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越军闻风丧胆的“老山敢死队”

伯王 收藏 4 975
导读:在老山前线,1985年3月份,曾经出现过一支令越南军队上下都为之胆寒的敢死队,他们就是我军某部3连的一群决心血洒南疆不回头的年轻战士。正是这支敢死队,在夺取被越军长期占领的C高地的战斗中,写下了惊心动魄的一页。    在老山前线,1985年3月份,曾经出现过一支令越南军队上下都为之胆寒的敢死队,他们就是我军某部3连的一群决心血洒南疆不回头的年轻战士。正是这支敢死队,在夺取被越军长期占领的C高地的战斗中,写下了惊心动魄的一页。 由于C高地情况特殊,我人民解放军几批换防的部

在老山前线,1985年3月份,曾经出现过一支令越南军队上下都为之胆寒的敢死队,他们就是我军某部3连的一群决心血洒南疆不回头的年轻战士。正是这支敢死队,在夺取被越军长期占领的C高地的战斗中,写下了惊心动魄的一页。


在老山前线,1985年3月份,曾经出现过一支令越南军队上下都为之胆寒的敢死队,他们就是我军某部3连的一群决心血洒南疆不回头的年轻战士。正是这支敢死队,在夺取被越军长期占领的C高地的战斗中,写下了惊心动魄的一页。

由于C高地情况特殊,我人民解放军几批换防的部队在执行防卫任务时都曾想彻底拔掉这颗"钉子",但终因考虑到代价可能太大而未下决心。

1985年初,我军某部3连接换兄弟部队,担任C高地的防卫任务,进驻C高地。换防之前,上级明确指示,要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夺下C高地,歼灭全部守敌。一接手防务,连长焦天成就带了一批战斗骨干多次反复地察看了这里的地形,最后拍板决定成立一支敢死队,精兵突击,速战速决。

2月13日,要成立敢死队的消息传开后,全连一下子沸腾了。战士们都说,别的可以让一让,但冲着“敢死队”三个字就丝毫不能再让了,弄得连长和指导员手忙脚乱,怎么也难说服大家,最后不得不采用“竞选”来解决。

第一个走上竞选台的是排长林秀勇。这个老兵经验丰富,立过战功,首先获得认同。第二个是自称为研究过多年古今中外军事论著的赵开红,他的精彩演讲也得到了通过。接着是从小就练就一身武术功夫的赵志华,闻名老山的军工"骆驼"等等许多战士纷纷上台老参加竞选。反复平衡后,连里决定了由林秀勇和赵志华分别担任两个突击组长,由十一名党员和一名战士组成敢死队。

这一仗是个硬仗,敢死队员们心里都很清楚。C高地位于老山的东南侧,远看像一头狰狞的怪兽,近看又像一个多孔的蜂窝。而越军的阵地修得十分坚固险要,他们长期盘踞在这,对我军形成了很大的威胁,也给整个老山自卫防御作战的全局带来了不利影响。

战前,一位敢死队员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道:我是男子汉,我属于《第九交响曲》。我喜欢诗,也喜欢音乐。但是如果共和国需要我去打仗的话,需要我献出美丽的青春的话,那么我就不当诗人或者是音乐家了,去当一名战士。我知道,战士的称号意味着牺牲,意味着有一天,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上我也许不再存在,而阳光依然灿烂,生活依然喧闹,但我不会后悔。

出征那一天,师长和政委来了,军首长也来了。胸带红花,腰别手雷的赵志华代表全体敢死队员庄严宣誓:不把红旗插上高地,誓不回还!首长们祝他们胜利凯旋,亲手为十二名敢死队员一一斟满了出征酒。一饮而尽后,于与他们照了一张合影以作留念。望着照相机的镜头,勇士们百感交集,他们明白这也许是他们生命历史中的最后暴光了。但他们个个视死如归,脸上没有一点遗憾,眼中闪烁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光彩,一种中国当代军人神圣使命的坚定光彩。

3月8日凌晨,一阵猛烈炮火摇撼着C高地,脚下的群山大地在剧烈地抖动着,火光硝烟弥漫了整个敌军阵地。早已潜伏在高地两侧的十二名我军敢死队员,借着炮火掩护,犹如离弦之箭,直射敌阵。敌人清醒过来后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疯狂地组织反击。机枪猛扫,手雷乱扔,呼叫来的拦击炮火也拼命向敢死队猛轰……

