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协警“临时性强奸”花季少女或有新秘密

jianghuisioc 收藏 4 5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导读:6月10日晚,湖州南浔善琏派出所两协警带领陈洁与沈笑一吃饭。蔡骥荣驾驶自己的现代轿车到新时代宾馆内201开个房。两人趁陈洁醉酒先后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待陈洁酒醒有意识后,发现自己下身赤裸



在审讯中,蔡骥荣、邱国华痛哭流涕,忏悔自己的所为。两人称,他们一直将陈洁当作妹妹,当晚喝醉了酒,才做了糊涂事。 35岁的蔡骥荣说,做了好几年协警,自己以前抓贼、维持秩序的事没少做,没想到几杯酒下肚,竟也知法犯法…



协警、两女孩、一个房间


晚上9:40左右,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让沈心平(化名)一家陷入难以言状的慌乱之中。


电话是女儿沈笑(化名)同学丁某打来的,丁语气急促地告诉沈心平夫妇,沈笑刚刚给她打过电话,说是被两个男人关在一个叫不上名字的宾馆内,想出来,却被拦着,想回家,又不知道怎么走。


“丁给我们说,沈笑在电话中只是哭,却又不说什么事。”忆及半年前的那个夜晚,沈心平夫妇心有余悸。


沈是浙江南浔善琏镇的村民,家中有一个棋牌室,平时做些纺织生意,沈笑是他们唯一的宝贝女儿,19岁,今年刚刚高中毕业。


过了没几分钟,丁某第二次给沈心平夫妇打来电话,说和沈笑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同学陈洁(化名),让沈心平他们赶快去找陈洁的父母。


心急如焚的沈心平立即和陈洁的父亲陈近名(化名)取得了联系,并约好了一起去找两个孩子。但两个孩子究竟在什么宾馆,和两个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为何哭泣,沈心平和陈近名不清楚,也不敢去想,只能暗暗祈祷。他们拨打沈笑的手机,手机一直不通,拨打陈洁的手机,只听得“喂”的一声便挂掉了。


心急如焚的沈心平和陈近名两人先是拨打了110报警,接着又到了最近的善琏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两人,由于是深更半夜,又不知道人在何处,他们也没法去找,只能找到后再通知他们。


12点钟左右,焦虑万分的沈心平突然接到居住在善琏镇的妹妹打来的电话,说沈笑和陈洁已经到了她们家,问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女孩不说,只是哭。


两位父亲连忙赶去,等到了地方,两个孩子已经在房间睡下了。两位父亲分别追问自己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位女孩的回答很一致:“没什么事。” “她一直咬定,说没什么事。我们也不好再问什么。”沈心平说,过了一会,陈洁就跟着他的父亲回了家,沈笑当晚就在姑姑家睡下了。


几个月后,南浔区检察院的起诉书披露当晚的部分细节: 6月10日晚,湖州南浔善琏派出所两名协警邱国华与蔡骥荣,带领陈洁与沈笑一同出去吃饭。席间,四人都喝了很多酒,陈洁不胜酒力,待晚饭结束后已醉得不省人事。为了给她醒酒,蔡骥荣驾驶自己的现代轿车带大家到练市镇新时代宾馆内201开了个房。到房间后,两人趁陈洁醉酒没有意识、无力反抗之机,先后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待陈洁酒醒有意识后,发现自己躺在宾馆房间内的床上,下身赤裸……



被遗漏的受害者?


在南浔区检察院的起诉书、南浔区法院的判决书中,都没有提到沈笑,似乎她和这起轰动全国的“临时性强奸案”毫无关系。


事实是,那一晚,她和陈洁,以及蔡骥荣、邱国华两位派出所的协警,住在了练市镇新时代宾馆的同一个房间。 11月7日,面对本刊记者的采访,这位19岁的小姑娘表示出了愤怒:我也被他们欺负了,判3年,太便宜这两个畜生了!


