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娱乐城当副总——揭露酒吧、娱乐城江湖潜规则

sanja12 收藏 6 602
导读:一年了,出了点事,终于回来了。稍微修改了下重新更新,和原来的不同,这次不弃楼而去了:)   第一章:初涉娱乐城      1      我和阿辉正在台球厅打台球,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他们老板要请我们吃饭——他穿得西装笔挺,戴着墨镜,跟电影里的保镖似的。我问他为什么请我们吃饭。他说,到时就知道,车就在外面。于是,我们懵懵懂懂跟他上了车,直到在酒店包厢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们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是的,一个月前,我们救了他。      那天深夜,我们像往常一样经过那条路,渐渐地,我们看到了

一年了,出了点事,终于回来了。稍微修改了下重新更新,和原来的不同,这次不弃楼而去了:)


第一章:初涉娱乐城


1


我和阿辉正在台球厅打台球,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他们老板要请我们吃饭——他穿得西装笔挺,戴着墨镜,跟电影里的保镖似的。我问他为什么请我们吃饭。他说,到时就知道,车就在外面。于是,我们懵懵懂懂跟他上了车,直到在酒店包厢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们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是的,一个月前,我们救了他。


那天深夜,我们像往常一样经过那条路,渐渐地,我们看到了路上的血迹,顺着血迹往前走,看到路边的水沟里躺着一个人,那水沟有一米多高,阴暗潮湿,那人全身湿透,不停地打着哆嗦,身体试着往上挪动,却始终站不起来。


那男子见到我们说,我的腿可能断了,你们背我去医院好吗?我会报答你们的!


我迟疑了片刻,跳下水沟,把那男子托了起来,阿辉双手接过他肩膀把他拉上路边,再把他背起,往医院方向跑去。


到医院时,那男子已经晕过去,不知道是被冻晕还是痛晕的。医院让我们先去交钱,我们身上没有多少钱,只好由我回去拿。拿到钱,我去医院收费处交了五千元。


两个小时后,那人醒了。他让我们联系到了他的人。他的人来了,是个漂亮的女人,她说她叫叶子,问我们替他们老板交了多少钱。我把那男子的诊疗收费卡给她,她看了看,从包里掏出了五千元给我们。林浩让叶子把他的脏衣服拿过来,他从他的脏衣服里掏出两张名片,给我和阿辉各人发了一张说,你可以随时来我们公司,也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我看了看名片,上面印着大华集团董事长林浩……


再次见到林浩,他站起来走到我们面前和我们握手,看他走路的样子,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林浩请我们吃西餐,我是第一次吃西餐,刀和叉我用不惯,叶子手把手地教我。她长得很好看,我显得有些拘谨。林浩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兄弟别紧张,你当我是你大哥好了,以后我会把你当亲兄弟看待的。”


林浩因为伤还没痊愈,不能喝酒。只好让叶子替他敬我们酒,叶子的酒量很好,都是一口喝到杯底,不一会儿,我就被她灌得七分醉。


服务员把我送到酒店房间,我问服务员这里住一天要多少钱,那服务员见我问这么幼稚的问题,没好气地说,八百,我看你是第一次住这种地方吧。我说,你看不起我?那服务员马上说,你喝醉了?什么星座的呀!这么敏感?我说,我没醉,我要投诉你,我这就去找你们经理。


“经理在吗?我要投诉。”我打开酒店房间门,对着走廊喊道。服务员口气马上软了,说,我求你了,别这么大声好吗?要是被客服经理听到,我得下岗了。她这样说,我那可怜的自尊得到了满足,气也消了。我说:“那你出去吧,帮我叫下林辉。”她说好的。结果阿辉没进来却进来一个女的,那女的进来后,马上关上门,接着要脱衣服。我对那女的说,你进错房间了吧?她说有人给了她钱让她进来陪我的。我一听才知道对方是小姐,一定是林浩给了她钱。


我说我这么大的人一个人敢睡,不要人陪。她说,我不行走,我走了得退钱,那给我钱的人对我说,没有一个小时别出来。我说,那你看电视吧,我睡觉了。她落个没趣说,我很难看吗?我说还好,挺好看的。那你………?


