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十四章 夜遇东阳

破阵岳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面馆的生意很火暴。陈浩在角落挑了一个座位。年轻的女服务员动作麻利的程度一点都不比男人逊色。陈浩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凉茶,笑着点了一份加辣的牛肉拉面和一碗清汤。 凉茶沁人心脾,烦躁的心头也不禁为之舒爽了许多。 孤独!落寞!无言以对的惆怅! 陈浩不怨恨周月英对自己的无情。无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面馆的生意很火暴。陈浩在角落挑了一个座位。年轻的女服务员动作麻利的程度一点都不比男人逊色。陈浩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凉茶,笑着点了一份加辣的牛肉拉面和一碗清汤。

凉茶沁人心脾,烦躁的心头也不禁为之舒爽了许多。

孤独!落寞!无言以对的惆怅!

陈浩不怨恨周月英对自己的无情。无论如何,那个曾让他用心去守护了二十年的那个家,都有理由值得自己去为“家”做些事情。

张大鹏是纯粹的政客。周月英那样的见识又怎么能够不为他所蒙蔽?陈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即使自己是当着周月英的面,直言不讳的指出张大鹏险恶的用心,只怕也是无济于事的。

周月英不仅是鼠目寸光,更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固执脾气。她若是认定张大鹏足以相交,又岂会因为自己这样一个在她心目中本就不够分量的养子而。。。。。?不亲身感受到张大鹏的阴狠,她很难幡然觉醒。

热腾腾、辣乎乎的牛肉面很开胃。

早已饥肠辘辘的陈浩这时哪里还顾得上形象,肆意狼吞虎咽起来。

陈浩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馋样”完全落入比邻而坐的两位女士的眼中。

“小雅,那小子不就是帅点么?有必要这么盯着他看?”身材略微丰盈点的女生轻轻用手指戳了戳同伴的脸颊。

那个叫小雅的女孩美眸流转,定定的眼神却依旧是未曾离开陈浩的国字脸。她凝神举目继续关注了半晌,才幽幽反问同伴,道:“宁姐,你不觉得他的脸型特别熟悉么?”

“熟悉?你个丫头别不是春心动了,还在为自己找借口吧?”丰盈点的女生嬉笑着指着陈浩,调侃着点评道:“浓眉,大眼。。。。。也不是那么特别帅的么,最多也就是硬朗小生而已。不过小雅你好象就挺喜欢这个类型的?”

“才不是象你说的那样呢。”小雅双颊绯红,眼露羞色:“宁姐,你是真没有看出来还是在和我装?难道你不觉得他皱起眉头的时候挺象黄叔叔么?”

“黄叔叔?哪个黄叔叔?”宁姐不禁微蹙秀眉,怔怔的问道。

小雅抿嘴轻笑:“看你那笨样,还自称黄叔叔是你的偶像,也是你。。。。。你将来选女婿的标准呢!还记得你说这话的时候,人家可是没有取笑过你哦。”

“猛虎军军长?小雅你该不会是拿他和黄军长相媲美吧?”宁姐刻意做作的装出一副被彻底“雷倒”的造型,“就他那样能和黄。。。黄军长相比么?人家可是YUN战英雄,全军最年轻的军长,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气。。。。。。只怕这小子还没有到黄军长面前,两条腿就该哆嗦了。”

陈浩虽然没有听清楚邻桌两个女孩具体都说了些啥,但宁姐最后所说的那句话或许是因为情绪有些激动,嗓门偏大了点,更可气的就是她在说到“只怕这小子还没有到黄军长面前,两条腿就该哆嗦了”时,戏谑的目光还不时在陈浩的身上瞟来瞟去。陈浩重重将面碗放在桌上,站起身狠狠瞪了一眼这位看起来有点‘三八’的女人,迅速离开自己的座位,向前台走去。

他那毫不加以掩饰的目光犹如两道冷咧的寒光,宁姐整个人顿时一怔,就觉得内心嘣嘣乱跳。良久,直到陈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拉面馆,她才缓缓吐了一口气,“毛病!什么人吗?”

“呵呵,看你下次还象今天这样口无遮拦,不分场合的乱说话不?”一旁的小雅忍不住娇笑起来。

“就是你啦,好好的要盯着那个死小子看,害得你宁姐被人当成仇人似的。”宁姐嗔怪的瞥了她一眼:“走吧,回军区招待所吧。”

陈浩一个人漫无边际的在大街上瞎逛悠。从不抽烟的他这两天也开始向烟民转化。路上,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烟草刺鼻呛喉的感觉令他还是不太适应香烟带给自己的“熏陶”。

弹飞手中捏着的烟头,他狠狠叹了口气。

走到一家公用电话前,他拨通了天京大学死党许飞的电话。

陈浩进天大的第一年,就与许飞以及另外几名挚友一起创办了“大学生勤工俭学服务社”。开始的时候,他们服务社的业务主要是利用业余时间替某些公司做一些简单的商业策划和广告设计。因为他们在商业理念上能够准确的替客户定位,做出的商业策划和广告设计都获得了业界的好评。随之,慕名而来的商家更是络绎不绝,“服务社”也愈发兴旺起来。

原本这个暑假陈浩是准备留在天京,继续拓展“服务社”的业务。可被周月英一句“不务正业”训得他灰头土脸的赶回了明州。“服务社”的业务只有全权委托许飞打理。

电话中,许飞除了埋怨他匆忙离京,将“服务社”的所有业务压在自己身上之外,更是对他逾期未能返校表示关心,同时兴奋地告诉陈浩在暑假期间,“服务社”圆满完成了两项京城著名公司的广告设计任务,不仅获得了巨额的商业利润,更是为“服务社”在广告界奠定了相当夯实的基础。

挂上点话,陈浩激动之余又有些惭愧。默默从原路向“富春江宾馆”走去。

夜色渐沉,街市上灯火阑珊。宽敞的大道上行人已渐渐寥落。陈浩耳边陡然传来几声轻微的泣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