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11月17日电 11月16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姚坚在回答外媒就人民币升值问题提问时表示,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与贸易平衡状况无关,把世界经济的所谓失衡,归纳为东亚和中国的出口没有道理。金融危机期间中国保持了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是为全球经济的复苏做出了贡献。


针对日本记者的提问,发言人姚坚结合中国对外经济的情况回答了“商务部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提问。


姚坚说,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国的出口出现了持续下滑,同时国际市场也出现了比较剧烈的萎缩。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宏观经济政策,既保持了国内经济的健康发展,同时也为出口经营创造了一个较好的环境。从本次广交会很多企业反馈的信息看,企业接到的订单还是以短期的为主。因此,企业对于当前经济危机的普遍看法还是谨慎的乐观。


在当前的背景下,无论是从促进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角度,还是从促进中国出口复苏的角度,都有必要为企业创造一个稳定、可预见的环境,所以必须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包括人民币汇率政策的稳定。事实上,中国自2005年以来实行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已经实现了19%左右的升幅。而在金融危机期间,中国保持了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也是为全球经济的复苏做出了贡献。


我们最近看到一些舆论评论,认为中国应当让人民币升值,但是我们也同时注意到,美国却在让美元持续贬值,以提升出口竞争力。在应对危机的背景下,如果只要求他国货币升值,而不断地贬值美元,不仅不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也是不公平的。现在围绕人民币汇率的问题,有两个相关的观点。


第一个观点认为中国对于美国有巨大的贸易顺差。今年以来,根据中国的统计,1-10月份,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下降了18%,对全球贸易顺差下降了27%,而美方的统计则是美对华贸易逆差下降了15%,双方的统计都显示中国的贸易顺差是在下降的,中国的贸易平衡状况正在改善,这为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创造了一个好的条件。


同时,以贸易平衡的状况来论断人民币汇率,也是不全面的。美方的经济学家也明白,在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对贸易顺差、贸易平衡状况的评估和十年前、二十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最近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有一个论断,就是要重新解读贸易统计数据。贸易顺差并不等于贸易利益。中国出口大量劳动密集型产品,但是中国只是一个制造环节,营销环节全部在美国进口商,美国通过这个环节获得了大量的利润。在这种情况下,以贸易顺差为由来判断人民币汇率是没有意义的。同时,事实也表明,人民币汇率对于改变顺差的状况影响甚小。


另外一个观点,就是所谓世界经济失衡的问题,把世界经济失衡说成是中国和东亚国家出口,美国消费,我认为是没有道理的。


事实上,全球经济失衡最突出的表现还是发展不平衡,如果我们看一看西方在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们贸易顺差是多大啊。而发展中国家刚刚开始加速发展的时候,取得了一点点顺差,我们就听到了西方的经济学家在说世界经济失衡了,你们应当少一点贸易顺差。我认为最大的失衡是发展的失衡,应当在这个阶段给发展中国家以发展的机会和权利。即便是这样,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仍然在大量进口美国的产品。说中国和东亚是出口,美国是消费,是没有依据的。


今年以来,中国在最近三四年消费连续增长的势头上继续扩大消费,消费对GDP的贡献已经超过50%。但是中国在人均GDP只有3300美元左右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和人均GDP47000美元的美国同样去比较消费水平呢?所以,我的观点是,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与贸易平衡状况是无关的,把世界经济的所谓失衡,归纳为东亚和中国的出口,美国消费,也是没有道理的。(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