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昭君泣血控诉(铁血首发)

沧浪无疆 收藏 4 975
导读:俺恨独留青冢向黄 ——王昭君泣血控诉 俺出生在深山,山上四季常青、四季花团锦簇;村边有条小河,河水清清、四季潺潺。 俺出生在一个满月的夜晚,当俺降生的时候,月亮星星都暗淡无色,月亮仙子悄悄披上了一层面纱,隐匿真容。 俺伴着花儿一年年长大,空中的花粉让俺呵气如兰;清溪的水儿滋润着俺,让俺肤若凝脂。一年一年,俺长成了婷婷玉女,腰如杨柳婀娜多姿,声如银铃羞涩夜莺,眼如秋波迷人心魄。每当俺和姐妹们去赶场,一个个年轻男子都好像得了脑血栓浑身发抖。风儿把俺的美貌传向四方,溪水把俺的娇柔送向八方。 当俺二八豆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俺恨独留青冢向黄

——王昭君泣血控诉

俺出生在深山,山上四季常青、四季花团锦簇;村边有条小河,河水清清、四季潺潺。

俺出生在一个满月的夜晚,当俺降生的时候,月亮星星都暗淡无色,月亮仙子悄悄披上了一层面纱,隐匿真容。

俺伴着花儿一年年长大,空中的花粉让俺呵气如兰;清溪的水儿滋润着俺,让俺肤若凝脂。一年一年,俺长成了婷婷玉女,腰如杨柳婀娜多姿,声如银铃羞涩夜莺,眼如秋波迷人心魄。每当俺和姐妹们去赶场,一个个年轻男子都好像得了脑血栓浑身发抖。风儿把俺的美貌传向四方,溪水把俺的娇柔送向八方。

当俺二八豆蔻年华那年,汉皇选美,经过层层筛选,俺以第一名的成绩昂首进入深宫大院。俺不愿意的,但天命难违;爹娘也不愿意,但皇命不得不从。

走的那天,花无色,鸟无声,俺的泪水滴落在小河里,河里的鱼儿为俺呜咽;俺的哭声让桃花为我落下,片片桃花化作鱼儿,伴俺一路向下,陪着俺走出深山、走到了皇城!

长安人真多啊,大街上比俺们老家赶场的时候还多;皇宫真大啊,那房子高啊,好像挨着云彩了!房子真多啊,好像老家山上的花一样数不清。

进宫以后,办公厅的人员给俺们每个人发了一身制服,安排好宿舍。休息一个晚上后,第二天就给俺们办培训班,每个人都有了学号,我是119。开课当天,坐在一个能盛几百人的教室内,皇上作为名誉班主任给俺们讲了几句话,无非是让俺们刻苦学习,听老师的话,以后成为对皇上有用的人才。山里来的孩子胆小害羞,坐在了远离讲台的角落,远远望着在老家就听说的天的儿子,听着他有气无力的话,对了,他说了不到十句话,咳嗽了23次,怎么这天的儿子这么没有精神,还不如俺家后边二狗子高大、壮实呢,人家二狗子一使劲能把碌碡立起来,俺看这天的儿子连桶水都可能提不动呢!俺这刚一走神儿,一个没胡子的、说话尖嗓子的男老师(后来俺才知道那是被阉割了男人叫“太监”,当然要尊称一声“公公”。)的粉笔头就砸在俺的脸上。然后恶狠狠地说:119,下课后罚你打扫教室,不准吃饭!

第一天俺就这样度过了,学了课堂纪律、后宫纪律、学生准则、学生道德,还饿了肚子。

自那以后,俺再也没有见过天的儿子,每天学习歌舞、音乐、礼仪、走台。

一年后,毕业了。

毕业那天,一个叫毛延寿的人来给俺们制作毕业照。轮到俺的时候,俺看见他的工作台上有一大堆首饰。看着俺,他的留着长指甲的手一个劲敲着桌子。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坐在他面前的板凳上。

又一年过去了,俺宿舍的两个姐妹都搬出去了,搬走的时候兴高采烈,好像喝了酒,脸色红红!