我没有回答她,我喝得有点晕,想睡觉,接着就睡着了。没多久,我被摇醒了。我问她干嘛。她说,我是为你着想,我觉得你花了这么多钱,不玩太亏了。我说,你准备退钱给我吗?她说,那你睡吧。我被她弄得睡不着,打开电视看新闻。期间,她不断看表,时间大概到了,她站起来说要走了,临走前还不望说了句真心话:你是不是不行啊?!我一听火了,把她拉过来。她说,时间到了,加钱。我说,滚。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爬起来,对着镜子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临走前还对我嫣然一笑。


不一会儿,阿辉来到我的房间。我这才知道阿辉刚才也有着我类似的遭遇。我问阿辉有没有背叛胡蝶。阿辉说算不上背叛,这只是逢场作戏,以后这样的事多了,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对未来充满野心。


门外响起敲门声,我打开门,是叶子。她酒喝得比我们多,却仿佛一点事都没有。她进来坐在我们床对面的沙发上,从包里拿出一叠钱说,这是五万块钱,老板叫我给你们的,感谢你们救了他。


五万,对我和阿辉来说都是个大数目了,我当时楞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和阿辉谁也没有去接她递过来的钱。叶子有些为难说,我们老板是重义气的人,你们千万别客气。阿辉说,如果他真想帮我们,你让他帮我们找个工作吧。我接过阿辉的话说,对啊,我们想通过自己劳动获取报酬。叶子收起钱说:好吧,我会把你们的意思传达给我们老板的——我先走了。


我去送她,到了门口,她突然附在我耳边说,你真纯洁,刚才进你房间的那个小姐我认识,她跟我说你们发生的事……笑死我了。我说,内心纯洁的人前途无量。她说她走了。


望着叶子的背影消失在酒店走廊上,我分外惆怅,早知道收了那五万元,我们现在就是富翁了。阿辉也有些失落说,快点走吧,还不知道这酒店的房间费要不要我们付呢,如果房费是按小时算的,我们就惨了,说着我们一起出了酒店。


2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叶子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说两天后,林浩将在江城的最繁华地段新潮街开全市最大的娱乐城——这将意味着我们都有事做了。


第二天,叶子把车开到我们楼下,打我电话说她已经到了我们楼下。那时我们还在床上,我叫醒阿辉,随便披上一件衣服,和阿辉下楼。


上了她的车,我从后镜里看到她玩味地笑,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车子开到了一家时装店,叶子停下车说,你们都去选一套衣服吧。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也的确够寒酸的,全身上下加起来总价值不到两百,阿辉的全身加起来勉强到两百。


那店里的衣服,便宜的不好看,好看的都太贵,一身下来的怎么也得一千多,叶子看我们磨磨蹭蹭的,迅速给我们挑了两套,让我们去试下。她眼光不错,我们照着镜子都觉得挺满意。


售货员问,要不要包起来。叶子说不用了,让我们直接去更衣室换了。那次我们除了内裤与袜子没换,其他的都换了。阿辉身材好,穿的是西装,我的是休闲服。一结帐,两人加在一起是四千多。她从包里拿出一小叠钱帮我们付了。


明天娱乐城才真正开张了,今天娱乐城却热闹非凡,大堂里挤满了很多人,这里一堆、那里一伙,干杯声、打骂调笑声与歇斯底里的狂吼声混合在一起,整个场面嘈杂不已。叶子带我们去另外一个房间见林浩,那安静多了。


林浩和我们简单地说起了娱乐城的一些情况,他和他开这个娱乐城和街边那些叫“娱乐城”的娱乐城的区别就如同国际大商场与小卖铺的区别,小卖部没有太多程序,什么好卖就卖什么,怎么好卖就怎么卖。大商场却有一套很繁杂的管理系统与经营理念。


我和阿辉插不上嘴,不断地点头说是的是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最后他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临走前对对我们说:“我有事先去忙了,从今天起,叶子就是你们的老师,她会教你们许多东西。”


我和阿辉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林浩出去,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阿辉说,叶子老师,请多请教。叶子说,哪里?哪里?相互学习!我也开起了叶子的玩笑说,叶子老师,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老师,要是我们有什么不懂的,还希望你多抽时间给我们补课哈。叶子说,我会让专业的人好好教你们——我们出去吧。


跟着叶子,我们又来到了大厅,那里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非常混乱。他们有的在非常骄傲地说着风流韵事。有个凸顶色男人,在三杯下肚后,以“男人好色英雄本色,女人风骚高尚情操”的理论主题发表一大堆歪理邪论,他对在坐的女人说:女人像鲜花,有一定的保质期,你们要趁着年轻多利用你们美丽的资源,大把大把地赚钱。听得一些小女孩如进入了云山雾海什么也看不清,言语只中非常赞同找一个有钱人,当然最好是又有钱又帅的。


酒越喝越多,有个人说:“女人就像一首歌,ML就是唱歌。”语言粗堪下流,简直没完没了。我觉得气氛压抑,出去透了透气。


过了一会儿,阿辉来走廊上叫我,说江城的刘副市长与市公安局的郝局长等江城社会名流来了。我们回到大厅,刚好遇到刘副市长站起来跟大家讲话,大家争相鼓掌,也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他先肯定了林浩的一些成绩,为这个城市做出的贡献,然后象征性地和我们喝了一杯,就在一伙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那些所谓的社会名流也都去别的楼层与老板喝酒。只有郝局长仍然舍不得走,他和我们平民草根打成一片,还开起了玩笑。我敬了郝局长一杯说,郝局长啊,今天我们算是在一张桌上喝过酒的了,就算认识了,要是我哪天不小心做了什么坏事被你抓到公安局去,你要念在今天这杯酒的情份上,少打我两拳哈。郝局长“嘿嘿嘿嘿”地笑,胸膛一抖一抖地说,你放心,我们不打人,有制度,讲程序、讲法律的。


