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三章:红唇的滋味

金蝉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桃花自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美在天然,美在骨子里,美在气质上,全然不是靠后天的打扮,打扮出来的美总是有些虚假在里面。 桃花的漂亮自小就被人夸,六七岁的时候,有位江湖仙人竟说她有娘娘相,是大富大贵之人。江湖仙人跪倒便拜,还将一块雕刻着精美凤凰的美玉送给了桃花,并说只有桃花才配有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桃花自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美在天然,美在骨子里,美在气质上,全然不是靠后天的打扮,打扮出来的美总是有些虚假在里面。

桃花的漂亮自小就被人夸,六七岁的时候,有位江湖仙人竟说她有娘娘相,是大富大贵之人。江湖仙人跪倒便拜,还将一块雕刻着精美凤凰的美玉送给了桃花,并说只有桃花才配有这块玉,日后必会受其恩惠。桃花非常喜欢这块美玉,还有美玉上栩栩如生的那只凤凰。打小就把它佩带在脖子上,直到长大成人,这块美玉没有一天离开过她。

桃花漂亮:那眉细细的、很弯、很长,深入鬓角,眼睛大大的、水水的,白得清澈、黑的透明,很有灵气,特别是那眼角还偏偏有些微微的向上吊,再加上挺直的鼻梁,丰润的红唇,莹白的牙齿,再配上风摆杨柳般地身段,那姿色,那气质,简直就是一个绝色的古代仕女图。

有的美女穿破衣,就露怯,露出了先天的不足,比喻肤色黝黑,皮肤粗糙,鸡肋骨等。而桃花的衣服越破,越陈旧,越能显露出迷人的美和撩人的性。

人们好生奇怪,就孟石匠的粗线条,菜花那常人模样,怎能生出桃花这般水灵的小仙女来,这不是老天的恩惠赏赐是什么。

人们都这么夸,这么说,孟石匠就呵呵的笑,心里却比吃了蜜还甜。菜花总说桃花像她,孟石匠也不示弱,说桃花像他,二人争执不下,找别人评说,别人说了:桃花你们俩谁都不像,就你们俩能生出桃花这么美貌的女儿来,打死我都不会相信,桃花像谁?桃花像七仙女,桃花是七仙女的女儿!

红颜祸水,天有不测风云。

没想到桃花的俏模样,会引来高瞎子这只丑乌鸦的纠缠。上次高瞎子的定亲风波,孟石匠当时着实有些着急。高瞎子盯上了的,想得到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没人能阻止。有一段时间,孟石匠吃不好睡不踏实,甚至想给桃花草草找个人嫁了,也好了断高瞎子的念想。后来幸亏木匠姜区长领头闹革命,孟石匠才知道,原来做石匠也可以不怕高瞎子了,打倒了高瞎子,孟石匠的心就更踏实了,就更不用怕桃花被人抢走了。

桃花生的俊,长得美,在那里都吸引男性人的眼球。路过的部队上的解放军干部战士,县区干部,没有不知道有个能干的桃花会长的,桃花会长美是出了名的,能干也是出了名的。桃花会长组织妇女做军鞋,四天的任务 ,三天就能完成。送军粮,抬担架抢救伤员,在胶东这块老解放区,好像哪里都有桃花的影子。

桃花的美名,引来十三师的一位年轻团长青睐,那团长见桃花,简直就是一见钟情。年轻的团长对桃花特有意,就特意托人送给桃花一只缴获来的德国女式小手枪。还委托姜区长姜守义月老牵红线,促成这段姻缘。姜区长很为难,姜区长有苦衷。姜区长也是男人,是男人对美女对漂亮的异性,就不会不动心思,有想法的。姜区长也很喜欢桃花,喜欢并不等同于爱,喜欢只是爱的开始,没有喜欢哪来的爱?但姜区长吃不准,他对桃花是落花有意,而桃花是不是流水无情,姜区长喜欢桃花,桃花是不是也喜欢姜区长?姜区长对自己的事不好张口,可对年轻团长的托付,他又不得不说。姜区长问桃花:“你今年多大了?”

桃花笑,说:“你这不是废话么,我多大了你不知道?”

桃花今年18了,18岁的姑娘一枝花,姜区长怎会不知道?姜区长脸红了,姜区长说:“我是想听你说。”

桃花说:“听我说,我说我今年81岁了,你信么?”

姜区长笑:“那哪能信呢。”

桃花说:“不信你就别问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心中有事,男子汉大丈夫,别那么顿顿卡卡,扭扭捏捏的跟小媳妇似的,你有什么事你就痛痛快快说吧。”

一向说话流利的姜区长,脸忽然憋得通红,说话就更加吞吞吐吐的了,姜区长说:“我、我想给你做个大媒,把你介绍给一个人……”

桃花的脸“騰”地红了,挺不自然的,但桃花还是挺开放的,桃花一下笑了,桃花戏谑姜区长说:“做媒,媒婆,莫不是把我做给你自己吧?”

姜区长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嘴却一下拙笨起来,不知说什么好,眼睛却晶晶的、亮亮的,露出了久违的热切和企盼。

桃花热辣辣地看了姜区长一眼,两个人的眼光又正好撞在了一起,撞出了耀眼的火花,桃花的脸更红了,更美了,美得像春天里漫山遍野红桃花一样,如云似霞。

忽然,桃花一下不笑了,桃花一本正经地对姜区长说:“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姜区长说:“我不相信。”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姜区长嘴上说不信,姜区长的表情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和不安,眼睛里晶亮的东西也在瞬间熄灭。

桃花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姜区长过了好一会儿,说话的音调都有些变了,姜区长问:“这幸福的人儿是谁,你能告诉我么?”

桃花笑:“还幸福的人儿。”

姜区长更加宭迫。姜区长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的说,他的心里实在很嫉妒这个人儿。

桃花笑,桃花调皮起来,桃花问:“你想知道,你真的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听好了,别走神。”

桃花使劲地清清了嗓门,眼睛望上了天空,自己都忍禁不住笑了起来。

姜区长瞪大了眼睛,聚精会神,看着桃花丰润的红唇,他忽然害怕起来,想知道,又不想知道,心里一时间很矛盾。

桃花说了,桃花还是说了,桃花说:“这个人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姜区长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激动地一下张开双臂,将桃花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就想美美地嚐一口桃花的红唇,嚐嚐桃花那丰润的红唇到底是一个什么滋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