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七回 琴瑟和弦流水弹古韵 追星赶月飞马下三城 第十七回(1)正头香主

bjunqing2008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七回(1)正头香主


面对江永祥的盛情相邀,杜民生笑辞道:“来到你们这虎踞龙盘的六朝古都,还真是想留下来游览游览。可是不行啊,郑州、济南、天津等地的朋友都急等着要和我们见面,进口鱼粉这几天又要到港,已经没有这样的时间了!”

江永祥突然把话题一转,又问道;“你们现在既然有正规的进口渠道,今后能够帮助我们进口些白鱼粉吗?我们公司还养殖了些甲壳类水产品,每年的白鱼粉用量也不少!”

杜民生一愣,反问道:“您是说白鱼粉?”他刚刚从事鱼粉经销业务不久,这种白鱼粉他还没有接触过,听后有些不解,故而不由自主地反问了一句。

柳云涛赶忙应道:“江总说得是蒸汽烘干的白鱼粉!这种鱼粉咱们国家养殖业用量不大,很少有公司经营;就是有公司经营,也多是用集装箱装运过来的,价格很高的!”

“这种白鱼粉贵是贵了点儿,可用着很有效验。用白鱼粉制作饲料养殖的甲壳类水产品不仅生长期短,而且长得特别肥美,还是有利可图的。实际上用国内自产的一些替代品做原料,算起来也并不便宜!”江永祥的话语之间,对白鱼粉表露出了浓厚的兴趣,“实际上,进口红鱼粉时搭配着进一点白鱼粉,销售并不困难,白鱼粉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柳云涛道:“既然是这样,这个忙我们是可以帮的,通过我们进货会比市场价便宜些。因为我们在秘鲁拿的是一手货,和做直销没多大区别,没有那么多的中间环节;产品质量和交期也有保障。江总要想进白鱼粉 ,回去搞搞市场调查做个定货计划传给我们,我们好提前安排!”

江永祥点了点头,神情郑重地说道:“是这样!这一点我能感觉得出来。象眼时下你们公司进的这些货要是从其他公司接,至少每吨还得多花个百儿八十的;用了这么多年鱼粉,今天算是让我找到正头香主了。有这么好的进货渠道,今后我们可以创造条件搞长期合作嘛!我们太湖是我们国家的第三大淡水湖,湖区面积很广,有两千四百多平方千米;沿湖的水产养殖企业很多,市场容有量相当大;你们二位抽时间可以到我们太湖去看看,我还可以给你们介绍些新朋友!”

杜民生喜道:“那敢情好!我们这次出来跑销售也是带有这样一个任务出来的。生意只要是做起来,就不是一单两单的事了,今后要长期做下去。我们原本就想通过发展与全国各地朋友的密切合作,尽快建立起一个相对稳定的销售网络,这样搞起来对供需双方都是十分有利的。”

“我们哥俩这次出行想不到竟和‘湖‘结下了情缘!在杭州是千岛湖,来到你们这里又有高邮湖、洪泽湖、太湖,现在是‘四和(湖)临门’,连庄‘和(湖)’!我们又是‘坐庄’的庄家,这生意若是做不好那才怪呢!”柳云涛说着,不由自主地呵呵笑了起来。

江永祥自豪地笑道:“我们江苏和浙江都是水乡,水多是一大地方特色。不过,若是和浙江比起来,还是我们江苏的淡水资源更丰富些。我们江苏除了太湖、洪泽湖、高邮湖外,还有扬州的瘦西湖、还有鬲湖、石臼湖、骆马湖,还有南京市区内的玄武湖;就连铁道游击队的根据地微山湖还有我们一大半呢!要是比‘湖’的话,那浙江肯定是比不过我们的!”

又道:“自从‘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国家推行改革开放政策,打破了‘以粮为纲’的紧箍咒,提倡多种经营全面发展,我们江苏的地方特色经济发展势头非常迅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古来如此。我们守着这么丰富的水资源不能抱着金碗去要饭吃,随着国家经济政策的逐步开放,八仙过海,各逞其能,水产养殖业遍地开花,很快便发展壮大起来。你们这样的鱼粉饲料公司要来我们江苏发展是会大有前途的!”

