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推荐制引热议 专家称校长信任制应先行!!

jiangnanjita 收藏 0 6

2009年11月16日央视《新闻1+1》播出《北大招生推荐:实名能否“实在”?》,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今天有一则消息大家非常关注,那就是北京大学公布了部分中学的名单,这些中学的校长可以实名推荐学生参加北大的自主招生,如果一旦通过的话,在高考录取的时候可以有30分的优惠,这样一种做法,应该说各方大家的声音也不是很相同,究竟是有哪些中学获得了这样一个资格呢?我们先来看一个片子,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这些名字都是国内各中学和他们的校长,随着今天这份名单的公布,他们被北京大学正式赋予了一项权力,即从2010年开始,每年可向北大推荐优秀毕业生,审核合格的推荐生将直接入围北大自主招生面试范围,通过面试的学生,高考时将享受录取线下降30分的录取政策。


这是北大在自主招生基础上,第一次试行校长实名推荐制。在中学资质申请环节中,全国共有400余所中学向北大提交了申请,经北大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审议,最终39所中学脱颖而出,并在北大招生网上进行公示。


浙江镇海中学校长吴国平在今天接受媒体采访时难掩喜悦之情,他表示,全省全市好的中学很多,镇海中学能获得实名推荐资质,主要还是因为长期以来的办学质量和声誉。


这39所公布的中学大多为各地数一数二的重点中学,一半以上获得推荐资质的学校都拥有一个或者是一到三个不等的推荐名额。其中,北京地区中学可推荐学生名额居榜首,将会有最多16名中学生获得推荐资格。而江苏省则是上榜中学的个数最多的省份,共有10所中学榜上有名。


一位北大招办负责人在今天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由于今年是首次试点,试点的省份和中学数量很有限,因此很多优秀的中学此次没有获得参与的机会,但这并不影响学生在北大自主招生中的选拔录取,中学仍然可以继续通过自主招生制度向北大推荐优秀学生。


按照北大一周前公布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实施方案,从本月21日开始,各校推荐的学生将开始上网填写报名表格,谁将获得校长推荐,直接参加北大招生面试,也将于那时浮出水面。


主持人:


大将实行的中学校长推荐学生这样的一个做法,应该说最近一段时间议论比较多,大家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们今天的特约评论员是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劳凯声劳教授,劳教授,你好。


劳凯声(教育专家):


你好。


主持人:


劳教授,应该说我们刚才反复提到,说大家声音不一样,您是什么样的声音?


劳凯声:


我想要对这样一项改革做出一个比较公正的评价,这是不容易的事儿。因为从目前中国的高等学校的招生和录取制度来看,它主要是高考制度,也就是说它是通过一张试卷,一个分数线,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来选拔学生,这样一种招生和录取的制度,应该说它存在着很多弊病。比方说它把人才都看成是一样,实际上人和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性。


主持人:


对北大的这种做法,您的态度呢?


实名


我想要看一看,这是我的基本态度。作为一种改革,我赞赏他们的勇气,但是这场改革能不能达到他预期设定的目标,恐怕我们还需要再看一看。


主持人:


实际上这个事件出现之后,我们听到的声音很多,我们也看到有些网络进行了调查,说有七成以上的网友持反对态度,您是持看一看的态度,怎么来看待这么多人的反对意见?


劳凯声:


我想这是必然的,因为终究这是一个比较新的事物,而且这件事情它涉及到了我们社会的一个基本利益分配,也就是说高等教育的受教育机会如何来分配才能让老百姓满意,因此大家对这样一件事情有各种各样的看法,从自己对教育的利益追求来看,提出自己的看法,我想这是必然的。


主持人:


您的想法是说看一看,但是大家又提反对意见的比较多,您觉得像这样的一个做法,在实施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在哪儿?


