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九章 黑虎掏心捣中军 追地风波扫倭尘 第十九回(1)黑虎掏心

bjunqing2008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九章(1)黑虎掏心 战斗是从北寨门下首先打响的! 康洪恩、吕信文、孔冠奎、张铁匠等人在三更以前就率领着所部参战部队进入了攻击阵地,一见到北寨门的城头上夜空中接连窜起了三支冒着蓝焰的流星箭,就知道总攻的时机已到,便集中所有的机枪、步枪和手枪对日军的营房展开了近距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战斗是从北寨门下首先打响的!


康洪恩、吕信文、孔冠奎、张铁匠等人在三更以前就率领着参战部队进入了攻击阵地,一见到北寨门的城头之上接连窜起了三支冒着蓝焰的流星箭,就知道总攻的时机已到,便集中所有的机枪、步枪和手枪对日军的营房展开了近距离的密集扫射。

这一次,他们没有采用摸岗偷袭的方式接近敌营,而是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发起了突然进攻,目的就是要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最大的混乱,好在乱中直捣日军兵营的中枢。

果不其然,在一阵短暂的枪击过后,整个日军的宿营阵地上就像是开了锅的热水一般沸腾了起来,乱乱糟糟地扰攘成了一片。

趁着这初起的混乱正在鼎沸,孔冠奎把手中的双枪一举,一马当先地向着日军的兵营冲了进去。他抡动双枪左右开弓,枪枪灼人,弹弹咬肉,立时便杀出了一条血胡同,后面的一百多个手枪队员个个似轻捷的狸猫纵越而上,一路追随着旋风般掩杀了上来。

后面的吕信文一见,迅疾地亮出了插在背上的鸳鸯双刀,大吼一声:“弟兄们,冲啊!”旋即一个箭步追入了战阵。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数百位战士将手中寒光闪闪的钢刀齐刷刷地在半空里挽起一片龙鳞似地刀花,一个个亚赛似下山的猛虎,刀出如风,喊杀连天地席卷而上,也跟着杀入了战阵。

康洪恩年轻气盛,,求战心切,眼见得战士们一拥而上,早就按捺不住自己破阵杀敌的冲动,他把手中的白龙剑骤然一挺,后发先至,几个腾越之间就冲到了大队战士的前面,与吕信文冲了个伯仲相接。

张铁匠所用的兵器与他人不同,他使用的是一条乌黑的虎眼竹节钢鞭,这是他自己做铁匠的时候精心打造的。他祖上是军官出身,武艺源自祖传,后来在投身绿林之后,这柄虎眼竹节钢鞭便成了他赖以成名的兵器,因此江湖上又送他一个形象的绰号“铁鞭张”。

他为人老成持重,就如这乌黑的钢鞭,沉静刚毅,令人景仰。他见孔冠奎和吕信文、康洪恩等人都奋勇争先地杀入了阵中,也舞动着钢鞭杀了进去。


在北寨门下宿营的日军只有一个中队、一个宪兵小队和伍代雄介的手下的一个指挥部,总计不过二三百人,在密集的弹雨扫射及孔冠奎所部手枪大队战士的猛烈冲杀下,未及正面交手就有数十个鬼子兵见了阎王,一时间阵脚大乱。

由于事发突然,近在咫尺的伪军救援不及,在黑龙港大队人马雷霆万钧的掩杀下就只剩下了抱头鼠窜的份儿了

伍代雄介冲出帐篷的时候,孔冠奎已经率领着手枪大队的战士们突进了兵营的核心,后面的一片刀光又旋舞而至,把个伍代雄介给看得眼花缭乱,惊得目瞪口呆,手拎着指挥刀不知道何去何从?

他想上前应战,手中的指挥刀不知道所指何向?他想张口呼救,又不知道招呼何人?他想退守一隅再组织反攻,又不知道退守到何处得以安然存身?就如同一个泥塑木雕的土地爷一样空有其健全的躯壳,却没了魂灵!

他搞不明白,自打一进入到天津以南的土八路游击区,他就指挥着日伪军像篦子篦头发似地把沿路的村庄来来回回给篦了好几遍,把数以千计敢于与皇军为敌的土八路和老百姓扫荡净尽;现在又一路追击到金沙镇下,把镇子里的土八路或是洋八路给围得铁桶相似,连只小小的麻雀都难以透围而出,这前来偷营劫寨的土八路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他又在想:本来镇子里的土八路或洋八路已经答应投降,让这些前来偷营劫寨的土八路给这么一乱搅和,那这受降及举行受降仪式的事情便毫无疑问地就会跟着泡了汤!不仅是自己眼看着到手的赫赫军功顷刻间化为乌有,那金光闪闪的少将肩章肯定也栽不到自己的肩膀上了!