杜民生欢声叫道:“那可太好了!等把眼下这单鱼粉做完,等过了春节,我们邀请卢总做向导,专程去到太湖拜访拜访您!”

江永祥微微笑道:“到时候不光要卢兄陪同前去,让嫂子也一同去。等到了我们那里,我不仅要介绍朋友给你们做生意,还要让你们去饱览我们太湖的秀丽风光。”

继而又兴致勃勃地夸耀道:“自古至今,人们都说杭州的风光冠绝天下,其实真要说到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我们太湖可比西湖丰富多了。

我们太湖不只是面积大,景观也多:湖中的大小岛屿就有四十多个,加上湖畔半岛和山峰,号称七十二峰!按照大的景区划分就有马山景区、天灵景区、阳羡景区、光福景区、石湖景区、西山景区、东山景区、同里景区八大景区。苏州、无锡、宜兴、吴江等城市环布湖区周围,各类景点交相辉映,形成了一个特大型的风景名胜区。苏州的园林名满天下,只不过是太湖的一个景点儿而已!”

听着江永祥津津乐道的介绍,杜民生、柳云涛二人甚是感佩。家乡的风光再好,如果没有对家乡的深情厚爱,断不会这样激情澎湃,如数家珍。在他们看来,江永祥所讲虽有自说自赞之嫌,绝无浮夸溢美之词,太湖的秀丽风光也是名扬天下的!

柳云涛笑道:“照江总这么一宣传,诱得我们都有点不想走了!”

江永祥得意地笑道:“我这可不是王婆卖瓜,自赞自夸。到时候你们去了一看就全明白了。不信,让卢兄讲讲!他可是我们太湖的常客!”卢朝忠赞道:“那是没什么说的!在喧嚣的大都市呆久了到太湖去走一遭,那可真是一种享受!永祥说的一点没错!”

人是一种感情动物,话一投机就会越说越有话,越说越有兴味,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便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杜民生见天色已晚,便提议道:“我看咱们的知心话儿先说不完,餐厅我早已预留好了,咱们到餐厅去边喝边聊吧!”柳云涛笑道:“有此良会,我正好借机敬嫂夫人一杯,以补失礼之过!”逗的大家一阵轻笑。纷纷起立向门外走去。


宾馆的经理给安排了一间名为“碧莲”的雅间餐厅。入到餐厅以后,大家推卢朝忠坐了首席,江永祥和叶琼芳左右相伴,杜民生和柳云涛在下首相对而坐。江永祥的司机江立新坐了末席。一个十人台的大圆桌只做了六个人,空了半边天。

柳云涛让服务员给撤掉了四把椅子,笑着说道;“我们这么宽敞的天地,搞这么挤干什么,挪挪宽松宽松吧!”便和杜民生拉着椅子向外挪了挪,又帮着叶琼芳和江永祥重新摆正了座位,大家这才又重新安然落了座。

柳云涛知道叶琼芳从来不在公众场合喝酒,便主动替她点了一份妙士牛奶。又征得卢朝忠、江永祥的同意,让服务员给上了一箱青岛啤酒。等服务员把酒菜摆上桌之后,柳云涛提议道;“朝忠兄,今天论资排辈数您为尊,就推选你做我们喝酒的领袖吧!”

杜民生、江永祥相继表态拥护。

叶琼芳赶忙阻拦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老卢不会喝酒,他怎么当得了这个领袖?”

杜民生笑道:“今天我们弟兄几个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又没有夺标任务,嫂夫人不用这么害怕!”又道:“卢总,您就领导我们开始吧!”

江永祥朝叶琼芳笑了笑,没有说话,又把目光投射到了卢朝忠的脸上。江立新只是抿着嘴笑,一言不发。在这样的场合,他知道自守分寸。

卢朝忠脸上微微一红,端起了桌上的酒杯,说道:“好,我就领导大家先喝三杯,然后咱们再轮流做庄。”其语气中透露出一种妥协的味道,两不得罪!

柳云涛、江永祥、杜民生同时把酒杯举了起来,江立新杯中虽然是水,也跟着把酒杯举了起来。柳云涛见叶琼芳还在迟疑,便笑道:“嫂夫人也得服从领导啊!”叶琼芳笑了笑,把盛着牛奶的酒杯也端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