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七回 琴瑟和弦流水弹古韵 追星赶月飞马下三城 第十七回(2)乒乓高手

bjunqing2008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七回(2)乒乓高手 按着大江南北喝酒的规矩,柳云涛、江永祥、杜民生三人都是酒到杯干。卢朝忠却喝了一半就把酒杯放了下来。杜民生一见,便抗议道:“领袖喝酒要以身作则,卢总这是执法犯法,干了吧!”说着,把自己喝干的酒杯举过头顶突然翻转一百八十度向下控了控,示意自己是遵守规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七回(2)乒乓高手


按着大江南北喝酒的规矩,柳云涛、江永祥、杜民生三人都是酒到杯干。卢朝忠却喝了一半就把酒杯放了下来。杜民生一见,便抗议道:“领袖喝酒要以身作则,卢总这是执法犯法,干了吧!”说着,把自己喝干的酒杯举过头顶突然翻转一百八十度向下控了控,示意自己是遵守规章制度的模范!

卢朝忠偷偷向叶琼芳看了一眼,轻声笑道:“好,我干,我干!”又重新举杯把剩下的半杯酒喝了下去。

见面三杯酒下肚以后,柳云涛便带头分别向卢朝忠、江永祥、叶琼芳三人敬酒;杜民生紧步其后又分别各敬了一杯。出于礼貌,杜、柳二人又单独和江立新喝了一杯。接着又是卢、江、叶三人回敬。慢慢地喝酒的高潮跌落了下来,大家不由自主地又将席间的话题转到了经营鱼粉的题目上。

柳云涛深有感触地说道:“我们这次为进口鱼粉的事情前前后后折腾了有大半年了,在报纸上也打了不少的文字广告,在网上我们也发布了好多的信息。可是转来转去又转回到了原来朋友们的圈子中来了,最近这几单生意都是靠朋友做成的。现在虽然已经进入了信息社会,这网上的信息也没成了大用!”

江永祥感叹道:“我也有这样的体会!论到做生意,还是和熟识的朋友做着放心,彼此之间都有所了解。比如对那些不知根底的供应商,我是轻易不敢进他们的货的,现在搀假使水的骗子实在是太多了。国家对这类产品在质量监控制约方面也缺乏行之有效的措施,弄不好就让你用真钱买了假货,搞得你防不胜防。这次若不是听卢兄说你们二位是他的老朋友,我还真不敢上来跟着掺和呢!”

叶琼芳笑吟吟地说道:“我们家老卢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是可靠的朋友从来不跟着瞎掺和。弄不好不仅帮不了朋友,还会害了朋友!”别看她对卢朝忠喝酒当领袖大投反对票,对卢朝忠为人办事的风格还是蛮欣赏的,夸起来就如同含着一口蜜。

卢朝忠用一种推心置腹的语气说道:“实际上我也没有那么高的质量。我只是觉得朋友之间交往最主要的还是要注重信义。孔夫子讲‘人无信不立’嘛!人若总想着弄虚作假、损人利己,那还会有谁愿意和他打交道。人在世为人,离开‘信义’二字是不成的!”

“卢总讲的好!”杜民生拍手赞道,“人还是说老实话,干老实事,做老实人的好!人心换人心吗!不然的话怎么可以交得上知心朋友呢?”

接着,又借题发挥地说道:“外国鬼子讲‘朋友的朋友还是朋友’,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在人们的思想观念中朋友之间有相互帮助的义务,这就是合作事业成功的基础。实际上,在社会上还是好人居多;但是和不相识的人打交道,总得要有个了解的过程。朋友之间打交道,就会减少这些麻烦,合作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柳云涛饶有兴味地品评道:“这人生有些事情让人琢磨起来特别有意思!或者该说有些不可思议!我与朝忠兄和嫂夫人本来是天各一方,素昧平生的;十多年前为兴办一个合资企业聚到了一起,之后便又各奔东西了。想不到分手十年之后,又让进口鱼粉把我们给联系到了一起。

当初我们相识之时,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日后会跑到外贸公司去做鱼粉生意,更没有想到今天能千里迢迢地跑到南京来求朝忠兄帮助销售鱼粉。仔细想来,不是十年之前和朝忠兄的相识,也不会有我们哥俩今天的南京之行。你们各位说说,是不是在冥冥之中老天爷早就给我们安排好了?”

江永祥呵呵笑道:“这就是人们常讲的‘缘分’!这是很难解释的清的。再说远一些,要不是当年日本鬼子打进我们中国来,我的老父亲和卢兄的老父亲也不一定能够走到一起。如果没有这段六十年前的机缘,我们也就不会今天一起坐在这里谈天说地了!”

杜民生一听,忍不住笑出声来,调皮地诮道:“照江总这么讲,今天我们的相识与合作,还得给日本鬼子记上一功啊!”他的话音刚落,卢朝忠、叶琼芳、江永祥、柳云涛和江立新都不约而同地开怀大笑起来。

大家说说笑笑,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晚上八点过后才告终席。临了,江永祥说什么也不让杜民生结帐,非要做这个东道不可。争执了半天最后卢朝忠说道:“不要再争了,永祥要结就让他结吧!等有机会到了武汉,你们二位再做东道请他就是了!”

临到分手时,杜民生和柳云涛二人把卢朝忠、叶琼芳、江永祥和江立新一直送出了宾馆大门。卢朝忠再三表示明早定要过来送行,柳云涛谢辞道:“我们明天一早就走,您就不用再辛苦跑过来了,有事咱们电话联系吧!”

眼看着四人乘坐的轿车上了路,杜民生高声道:“江总一路顺风,天津港见!”