当记者询问当晚几个人欺负她时,打扮入时的姑娘伸出了两个指头。


沈笑回忆,6月10日当晚,她被同学陈洁喊去一起吃晚饭,结果发现有几个她不认识的人。饭后,一男一女先行离开,一男子(蔡骥荣)带着他们一行4人去练市镇开了房。


“本来喝得迷迷糊糊,头很晕,我就先去卫生间洗澡,想清醒一下,正洗澡,结果一个男的就进来了……后来不知怎么到床上去了,发现自己光着身子……陈洁也是裸着下身。”沈笑说,从那一天后,她就拼命地让自己不去想这些,拼命地去忘记,还特地跑到杭州去打工。


6 月11日一大早,蔡骥荣和邱国华就给沈笑的父亲沈心平打电话,说是想私了这件事,只要他们把已经报的案撤销,他们一定会作经济补偿,至于补偿的数额,蔡、邱开出的价码是7万元。作为受害者的一方,沈心平尽管极不痛快,但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女儿还年轻,以后要嫁人,周围的亲戚都劝他私了。沈笑不同意蔡、邱二人开出的7万元价码,这位受辱的女孩固执地认为,“这样太便宜他们了”!后来,价码提到10万,双方口头约定,中午1点钟先交3万元,余下的钱晚上7 点之前交完。


让沈心平没有想到的是,钱没有拿到,下午善琏镇派出所的人就来了,说是派出所已经把蔡骥荣和邱国华抓起来了。 沈心平没有让女儿给派出所的人讲述当晚的实情,他的逻辑是,这件事过去就算了,女儿还要有自己的未来。


于是,他将过来调查情况的派出所人员“轰了出去”,还让女儿告诉警员:你们让我去做检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最终,沈笑从“临时性强奸案”当事人的名单中消失了。


5个月后,面对蔡骥荣和邱国华只有3年的判决结果,以及对方“敲诈”、“陷害”的指责,沈心平一家再次变得气愤起来。“我要和朋友商量一下,考虑要不要去起诉他(蔡骥荣和邱国华)。”沈心平大声说。



乡村丑闻和破碎家庭


和沈笑的父亲沈心平不同,陈近名和女儿陈洁的关系似乎更疏离一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女儿在湖州市从事何种工作以及联系方式。“都是她和我们联系。”陈近名说,在女儿6岁的时候,妻子和他离了婚,他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活,家里没钱,日子过得紧,女儿的很多事他顾不上。


“那一天晚上(6月10日),我是急死了,给她(陈洁)打电话,喂的一声就挂掉了,我真的吓坏了!” “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和那两个男的在一起,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等我那天夜里见到她时,她说没什么事,我也没敢多问。”


“她平时脾气就很倔,我们很少沟通。第二天,派出所找来了,在楼上问的她,具体问的什么我也不知道。” 陈近名说,他不认识蔡骥荣和邱国华,也不知道他们最后被判了几年,只记得女儿和他提起过,出了这种事,蔡和邱的妻子都要和他们离婚,陈洁觉得不忍心,于是,给蔡和邱写了谅解书。


11月7日、8日,本刊多次拨打陈洁的小灵通,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接听后就挂掉。而从南浔区法院披露出来的情况是,陈洁和蔡骥荣、邱国华二人,早就认识,而且蔡和邱二人对陈还“照顾有加”,陈洁“也颇为信任这两个保安叔叔”。在审讯中,蔡骥荣、邱国华痛哭流涕,忏悔自己的所为。两人称,他们一直将陈洁当作妹妹,当晚喝醉了酒,才做了糊涂事。 35岁的蔡骥荣说,做了好几年协警,自己以前抓贼、维持秩序的事没少做,没想到几杯酒下肚,竟也知法犯法……事发后,两人当面向陈洁赔礼道歉。陈洁最终表示谅解。