劳凯声:


最大的挑战两个方面,其实我们一项有关高等学校的招生、录取的制度设计,恐怕它要达到两个目标,老百姓才会满意,一个是如何能够达到客观、公正,也就是说我们要符合我们社会的基本公平原则,这样老百姓才能满意。另外一个,它要达到一个能够有利于不拘一格的选拔人才,把真正有才能的学生选拔上来,这样老百姓才能满意。


主持人:


应该说在这个事件当中有一个关注点,那就是各个有推荐权力的中学校长,大家对他们也是非常关注的。今天我们也对部分名单上中学的校长进行了采访,我们来听一听他们的声音。


(电话采访)


文祥(哈尔滨市第三中学校长):


也引起了一些在学生当中的不安定,大家都在琢磨,是不是我有特长了,或者我有其它渠道了,能不能进行一下沟通等等这些方面。所以说,给我们在这一方面带来了很大困难。


记者:


您说的那种具体的困难和阻碍,就是说还是会有人私下来找您。


文祥


对。


记者:


你们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学校是采取怎样的态度和做法呢?


文祥


我觉得我们现在初步定的方案,由学生根据排名然后提出申请,提出申请之后,我们上会,上完会之后,根据学生的申请,我们要进行公示。


叶翠微(杭州市第二中学校长):



因为我们是程序在先,也就是标准公布,程序透明,所以想开这个后门它也开不了,为什么?推选的程序,首先第一个我们就是把被推选的学校,关于招生的基本要求,就是这个信息我们公布。


第二就是名额我们公布,让我们的学生、学生家长在第一时间知道这样一个要求,然后学生根据这个要求以后进行自荐,自荐进入到我们的学校视野以后,我们再组织高三教师团队,对自荐的同学进行一个综合的评估,评估提出出格人选以后,我们再进一步地征求学生代表和家长代表的意见,征求两个代表意见以后,然后我们再确定以公示的人选。然后就这样的同学的情况,在全校进行公示,就是大家的综合的评估。那么这个评估没有什么大的异议,我们再提到最后的程序,就是校长实名推荐。

赵文祥:


以前两年的学习为主,加上高三开学以后的月考,对文化课的成绩,几次文化课的成绩,再加上学生的综合,因为这是一个综合排名,包括学生的思想品德,获得的评优,优秀学生、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包括学科竞赛、文艺体育等等,为校争光的一些项目,我们有一个加分的政策,按照一定的比例折合以后,进行一个综合的排名。


主持人:


劳教授,从刚才几位校长的谈话当中,我们注意到有两点,我听了有两点,比如第一个校长提到私下有人找。还有,刚才后面这个校长说,有很多相应的这种考核的标准,如果按照后面这位校长所说的,有这么多考核标准,那还要校长推荐干吗?


劳凯声:


我想是这样的,尽管这件事情把权力是赋予了校长,但是他不是任意而为的,也就是说他推荐谁,不推荐谁,应该有一个比较刚性,比较确定的标准,根据这样一个标准来推荐,这样一件事情才能做好,老百姓才能满意。所以我注意到了,这些校长现在非常谨慎,他都可以提出我推荐学生的基本标准是什么,我的程序是什么,我想这样做就是要让老百姓放心。


主持人:


刚才他们提到的是自己的一些做法,大家可能会想到,刚才有一位校长说了,实际上有些家长可能私下里要找了,对于这些校长,我们有哪些外部约束的办法?


劳凯声:


这是肯定应该有的。任何一项制度在设计的时候,如果我们要达到客观、公正这样一个目标,也就是说我们在制度设计上应该有比较透明的程序,有比较有效的监督的方法。另外在权力的分配方面,所有的执行者他握有的权力应该是确定的,分工明确,不能给他太大的自由裁量的余地,这样就能会使事情做的比较确定。所以我想这样一些方面都是在制度设计的时候必须要有的一些方面。


主持人:


实际上对于这些校长在实际推荐过程中会出现哪些方面的问题,怎么样来约束。接下来我们再来连线一位嘉宾,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熊教授您好。


熊丙奇(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教育问题研究专家、《大学有问题》作者):


你好。


主持人:


熊教授,针对大家提到的比较多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会产生的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有哪些相应的约束机制可以做到这些问题来解决呢?