“天津港见!”江永祥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摇着手大声招呼着。


把江永祥、卢朝忠、叶琼芳等人送走后,杜民生和柳云涛在宾馆的大门前散了一会儿步,才一路说笑着慢慢腾腾地向回走。两人迈步走进宾馆的大堂,见大堂里供旅客临时休息的沙发上空无一人,杜民生提议道;“咱们在房间里闷了整整一天了,在这里看会儿报纸消遣消遣吧!”信手从靠窗的报架上拿了两个报夹,自己拿了一个,又交给柳云涛一个,两人踱到沙发前对面坐了下来。

“不知葛总和小阮现在出发了没有?”杜民生一边翻看着手里的报纸,嘴里在叨咕着。柳云涛抬起头,轻声应道:“现在这个钟点还不到发车的时间呢!由武汉发往天津的二五四六次列车我常坐,要等到午夜过后才能发车,他们走不这么早!”

“若不然,等会儿我们回到房间后打个电话问问,不知他们能不能按时出发?”杜民生有点担心地问道。

柳云涛笑道;“都是已经计划安排好的事情了,就别在急慌他们了,明天再说吧。他们早到天晚到天的也不着急,鱼粉到港怎么也得等个三天五天的,时间是很充裕的!”

两个人叨叨咕咕地聊着闲话翻了会儿报纸,都觉得有些内急。杜民生放下报纸,东张西望地问道:“不知卫生间在那里?咱们得找个地方方便方便呀!”柳云涛应道;“我这一肚子啤酒也顺下来了,好,我们一起去!”

两个人匆匆赶到大堂尽头洗手间方便完出来,正要回返,忽听得洗手间斜对过的房间里有乒乒乓乓的声响。柳云涛驻足仔细一听,心头一阵狂喜,欢声叫道;“杜总你听,这屋里有打乒乓球的,我们进去看一看!”

他自幼喜爱乒乓运动,是个乒乓高手,自打上初中开始就是校队里的主力队员。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就如同他乡遇故知,一步也迈不动了。杜民生见他如饥似渴的情状,笑道:“看就进去看看呗!反正咱们现在也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办!”

两人推们进去一看,只见两个小伙子乒乒乓乓的打的正热闹,旁边还有三个小伙子在评头论足的观战。柳云涛站在当场看了好一会儿,直看的技痒,,很想挥拍上场打两盘;可自己和人家素不相识,而且人家正玩到兴头上,不好张嘴,看着干咽唾沫。又怕自己的请求被人回绝,那就连看也看不成了。

柳云涛强忍着自己的兴头在一旁观战,等五个小伙子轮流打过一遍,再也忍耐不住,便笑着对离自己身边较近的一位小伙子问道:“我们是来宾馆住宿的客人,让我来和你们打一盘怎么样?”小伙子见柳云涛偌大年纪,竟然表现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便笑道:“好,好,您请!您请!我们替换着先休息一会儿。”

柳云涛接过球拍儿,伸手从地上把乒乓球检了起来,放在手上掂了掂,一挥拍儿就把球向对方发了过去,连抽带推地和对面的小伙子练了几个球。他自幼在学校受到过专业的乒乓训练,又是个中高手;虽然是久已不摸球拍儿,但几个球练过之后便慢慢地找到了感觉。

四个小伙子在一旁看着,觉得不过瘾,连声喊道:“开球!开球!”柳云涛笑道:“好,开球!”说着一扬手把乒乓球向对方的小伙子抛了过去。

对面的小伙子一开始发球,柳云涛马上就改变了打法。他是个削球选手,最善长的就是搓球和削球。几个下旋球一过去,对方的小伙子一接球就扎网,很快就把比分给拉了开来。为了好好地表演表演,柳云涛故意放了两个高球,让小伙子大力抽杀,然后自己退后来守。削过去的乒乓球大都是擦着网沿滚过去的,对方的小伙子不是提拉不起来,就是把球给打出界外,没有多大一会儿就败下了阵来!

其他几个小伙子看着不服气,便轮流上阵挑战,可一个个上得阵来,没有一个能够打出及格分来的,个个急得抓耳挠腮。杜民生在一旁看着直发笑,心道:“还真真没有想到,柳总还有这么个特长!今天可让我开了眼了!”

败阵的小伙子们输的不甘心,趁柳云涛不注意的当儿又去外面找了两个水平较高的小伙子来助阵,连续和柳云涛打了两轮还是无法取胜,小伙子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乒乓球室内的空气慢慢变的亲切融合起来。

其实,柳云涛的心中非常有数,尽管这些小伙子技艺纯熟,推挡抽杀都很有力量,但是却不能拉出前冲力很强的弧圈球,所以在他这位削球高手面前难展其技。时隔二三十年,乒乓技术已经有了多次升级换代的发展,柳云涛的乒乓技术早已落伍了;但和这些未受过专业训练的小伙子们相比,还是技高一筹!

柳云涛和七个小伙子进行了两番车轮大战,已过足了球瘾,便放下球拍告辞道:“你们几位小兄弟玩吧,我已打累了,谢谢!谢谢!再会!”

本来是几个互不相识的小伙子,不想在球场上一番较量,虽然个个落败,却打出了感情。临把杜民生、柳云涛送出门的时侯,小伙子们个个都有些依依不舍。一个小伙子紧紧握住柳云涛的手恳求道:“您老先生千万不要走,明天再来打一轮!我们都是宾馆的服务员,有两个会打的哥们今天还没来呢!”

回到房间后,杜民生和柳云涛两人大笑不止。杜民生笑道:“看来明天这郑州我们是不能去了,人家还有高手没有跟你较量呢!”

柳云涛心满意足地说道:“好长时间没有机会摸摸球拍了,今天算是过了球瘾了!”

又笑道;“‘夜晚千条路,误不了明天卖豆腐!’快些洗洗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