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11、魔女

天上人間A 收藏 1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十一、魔女 不怕被人利用,就怕你没用——清远语录十一 ------------------------------------------------------------------------------ 正当邓清远吊在半空心急火燎无计可施的当口,前方的树枝上,那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十一、魔女

不怕被人利用,就怕你没用——清远语录十一

------------------------------------------------------------------------------

正当邓清远吊在半空心急火燎无计可施的当口,前方的树枝上,那只从中午就跟着他们的乌鸦却兴致勃勃的站在那里,看的眉开眼笑。

被熏的差点闭气的邓清远再也忍不住了,扯开喉咙就叫了起来:“救命啊……咳咳……天啊、佛祖啊、诸天神佛、妖魔鬼怪、走过路过的,不管什么东西,救救我吧……小爷要给变态蛮子小娘皮熏死了……”

“是谁在叫救命啊?”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把在地上烧火点烟的斯兰给吓了一跳,吊在空中已经神智错乱的邓清远那里顾得了那么多,就像抓住个救命稻草,连声忙不迭的答应道:“是我!是我……麻烦把下面的烟灭了先……熏死了……”

“好,如你所愿!”

随着声音刚落,一阵风刮过来,将斯兰烧起的烟全都吹到了一边,邓清远连忙乘机大大的呼了几口气,稍微回过神来一些。

地上的斯兰却不答应了,横眉怒目的仰天娇喝道:“谁敢坏我好事?滚出来!本小姐打的你满脸桃花开!”

“呵——好个泼辣狠毒的女子,不知道你准备怎么打我啊?”随着声音刚落,在吊着邓清远的树杈上,出现一个全身黑衣身材火爆的女子,带着蔑视的神情看着地上怒气冲冲的斯兰。

“你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

黑衣女子说罢,身体化作一阵黑烟,彷佛融化在空气中一样,那些黑烟瞬间的功夫在斯兰前方几步处凝聚,重新化作那黑衣女子的模样。

斯兰被这黑衣女子匪夷所思的功夫给吓了一跳:“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给你说,我可不怕什么妖魔鬼怪的……我真……真不怕的哦……”

斯兰嘴上说着不怕,实际上身体却在微微颤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刚才不是很凶么?”黑衣女子嫣然一笑:“请注意,本姑娘既非妖也非鬼怪,而是魔!明白么?”

“魔——”斯兰吓的两眼一翻白,跌倒在地:“你不会想掏心脏吃吧?要吃就吃上面吊的那个好了……我的不好吃……”

“你的当然不好吃了,心那么黑,吃你的心恶心呕吐一辈子!”吊在上面的邓清远高声道:“那位魔小姐,麻烦您好人做到底,把我放下来先……”

“嗯,放你下来啊?”黑衣女子轻蹙峨眉,俏皮的道:“我可不是好人,没好处的事我可懒得费神,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帮你?否则的话……那就当我没出现过,让这位姑娘继续熏她的腊肉如何?”

“魔小姐,你说的太对了!”邓清远连忙道:“没好处的事我也从来不做,从这点上来说,咱们是有共同语言的,既然是同一类人就好商量了,是不……放我下来咱们从长计议,放心,万事好商量。”

“呵呵!有点道理,好,就放你下来!”黑衣女子说罢,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邓清远身上的绳子顿时寸断。

“啪嗒——”一声,邓清远重重的摔到斯兰烧的火堆上,顿时打起漫天的火星和烟尘,连摔带烫之下,发出一声尖叫。

“不好意思,”身子一扭,就躲到数十步之外的黑衣女子狡黠的做了个抱歉的动作:“男女授受不亲,你总不好意思让我接住你吧?只好让你摔一下了,反正也不高,才几丈。”

趁黑衣女子和邓清远说话的功夫,斯兰蹑手蹑脚的向树林外移动,想寻机逃跑,那料到她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注意下,还没跑出去几步,就被发现。那黑衣女子依然只弹了个响指,一团黑烟就将斯兰卷住,重新回到先前的位置,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邓清远狼狈不堪的在地上滚了几下,再用双手将头发上的火星扑灭,苦着脸道:“理解理解,反正还没摔死,你是魔对吧?我听人家说,和魔做交易是很危险的事情,同时好处也不少,说说看,有什么好处?”

“还没做事就要好处?有前途!”黑衣女子对邓清远越发的感兴趣了:“我时间不多,虽然你这人实在太差,要功夫没功夫,要道法没道法,还无权无势穷困潦倒,不过有潜质,宁滥勿缺,将就了。”

“喂——就算你是魔,也不用这么直接吧?”邓清远很不忿被黑衣女子如此奚落:“做人做魔,含蓄一点委婉一点不好吗?”