熊丙奇:


目前从北大所公布的这种约束办法来看,我觉得它还很难回应公众的质疑,如果要做好这样的一个约束机制的话,我想首先一个是要加大对公示力度的一个监督。虽然他现在说要把一些学生、考生的信息要进行公示,但是从过去七个年头我们自主招生的实践看,公示的信息极其有限,即便是这次北大所公布的39所学校的一种资质,它实际上也只公布了一个省,然后学校,然后校长,而其他的信息我们都很难获得。因此我们也很担忧,在接下来的自主招生的公示中,他怎么能公示非常详尽的信息,比如说这个学生究竟排名多少,然后他获得怎么样突出的一个表现,然后校长的评语是怎样的,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从它对校长的约束来讲,一经发现将取消这个学校的推荐资质,一经发现将取消学生的推荐资格,但是这种取消实际上对学生来说是没有任何处分的,感觉上就是零处罚。因此我觉得如果要约束校长的推荐,使得他更加公平公正,应该把在推荐过程中的弄虚作假视为高考作弊,但是它这种认定也很艰难,为什么呢?刚才教授也讲到,实际上校长的实名推荐最后可能变成一个学校推荐,因为它要经过很多的考核程序,最后校长可能签个字,又违背了我们推出校长实名推荐的初衷。


所以说从以上这几个方面可以看到,目前校长的实名推荐它实际上还是受到公众的质疑的。


主持人:


在大学和中学之外,还有相应的哪些方面来进行约束呢?


熊丙奇:


应该这样讲,目前自主招生公示的话,它可能在中学来讲,它的约束可能可以做得更好一点,一方面比如说,中学里面有教师委员会来进行标准的制订。另外一方面可能要设立一个家长委员会,来监督这样一个操作过程。另外一个,要使整个过程透明,中学这个过程我觉得它是可以做到的,进一步做到的。但是从我们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整个自主招生的标准和平时我们实行的对人才的评价标准是不一致的,因此怎样实行一个更加让大家能够接受的标准,这也是有待于在实践中进一步去完善的。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熊教授给我们带来的分析。


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都注意到校长这个大家关注的点。大家现在不妨看一个画面,画面当中是一些人画的漫画,也都是把焦点针对到校长身上,如果说一旦在校长这儿出现问题了,可能这样的一个做法就会走样,就会变味。


刚才我们谈到校长怎么样能够进一步的严于律己,但是如果过于严于律己,有的时候就会走一个极端,说那样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还是来看学分,结果一看学分,可能会造成这个制度变味了,我们本来是要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最后又走回到了靠分来选拔了,你怎么来看待这样可能出现的问题?


劳凯声:


这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一点权力都不给推荐者,不给校长,那么校长能够做的就是按照分数排名,把最优秀的、分数最好的(推荐了)。这些人其实他要参加高考,他也能考上,所以这就没有起到改革想达到的目标。


我想,在这里面除了监督,除了严密的制度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就要建立一种对于校长的信任机制。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校长,你负有向北京大学推荐优秀学生的这样一种优秀权力,这种权力同时也是一种责任,如果你在这当中弄虚作假了,塞进个人的私利在里面了,明年我就会停止你推荐的资格,这样一做的话,这个校长就会非常谨慎,不仅涉及到个人,而且涉及到一所学校,涉及到这个地方所有的考生,这件事情是关系重大的。这样一个信任机制,可以有效的来制约校长的行为。


主持人:


今天我们来关注是北京大学实行的中学校长推荐学生这样的一个事件,稍候我们将继续。


主持人:


在中学校长进行实名推荐的过程当中,刚才我们关注了哪些人能够上,但是实际上有些人会失去资格,包括一些学校,我们来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人民网认为,遴选校长的标准不是从德、才、能等方面考虑,而是着眼于校长所在中学的办学条件、生源质量,即这个学校的实力,难道实力强的学校,其校长就一定值得信赖吗?