我们一桌没几个好人,都是些江湖混混,大家不断敬郝局长酒,让郝局长也跟刘副市长似的给我们说几句话,指导下发财方向。郝局长在多喝几杯酒后,果真也站起来和我们说话,他说的话比刘副市长有气魄多了,他说我们是国家的栋梁,说以后这个城市就是我们混的,他那手舞足蹈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希特勒的煽情演讲。


郝局长的讲话完毕,我们娱乐城的一个重量级人物出场了,她就是叶子,她有着典型东方美女的鹅蛋脸庞,大眼睛黑白分明,嘴唇细薄红润,无论何时,脸上有种自然恬静的美,给人感觉她不仅漂亮而且有气质。在座的几大男人都在夸叶子漂亮。有一位姐妹马上就不服气了说,叶子大多时候特粗鲁,什么脏的糙的话都说得出来,可是只要一见客户,她立马儿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端端正正地坐着,双腿合拢,粉面低垂,杏眉含情决不直视,樱唇半启,笑不露齿,声似流莺清脆不失婉转,态如飞燕妩媚难掩风骚,直到把你搞得晕头转向,誓不罢休。我后来才知道说这话的是客服部经理小丽。


“对嘛,娱乐城就需要这种人物。”郝局长附和着说。


“郝局长,你可别听小丽瞎说,你看她把我说得跟接客的似的。” 叶子笑着说。


郝局长两眼发光,色眯眯地盯着叶子说:“叶子小姐,见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来,我敬你一杯。”


“局长夸奖了,以后还望您能多多关照呢?”叶子笑媚横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叶子小姐,你千万别跟我见外,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一只手已经搭在她裸露的肩膀上。


我看不惯,有点恶作剧地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踢了郝局长一脚,桌子下那么多脚,反正他也不知道谁踢的。


郝局长突然大叫一声:“谁踢我。”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谁也没有说话,叶子的眼神凝固在我身上大约有三秒钟,再转过脸对郝局长说:“郝局长您今天真是高兴,一高兴酒就喝多了,我陪您先去后面的房间休息吧。”


“那……那当然,谁叫我认识了你……”叶子扶着笨重的局长去了后面的房间。


过一会儿叶子就出来了,她说郝局长一扶上床就睡着了。


旁边有一个叫小丽的小姐起哄说,叶子姐姐可真有本事,媚眼一抛就让堂堂的局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小丽你可别笑话我,她对哪个漂亮女人都是这样。”


“他干嘛不对我这样,我看我自己也挺漂亮的,叶子姐姐看来我们应该多给你学学。”


“……”


这的人看起来个个都亢奋异常,我却莫名地感到失落,只好借故离开。

2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叶子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说两天后,林浩将在江城的最繁华地段新潮街开全市最大的娱乐城——这将意味着我们都有事做了。


第二天,叶子把车开到我们楼下,打我电话说她已经到了我们楼下。那时我们还在床上,我叫醒阿辉,随便披上一件衣服,和阿辉下楼。


上了她的车,我从后镜里看到她玩味地笑,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车子开到了一家时装店,叶子停下车说,你们都去选一套衣服吧。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也的确够寒酸的,全身上下加起来总价值不到两百,阿辉的全身加起来勉强到两百。


那店里的衣服,便宜的不好看,好看的都太贵,一身下来的怎么也得一千多,叶子看我们磨磨蹭蹭的,迅速给我们挑了两套,让我们去试下。她眼光不错,我们照着镜子都觉得挺满意。


售货员问,要不要包起来。叶子说不用了,让我们直接去更衣室换了。那次我们除了内裤与袜子没换,其他的都换了。阿辉身材好,穿的是西装,我的是休闲服。一结帐,两人加在一起是四千多。她从包里拿出一小叠钱帮我们付了。


明天娱乐城才真正开张了,今天娱乐城却热闹非凡,大堂里挤满了很多人,这里一堆、那里一伙,干杯声、打骂调笑声与歇斯底里的狂吼声混合在一起,整个场面嘈杂不已。叶子带我们去另外一个房间见林浩,那安静多了。


林浩和我们简单地说起了娱乐城的一些情况,他和他开这个娱乐城和街边那些叫“娱乐城”的娱乐城的区别就如同国际大商场与小卖铺的区别,小卖部没有太多程序,什么好卖就卖什么,怎么好卖就怎么卖。大商场却有一套很繁杂的管理系统与经营理念。