然而,“谅解”卸不去罪责,更无法抹去“强奸”对于这些乡土社会家庭的伤害。


11月8日,本刊前去蔡骥荣入赘的岳父家采访,这位家境殷实的饭馆老板,几乎是用咆哮来表达对女婿的不满抑或愤恨。


26岁的邱国华自从犯事之后,他的妻子就带着3岁的女儿离开了家,杳无音信。而邱父为了避开邻人的目光,已经搬离了村庄,到南浔之外的工厂打工。



临时性的即意犯罪


10 月19日,湖州南浔区人民法院以强奸罪一审分别判处邱某、蔡某有期徒刑3年。判决书写道: “两辩护人关于两被告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各自全部犯罪事实,具有法定从轻或减轻情节,以及两被告人的犯罪属临时性的即意犯罪,犯罪情节一般,主观恶性较小,危害后果较轻,归案后认罪态度好,真诚悔罪,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且系初犯偶犯,建议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南浔法院相关人士解释说,“临时性的即意犯罪”这一说法,来自辩护人提出意见时的原文表述,并不是审判法官创造出来的名词,“它不是法律专用词语,是辩护人自己归纳出来的。”


本刊多方调查获知,提出该词的,是蔡骥荣家属聘请的律师——湖州南太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郁其成。根据郁的简历,出生于1963年的他“从事律师工作二十多年”,“法律功底娴熟,擅长承办各类刑事辩护、民商代理以及公司法律事务”。


郁其成律师告诉本刊,提出这种辩护意见,是他个人对于案件的一种看法,而每个律师都会对所辩护的案件提出辩护意见。正是这个辩护人自己归纳出来的词汇,被南浔区法院全部采纳。



汹涌的网络民意


10天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判决生效。


在这个判决生效的当天,负责宣传的沈晓婷,就立即撰写了一篇三四百字的新闻稿件,发往了经常联络的各大媒体。很难说沈晓婷的这篇稿件有什么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稿件也往往很难获得媒体的关注。一个佐证是,在沈晓婷稿件发出的当天和第二天,除了几家网站转载外,并没有平面媒体采用。


但是,互联网让一切变得不同。


在中国新闻网刊载沈晓婷稿件的当天,一篇针对此文的署名为“辽河鱼”的评论出现在天涯社区。


“辽河鱼”写道:


南浔法院根据犯罪事实,给两个强奸犯定的属“临时性的即意犯罪”,令辽河鱼迷糊了,这是个啥概念?搜遍了网络,也没找到“临时性的即意犯罪”的来源和条款依据。“临时”既是非正式的和短时间的行为,难道强奸犯罪还有“非正式”和时间的长短之分?这个“临时性的即意犯罪”应是个新名词,可以为我国的司法界又填补了一项创造性的空白,可喜可贺。


……


“辽河鱼”这篇网文,迅速引发人们关注,时至今日,已有100多万的点击和7000多条回复。


“临时性的即意犯罪”此后演变成“临时性强奸”,并成为了继 “俯卧撑”、“躲猫猫”之后的又一网络流行语。


南浔区法院显然很快就注意到了来自网络的质疑。


10月30日,就在“辽河鱼”等人的评论引起网民关注的时候,南浔区法院内一场如何应对网络质疑的会议也正在进行。


10月31日,南浔区法院即向来采访的媒体告知:湖州市中院将对此案展开调卷审查,审查程序已经启动。


互联网上的汹汹民意,惊动的不止南浔、湖州两级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随后表态:“南浔协警强奸案”由中院调卷审查后,省高院要协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抓紧指导监督,务必忠于事实真相和法律,审查结论经得起历史检验。如确有错判的,要责成湖州中院依法纠正,并查明背后的原因和责任,实事求是地严肃处理。


11月6日,湖州市中院给出调卷审查的结果:“发现原判确有错误,量刑畸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该案提起再审,并将择日开庭审理。”


湖州市委也做出决定,由市委政法委、市纪委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此案原处理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纪违法行为及相关涉案情况进行调查。


一位湖州市法律系统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如此兴师动众,会不会将一个原本无人关注、‘畸轻’的案子,因受舆论影响变为‘畸重’的案子呢?”


郁其成说,他相信湖州司法机关会给这个广受关注的案件一个公正的审判。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