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一章 二龙山大掌柜

绺子 收藏 35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大哥,大哥……你可别死啊,……你死了,俺们这帮弟兄可怎么活啊!”胡龙只感觉有人用食指掐着自己的人中,过分之处,竟趴在自己的身上抽泣起来。 而底下一群人更是泪流满面,全都跪在地上,响头磕个不停,头都磕肿了。的确,在此战乱饥荒的年代,土匪都不太好混,吃了这顿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大哥,大哥……你可别死啊,……你死了,俺们这帮弟兄可怎么活啊!”胡龙只感觉有人用食指掐着自己的人中,过分之处,竟趴在自己的身上抽泣起来。


而底下一群人更是泪流满面,全都跪在地上,响头磕个不停,头都磕肿了。的确,在此战乱饥荒的年代,土匪都不太好混,吃了这顿没下顿,在他们心里,胡龙这个大当家的能待他们亲如兄弟,一旦胡龙死去,他们就六神无主了。


“大哥,你可别这样就死了,俺还盼望大哥您给我娶媳妇呢。”


胡龙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只见趴在自己身上的是个魁梧强壮的大汉,却是一个秃顶,大概二十来岁年纪,可脸上却已胡髯满面,程度和关帝爷差不多了,但样子和关公一比,就立竿见影,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丑男无敌!”胡龙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此句。


“大哥……,……你醒了……”这大汉光说一句话,就用了大概十秒钟。胡龙听得耳朵都快生了茧子,碰上的,怎么是个结巴。


胡龙只是知道自己在公路上喝醉酒飙车的时候,被警察拦截,可醉酒误事,自己竟把警车当成了游戏里的跑跑卡丁车,于是就疯狂漂移起来。


幸亏,没撞伤人,也没撞死人。要是,撞死了人,胡龙现在想来,肯定要后悔死。只是,漂移过头,车子飙到一处立交桥时,因为没看清方向,自己的那部宝马豪华轿车一下子就撞坏防护栏,直直从半空跌落。至于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只知现在有群人正跪着哭自己。


“弟兄们!”那壮汉从胡龙身上挪开,站起来高声喊道:“大哥他被阎王爷派牛头马面给请回来了!”大汉原本说话结巴,此时却说的顺顺溜溜,如同一根面条般顺滑。


“操你奶奶的,骂谁呢?”胡龙一下子睁开了眼,睁得老大,好像一只铜铃。人也立即从交椅上蹦了起来。


“大哥,……”壮汉一时反应不过来,僵在那里。他并不认为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对,胡龙他打猎时为了逮一兔子,显示大当家的骑术,一人奋勇当先,却不想捅了篓子,连人带马摔进了一个很深暗井里。


“大伙儿救上他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到了寨子的时候,只有出气没有呼气。再到厅里的时候,呼吸气全无了!”壮汉想不明白,死了的人怎么又复活了,他更想不明白,自己说的话不是正理吗?胡龙复活,是阎王爷大发慈悲,把他给送回来了。


胡龙看着跪在地上的百八十号土匪,从厅里排到厅外。大冷的天气,冻得耳根子都红的似乎萝卜条儿。这些土匪身穿破烂的棉袄,头戴一顶破毡帽,两手相交,藏进袖子里。边哭边瑟瑟发抖。


而厅堂里面,却摆着一个火炉,木炭烧的正旺,围跪在火炉旁的土匪比外面跪着的人却幸福了许多。


“好了,好了,大家也别再跪着了,哆嗦得慌,这大冷的天,不怕腿脚不利索了,都给我起来吧!”胡龙也知道跟眼前壮汉说道理那是一点都说不清楚,知道这一点,干脆不说,任他傻僵着。却和地下的土匪套起近乎来。


“多谢大掌柜的!”底下的一众土匪纷纷磕头,“咚咚咚”几声,磕的好像放炮仗一般。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胡龙也不多想,问道。


“早晨!”地下一人兴奋地撕开喉咙,回答道。他却在想:“这回怎么让自己抢先了,以前想说话,还轮不到呢?都让那群疯狗抢了去,好像俺说句话,就是欠他家债似的。”


厅堂一时安静不小,但众人却都望着那说话的人,好像那人是动物园被人参观的动物。


“你二愣子傻啊!”一人说话,众人纷纷附和,一时间,所有的恶毒语言都向二愣子攻去。


“别吵,这里又不是菜市场,可以你哄我抢,规矩点,弟兄们,大哥要发话呢!”一个戴着墨镜,手里持着一根木棍的人说道。


“他是谁!”胡龙看着那人,好像很有威严的样子。


“他是俺们二龙山的三掌柜,姓周,没大名,是个瞎子,大伙喊他周瞎子,又被兄弟们称作“狗头军师”,尽出些鬼主意,大哥,您这些也不记得了!”