但这一切都显得太晚了,敢死队员们近距离发起的冲锋已经使敌人的增援炮火无法起作用,勇士们已逼到他们眼皮底下。

赵志华的左路突击组冲上一号阵地,守敌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战士们的冲锋枪扫倒一片。他们几个很快压住了敌人火力,占领了阵地。但后面的几个战士还没来得及跟上时,敌人的另外三个火力点同时向他们压了过去,封锁了去路,左路突击方向一下受阻。

指挥所见此情况,立即命令右路发起冲锋,变右路为进攻的主攻方向。林秀勇第一个冲了上去,其他两个战士紧随身后,三人连续翻滚,终于冲到了一个死角。决心先炸掉一个山洞里的敌人火力点,林秀勇把爆破筒握在手上,灵活地冲上去,三两下就塞进了火力点。一声巨响,敌人这个火力点飞上了天。乘着敌人慌乱之际,林秀勇大喝一声“冲啊”,几名敢死队员交替掩护着杀了上去。随着又一场近身搏杀,林秀勇再次将1.5公斤的炸药送进敌人的两个火力点,九名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

九点十五分,林秀勇向指挥部报告:我们已全部占领主峰,无一人伤亡。多漂亮的歼灭战啊,歼敌三十而无一个伤亡。

但清剿战斗开始后,敌人凭借复杂地形的优势,开始了负隅顽抗,仗打得更加激烈起来了。赵志华和另两名战士最先负伤,但他此刻杀红了眼,顾不上包扎伤口,一把扯掉钢盔就向敌人的一个火力点扑去。突然,两颗手雷从火力点里飞出,爆炸声中,赵志华倒下了……“班长---”战士们不顾一切的朝赵志华奔去。而赵志华却奇迹般地站了起来,使劲举起炸药包扔向敌人,一声巨响,几名敌人被炸飞了,他也倒在了血泊中。

此刻,身侧的一个敌人火力点还在顽抗,敢死队员一时无法靠近。一名战士急中生智,向敌人扔了两颗烟雾弹,呛得敌人一个个嚎叫着爬出来,出来一个被击毙一个。最后敌人恼羞成怒,猛得扔出两个手雷,冲在前面的林秀勇全身被炸伤十几处,但他依然坚持射击,直到击毙了五个敌人才倒下。

敢死队员已有三人牺牲和几个负伤了。战士何平安双腿被炸断,仍拖着血糊糊的身体向前爬行。他来到一个石缝处,接连向敌人扔了两颗手雷,炸死了两个越兵。同时,一发炮弹也在他身边炸开,他终于倒下了,临死前手还紧紧地扣着扳机。

3月10日,一直在一号哨位坚守的赵开红和钱灿贤连续打退了敌人十一次进攻,把这仅有二十米宽的前沿阵地变成越军的坟墓。正当两位敢死队员杀得性起时,一排火箭炮弹在赵开红身边爆炸。他再也没有站起来,临闭眼是还保持着投弹的姿势。满身是血的钱灿贤面对敌人一个排的冲锋,杀得双眼喷火,一口气扔了半箱多手雷,又打光了所有的子弹,最后举起石头和弹药箱一次次洒向敌人,边打还边喊:“二号哨位快来增援我---”越军欺他一个人,一下字蜂拥而上。当增援的战友赶来时,他已同敌人扭作一团。几个越军妄图活捉他,他毅然拉响了腰间的800克炸药。在一声爆炸和耀眼的火光中,这位年仅十九岁的战士将自己的血肉和祖国的大地熔为一体……

战后,人们在清理牺牲战友的遗体时发现了钱灿贤的遗书:受命之时忘其家,作战之时忘其身。人在阵地在,拧死不当俘虏!

3月10日,这块被越军盘踞多时的C高地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回到了中国军人的手中。越军在我们的沉重打击下开始全线溃败。3连的勇士们经过50多小时的激战,打退了敌人从排到营规模的的十七次反扑,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1986年6月,邓小平同志签署命令授予3连“坚守英雄连”荣誉称号。四位敢死队烈士的名字也将永远与南疆这片土地共存。他们是:一等功臣钱灿贤;二等功臣王瑞良,赵开红和何平安。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