“虚伪!”黑衣女子不屑一顾的道:“你要做的事很简单,这是十二颗摄魄丹,你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在昆仑给他们找到主人就好,必须要有独特之处或者有极高天赋的才行。”

“还简单?”邓清远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先不说万一被人知道,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会追的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单说这丹药,老走江湖的人,谁会吃莫名其妙的东西?这昆仑现在是人心惶惶,都在千方百计的争夺那所谓的仙家宝物,简直是危机四伏!再说,你怎么不自己去?”

黑衣女子皱眉道:“我能去还用找你吗?那些想争夺东西的,几个月前就进昆仑了,昨天晚上所谓的仙家宝物就已经从天而降,我在山外找了两天,前面见到的和粪坑里面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还叫嚣什么斩妖除魔的,被我给顺手宰了,现在遇到你们两个,所以说宁滥勿缺嘛。”

“你是说那个流星?”邓清远明白过来。

“对!”黑衣女子点点头:“这摄魄丹乃是魔界宝物,可活死人生白骨,只要灵魂不散,就能起死回生,还能提高功力二倍以上。”

“这么好?”邓清远半信半疑:“怕没那么便宜吧?天上掉馅饼的事都听说过,没见过,有什么副作用吧?”

“确实,服用之后,必须修炼魔界的专用功法,否则一年之后全身溃烂而亡,连灵魂都残缺不全,这十二个摄魄丹是特制的,里面封印了魔界的功法秘诀,吃后自然就能学会。”

“这么霸道?”邓清远眼珠一转,这魔界中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不答应的话铁定被宰了,还不如多捞些好处实在:“魔小姐,这个……你叫我给你做人贩子,帮你收些小弟也不是不可以,你看这好处……”

“拿着!”黑衣女子向邓清远丢过来一个小布袋子,像个小小的钱袋,有根绳子,可以系在腰带上。

“什么东西?”邓清远好奇的仔细观察这玩意。

“以前宰了个修炼道士捡的,叫如意袋,用来装杂物不错。这东西需要用法力祭炼才能使用,你现在没那本事,我帮你搞定。”

说罢,黑衣女子叫邓清远取了一滴鲜血滴到那小袋子上,将袋子捏在手中,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袋子上闪过一团黑的发亮的火光,边上的斯兰惊叫道:“太阴真火!好厉害……”

黑衣女子将袋子丢给邓清远:“行了,以后只有你能用这如意袋了,用你的精神去感觉里面的东西,只要默念进或出就行。”

邓清远连忙将袋子系到腰带上,生怕黑衣女子临时反悔:“小姐,我帮你干的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人贩子活,你不会就用这一个破袋子就把我打发了吧?”

“破袋子?”黑衣女子对邓清远的贪心有些无可奈何了:“这可是渡过小天劫的道人随身法宝,有钱都没处买,而且袋子里面还装着那道人的全部身家财产呢。”

“这样啊?那也凑合。”邓清远点点头道:“为了让我更有积极性帮你收罗最好的小弟,是不是再给点方便呢?”

黑衣女子无可奈何道:“你说,别太过分,要有选择的余地我也懒得找你。”

“绝对不过分!”邓清远一本正经的道:“首先,为了我能活着帮你把事情办完,你至少要想办法给我换个外形,我可不想被人追杀致死,其次嘛,你知道我本事低微,有什么护身保命的法宝,给个百八十件的备用,如何?”

“护身保命的法宝?还百八十件?你当法宝是葵花籽啊?两个铜板一斤!”黑衣女子彻底无语:“我这正好有份易容丹,红的吃了易容,白的吃了恢复,至于护身保命的法宝,那袋子里面估计有,自己找吧。”

邓清远见黑衣女子面色不善,也不敢在信口开河,接下来从黑衣女子手中接过一个小小的玉瓶,里面是那十二颗摄魄丹。这玉瓶除装摄魄丹外,还能摄人魂魄,只要吃了摄魄丹,就会自动被这玉瓶摄去一魂一魄,生死均操于主人之手,也是魔界控制属下的手段。

“好了,快到午夜,我也必须走了,记住,好好办事,我的手段可比这红衣女孩高明的多!”

邓清远浑身打个冷战:“放一千个心,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但愿如此!”黑衣女子点点头:“一年之后我来找你收回玉瓶,不过为了好找到你,给你做个记号先。”

“不是吧?又要做记号?”邓清远吓的一蹦三尺高:“我脚底板还没好呢……”

黑衣女子一愣,显然有些不明白她做记号和邓清远的脚底板有什么关系,很快芊芊玉指一弹,一团黑雾飞快的隐入邓清远的眉心:“一年之后,到西子湖畔等我!”