教育部原发言人王旭明发表博文,校长推荐制,一道美妙而难念的经,他将眼光投入到名校、强校之外的其他学校,认为在现有国情下,东西部差距、城市农村差距,决定了在面试这一关学生们的起跑线就不同。


《农民日报》则直接呼吁,农村校长理应有推荐权。


经济观察网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民众的担心不无道理。因此这两年,围绕高考出现的各种稀奇之事实在不少,有冒名顶替者,如罗彩霞案,有重庆篡改民族身份者,有浙江三模三电训练队,最终却成为有钱有权家庭子女的“加分俱乐部”。那么我们有什么制度设计可以保证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就不会成为一些特有阶层的“分肥游戏”呢?


《光明日报》也担心,摆脱了分数这个硬杠杠,人性化的推荐是否会成为新的滋生权力寻租的沃土。因为没有制度的保证,品格再好的校长,恐怕也难以抵御行政干预的压力。


《重庆日报》认为,推荐制的实行必须有一个坚实的社会基础,这就是诚信。如果社会普遍缺乏诚信,就让推荐制单兵突进,这样的制度不是限于虚伪的淤泥就是半途而废。


千龙网评论文章就认为,从来就没有攻不破的马其诺防线,与其寄希望于叠床架屋的刚性制度来封死一切漏洞,还不如在不断的试错和反复博弈中寻求突围,以公开透明和公众监督来拒腐防变,在一个又一个环节上解决问题,在一个又一个方案中积累经验。


知名学者薛涌以美国名校录取的游戏规则为例,一个从小受了最好的教育,成绩和履历都非常优秀的学生,经常在录取委员会中受到这样的质问,既然你已经有了这么多机会,我们学校为什么还要把另一个难得的机会给你,结果这样的学生尽管综合素质优异,也可能被刷掉。


事实上,从哈佛、耶鲁到弗尼吉亚大学这种一流的州立大学都主动出击,投入资源到最穷、最弱势的阶层和地区,说服那些自己也不能相信能上这种大学的穷学生申请。


主持人:


劳教授我们看,实际上最后是让有资格、合格的学生能够推荐上来,但是我们首先看这些有推荐资格的学校,很多都是名校,除了名校之外的其他学校,它的学生可能也会达到相应的水平,但是由于学校没有资格,这个学生就不能够被推荐,这样的问题怎么办?


劳凯声:


这正是这项改革的局限性,也就是说从道理上来说,这39所学校的学生固然非常优秀,但是39所学校之外的学生也有优秀学生,现在这种做法实际上把他们拒之于门外了,这项改革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确实有他不合理的地方。但是这项改革应该说不是北大的首创,其他国家也有类似做法,比方说美国美国的常春藤联校基本上它也是这样做的,它录取推荐的范围也是指定的一部分中学,而不是全国所有的中学。因为从实际的做法来说,如果把这样一个推荐扩及到全国所有的学校的话,这个录取的成本会非常高昂,这是高等学校接受不了的。


主持人:


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来讲,作为一个马上面临高考的学生来讲,大家会觉得不公平,特别是一些农村的学生,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导致他本身受教育的环境就不一样,可能会失去这样的资格,这个怎么办?


劳凯声:


对,因此高考制度是不可能取消的,现在北大这样一个自主的通过推荐录取的这样一个办法,只能是一个辅助性的办法,而且它的比例绝不能过大,如果过大就会损害其他考生的利益,造成整个社会公平的失衡。


主持人:


北大只占它本科录取的3%。我们刚才也谈到了,可能会存在一些隐性的所谓不平衡,可能最后在现实当中会显现出来,怎么样能够使这种不平衡进一步缩小?


劳凯声:



我想这个需要一种综合性的对于高等学校的录取制度进行通盘改革的考虑,比方说从我现在的理解,在中国目前这样一个阶段,高考制度是不能完全取消了,尽管它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它能够保持一个基本的客观和公正,因此它不能完全取消。而且在目前阶段,它应该是中国高等学校录取学生的一种基本的制度、基本的形式,然后为了弥补这样一项制度的不足,我们可以采取一些其他的办法,比方说像北大这样一个推荐制的做法,现在还有其他的一些做法,比方说联校等等,这样一些办法只能是辅助性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