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如果说中国在地域面积和人口数量上姑且算得上是一个大国的话,也许一些国家刻意怠慢甚至故意侮辱的就是这个并非强国的大国,这会不是一种耻辱吗?

雅尔塔会议,英美苏三个自我标榜 “正人君子”的国家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义不容辞挑起安排战后国际秩序的担子,堂而皇之在战后版图上划定各自的利益范围,什么社会主义大哥?!什么文明的西方自由民主世界?!什么通力协作全心全意消除暴政和奴役匡扶正义?!都只不过是些逢场作戏的空话冠让自己看起来冕堂皇而已!

苏联无疑为自己在东西方都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一个美国总统罗斯福竟然可以擅自做主出卖掉中国的领土权益以换取苏联对日本宣战的条件,这桩肮脏而且见不得光的交易被世人称为“雅尔塔密约”,雅尔塔也被称作“将来制造国际问题的是非窝和冷战的起源点”……

……

到抗日战争末期,用美式武器装备起来的国军部队开始逐步实施反击,但也仅仅是收复了广西,大量被日军牵制在西南大后方的国军部队尚未来及部署到前线,即便是国民政府有意反击日本,一切也为时已晚……

但从更多层面讲国民政府已不可能动用自己的血本去进攻百万日军,在盟军必胜的大势所趋下,日军战败已近在咫尺,仅仅为了出气而做大规模的反击显然不符合国民党的统治利益,如果说共产党反击日军可以获得武器和地盘的话,那国民政府再出击日军在军事上就得不偿失了——他们已经在抗战中损失了三百万军队。

一九四五年三月,美军付出巨大伤亡攻占硫磺岛,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是叫嚣着本土决战实行全民玉碎防守不知比硫磺岛要大多少的日本本土,担心伤亡的美国人终于有所顾忌,八月六日、九日,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两枚原子弹以达到威慑效果……

一九四五年五月,苏军攻克柏林,德国战败投降。八月八日,守信用的苏联出兵中国东北一举摧毁早已空有其表名存实亡的关东军,名正言顺地得到了协议上自己所应得的一切……

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照会美、英、苏、中四国政府,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这一天,当中美联合空军的机群像往常一样待命出击时,突然传来了日军投降的这道消息,一切突如其来……

55师作战室,副旅长郜忠良把日本投降的电报轻轻放在陆云川的案头,陆云川平静如水,看着偌大的中国地图,一副空悲切的凄落——张维兴已通过内部渠道给他提前打了招呼。

就这么胜利了?日军在中国大陆一百多万的军队主力尚存,就这么仓促间结束战争,日本人算是战败吗?自己的部队是为跟日本人作战而生,如今事情突然,自己何去何从呢……

……

这一天,51旅照常训练,相比于日本投降的消息在国统区引起的轩然大波,信息有些滞后的八路军还是风平浪静。

参谋长祁文良在第一时间收到上级的紧急密电,阅毕,祁文良大吃一惊,赶忙离开自己参谋部的情报处去找陆少郡,刚刚跨进51旅作战室,祁文良急不可待,

“旅长!大事不好!日本人投降了!”

陆少郡正在研看地图,听参谋长这么一说,他猛然抬起头,

“什么?!你再说一遍!”

祁文良干脆把电报递给他,陆少郡仔细看遍每一个字,僵住了,松开的电报纸由指间滑落轻轻飘到地面,陆少郡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把祁文良吓得一阵慌乱,

“旅长,你……”

陆少郡缓缓抬起头,继而愤怒地突然出手一掌击碎了身边的一张桌子,哗啦一声!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洒落再地上!

作战室的人纷纷站起来,杨耀骏闻声赶来,见旅长铁青着脸站在那儿愤怒不已。

“谁让他们投降的!狗日的!中国境内的日本人还没杀干净呢!王八蛋!日本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妈的把中国当成什么地方了!这群畜牲应该全部死在中国!他们应该留下来陪葬所有被杀掉的中国人……”

见旅长气得几近失控,副旅长和参谋长两人赶紧上前架住他把他按在椅子上。

外面涌进来许多人,部队官兵也随之知道了日本人投降的消息,同其它地方其它部队相比,这支部队并没有获悉日军投降时的喜悦和激动难耐,官兵们沉抑着默不作声——他们心里面不愿意接受这份投降……

许久,陆少郡终于平静下来,他舒缓一口气,眼神尽是失落空然,

“我51旅一直在积蓄力量准备跟日军决战,不料到头来却空等一场,本想日本人既然到了中国,我们就应该扣住他们全部杀掉,要是让他们全身而退力量未损地回到日本,留着将来必是中国的祸患啊,对日本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惩戒,百倍千倍的凶狠惩戒,日本人只信这个……”

参谋长忍心不过,“旅长,你就别计较了,别说了……”

