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公安部长王芳的人生轨迹:系多部谍战剧原型

2野劲旅 收藏 4 786
导读:时下热播的谍战剧里能找到他的影子——像《潜伏》里的余则成,他曾周密策划,借刀除奸,也曾利用安插在敌人阵营里的内线,在大战打响之前,策反敌对队伍;像《冷箭》里的刘前进,他曾带领收押的匪徒扒手散兵等人,围堤垦荒,从无到有领导筹建起杭州乔司劳改农场。   陪伴一代代人走过的经典老电影里更是能看到他的足迹——像《平原游击队》里的李向阳和《敌后武工队》里的魏强那样,神出鬼没,使日军草木皆兵,给他们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打击。   早在多年前,他就被称为“活着的李向阳”,但他自己却不想也不愿接受这样的称呼。他说,

时下热播的谍战剧里能找到他的影子——像《潜伏》里的余则成,他曾周密策划,借刀除奸,也曾利用安插在敌人阵营里的内线,在大战打响之前,策反敌对队伍;像《冷箭》里的刘前进,他曾带领收押的匪徒扒手散兵等人,围堤垦荒,从无到有领导筹建起杭州乔司劳改农场。


陪伴一代代人走过的经典老电影里更是能看到他的足迹——像《平原游击队》里的李向阳和《敌后武工队》里的魏强那样,神出鬼没,使日军草木皆兵,给他们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打击。


早在多年前,他就被称为“活着的李向阳”,但他自己却不想也不愿接受这样的称呼。他说,“革命工作都是分内事,不值得宣扬”。


他是王芳,一位传奇式的革命前辈,多年来战斗在隐蔽战线、公安战线,是我国公安政法战线的杰出领导人。十年内乱时期他遭受迫害,被关押长达7年。重新走上领导工作岗位后,又引领浙江走上了强省富民的改革开放之路。


2009年11月4日,王芳在杭州病逝。


记者日前采访了曾在王芳身边工作过的人,渐渐了解了这位革命前辈的传奇经历。


烽火岁月,斗争经历充满传奇


抗战时期,王芳是日军又恨又怕的“小白龙”。日军曾制定“生擒小白龙计划”,悬赏5000大洋要捉他。但他依然常常单枪匹马,深入虎穴,借刀锄奸,营救战友,建立情报站,策反敌营长。


八路军山东纵队的时候,王芳有一次极为惊险的战斗经历。4000多日军突然包围了他所在的机关,王芳受命负责带领千余人突围。这些人大多是机关后勤人员,还包括部队家属,只有警卫连的几十名战士算是武装力量。王芳果断带领大家占领制高点,苦战一整天后,选择了一条大河作为突破口,趁夜间渡河突围成功。


1943年秋,王芳孤身一人进入土匪窝进行策反。在持枪匪兵的包围下,他和土匪头子连喝了7斤土烧酒,既讲政治形势也讲江湖义气,劝得土匪头子心服口服,带领500多人投诚。


1945年3月,蒙阴战役前夕,王芳安排内线人员宴请伪军吃肉喝酒,趁机把他们的枪栓全都拔掉,等战役打响,伪军被迫投降。



特殊时期,坚定信仰不动摇


解放初期,王芳先后担任杭州市公安局长、浙江省公安厅长。浙江是国民党两大特务系统的发源地,东南沿海是对敌斗争的前沿阵地,浙江一直是国内秘密斗争的主战场之一,省内特务组织多,治安形势严峻,对敌斗争称得上波澜壮阔——从解放初至文革前,剿匪肃特,镇压反革命,多次粉碎沿海武装股匪的骚扰,取缔了披着宗教外衣的间谍组织,截获过暗害周总理的重要情报。


建国后,毛泽东主席曾来杭州40多次,王芳直接负责警卫的就有38次,大家都说他是毛主席的“大警卫员”。他见证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在杭起草,也曾陪毛主席一起畅游钱塘江。说起他的名字来,还有一段趣事。1954年元旦前夕,毛泽东主席第一次来杭,主持起草《宪法》草案。一次和毛主席一起吃饭时,当时的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开玩笑说:“一个山东大汉,名字怎么像女人似的?应该改名字。”毛主席却笑着反对:“我不同意。山东绿化这么差,到处荒山秃岭。王芳头上刚刚长了一棵草,就要除掉它,我不同意。什么时候山东一半地方的绿化像莫干山了,你的名字就可以改一改了。”


1965年,王芳代理温州地委书记,文革即将到来,一片紧张的政治气氛下,他把主要心思都放在了抓生产方面。温州有250公里海岸线,数个大渔场,他挨村走访,抓渔业生产,提出搞科学实验,摸索出发展生产符合实际的客观规律。


建国初期,王芳曾经手侦破了“18号案件”——揭发江青匿名信案件,熟知江青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被捕变节等不可告人的丑史。这一直是江青的心头刺。文革期间,王芳不可避免地被污蔑成反革命,还被江青点名专机押送北京,武装看管审查长达七年之久。直到后来毛主席亲自批示,这才重新获得自由。


