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过窗+扛过枪[蓝剑军团]

间一 收藏 24 6034
导读:同过窗+扛过枪[蓝剑军团] 前一阵子,同学X来看我,这小子已经是某驱逐舰的政委了,我说你小子怎么爬的啊?他嘿嘿地笑,打趣说是走了狗屎运。 我已经转业了,也不是真的关注他有什么渠道,只是扯淡而已,他们舰是来执行任务的,利用开会的间隙来看看我。 当时单位十几个人在一个大办公室,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我们就出来边走边聊。 2001年时我们见过一面,当时他在湛江,是南海舰队一个什么军事研究室的主任什么的,一个闲得出水的位置。我是去开个会,他晚上叫了几个湛江同学喝了半宿的茶,国际国内、军内军外地唠了个遍。

同过窗+扛过枪[蓝剑军团]



前一阵子,同学X来看我,这小子已经是某驱逐舰的政委了,我说你小子怎么爬的啊?他嘿嘿地笑,打趣说是走了狗屎运。

我已经转业了,也不是真的关注他有什么渠道,只是扯淡而已,他们舰是来执行任务的,利用开会的间隙来看看我。

当时单位十几个人在一个大办公室,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我们就出来边走边聊。

2001年时我们见过一面,当时他在湛江,是南海舰队一个什么军事研究室的主任什么的,一个闲得出水的位置。我是去开个会,他晚上叫了几个湛江同学喝了半宿的茶,国际国内、军内军外地唠了个遍。当时还特别觉得南方的思想真是开放得多。

我们军校时关系就不错,经常往来。他家是南方某一著名城市的,父亲好象是秘书长之类的官,记得当年他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大有们交往都十分的小心,不轻易见面,跟谁关系好不能让其它人知道,有事情都在电话里面说,很多事都是两家的孩子们跑腿……

我的这位同学或许真的秉承了官僚的优秀基因,说话办事的确与其它人不同,说起假话空话来比实话顺!

现在还念念不忘我那些老乡呢,呵呵,当然是女生的了。

“你小子最不够意思,你那么多老乡,都跟你一个人转,就不说让给我一个!你以为那时候总跟你在一起,是爱搭理你啊,还不是冲着你那几个老乡?”。

他说的是90级的的那几个女生,其中好几个是辽宁的,长相还都不错,因为女生太少了,几十比一吧,所谓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就显得格外珍贵。她们都是考试制度改革的受益者,都我们同年兵,成绩差不多的,都我们这一个考上了,应该参加考试匠89兵不让考了,所以她们这批就捡了个大便宜,参加考试的基本都上来了。

虽说是同年兵,但在部队多待了一年,明显比我们这一拔油了很多,但考试不及格的也就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这个老乡跟我关系好的主要原因一是因为我跟基础课的几个教员关系不错,考试前后能帮她们疏通一下;二是寒暑假大家一趟车,多些对她们的照应吧。

记得有一次考普通物理,普通物理是一门比较难的课程,本来她们的基础就不太好,再加上个不用心在功课上,其实也怨不得她们,原单位的或写信或电话地追,学校的同学或纸条约会或眉目传情,本来她们也都二十来岁,在短短的几年内经历的这么频繁的环境变换,早已经扰乱了她们读书的心境了。考试结果出来后任课教员都不好意思了,近60%的人不及格!当时我们学校还是十分严格的,补考再不及格就拿不到结业证了。

发成绩是寒假前一两天的事,她们一个个都傻了眼了,也从平时飘浮的半空中落回了地面。我紧急协调的任课教员Y,Y教员是河北人,白白净净的,戴眼睛,说话一板一眼的,跟我们队长是老乡,他们关系好,河北辽宁离得近,也就交往得多,大不了我们几岁,相处的也好。他离婚不久,正跟90级的一个女生打得火热,也是在南京被我偶然撞见的,综合因素,我找他说情自然顺利,答应假期回来后补考都让她们过。

寒假回来时,她们都有准备,这一点上比我明白得多,大包小包的一帮子人到Y教员的宿舍闹了一场,吃的东西式样多,灌酒的招工更多,各种甜言蜜语和着美酒在欢快的燕语莺声中痛快淋漓,于是就都皆大欢喜了。

当时X可能是喜欢我们老乡中的一个了,也跟我流露过这个意思,我们也一起出去玩过,但那女生嫌他个子小,又是南方人,担心生活习惯不同,不好相处什么的,没同意。他让我帮着说说好话,我说我要有那两下子,不早自己抓一个了,还轮得到你?其实我是不主张那个时候恋爱了,因为我们这个专业将来面临的单位多是高山海岛,到时两地分居对谁都是件不负责任的事情。我自己是这个心态,对别人的事也就抱着不参与的态度。

那时好多女生很成熟,懂得炒作自己,当时我一个哥们徐喜欢一个女生,有线专业的,在阶梯教室上大课时总拉着我座在那女生后面,给他壮胆。那女生也知道徐是有意接近她,但表现的问题若即若离的,记得有一次下课后,徐发现那女生的桌堂里有一封信,就拿了过来,已经起封了的,是一封求爱或示爱信吧,弄得徐很是郁闷,我也奇怪,这丫头也太没心没肺了,竟然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给丢了?后来经高人点拔才明白:是自我炒作!按现在的说法是故意制造绯闻!

可怜的徐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准成了那女生另个绯闻中的男主角了!

