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刑”,还有什么不能用钱买?

xiaoweinet 收藏 0 4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花钱买刑”,还有什么不能用钱买?


2009年11月6日,新华网络转载了《法制日报》的刊文《最高法副院长称“花钱买刑”将被规范》。副院长是大法官,主管全国刑事审判。此前,他刚建议完要“宽容贪官”,认为贪污5000元就认定为犯罪不公平,应提高涉案金额。他说:“贪污受贿数额几百万元的数目并不算大”。好像还属于廉洁,不该认定为贪污罪。而现在,这位大法又呼吁可以“花钱买刑”,富人可以不坐牢,而且还要规范这一做法,在全国推广。听了这消息,我一直有些缓不过神来。


这位大法官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为该院师生作题为“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司法适用”的演讲时曾说:“在类似个案中,犯罪事实、性质、情节是相对不变的,但社会危害是可变的。被告人把被害人打残或者打伤后,给被告人50万元,被害人的后半生就有了一定的保障;如果另一个被告人也把被害人打残或打伤,却一分钱没给,被害人一生就可能没了依靠,他的家庭也可能从此陷入贫困。两者的社会危害后果能一样吗?当然不能,所以对两种情况的依法处刑当然也不一样。”——由学者而官员、由个人见解上升为法律规范。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也绝对值得大法官引以自豪。但我却因此而鬼使神差地联想起个“祸国殃民”的词来。


我们的国家就这样被“精英”下去将会是个啥样?见有学者怒驳大法官的论调“荒谬绝伦”,说他“把是否给被打残或打伤的受害者50万来推断“社会危害后果当然不一样”,显示对犯罪的概念不清楚。“犯罪行为”一定具有“危害性”,否则就不是犯罪。打人致伤残,对公民个体造成了危害,是犯罪,“赔偿50万”是对这种犯罪的附带“民事惩罚”。这种惩罚可以是强制的,也可以是自愿的,也就是“自罚”,因为犯罪分子良心发现,觉得有义务给受害者一些经济上的赔偿,但这种赔偿绝对不能抵消他所带来的社会危害。良心是属于道德的范畴,是和法律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学者还举个通俗的例子:一个人强奸少女,使少女的身心受到伤害,强奸犯愿意包养被强奸的少女,难道我们就认定强奸罪的社会危害性减轻了或抵消了吗?


我们不懂太多,还就说说这花钱买刑的事情。过去只知道杀人偿命。知道“杀人偿命”是惩罚,同时也具有威慑作用,警告那些有这种犯罪欲望的人,实施这种犯罪会有什么后果,也就是说“杀鸡给猴看”。如果花钱可以买刑,这就和“花钱买官”一样,失去了刑罚的威严,因为刑罚可以被金钱所左右。这个口子一开,社会上的恶性犯罪必然会大增,因为“花钱可以买刑”,“有钱能使鬼推磨”,想报复谁,就把他打残,然后“破财免灾”,花点钱就万事大吉了。连“刑”都可以用钱摆平,那还有什么不能用钱摆平呢?贪污受贿一千万,拿出五百万来“打点摆平买刑”,还可以心安理得的赚上五百万。这样的好买卖为什么不做呢?


据说大法官所说的“花钱买刑有望被规范”就是指要再次修改《刑法》。修改后的《刑法》上面会规定一年刑期的价格是多少吗?如“10万元/1年”。如真是这样,该算是世界法制史上的“今古奇观”了吧?


审判权属于国家,绝对不能属于金钱。“花钱买刑”实际上就是把刑罚商品化,把法庭变成市场,为富人为所欲为提供法律保障,这是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严重践踏。但这样浅显的道理莫非人家大法官不懂吗?


社会进步需要理论先行。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所以就有了精英和专家们关于楼市房价不高、医院看病不贵、贪污数百万数目并不大、上访者大都精神有问题等精辟见解。可专家们的“真知”为何总与老百姓的理解拧着劲?精英们的“灼见”为何总是与庶民们的看法不一致呢?莫非“祸国殃民”这样的词也已有了新的“司法解释”?


毛主席曾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但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高贵者总是“很牛很强大”,而卑贱者,就只落得“很傻很无奈”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