叫一个结实,很多保留至今的旅游点其实都是明长城,充分说明了朱氏家族的小农阶级劣根性和农耕文明的悲哀,老婆孩子热炕头挺不错,弄个“栅栏”把咱家的苞米围起来别丢了,今年够吃了,看看,还有救吗。蒙古山河日下不能闹出大浪,可另一个游牧政权却大摇大摆地爬墙进了院,苞米全给整丢了。长城一破,就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大明王朝就如滔滔加水一样,东流了。成也长城,败也长城,悲乎,不是墙惹的祸,也不是月亮,是修墙的那帮人,不争气。


现在看看哪些朝代不修长城:


汉——后期不用修了,院子外面都没人了,几只野狗野猫不用修墙。


唐——威名远播,四夷臣服,修墙碍事儿,妨碍大家交流。


宋——修不着,那是人家的“宅基地”,咱家院子太小了,真憋屈。


元——咱家就知道出去抢别人家东西,谁敢来抢我,揍你。


清——祖坟在院子外面呢,修墙干什么,还得回家上坟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修啥子呦,院里院外不都是一家人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