徐是江苏人,当年要好的哥们之一,几乎无话不说的。毕业后他分到的旅顺基地,我专程去看过他。当时他在护卫舰大队当干部干事,我们喝酒聊天几乎彻夜未眠,就在他宿舍,两个人,记忆犹新!之后我们一直通信或通电话,到他调回南京、到他转业。

但一件事彻底摧毁了我的信念,摧毁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那是2006年,我转业后赋闲在家等待分配工作期间,一次去常州办事,火车路过他所在的城市时,我给徐打了个电话,说我到常州办事。徐很惊喜,说到常州看我,我说不必,我办完事,来看他。

常州的事还算顺利,一天下午,我中陪同我的朋友说想去看个哥们,就在常州不远的一个城市,他们说陪你去吧,我说好吧,走到哪都有几个朋友,多么幸运的事啊!

汽车在高速上飞奔时,我却打不通他的电话了,但我也没担心,因为上午我们通过电话,他知道我下午过去。当到达他所在城市的市区时,电话使仍然不通,当找到他单位时,已经下班了,我彻底晕倒了!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

我打电话给海南的一个哥们,当时我们仨经常在一起,所谓的铁三角来着,他说不可能,我找他,但也是打不通!

徐的失踪对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常州的朋友怎么看我倒不是十分在乎,在乎的是他的失踪摧毁了我们信念!十几年的友谊啊,就这么无疾而终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了,当回到常州时,我还在呆呆地呢。

晚饭时常州的朋友跟我说,你这人太实在了,我们这边的人就这样,说话不算数是正常的事!

我除了摇头苦笑没什么解释了,那天大醉。

两天后,返程的列车经过徐所在的城市时,我发了条短信给他:再次经过同一座城市的同一个人的心情不同了!

义无反顾地删除了他的号码。

不会唱歌的我甚至想起了一首歌,陈淑桦的《梦醒时分》: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

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

心中满是悔恨

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我真的开始怀疑人生了,百思不得其解。

我必须要解开这道题,也许它的解让我难堪,我不能背着这么大个问号去面临全新生活。

翻腾了几天的心情终于冷静了许多,我要求证。

我记得列车在山东境内时,我决定了,用事实说话。我给海南的另角S打了个电话,说了与徐的情况,最后说,回家休整几天,就去海南,欢不欢迎是你的事,不行到时你也消失就是了……

又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说回家后带他坐飞机,去海南。他竟然说:“我可不坐,我还没活够呢!”。

9岁儿子的话让我会心一笑。


原计划直接去海南的,回家查看通信录时,发现广州有好几个同学,于是又修改了求证方案,先去广州。

在广州地界的有6个同学,我到的那天晚上到了4个。说实话,这几个想当年都是泛泛之交,只普通同学关系,没什么过密的交往,但还是让人感觉到了故人相逢的喜悦。听说我是带着孩子来的,有的也带了老婆孩子来,没什么具体的事,大家叙叙旧情,说说往事,开点玩笑,喝点酒……

本来是准备在广州打个照就走的,没想到没赶回来的哥俩一定要我等他们,第二天一个当参谋长的出人出车,陪我们爷俩在广州转了一天,对了,拜访了大名鼎鼎的黄浦军校

蒋先生中正先生的办公室很简朴,如果说那是年代关系的话,那么蒋先生的办公室与普通教、学人员之间没有任何阻隔就有点让我意外了,至少近如今的情况看,那个级别领导的起居场所理应是普通人无法接近的才对。


人一多气氛也就热更烈起来了,一不小心唠到了岛上去了,离广州还200多公里的岛上还有个同学,喝兴奋了,电话中就答应了去岛上看他。

酒醒之后有点后悔,太唐突了。同学时没太多的交往,不好意思给人添太多的麻烦,但广州的同学已经安排好了车辆,心想也就当带儿子玩了。

军车在广州果然是畅通无阻,开车的小伙子也利索,我们父子俩也就是看看风景、偶尔跟司机聊聊天或问问这个那个的。把我们送上船,小伙子才回去。

岛其实并不远,大概40来分钟吧。

同学远远地在码头上迎着我们。

他已经是岛上最高的军事长官了,穿着便服,背着手走路,很大领导似的跟看起来体面点的居民们打招呼。

在岛上住了两天,儿子高兴的不得了,从来没上过海岛呢,那海水象天一样蓝,海滩跟筛过一样细,还有那么多没见过的植物,尤其还看到了香蕉树和香蕉树开的花。

同学则带我尝遍了岛上各种海鲜。

从广州上飞机前给三亚的同学S发了个短信。

走出机场大厅,两个穿着海军制服的小伙跑了过来:

“您是刘先生吧?”

“我们主任临时有事,不能来接你。”

同学S比以前更黑了,但胖了点,仍是笑眯眯的样子。

“出来这么多天了,怕你想家,给你找了几个老乡陪你喝酒!”

“找人看好我儿子,我是既来之则醉之了!”

在海南转了两、三吧,或是他陪着,或是我们父子俩,惬意!

同学徐到今天还是个迷,我没再听到过他的消息,但今天写这引起时,突然想起了儿时的一件事,小学的时候:

一次跟一个同学抢一个球,应该是有点急了,这时球飞到的另一个人的手里,这个人是我当时最好的朋友,我们俩同时向他要球,但他把球给了他,从此,我再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是不是我还那么孩子气?他确有难言之隐么?



同过窗+扛过枪[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