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过去

陆军81裤 收藏 0 20

在我的记忆的一 天就是1982年5月21日的那一天,本来我是一个70年代出生的就是那一天让我失去美满幸福的家.当年我爸爸是村里开拖拉机的,不幸的就是哪天夺走我爸爸的生命.当年我是在读中学一 年级,就这样让我没能在读书.后来我只能在我家里帮忙我妈妈做农家事,那个时候我们村还有生产队,我就在我们村里的生产队养牛.第2年的春天,我就跟我们村里的老乡到了永安县罗方的一个水电站做工.我当年才13岁,当时我们做工是为了能吃饱饭,在那里做工天天三餐有大米饭吃,但是做的活也很辛苦的,挑一担水泥沙浆要一百多斤.在那里我做了十几天就想家想我妈妈了,给工头说我想回家他们不让我回家,说带我到这里花了多少钱的路费要等我争过了我的路费才让我回家,当时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做火车来很快就到了,我以为还很近呢,我就想出一 个稔头干脆自己走路回家,可是有一 天我真得从我们做工地工走路到了永安全部路程83公里.走了两天两夜当年我真厉害,没吃饭就能走这么远的路,到了永安我就去了火车站,在等火车的时候有个人问我这么小要去那里,我怎么从家到做工怎么从工地出来的事全部告诉了他,当时他也很好给我买饭吃,他就说他也是和我一条路的,当时我也没想到他是个拐卖儿童,就这样和他一快上了火车做了有两天还没到我就问他为什么还没到,他就告诉我他要先去武汉玩几天在回去,他说武汉的黄鹤楼很好玩的,我在读书的时候也有读到黄鹤楼.当时我也想现在有得吃饱饭不用做工还可以去黄鹤楼玩我就这样跟他去,在那里玩了一天我们又到了武汉的应城,他说他那里有个朋友,到他那个朋友家.他朋友对我们还挺客气的,在那里住了一 个晚上,第2天早上我就没看到哪个人了.我想去找他,他朋友不让我出去说他已经用500快卖给他了,我的天啊,我相信他,他为什么把我卖拉.他把我关起来了.我就天天哭天天闹要会家找妈妈.虽然是这样的过日子,但是我每时每克都想我自己的家.在那里和他们生活了一年多也习惯了,和他们也相处了也很好了.他们就这样没在把我关起来了.那是1985年我就这样从武汉的家走了路回家,但是就这样变成一个小流浪汉了,在从武汉爬火车做错了车,做到了杭州去了,那时候是冬天,没地方睡觉,睡在一个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走廊,当天晚上就被什么遣送站的人抓去了.我说为什么要抓我,他们说要把我们这些盲流送回家,就这样把我送啊送啊,送到了我们南安送了半年多也就是1986年我已经16岁了,当时他们是这样把我一站一 站的给我送到我们南安民政局,在由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拿了5快人民币让我自己做车回家了.我盼望多年回到自己的家愿望终于实现了.可我回到家的时候让我更加痛苦的事,妈妈不在.我找不到我妈妈,别人说我妈妈改嫁了.我该怎么办我才16岁啊,这么很心的妈妈为什么不要我离我而去.我自己要怎么样生活啊.我现在心酸了.哭了写不下去了.改天在说下去. 后来我们村的工作人员问我先把我送到我们镇的一 所福利院过年过节有个地方吃住,我就这样送到了孤儿院了.后来我也和本村的老乡一起去了一 个煤矿.在那里我做了两年就回来征兵了.1988年12月1日我光荣入伍了.在不用去流浪生活了.我相信我自己,我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坎坷经历应该能在部队干出什么成绩能的.新兵连的三个月饱受霜寒,那时候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恍惚一切尽在一切尽在眼前。在站岗一两个小时的军姿是常事,穿着棉袄打擒敌拳是那么的痛苦,在晚上加体能是汗流浃背,同时跟战友们的感情也是紧紧围绕在一起,我们一起挨骂,一起罚站,一起罚蹲,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训练,在最想家的时候彼此安慰。记得有一次,因为一个战友因为挨骂后想家而哭了,结果是一个班的人都哭了起来。