陆少郡无力地摆摆手,

“不……你们记着,我51旅跟日本人的战争永远没有结束,我们可以服从命令不能再继续跟他们作战。但你们一定要谨记,今后我们跟日本人的战争还没有完,日军此番退回去肯定狼心不死,日本人一天不除,就必是我中国的心腹之患,这点你们务必牢记在心传承下去……”

51旅部队官兵知道他们的旅长并不是心无度量之人,这次愤怒不过是为他此生注定要留下的未竟心愿。确然,陆少郡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彻底地结束掉对日战争:在他看来,中国既然已经付出那么多的死伤,又何妨再熬上几年,破罐子破摔,只要彻底摧垮了日本人,中国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掉日本问题……

……

9月9日,南京陆军总部举行中国战区受降仪式,日本侵华日军正式向中国投降,相比于先前芷江受降时由国民政府派出军方强硬派代表出席,此次南京受降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丧失战胜国威仪,出人意外地给冈村宁次留足了颜面……

抗日战争就被如此结束……

还在芷江受降仪式上日军侵华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交出日本陆海空军在中国战区的战斗序列、兵力位置以及各种指挥系统等表册和文件和日军兵力分布的彩色概要图时,陆云川已在飞机上带领55师飞往华东收复失地……

一路飞越铜安镇、衢水城、大武汉、苍马山、飞天岭,沿着浩浩长江经过庐城、南京,他想起了一个逝去的名字——刘山……

飞机上,陆云川倚靠在机窗旁边,专注地望着飞机下面的大地,对身边的副师长和参谋长不无感慨地说,

“忠良、轩杰,你们知道吗,我是多想从陆地上打回华东收复我们的国土,而不是就这么的坐飞机把我们的部队空运过来,无所作为……”

郜忠良和程轩杰相互看看,缄默不语,也心情复杂地看着机翼下面的世界……

在日本投降前,日军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还决定要带领全部在华日军进行“玉碎”决战,当东京大本营密电日本已准备接受投降并授意他考虑率部向中国共产党投降,促成国共内战以利于今后日本的重新崛起,但更为精明的冈村宁次似乎看穿了未来,他认为只有向国民党投降才能更好的加剧中国局势的混乱,到时日本就有机会逃脱战后惩罚并迅速复兴国力……

冈村宁次这么做了,而且以后事情的发展确实都处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个老辣的日本人,利用日军最后的投降终于为日本争取了最大的利益保障……

……

抗战结束“迎来”了胜利,一直统领中国军民抵抗日军的国民政府声望一时如日中天,而国民党在沦陷区随后展开接收的过程中,负责接收工作的官吏大员趁机聚敛钱财把接收变成了“经济劫收”,弄得民间怨声载道,也许就是从这时候起,国民党开始自己葬送自己的统治地位……

55师运抵华东,奉命接收两座毗邻的江南名城,部队一分为二,由郜忠良带领另一部。

进A城前,陆云川约法三章重申军纪,

“部队官兵不得侵犯民宅,不得趁机聚敛财物,不得制造混乱暗里中饱私囊,违者就地处决!”

一系列举措得当的规定很快稳定了先前人心惶惶害怕遭遇劫收的市民,民众们见这支国军部队威武雄壮军纪森严、官兵们面貌崭新而且纪律严明果真秋毫无犯,人们开始纷纷走上街头夹道欢迎这支国军部队入城接收。

指挥部接着下令一三五团和一三六团一部,

“封闭整座城市!把所有打着接收委员和特派员旗号的那些大员给我圈禁住!民心不能乱,所有日伪物资交由本地行政长官……”

命令得到彻底执行,部队官兵迅速行动,师部源源不断继续发出指令,

“各部队把所有缴械投降的日军一律押出城外,集结在预定场地严密看守!查抄城内一切烟馆、妓院……”

陆云川对程轩杰说,

“参谋长,你布置人去查一查,凡插手毒品、妓院的日本人,一律给我除掉!妓院和烟馆是日本人既可以获取财源,又可诱使中国民众丧失进取心和抵抗意志实施的殖民政策,这是最危险的,这类日本人必须予以铲除!”

“是!师座,我就去办!”程轩杰挺身立定,转身离开。

……

一队队日军在55师士兵的押送下排成长队缓缓离开A城。

A城地处江南,历来是江浙苏杭一带的富饶之处,千年积淀的丰厚文化底蕴源远而流长,并且这里自古就以多产美女闻名天下,这股日军虽不是一线作战部队,却因驻守后方享尽清福,中国的土地把他们一个个养得白白胖胖满面红润,陆云川身着将服威风凛凛地跨立路旁,他一见这些被酒色浸泡出的日本人走起路来不紧不慢态度依然傲慢当即心生厌恶,于是不禁皱起眉头,

“这是投降吗?让这些狗东西举起手来!别在我眼底下摇摇摆摆充大爷!”

士兵们一听纷纷挑起刺刀哗啦啦拉起枪栓顶弹入膛,

“站住!举起手来!”

