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团 正文 第二章 血性男儿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


一个用刀的武士,没有了手,就没有了价值,没有了生命!

田中次郎的刀还插在唐天的小腹上,田中次郎的人已经跪在唐天的脚下,是被唐天一脚踢了下去的。田中次郎明白自己犯了一个不可以饶恕的错误,这个中国人以自己的身体做赌注,让他陷了进去,等他明白过来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

绝望,痛苦的绝望。

唐天拔出插在身体上的刀,掷于田中次郎的面前,然后撕开自己的衣服,把自己小腹上的伤口裹住,不让自己的血液涌出来。

虹口道场里一片静寂。

“还有谁,敢上?”唐天双眉一扬,大刀在手,气贯长虹。

柳升一步一步地逼了上来,双手握刀,咬牙切齿。

唐天沉稳如山。人不动,刀也不动。两个日本浪人上来把田中次郎拖了回去,他的人已经昏迷。

“且慢。”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日本人从虹口道场外一步一步走了进来,苍白的脸,冰冷的眼睛,是长谷刀,日本九州刀客长谷刀。

“这是一场没有公平可言的决战,唐天君,你是真正的中国刀客,请你接受我的挑战,但不是在今天,而是在你的伤完全愈合之后……”长谷刀站在唐天的面前,深深地鞠躬,然后抬起头,缓缓地看了一眼站在前面如狼似虎的日本浪人,缓缓地说:“唐天君是我的对手,我要向他挑战,如果你们也想和他挑战,就先战胜我手中的刀,如果你们连我也战胜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向他挑战……”

唐天离开了虹口道场,一路上,洒下了英雄的血。

唐天接受了长谷刀的挑战,是在两年之后,但是两人决战的结果却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们是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决斗的。

之后长谷刀就回到日本,对于两人的决斗情况,他从来没有对日本人说起过。只是在日本人轻蔑地称呼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时候,长谷刀总会说:“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那是什么?”

“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中国是一头沉睡的雄狮,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二十多年之后,唐天的儿子唐汉到了日本留学。

“中国同学,日本欢迎你。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长谷百合子。”唐汉第一天到学校上课,一个漂亮、温柔善良、长发飘飘的日本女生和他认识了。

这个美丽的女孩叫长谷百合子。

“长谷百合子?”唐汉心中一动,他父亲在他到日本留学之前,曾经对他说起过一个日本刀客,他的名字叫长谷刀,是一个很特别的日本刀客。

“需要我效劳的地方,但请吩咐。”长谷百合子笑靥如花。

“谢谢你。”唐汉说。

唐汉在日本两年之后,他和长谷百合子的关系突飞猛进了,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温柔善良、娇媚可爱的日本女孩,而长谷百合子更深深地爱上了他。

他们的初吻是在富士山上灿烂的樱花树下……

“我要带你回中国去!”唐汉认真地对长谷百合子说。

“唐汉君,我的父亲说过,中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愿意和你一起回中国去。”两人正在柔情蜜意的时候,一群狂热的日本浪人打断了他们。

“你是不是日本女人?我们大日本优秀的血统不能和东亚病夫往来……”这些日本浪人想把两人分开,然后把唐汉痛打一顿。

“中国人,东亚病夫。”

“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唐汉义正词严地说。

“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你怎么证明?你敢和我们日本人较量一场吗?”几个日本浪人对唐汉冷嘲热讽,他们在唐汉的面前耀武扬威,“我们估计你就是一个中国小白脸,经受不住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的一个脚趾头……”

“只会用花言巧语欺骗我们日本女人的中国小子……”

“我现在证明给你们看,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唐汉只用三拳两脚就把日本浪人全部打倒在地上,然后站在他们的面前问,“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吗?”

日本浪人们落荒而逃。

“你居然会武功?”长谷百合子感觉到意外。

“学武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危难的时候保护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妻子儿女……”唐汉认真地说。

长谷百合子娇嫩的脸上一阵绯红:“你是一个勇敢的男人……”

两天之后,在校外,一个背着武士刀的日本青年挡在唐汉的面前,冷冷地问:“唐汉?”