“麻子,你就那一张破嘴,你看你满脸麻子,也不咋样!”周瞎子回击道。


这个麻子是二龙山的二掌柜,也没大名,因为脸上痘痘多,就称呼为王麻子。而周瞎子虽然瞎,耳朵却不聋。在二龙山相处那么多年,连自家兄弟长什么模样,都没听说过,那就说不过去了。


“扯哪去了,我问的是现在是几几年!”胡龙脸色立变,“这一群土匪,没规矩没纪律,和前世黑社会没的比。”胡龙却是想远了,黑社会是有组织,有纪律,高智商的团体,拿一群没读过几年书,原来是种地扛活娶媳妇传宗接代的乌合之众和黑社会比,连边都攀不上。


但是虽然这群土匪没什么组织性,可兄弟义气,道上规矩还是讲的。背叛寨里的弟兄,轻则剁手跺脚,重则砍掉头颅,挂在寨门口上三天三夜示众。


“大哥,现在是……满洲国五年……一九三七年!”刚才被胡龙说僵的汉子开口说道。他怕自己说的不够详细,连准确的年份都给报了出来。


满洲国五年在国民党那边也是民国二十六年了。“结巴,说的对,小鬼子他奶奶的,在俺们这块土地上为非作歹都好几年了!”讲话结巴的汉子叫刘权,但山里的土匪更多的喊他刘结巴。是二龙山的四掌柜。


本来,山上一般只配三个头领,一正两副,就如司令一样,只是,这结巴救过胡龙的命,而且,打仗是把好手。胡龙已然知道,自己这重生的日子是在中国最黑暗的日子,而且,自己的重生际遇也不好,不是生在达官贵人之家,而是一个土匪头子。


只不过,当几百号人物的老大也是他胡龙的梦想。毕竟,作为老大很威风,骑着马,拿着一杆枪,耳边风声呼啸,手下百号人物都听自己号令。


“看来,以后还要跟日本人作对了!”


日本人,是所有华夏子孙痛恨的一群畜生,就算是九零后出生的胡龙也是如此,更别说现在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的老百姓了。


“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哭的昏天黑地的!”胡龙这才想起了正事,聊了这么多,还没问自己(这原来的土匪头子)是怎么死的呢。


“大哥……你不知道啊,你……是……”


“别瞎说,就你这结结巴巴的能说出什么好事来!王麻子打断结巴的话,眼珠子骨碌骨碌几转,手指挖了下鼻屎,想了一通:“大哥,你不知道啊,你是为了救俺们的一个弟兄,才跌下山崖,变成这样的,但老天降福哪,大哥你又醒了过来,大哥你洪福齐天,万寿延年,王八的命长着呢!”


“麻子,你小子咋说的呢,拍马屁也不用拍成这样吧,敢情你连王八都不如!”周瞎子一听麻子拍马屁拍的不像样,回击道。


“这两人,好像天生来对嘴似地,这麻子拍马屁也不会拍,哪有把人拍到王八的份,不是拍到马腿上了么!”胡龙也不计较,只是干笑几声,没必要为这事吹胡子瞪眼的。


但胡龙对三个拜把子的兄弟的性格已了然于胸。老二王麻子,为人喜欢溜须拍马,调教好的话还有用处,不好便有成为汉奸的可能,对此人一定要看管的牢,不然,会把兄弟们给卖了。老三周瞎子足智多谋,又忠心,倒不用担心。老三刘结巴虽然口吃相貌丑,但拥有一副健壮的身子骨,勇武有力,冲锋陷阵,是条汉子。而且,凭他趴在自己胸前哭爹喊娘的样子,肯定忠心不二,不用狐疑。


至于,手下一帮兄弟,只要跟着自己吃得好混得好,严处严,宽处宽,卖命不是问题。只是,要怎么养活这班人却是个难题。百八十号人吃喝拉撒从今以后都是由他胡龙掌管了,等于说这大掌柜就是保姆,保吃保喝还得保安全。


“麻子,俺们山上总共多少兄弟!”入乡随俗,胡龙干脆也称自己为俺。


“山上啊,总共二百三六个弟兄,打仗能干的有二百个,其余是厨子,马夫,一些病弱的老头。”这些人都是迫不得已才上的山,其中有种地的百姓,挑担的货郎,还有一些小本经营的商人,像胡龙的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则是个读过几天书,从东北军退下来的士兵。只因为和部队上司起了摩擦,头脑发热,和两个弟兄抢了一家欺压百姓的商铺的金银财宝和粮食,逃上山来,杀了原来二龙山的头目,自己拉起大旗,坐上第一把交椅,称起大掌柜来。


但此人虽然是个当兵的,却不懂怎样教手下兄弟训练,懒散惯了,只管逍遥快活,打家劫舍,而东北军忙于迎战,自顾不暇,哪管这些胡子,所以,二龙山倒也平安无事。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