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三卷 无奈 徐州阻击 第四十六章 狙击手

马车司机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我在阵地的另一头找到了老扁豆,他和刘长喜在一个掩体里正在吃日本人丢下的罐头。 进了掩体,我看了一眼满嘴油花的刘长喜,没作声,便蹲下翻腾弹药箱。 刘长喜把一卷黑胶布扔到地上说:“咱们营的电话跟团部联系不上了,营长让咱们连派人去看一下,你带着阿毛和长顺赶紧去,营长等着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我在阵地的另一头找到了老扁豆,他和刘长喜在一个掩体里正在吃日本人丢下的罐头。

进了掩体,我看了一眼满嘴油花的刘长喜,没作声,便蹲下翻腾弹药箱。

刘长喜把一卷黑胶布扔到地上说:“咱们营的电话跟团部联系不上了,营长让咱们连派人去看一下,你带着阿毛和长顺赶紧去,营长等着呢。”

我没搭理刘长喜,把子弹带又塞满后,捡起黑胶布,便走出了掩体。

盛夏已经来临,日头火辣辣地挂在天上,没走多远我的军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电话线淹没在草丛里若隐若现。我脚踩着它顺着往团部方向走去。阿毛、长顺在我后边一左一右地端枪跟着,不时地监视着左右。

长顺说:“老子还没吃饭呢!这破活儿找俩新兵干不就完了。”

阿毛说:“你着啥急,一会不就回去吃了吗?”

长顺说:“等一会回去,肉早就让狗熊捞光了。”

阿毛问我:“你走怎么慢干什么?”

我说:“你们两个别这废话了,看着点周围,可能有狙击手。”

长顺说:“不会吧!”

我说:“很有可能,狙击手经常剪短电话线,然后再附近埋伏,专打来修电话线的人。”

长顺说:“我日他奶奶地,老子不会这么倒霉吧,但愿别。”

阿毛说:“不会吧,狙击手都是找大官下手,咱们啥也不是,人家日本人才不浪费子弹呢。”

长顺说:“他是上尉,算大官了吧。”

我笑着说:“谢谢您,我脸上没写着上尉两个字,我没带领章。你小兔崽子脖子上可是上士军衔,咱们三个里你可是军衔最高的,狙击手肯定打你!”

“我日。”一听这个,长顺一把就把自己军服领口的上士领章扯了下来,说:“差点要玩完啊。”

我说:“晚了,说不定日军狙击手早就瞄上咱们了,你拿下来也没用,人家都看见了,一会儿准打你!”

长顺瞪着眼睛,涨红着脸说:“你可别吓唬我!我们家到我这辈儿可是单传,家里指着我传宗接代呢。”

我说:“那你还当兵!”

长顺说:“王八蛋才想当兵呢,我是被连长抓的壮丁!不来就打死!你说我来不来。”

我没再说话。

走上一个小土坡儿,电话先延伸下去,在坡下的一块石头旁,我看到了断头。

我急忙趴了下来,阿毛和长顺也趴下问:“怎么了?”

我说:“断头就在坡下,先趴着别动。”

说完我拿出望远镜朝四周望了一下,这里都是低矮的灌木,加上正值夏季,草木繁盛,里边趴个人根本发现不了。

我说:“爬过去。”

我们三个慢慢地朝坡下趴,我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心里也是格外的紧张。这种活儿,本来就是挨枪子的事情,刘长喜让我去干,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只能想他想借这个让我光荣了。除掉我这个他眼里的眼中钉。

离断头越近,我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我已经看清楚了那节断头静静地躺在一个弹坑里,应该是颗炮弹炸断的。

阿毛在后边说:“我早说过,那有狙击手。他们都应该在师部附近猫着。不会在这里的。”

我们趴倒弹坑边,我咬开电话线上的胶皮,长顺在一边找到了另一截,我把两边的铜丝拧上,用胶布缠好。

阿毛说:“可以回去了吧?”

我说:“捋到团部再说,可能前边还有。”

我们一路检查到了团部,就只有这一出断开。我和团部管通讯的人交代了一下,电话已经通了,任务完成了。

团部正在开饭,我三个人没吃午饭的从团部厨房里拿了几个馒头啃了起来。不远处的掩体里传来了张灵甫的叫骂声,不知道谁又在挨训。

正当我们蹲在厨房边吃得正香时,天边一队日军轰炸机飞了过来,在我们头顶上开始扔炸弹。

我一把抓住旁边的阿毛,冲进了旁边的掩体里。长顺几乎是飞进了进来。他身后是大股的浓烟伴随着热浪也跟着进了厨房。里边被抢的睁不开眼睛。

我蹲在一角听着外边的动静,居然有机枪射击的声音。

长顺说:“真他妈不怕死啊!这时候还开枪还击。”

我说:“有的是想精忠报国的。”

长顺顺手从旁边的灶台上的筐里又拿了几个馒头揣进怀里说:“报哪门子国啊!保命要紧!”

几分钟过后,日军的飞机走了。

我爬出厨房,一边抬头看着远去的飞机一边大嚼着馒头,然后回头冲正在抖落土的团部炊事兵说:“有咸菜没有?”

那个炊事兵看着我笑着说:“有,两块钱一碗 吃不吃?”

我骂道:“你就他妈缺德吧!”

回到阵地上,大家伙还在吃饭,我盛了一大盆菜糊糊就着馒头,坐在弹药箱子上吃着。

刘长喜晃晃悠悠在战壕里端着饭盒边走边吃,脖子上挎着他那个装战利品的包,他说:“赶紧交啊,这几天没理会你们这帮兔崽子,别以为老子把这事忘了。快点。”

弟兄们开始上交摸尸体得来的东西。

刘长喜挺着肚子说:“我占着手呢,赶进往里放。”

老四问:“攒多少了?”

刘长喜说:“够你们回去吃几天肉的了。他妈了把子的自打一进了河南,还没捞着一挺九二式呢,三八大盖不值钱啊!”

说完刘长喜转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因为前几天缴获的那挺九二式让我炸废了。

我毫不示弱地朝他笑笑,继续低头吃饭。

老四问:“现在三八大盖什么价儿啊?”

刘长喜咽了一大口饭说:“湖北是六十块一支,有子弹再加二十,这里还不知道呢。”

一个下等兵跑到刘长喜身后,立正说:“刘连长,营长通知各连原地待命,抢修战壕。”

刘长喜回过头说:“知道了。回去吧。”

那个下等兵敬礼道:“是。”

正吃着的狗熊见状骂道:“把手放下!别敬。。。。。。。。”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