说罢,黑衣女子转头盯住斯兰,沉声道:“看我的眼睛!”

斯兰情不自禁的向黑衣女子的双眼看去,只见那双眼睛中冒出一道黑光,那眼珠彷佛变的深不见底,斯兰的心也渐渐的沉了进去,片刻之后软软的瘫倒在地。

“我已经消除了她关于这件事的记忆,好自为之!”

说罢,黑衣女子化作一团黑烟,随即融入整个夜色之中,彷佛从来没出现过。

邓清远用力摇摇头,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从昨晚到现在,这日子也过的太刺激了!先是被斯兰小娘皮百般恐吓折磨,又冒出个身材火爆的魔女,还有那昆仑山上十多万人争夺的仙家至宝,这两天的日子,比过去的一辈子都刺激。不过邓清远暗暗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仙家宝物千年一现,魔界的也来凑热闹,目的好像都是当人贩子拉人头。仙界是让人得了秘籍宝物修炼飞升,魔却是摄人魂魄,看来仙也好魔也罢,未必存了什么好心思,只不过魔来的直接些,说到底都是用什么仙法宝物秘籍来诱惑人,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也轮不到他邓清远来管。那些所谓的仙神魔妖都是高高在上的东西,关自己一个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草根屁事,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反正随便来个什么,动动小指头就能让自己灰飞烟灭,遇到什么无所谓,关键保住小命,能捞点好处当然更好。

“管他娘的,那些人争夺宝物关我屁事,反正老子也争不过他们,不管了,现在这暴力变态小娘皮晕倒在地,正是报复的好时机!一定将这小娘皮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又奸又杀,一定要*一百遍啊一百遍才能出心头这口恶气。”

打定主意,邓清远考虑到这斯兰功夫厉害,他又不懂什么点穴之类的功夫,只好先捆起来再说。考虑到寻常的绳子估计困不住斯兰,邓清远只得先将这小娘皮抱到先前她自己搭好的小帐篷内,点燃风灯,然后寻思怎么弄个结实的绳子好捆人。

联想到黑衣女子曾说那如意袋内装有那个渡过小天劫道人的全部身家,估计里面该有绳子之类的东西,连忙将袋子取到手中,默念“开”,然后用全副身心向里面探去。

片刻之后,邓清远不由得眉开眼笑,黑衣女子确实没有骗他,里面瓶瓶罐罐一大堆,全是羊脂白玉或者金银材质,几把寒光闪闪的宝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中间立着一个一人高的鼎炉,古朴沉重,两个关着的木箱子,还有什么香炉烛台之古镜朱砂黄纸之类的杂物,寻找半天之后,极度失望的发现,别说绳子了,连根布条都没有。

就此放过这暴力变态小娘皮,邓清远实在是不甘心,恼怒之下,伸手抓住斯兰的上衣,用力拉开,露出里面绣着鸳鸯的红色肚兜,浑圆坚挺的玉峰在肚兜上印出两个极具诱惑的小点,颈部和手臂白皙如玉的凝脂肌肤在红色肚兜的衬托下闪耀着致命的粉红光芒,在昏黄的灯光下,原本俏丽的斯兰越发的美艳。

“忍不住了!怪不得书上面说,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女人最好,什么雀斑麻坑都看不见,光看见好的,果然诱惑死人……”

邓清远喉结错动,大大的吞了几口口水,顿时觉得呼吸有些沉重,心跳加速,脸有些发烫,连身躯都有些微微颤动,直觉的小腹内有股滚烫的热流再向脑袋冲去,一双魔爪情不自禁的向那浑圆坚挺之处伸去。

正当邓清远意乱情迷、身心荡漾的当口,小树林能突然刮起了一阵黑色的旋风,这风非比自然之风,来的突兀猛烈,带着尖啸声一刮而过,将邓清远藏身的小帐篷“唰”的一声吹的无影无踪,那怪异的旋风在吹出小树林后旋即消失不见。

邓清远大吃一惊,满身的邪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急之下,只来得及扑倒,将斯兰整个身体压在身下,顿时软玉温香饱满怀。

“哈哈!大哥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小小的一个旋风符就搞定。”

“噎??二哥来看啊,一对小男女在这打野食呢!”随着话音刚落,一个黑脸膛宽肩膀满脸胡子的汉子从树后钻了出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正重叠在一起的邓清远和斯兰。

“三弟什么眼神!”一个身穿白衫,摇着纸扇,嘴角带着两缕长须的白面男子,给人一种邪异的感觉钻出来说道:“你没看见那小肥羊晕过去了啊?我敢肯定,这就是江湖十大采花手段之——迷奸!”

“哇靠!”黑脸汉子叫了起来:“高人啊!没想到在这蛮荒塞外还能遇到如此有情趣的同道中人,真是能人辈出啊!”