——这些想法虽然说来冗长,其实不过是伍代雄介头脑中的一闪念,即便是如此的惊鸿一瞥,在这个要命的时刻也没有允许他再思再想的这个时间了。

还没有等到他在头脑中理出个头绪,就见到一片疾若飘风的刀光幻影已经旋滚到了他的面前,吓得他悚然一惊,神色大变,便不由自主地将手中的指挥刀给扬了起来,做出了搏击的姿态。

慌忙之间,他把自己的右手手掌已经被流弹击穿的事情都给忘了,一心只想着要在这旋转翻滚而来的刀光幻影之间觅得一线生机。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凝聚起心神,骤然间只听得耳轮之中当啷一声脆响,他手中的指挥刀把握不住,一下子就被迎面扑来的劲风似地幻影给磕飞了,旋即又一道奔雷似地刀光直扑他的面门。吓得他立刻藏头缩颈,一个懒驴打滚就向左前方的草地上滚了开去。

在这旋转翻滚而来的刀光幻影中冲杀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使鸳鸯双刀的吕信文,他一闯入敌阵之后,就奋展双臂把手中的一对鸳鸯刀给使动得犹如电光擎掣,寒芒冲霄。

其旋起的一片片刀光幻如梨花翻飞,瑞雪飘洒,当者披靡,中者立伤。在朦胧的月色下他虽然看不清鬼子的面容,却勉可分辨的出鬼子的身形,便上盘下旋地一路猛攻,向着核心杀了进来。

他一路向前杀着,猛然间,眼角的余光扫描到有两个手握指挥刀的鬼子正探头探脑地在帐篷门口徘徊,知道定是鬼子的指挥官无疑,禁不住心下一喜,便舞动双刀使出了一招“吴刚伐桂”,左盘右旋地直向伍代雄介的面门砍来。

令他未曾想到的是,面前的这个鬼子军官竟然如此地不堪一击,还没有等到他把一招使尽,就把对手的指挥刀给磕飞了。随之,他久惯练就的连环招式一如大河奔流湍急而下,后发的一刀又挟着风声斜斜地削向了伍代雄介的脖颈,把个伍代雄介给逼得在生死关头做了缩头乌龟。


其实,这伍代雄介也并非庸手,他自打日本军事士官学校毕业,从少尉积功逐步升至大佐,没有点过硬的军事素质是根本办不到的。若然放在平时,他即使不能够与吕信文旗鼓相当地捉对来厮杀,至少也可以塌塌实实地过上五七招。

可是,他一来是右手已经负伤,力所不及;二来是骤然突遇强敌恍惚间不知所措,这就使他原本逊色的武技大大地打了折扣,所以就只有落败的份了。

吕信文一刀落空,正待要再施杀手,伍代雄介见势不妙,也顾不得大日本皇军的体面,就一路翻滚着向着阎康侯所部伪军的营地仓皇地逃了下去。就在吕信文一愣神的当儿,一柄日本军刀挟着骇人的风声向着他扑面砍了过来。

他正待作势反击,就听得耳边一声高叫:“六哥,这个鬼子归我了!”蓦然间轻影一闪,只见在空中幻出一道飘逸的弧光,一柄长剑当头就递了出去。

——这当头一刀是黑木三郎砍过来的,他自从前天晚上给韩德平给劈了一脚之后,这两天一直头昏脑胀地心神不定,由于他的觉睡得不塌实,就在伍代雄介还在做着美梦的时候,他已经先一步来到了帐篷的门口。

在一片喊杀声中,眼看着面前激烈厮杀的混战场景,一如是前天深夜里全军覆没的镜头重演,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刺激得他不由得心惊胆寒,便挺着指挥刀在帐篷门口哆嗦了起来。

伍代雄介的现身让他颤抖不已的心跳稳定了下来,一下子便有了主心骨。可是,皇天不遂人愿,就当他觉得有伍代雄介帮他护住心坎的时候,一片刀光幻影如风驰电掣般向着他们两人当头袭来,只听得“仓啷”一声刀身相交的脆响击碎了他的幻梦,挡在他身前的伍代雄介顷刻之间就滚得没了踪影,让他失去了这唯一的一棵赖以作为精神支柱的救命稻草。