一些日本人在中国呆久了模糊听得懂些中国话,他们对这个命令很意外,更多的日本人则是不知道这个中国军官的意思。

一个日军指挥官走上前来,叽里呱啦讲了一通,陆云川鄙夷地冷冷看着他,于是日军翻译官上前对这位刚刚发号施令的中国指挥官说,

“我们是军人!按日内瓦国际公约,你必须优待战俘给我们人道的待遇!”

日军翻译官底气十足,听起来他们更像是在提出要求,55师官兵们愕然,陆云川静静地看着那个挂满络腮胡又粗又矮一脸蛮横凶顽相的日军指挥官,到现在他还摆出一副占领者的霸道神态,全然忘了时下自己的身份和位置——看来他需要清醒一下。

“褚翰卿!”陆云川吼道。

“到!

一三五团团长褚翰卿立马跨到跟前挺身报到。

“把这个日本人给我拉出去砍了!我要给他足够的人道待遇!他不提醒我还忘了要对他们人道一点,就像他们对待我们中国俘虏一样尽可能的人道!”

“是!”

一三五团团长毫不含糊,一摆手,两个士兵上前一把把那个日本军官揪住出来,拉到路边众目睽睽之下唰一刀砍了——日军军刀。

日军人群里一时有些骚动,这些禽兽对于向中国这个战败者投降本来就没有想通,在他们眼里,支那人就是懦弱的只配用来奴役用来发泄兽欲的民族,他们认定自己向中国军队投降只是奉命行事,而并非心服口服。

见日本人要起骚乱,陆云川处之泰然一脸平静,这或许正中他意。不待他下令,两旁负责押送的士兵随即端起冲锋枪对着日本人狠狠骂道,

“都他妈的给我蹲下!”……

一些士兵干脆开火,砰砰砰直接处死那些已经蠢蠢欲动的家伙,挑着刺刀的士兵上前一连捅死几个竟敢开口大骂的日本兵……

终于,在55师的威慑镇压下余下的日本人服服帖帖地抱头蹲下——陆少郡说的对,日本人只信服武力。

陆云川依然镇定自若,

“翰卿,把那个翻译官拉下去给我砍了!他让我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

“是!”

一三五团团长褚翰卿亲自动手,动作干净利落,唰地一刀斩掉了那个日本翻译官的脑袋。

这下日本人安分了,没谁再有异议,也再没有什么骚动,日军也终于觉悟出来,他们今天碰到了不要命敢豁出去的真正悍野部队……

办完差事的参谋长闻声赶来,看着血淋淋的场面,担心地对师长说,

“师座,上峰叮嘱我们以德报怨,要优待这些日军俘虏送他们好好回国,现在我们这么做,可怎么解释呢?”

陆云川不为所动,

“解释不了那就用不着解释,或许该做出解释的不是我们,难道你不知道校长授意这么做的目的吗?”

程轩杰看看左右,点点头,轻声说,

“知道,以后联手日本人,打击共党……”

“对委座用意的出发点我不敢妄论,但讨好日本人这么做我绝不苟同!畜牲就是畜牲,禽兽就是禽兽,人畜怎能共处一伍?!委座可能忘了中日两国有着不共戴天的世仇!”

接着陆云川转向地下蹲着的日本人,

“以后在我部队的眼底下老实点!不服气我可以把武器还给你们,拿起家伙我们再接着打啊!”

于是一堆收缴的日军武器被重新扔到日本人面前,但没人敢捡起来,悄悄的一片寂静没谁敢动哪怕稍微挪一下。

“落到我55师的手里,你们就是我的俘虏!记住,你们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日本人永远不配有战俘的待遇!我让你们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现在,给我举手站起来!”

听得懂中国话的日本人赶紧用日语叫那些懵懵间仍蹲在地上的日军官兵,这一举手,许多日军腰里的佩刀赫然映入眼帘,这是55师绝对不能接受的!

“把那些身上还配有武器的日本人给我通通杀掉!”

随着砰砰砰的枪响,终于懂得了这个中国军官意思的日本人开始争相解掉身上的佩刀丢弃在地上,于是一阵啪啪响地面不断落下几十把短刀。不管这些日军想没想通自己为什么要投降中国人心里如何谩骂如何不满,至少他们现在聪明地学会了如何在这支中国部队的手下自己配合着应该怎么做……

陆云川没有继续追究地上的佩刀到底是谁丢下的,摆摆手,示意部队官兵把这些日本人押送出城去……

于是队伍走过后后面的地上留下了一具具被处死日本人的尸体……

于是许多年后这座城市的市井街坊间依然留下了每每茶余饭后都可供用来一遍遍无穷回味消遣的那段当年往事,回味当年那支杀气逼人现在已经销声匿迹的从指挥官到士兵全都一身悍野之正气的那支迷茫的国军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