“呵呵,这位仁兄放着昆仑山的仙家至宝不去争夺,却在这小树林采花猎艳,啧啧——就这境界,也算的上采花界一朵奇葩。”白衫男子摇头晃脑的道:“看这小肥羊也挺水嫩鲜美的,幸好仁兄乃我同道中人,否则我兄弟三人都有了横刀夺爱的冲动。”

黑脸膛和白衫男子同时身子一侧,让过一个留着山羊胡子,干瘦如竹竿、阴测测的道人。那道人见邓清远还目瞪口呆的伏在斯兰的身上,神色古怪、皮笑肉不笑的对他道:“这位仁兄,莫非……莫非你还没完事?没关系,你继续,咱兄弟三正好欣赏下阁下征战床帏的风姿。”

“啊??”邓清远这才回过神来,什么跟什么嘛,貌似自己才是受害人吧?这暴力变态女现在看起来楚楚可人的样子,可却是个带毒的玫瑰。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这三家伙的同道中人呢?邓清远可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原装货呢,跟采花大盗、淫贼、淫魔什么的可是八竿子打不着。

见三人面色古怪、神情不善的样子,邓清远连忙手忙脚乱的将斯兰用毯子裹好,抱在怀里站起来。

“啧啧!啧啧!”白衫男子摇头叹息道:“看这小妞,碧玉破瓜、初承恩泽样子,真是我见犹怜!要不是仁兄你先下手,哥三个不屑于使用二手货的话,说不得要和你抢咯。”

“其实……其实洗洗后也勉强可以用……”黑脸膛汉子低声嘟囔。

“没出息!”干瘦道人白了黑脸膛汉子一眼,接着对邓清远道:“这位仁兄,你知道昆仑那边的消息么?”

“你说那个什么瑶池仙踪吧?”邓清远可不敢得罪这三个瘟神,老实回答道:“昨天晚上一个带火的流星从天而降,落在昆仑,想来应该就是了。”

“什么?昨天晚上就掉下来了?”黑脸膛汉子惊讶道:“这狗屁的仙神也太不识趣了,竟然不等咱三兄弟就把那东西落下来了!这仙神还做的真是失败,没些眼光。”

邓清远差点被怄的吐了出来,这黑脸膛汉子也楞是自以为是的离谱了吧?不知该说是脑袋秀逗了还是智商无限接近于零。

“那还等什么?走啊!”白衫男子头一扬:“上个千年出了三个飞升的仙人,这次估计也有三个,正是为咱三兄弟贴身准备的,咱们不要就太不给天上仙神面子了,我看我们三兄弟就勉为其难的取了那些东西吧,省得那些人打打杀杀的。”

“对,为了让那些在昆仑的人少些死伤,咱们哥三个当仁不让!”干瘦道人摇头晃脑道:“那个同道淫兄,你就跟着我们了,前路凶险,有咱们罩着你保管你前程一片光明。”

邓清远被噎的直翻白眼,这三个什么人嘛?人家十多万人在那拼死拼活的,全是各方豪杰和本事高强之辈,这三人估摸着也就是江湖底层混吃骗喝的层次,和自己以及黄铁嘴差不离,偏偏还自以为是不知所谓,看来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为安全起见,还是和他们保持距离妥当些。

“三位大仙,小人我福源浅薄,霉星高照,怕会连累你们,不如就不耽搁你们了,如何?”

黑脸膛汉子听了邓清远的推脱,一本正经的道:“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三兄弟都是要成仙的人了,应该有悲天悯人、慈悲之心,我大哥对你动了恻隐之心,这是天大的福缘啊!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咱哥三没家没根的,连鸡犬都没半个,成仙之前带携着你,也算鸡犬升天了。”

“你大爷才是鸡犬呢!”邓清远对黑脸膛汉子将自己视为鸡犬异常的愤懑,可不敢发泄出来,只得陪着小心道:“小人谢谢三位了,可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如让我先回去安置一下,再来找三位如何?”

“这里到中原不下万里,来去太浪费时间,”白衫男子满眼兴奋的道:“成仙之后可腾云驾雾,朝游沧海暮苍梧,等我们取了仙家至宝,帮你回去也无不可。”

“可是……”邓清远还想继续争辩。

“怎么?看不起我们?怀疑我们的能力?”干瘦道人眼睛一横:“再推三阻四,道爷我将你魂魄贬入阴山之后九幽之中,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形式比人强啊!先忍下,找机会开溜,”邓清远定下主意,不再争辩。

三人见邓清远服软,这才眉开眼笑,当即雄纠纠气昂昂的向昆仑进发,干瘦道人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白衫男子和黑脸膛汉子依次跟随在后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