这个日本青年有着骄傲的神情,苍白的脸,冰冷的眼睛。

“请问你是谁?”唐汉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问。

“长谷川,长谷百合子是我妹妹,从今天起,你不能再和我妹妹来往,我们大日本国高贵的血统不能和支那劣等的民族往来!”长谷川骄傲地说,不可一世。

“这是我们的自由!”唐汉看了他一眼,目光渐渐坚强起来。

“自由?说得好,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能赢得了我的刀,我就不干预你们的事情,可是你敢吗?东亚病夫!”长谷川冷笑。

“不要再对我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因为中国人不是!”唐汉怒目而对。看着唐汉刚毅的脸,坚强的眼睛,长谷川一阵兴奋,是的,越强劲的对手,越能激发他心中的斗志。

“你准备什么时候接受我的挑战?”长谷川如一匹在原野中寻找食物的狼。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

“现——在——”唐汉说,一字一顿,字字千钧。

“像个武士。可是,你有没有刀?”长谷川疑惑地问。

唐汉冷冷地说:“不用刀,也可以比刀法。”他找到一根树枝,他要以这根树枝迎战长谷川。长谷川没有用武士刀和唐汉决斗,他从树上砍下一截树枝,两人以树枝为刀,在路上比试了一场。

不分胜负。

在两人斗得难分难解的时候,一个人忽然站在了两人的中间,他的两只手各抓住一个人的树枝,轻易就把两个人分开了。这是一个消瘦的老人,但是他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长谷川一看到此人,立刻低下了头,一声不吭,走了。

唐汉在人群之中看到了长谷百合子一双关切的眼睛,这才想到是她带着这个厉害的老人来化解了自己和长谷川之间的决斗。

“你就是唐汉?唐天是你什么人?”老人的脸上是激动的神色。

“正是家父。”唐汉说。

“我叫长谷刀,是你父亲的朋友,百合子是我的女儿,长谷川是我儿子!”长谷刀说。

“什么?”唐汉大吃了一惊。

长谷百合子在唐汉的身边甜甜地笑了。

长谷刀贵宾一样地把唐汉请到了自己的家中做客,而且他也知道了女儿和唐汉之间的爱情,他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

长谷川从此没有和唐汉见过面,但是他的心中却对唐汉充满了仇恨。

又是半年过去了,日本全国都在一片疯狂之中。那个时候日本打败俄国,已经侵略了中国一部分土地,还在叫嚣着要霸占全中国。

唐汉决定回到中国。在回国之前,他向长谷刀辞行。

“你会带百合子一起回中国吗?”长谷刀的声音有点担忧。

“我愿意,因为我是真心爱她,而她,也爱我!”唐汉说。

“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百合子跟着你,我很放心,回去之后代我向你父亲问好。”长谷刀的眼角有些湿润。

唐汉走了之后,长谷川进了父亲的房间,第一次用一种挑衅的眼光望着父亲,说:“父亲,请允许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长谷刀淡淡地说。

“你当年在中国和唐天的一场比武,是赢了还是输了?”长谷川问。

“输了。”长谷刀平静地说。

“我想你也是输了,你不仅是输了一场比武,而且输了大日本帝国的威风,更输了日本武士的信心,输了一个刀客的勇气,你根本对不起九州第一刀客这个名字!”长谷川激动地说。

长谷刀沉默。

“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敢说吗?”长谷川紧逼不放。

“在你的心中,你的父亲就是这么一个没有信心、没有勇气的刀客?”长谷刀问。

“至少你在软弱的中国人面前表现如此!”长谷川说。

“软弱的中国人?你对中国人了解有多少?中国是一个伟大而且顽强的国家,是一个不可以战胜的国家……”长谷刀语重心长地说。

“只有大日本帝国才是不可战胜的国家。”长谷川咆哮着,父子不欢而散。

唐汉回国的那一天,和长谷百合子约在码头相会,可是唐汉等到船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等到她。

她为什么没有来呢?


长谷川执意要到中国来,长谷刀坚决反对,但是儿子的心已经铁了,长谷刀反对也没有用,最后他做出了让步,同意长谷川到中国,但是要他带着自己曾经用过的刀。

那是把没有开刃的武士刀。

长谷川也有这个意思,他要在中国的土地上把“九州第一刀”发扬成为“天下第一刀”。

他完全理会错了父亲的意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