还有一次因为一点事情班长事情不知道原因所以全班一起挨罚,到最后全体争着承认是自己的错,回想起来真的让人感动。新兵连是最让人留恋,离开家的感觉是那么的想家,但那里的确是我们一起组成的大家庭,让人感到温暖。让我也最受教训,记得我们在最后一次五公里考核的时候,我们新兵连队长说的一句话是“坚持、努力、拼搏,在跑不动的时候坚持,在中间的时候努力,在最后一段路的时候就要拼搏,因为相信胜利就在眼前”。虽然 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但一直激励这我勇往想前,退伍之后还记忆犹新!如果说新兵连是对军营的初步体验和适应,那下连以后就是真正的履行军人的职责。新兵连的三个月虽然苦,但让我明白了什么叫战友情深。下连以后更让我深层次的了解了什么叫军人的使命。记得第一次半夜紧急集合,让我们彼此穿错了鞋,左脚穿到了右脚,一手扣着衣服一手拉着帽子腰带,到了下面鞋还没提上脚跟,现在想想让人觉得好笑和回味,更加的是连长集合以后在上面一讲就是大半个小时,大气都不敢出。方案演练对我们来说是那么的恐怖和刺激,恐怖是因为用最快的冲刺到达指定的地点,刺激是拿着枪狂搜。在外边的人看来军人是那么的威风,谁又能了解到背后是多么的受气,要你站着不敢蹲着,要你看前面不敢左摇有动,就算明明是他的错而让你做错,你也要认为“只有错的动作没有错的口令”他说的永远都是对的。下连的第一年是最窝囊也是最让人受教育的一年,列兵是军中位置最底的,看见首长要敬礼问好,看见老兵叫“班长”这是常识,累点无所谓,心里充实了就行。训练的时候最恐怖的是战术,当身体与地球发生摩擦的时候受伤的肯定是身体,皮掉了血流了,但没人说不干了,因为都能理解自己的职责。摔擒是最舒服了,也许是由于在里面没地方出气,只有那时候才可以真正跟别人对打,虽然彼此摔着但摔的让身体舒服。在连队也不会出现穿着棉衣打擒敌拳,但晚上加操却是常事。那时候看电视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可爱”的事情,背理论是那么的心烦,都觉得当兵还要受“文”罪,在强逼之下也是一忍而过。千辛万苦的盼完了一年,终于到了第二年,也就是所谓的“老皮”了。环境和气息有所改变,怀着那种可以“扎式”的心情迎接了新兵下连,谁知道又是开始了忙碌的生活,这时的他们跟那时的我们一样什么都不懂,“手把手”的教着让人心烦。有时候烦了想动手打人,但看到他们那样子就改变方向打到了墙上,最好的折磨方法是在训练场上,因为那时就没有了所谓的“打、骂、体罚”一词,但战友之间就想夫妻之间一样没有永久的分裂,前一刻刚打过架,下一刻又是搂在一起笑着聊着,因为那是战友情,那是在一起摸爬滚打一起流血产生的情谊!“老兵复员,新兵过年”话虽如此,但谁能体会到那一刻的感受。复员命令宣布,开始卸衔的那一刻,没有了新老兵区别都抱在一起哭了。“肩上没有了责任,心里没有了负担,盼了好久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前一刻还都是那么的说,但到最后面对的时候谁能控制住卸衔那一瞬间的伤感,在场的人深深的哭了,代表着军旅生涯到此永久结束,三年的痛在这一刻全部流露出来。11月25日,对于所有当过兵的人来说是那么的熟悉和难忘。因为那代表着三年的战友将在这一天各归故乡,三年的战友情也许代表着永久的道别,或者是暂时的分开,但谁知道下次见面是何时何地呢。在分开的时候依依不舍,泪流满面,是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泪”,那只是在训练场上的言词,假如在那种情况,那种环境下还不流泪的就不能算是人了!三年的军旅生涯在最后那种情况下结束了,对于我来说虽然那只能成为永久最美好的回忆,但在那里面让我学会了许多许多,教会我了做人的原则,锻炼了人的毅志,那一切的一切是不会结束的!!!我也深深的祝每位战友永远幸福,事业有成!虽然有的各在一方,但心中了的“情”是永远都不会淡化的!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干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