人在生死存亡之际,求生的欲望往往能够激发出巨大的潜能,他见到面前的救命稻草瞬间便消失得踪迹皆无,知道绝无幸免之理,便凝聚起全身的劲力向着招数已经使老的吕信文一刀劈了过来。在这时,他的下巴虽然肿胀,可他的双手却毫无阻滞,这一刀劈下来又何止有千钧之力,风声骤起,飙如闪电!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傍在吕信文身边的康洪恩大叫一声,舞着手中的白龙剑腾身迎了上来。吕信文对康洪恩出神入化的剑术倾慕已久,他相信有了这个身手不凡的七弟出场,对面的鬼子军官就算是找到了该死的死法,便舞动着手中的鸳鸯双刀另找厮杀的对手去了。


康洪恩经过先前的几次临敌作战,实战经验已经大为丰富,远不是当初在黑龙港与清水正夫格斗的那个沙场新手,此时他心静如水,杀法老辣,一柄白龙剑把武当剑法给演绎得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令人目不暇接。在战阵中他东杀西刺几入无人之境,没有那个鬼子兵可以连续接得住他三招。

他见黑木三郎的指挥刀挟着风声当头劈来,不退反进,腾身一跃,旋起一道剑光迎了上去,开手使了一招“迎风挥扇”用剑脊粘住劈过来的指挥刀刀背顺势给压了下去;不待移形换位,又将手腕一抖,眨眼间一招“墨燕点水”就刺向了黑木三郎的肩头。

大凡习练过剑术的人都知道,一柄宝剑看似朴实无华,实际上其中有诸多名堂,从头至尾有剑尖、剑锋、剑刃、剑脊、剑背、剑格、护手、剑柄、剑额多个部位,每一个部位都有特定的用途。

凡用剑高手,多禁忌用剑刃、剑锋、剑尖直接与对手的兵器相交,避免用招不当损坏自己的兵刃,从而影响杀伤力。正是碍于这样的禁忌习惯,康洪恩才使用剑脊把黑木三郎的指挥刀给粘压了下来。

由于康洪恩拆招换式动作奇快,手中的白龙剑舞动的令人眼花缭乱,还没有等到黑木三郎反映过来,其左肩的肩头就中了这一招,剑尖入肉有三五分,直刺抵他的肩胛骨,拧动之间痛得他哇呀一声怪叫,猛然向后倒退了数步,差点把手中的指挥刀给失落当场。

他见康洪恩手中的白龙剑灵动异常,剑路无迹可寻,便决定秉承先下手为强的宗旨,用以快打快的办法来摆脱眼下的危局;为此,他加了十二分的劲力,反手把刀一平便向着康洪恩的腰腹间横扫了过来。

可是,他的刀虽然发的快,却没有康洪恩的步伐快,还没有等到他的招术使动到位,康洪恩就旋步拧腰腾越到了他的背后,旋即使出一招“白猿出洞”,剑尖旋起一个半圆,探身一刺,便刺中了他胁下的软肋。这一次,他可没有刚才幸运了,剑锋突入他的软肋有五七寸,把他当场给刺翻在地,跌了个屁股墩。

康洪恩得手之后,益发地得势不饶人,只见他脚踏八卦方位,旋动身形,右手持剑向左拉回至腰部右前方,钳握剑柄手心向左,将劲力贯注剑尖儿,踮步向前一个突刺,又一招“单枪贯日”直点黑木三郎的哽嗓咽喉,噗的一声将剑尖从其颈后透刺而过,随之,一股鲜血标射而出!

可怜黑木三郎前天晚上没有痛痛快快地死在韩得平的刀下,今晚又在康洪恩的剑下受了这二茬罪!早知如此,还真不如就在前天晚上让韩德平帮着他了了这笔糊涂账!

这个时候,张铁匠已经挥舞着钢鞭,催动着大队人马杀进了核心,如“黑虎掏心”一般把伍代雄介的日军指挥部给捣了个稀巴烂,大部分鬼子兵都已经做了枪口刀口下的死鬼,残余的鬼子兵也给逼得一个劲儿地向南败退下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南面的阎康侯所部伪军就像是被蝎子蛰了似地人潮耸动,裹胁着仓皇败退下去的日军如惊涛拍岸的浪花一般回涌了过来。攻守之势立时为之逆转!



——黑虎掏心捣中军,刀剑旋舞齐追魂!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