1980年初,王芳参加了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审判:对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审判。他担任组长的第二组负责预审张春桥,并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检察员出庭公诉。


改革开放,为浙江发展殚精竭虑


文革结束了,百业待兴。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土地资源少,人口密度高,经济急待发展。


王芳任宁波地委书记初始,他协调当时省直管的重点工程,开展筹建宁波北仑港等工作。到今天,宁波港已经成为国内第二大港,与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开通了航线,不仅是浙江乃至华东地区海运的重要集散地,也是国际航运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


1983年,王芳当选为浙江省委书记。他主张,一切经济工作都要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农业、能源和交通、教育科技是三个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行业;放眼国内外市场,引进新技术和原材料,把产品输出去……26年前的这些指导方针,即使在如今的社会经济发展形势下,也依然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可以说,正是在这样的思想引领下,浙江经济稳步向前。

改革开放的方针已定,但具体到工作实践中依然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企业要打破大锅饭,会不会侵犯工人阶级利益?个人办厂、乡镇办企业,是不是向资本主义靠拢?就拿温州的经济发展来说吧,温州本是浙江一个中等偏下的城市,改革开放后敢为天下先,作为经济改革的排头兵声震全国。从建市场开始,带动集体和民营企业迅猛发展,创造了诸如股份制合作、联户经营等新鲜经验,全国各地的党政干部纷纷来参观、考察。大家一方面热烈讨论温州模式,一方面又难免发出质疑甚至反对。在这些声音中,王芳等省委领导保持着清醒的认识和判断,坚持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彻底破除陈旧僵化的观念。当浙江各地的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时,有些还习惯于计划经济思想和体制的同志认识出现了偏差。王芳在一次全省工作会议上针对这些模糊思想特别做了讲话:要实现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产品经济向商品经济转变,发展乡镇企业是关键,这也是适合国情省情的正确选择。发展乡镇企业是浙江三千万农民前途希望之所在,也是浙江经济建设的优势和潜力之所在。


就像支持温州模式、支持乡镇企业那样,王芳非常关注并着力因地制宜打造浙江各地的特色区域经济:舟山的“山海经”、宁波的港口经济、浙西的化工产业……每个地方他都曾深入调研,具体指导。


1984年,浙江开始筹建金温铁路,王芳来往奔波,为金温铁路建设的前期做准备,他按照设计中的金温铁路路线实地考察,坐着面包车颠簸十多天。考虑到资金来源,他指出,可以集资修铁路。后来,香港温州籍学者南怀瑾先生决定出资,金温铁路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条合资兴建的股份制铁路。1997年8月8日,金温铁路全线铺通,东起金华东孝,西至温州龙湾,成为华东地区通往沿海、沟通整个浙西南的一条交通大动脉。


王芳关注的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宏观政策,对各地农副特产和各企业的拳头产品也很关注。他为黄岩蜜橘竖过牌子,也为“青春宝”出过主意,康恩贝、纳爱斯、广厦等知名企业成立发展之初,都得到过他的鼓励和支持。


人格魅力,感染多少后辈


出于职业习惯,王芳对自己的工作一直守口如瓶。离休后,为了留下珍贵的历史资料,公安部指定他为撰写回忆录的重要对象。王芳这才回首往事,口述鲜为人知的经历。2006年,《王芳回忆录》出版,至今已第5次印刷。


记者日前采访了曾经负责策划并参与了回忆录写作的同志。回忆起与老领导一起工作的点点滴滴,他们感慨颇多。“跟着老领导工作多年,他的品质令人敬佩。实事求是,公道正派,光明磊落,宽容待人……这些词不是说说的,而是真的印在了我们心里。”


在温州、在宁波工作的时候,王芳常常到老乡家、到田间地头去蹲点办公,考察各地经济发展,他都是坚持到工厂一线、到工地现场了解情况。他说:“不去实地亲眼看一看,不到群众中去亲耳听一听,是很难得到真实情况、作出正确判断和决策的。那种车轮滚滚、热热闹闹、只是坐在会议室里听汇报、作指示的所谓调查研究,只能是劳民伤财。”


开始筹建金温铁路的时候,他已经65岁了,和大家一起坐在面包车里实地考察,白天颠簸赶路,晚上开会听汇报。有一晚住在青田的时候,他头疼、发烧,担心影响第二天工作,又不愿意打搅别人的休息,只是自己悄悄地吃了些感冒药,喝了很多开水,夜里出了一身大汗,不得不半夜起来擦身。第二天早上起床,感觉好多了,他才和别人说起。大家埋怨他担心他,他却只是为自己身体底子还不错、不会拖考察的后腿而感到高兴。


文革中曾经遭受迫害,他依然是宽容待人。他和警卫、司机、医生、护士都是能谈心里话的朋友。


离休后,他依然是个热心人,有利于法制建设、有利于弘扬正气的社会活动,他都积极参与。组建“中国警察学会”时,他被邀请担任名誉会长;民间组织“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也选他担任会长。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