我和阿辉插不上嘴,不断地点头说是的是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最后他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临走前对对我们说:“我有事先去忙了,从今天起,叶子就是你们的老师,她会教你们许多东西。”


我和阿辉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林浩出去,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阿辉说,叶子老师,请多请教。叶子说,哪里?哪里?相互学习!我也开起了叶子的玩笑说,叶子老师,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老师,要是我们有什么不懂的,还希望你多抽时间给我们补课哈。叶子说,我会让专业的人好好教你们——我们出去吧。


跟着叶子,我们又来到了大厅,那里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非常混乱。他们有的在非常骄傲地说着风流韵事。有个凸顶色男人,在三杯下肚后,以“男人好色英雄本色,女人风骚高尚情操”的理论主题发表一大堆歪理邪论,他对在坐的女人说:女人像鲜花,有一定的保质期,你们要趁着年轻多利用你们美丽的资源,大把大把地赚钱。听得一些小女孩如进入了云山雾海什么也看不清,言语只中非常赞同找一个有钱人,当然最好是又有钱又帅的。


酒越喝越多,有个人说:“女人就像一首歌,ML就是唱歌。”语言粗堪下流,简直没完没了。我觉得气氛压抑,出去透了透气。


过了一会儿,阿辉来走廊上叫我,说江城的刘副市长与市公安局的郝局长等江城社会名流来了。我们回到大厅,刚好遇到刘副市长站起来跟大家讲话,大家争相鼓掌,也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他先肯定了林浩的一些成绩,为这个城市做出的贡献,然后象征性地和我们喝了一杯,就在一伙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那些所谓的社会名流也都去别的楼层与老板喝酒。只有郝局长仍然舍不得走,他和我们平民草根打成一片,还开起了玩笑。我敬了郝局长一杯说,郝局长啊,今天我们算是在一张桌上喝过酒的了,就算认识了,要是我哪天不小心做了什么坏事被你抓到公安局去,你要念在今天这杯酒的情份上,少打我两拳哈。郝局长“嘿嘿嘿嘿”地笑,胸膛一抖一抖地说,你放心,我们不打人,有制度,讲程序、讲法律的。


我们一桌没几个好人,都是些江湖混混,大家不断敬郝局长酒,让郝局长也跟刘副市长似的给我们说几句话,指导下发财方向。郝局长在多喝几杯酒后,果真也站起来和我们说话,他说的话比刘副市长有气魄多了,他说我们是国家的栋梁,说以后这个城市就是我们混的,他那手舞足蹈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希特勒的煽情演讲。


郝局长的讲话完毕,我们娱乐城的一个重量级人物出场了,她就是叶子,她有着典型东方美女的鹅蛋脸庞,大眼睛黑白分明,嘴唇细薄红润,无论何时,脸上有种自然恬静的美,给人感觉她不仅漂亮而且有气质。在座的几大男人都在夸叶子漂亮。有一位姐妹马上就不服气了说,叶子大多时候特粗鲁,什么脏的糙的话都说得出来,可是只要一见客户,她立马儿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端端正正地坐着,双腿合拢,粉面低垂,杏眉含情决不直视,樱唇半启,笑不露齿,声似流莺清脆不失婉转,态如飞燕妩媚难掩风骚,直到把你搞得晕头转向,誓不罢休。我后来才知道说这话的是客服部经理小丽。


“对嘛,娱乐城就需要这种人物。”郝局长附和着说。


“郝局长,你可别听小丽瞎说,你看她把我说得跟接客的似的。” 叶子笑着说。


郝局长两眼发光,色眯眯地盯着叶子说:“叶子小姐,见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来,我敬你一杯。”


“局长夸奖了,以后还望您能多多关照呢?”叶子笑媚横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叶子小姐,你千万别跟我见外,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一只手已经搭在她裸露的肩膀上。


我看不惯,有点恶作剧地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踢了郝局长一脚,桌子下那么多脚,反正他也不知道谁踢的。


郝局长突然大叫一声:“谁踢我。”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谁也没有说话,叶子的眼神凝固在我身上大约有三秒钟,再转过脸对郝局长说:“郝局长您今天真是高兴,一高兴酒就喝多了,我陪您先去后面的房间休息吧。”


“那……那当然,谁叫我认识了你……”叶子扶着笨重的局长去了后面的房间。


过一会儿叶子就出来了,她说郝局长一扶上床就睡着了。


旁边有一个叫小丽的小姐起哄说,叶子姐姐可真有本事,媚眼一抛就让堂堂的局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小丽你可别笑话我,她对哪个漂亮女人都是这样。”


“他干嘛不对我这样,我看我自己也挺漂亮的,叶子姐姐看来我们应该多给你学学。”


“……”


这的人看起来个个都亢奋异常,我却莫名地感到失落,只好借故离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