又一年过去了,俺还住在原来的宿舍。屋里换了好几波人了。俺觉得她们都不如俺漂亮。

俺后来忍不住了,在一个人走的时候,俺问她去哪里,她眉飞色舞说:“侍候皇上,今后就是皇上临幸过的女人了。”

怎么会这样呢?

年底了,那天,俺坐在宿舍里无聊地弹琴,雪花没良心地飘舞。突然,琴弦断了。这时,一个公公推门而入,一进来,俺赶紧起身行礼。他愣了,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嘴唇哆嗦着说:“小王,皇上宣”。

皇上宣?俺慌了神!

跟着公公走到皇上的办公室,老天,这里真暖和啊!

三年了,那个天的儿子又老了很多,胡子稀稀拉拉,还白了!

俺低着头,一进门就赶紧下跪请安!必须地!

“你是王嫱?抬头看孤”!短短一句话,三年了,俺又一次听到了天的儿子的话。说完话,他咳嗽了六次。

俺抬起头。

天的儿子这时候先是张大了嘴巴,然后又猛烈咳嗽起来,差点咳嗽过去!吓得一旁的公公赶紧上前给他捶背抹胸。

“寡人没事、没事!”他又咳嗽了十下子!

他终于不再咳嗽。直直地看着我。眼睛瞪得老大,透露着一股恨恨的神情,胡子一撅一撅!“这个、这个,哦,呼韩邪单于(huhanxiechanyu),你可满意这个女子?”

这是什么啊,哪有这种鱼?

“嘿嘿、嘿嘿,愿意愿意!”

俺偷偷一看,在皇帝办公桌前边一旁坐着一个人,长着大胡子,穿着皮毛、带着皮帽,那脸黑的跟木炭一样!这时,他也看着俺,口水都流出来了。

“那好,择个良辰吉日,你带她走吧!”说完这话,天的儿子一甩袖子,离开了办公室。

那个什么鱼一听这话,立马跪在地上,高呼着“谢皇上”,不知道磕了多少头!

“带俺走?带哪里去?”俺一头雾水!

“王嫱啊,你以后就是呼韩邪单于的爱妃了,跟他去匈奴享福去吧!”一个在皇帝办公室工作的公公一脸奸笑地对我说。

“匈奴?爱妃?”这是怎么了?

快过年了!宫里处处张灯结彩!

后来,有公公告诉俺,匈奴在很北很北的地方,那里的人不种粮食,天天吃羊肉、喝羊奶、穿皮草,那里很冷,见不到树木见不到花朵。

后来,有公公告诉俺,那天皇上之所以拂袖而去,是因为后悔了,他没想到当初我们那一届毕业生中所谓脸上有丧夫落泪痣的女子是那么天姿国色。

后来,有陪俺去的宫女告诉俺,那个姓毛的混蛋每次给人做毕业照都要收礼的,否则就给你做得很难看。

后来,有公公告诉俺,皇上生气了,很生气,皇上一生气,后果很严重,把那个毛什么给推出午门砍了脑袋!活该!这狗娘养的王八蛋!

快过年了,俺上路了。皇上看俺走的时候,哭了!

俺走了,跟着那个什么鱼,一路北上,那个天的儿子给了俺很多绫罗绸缎还有几个宫女!

向北走,一天一天。

向北走,树木越来越少,越来越冷。

向北走,向北走,后来说是进了沙漠,后来又出了沙漠。

终于到了,住的说那都不是房子!

终于到了,俺不知道今生还能否再见到树木、花朵。

俺也就算有了一个男人,后来又做了母亲,好歹也算一个完整的女人了。

大雁一年年南往北返,他们还能见到南方的水、南方的树、南方的花,俺还不如他们!

那个什么鱼死了。结果,那些穿皮毛带皮帽的人们说俺要嫁给小什么鱼,就是老鱼那个女人的长子!这什么玩意啊!俺想死!

俺死了!俺终于死了。俺的坟墓就在大漠!并没有把俺的头向着南方。

后来有人胡说什么俺是团结的使者!这纯粹放他娘的狗臭屁,一个民族的男人连自己民族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靠送自己女人保护自己,没有尿性的男人!俺不想看!

俺让他们在把我入棺的时候脸朝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