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十三章 分道扬镳

破阵岳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夜色渐沉,周月英依然无法安睡。好不容易安顿好儿子和女儿后,她一个人靠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脑海中却不时浮掠过弟弟哀怜的模样。

自己为了照顾张大鹏的颜面,更是为了换取他对弟弟委以重任的契机,并没有阻止县局带走陈浩。

陈浩在上警车的那一刻,特别固执的撇过去,不愿意与自己相对而视的目光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难道你就不能体谅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心意么?难道我们就必须应该为你所犯的过错而去指责大鹏县长处事不公么?

老陈他也是公私分明的,他要是在临水的话,应该也会象我一样处置这件事情的?

陈浩在县局一夜未眠。治安大队下属的五个中队,分班轮流向他发动如潮水般的讯问攻势。

与之同时享受这样待遇的还有被滞留在一楼的黄玉琳。参加对黄玉琳进行讯问调查的阵容几乎函盖了县局所有高级警官:局长王厚红,副局长,政委,治安大队长。。。。。

尽管阵容是空前的强大,但最终却还是没有能从黄玉琳所陈述的事实经过中找到对张县长侄子相关有利的证词。

一夜未果,白天,县局的干警们在王局的要求下,再次对他们两人做了背靠背的讯问调查。这一次,涉案人员“高疯子”的名字却在黄玉琳的证词中浮了出来。

高疯子是临水的名人,尤其是临水警方,对这个名字更是如雷贯耳。毋庸置疑,高疯子不是善男信女。高疯子参与的活动,十有八九都会对社会有一定的危害性。

即使象王厚红这样对案情有所预计的领导,这时也只能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向张县长汇报案件调查的进展,以及征询领导对案件是否有新的指示安排。

张大鹏重重地将电话挂上,气呼呼的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却还是没有点燃。

办公室外,周杰小心翼翼的靠在墙壁上,耳朵紧紧贴着木门。或许是这隔音的效果确实不错,多半天的时间,周杰也没有探听到一点动静。

“周主任?”就听见身后有同事在同自己打招呼,周杰转过身,尴尬的回应了一句,正了正衣服,轻轻敲了敲木门。

“周杰,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么见外。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来找我。”张大鹏扔了支香烟给周杰,笑着问道:“月英大姐是今天上午回明州的么?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去送一送。失礼喽。”

“没有,没有。大姐临行前可是再三要我代她向您问好,并请您下次去明州一定到家里坐坐。”对张县长的示好,周杰可不敢有半点怠慢:“最让大姐生气的就是陈浩。。。。。。”

“年轻人么!总是容易冲动的!”张大鹏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我本意也就不希望真的处置他吗。不过,年轻人你要是不对他略施惩戒的话,只怕他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会象现在这样冲动。到时,误人误己,对谁都没有好处么。”

“张县长说的是。我大姐她也是和您一样的意思。不过,陈浩这小子脾气执拗,一贯听不得长辈的劝戒。也就是我大姐,换了任何人,怕是都耐不下那个性子,二十年如一日的抚养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

“那好,既然月英大姐也是这个心思,我就放心了。”张大鹏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目光平视周杰,良久,他才接着说道:“刚才,我给县局王厚红去了电话,让他尽快结束案子的调查取证工作。不管怎么说,一旦深入下去,这事的影响问题都不好。所以,我还是希望将问题控制在萌芽状态。你说呢?”

“县长,难道不对陈浩做些惩戒?”周杰惶恐中又有些期待的望着张大鹏。对陈浩这个差点破坏了自己升迁大计的家伙,他的恨意在明面上却是不比张大鹏逊色半分。

“周杰同志,我不得不承认,你这个同志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立场还是坚定的。没有受亲情的蒙蔽啊,这一点不止是我这个县长自愧不如,就是许多党内位高权重的同志比起你来,也是多有不如啊。”张大鹏极其欣慰的点点头“这件事情就由你与王厚红同志斟酌着处理,对你身具的党性,我张大鹏还是很有信心的。”

周杰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下来,对于他来说,即使张大鹏让他以司法的名义判处陈浩绞刑,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更不会有半点怜悯。

目送周杰自得意满的背影离去,张大鹏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张强这孩子就是不让自己省心。唉!有时为官之道还真的需要铁石心肠,不掺杂任何情感。

半个月后,满面沧桑的陈浩终于离开了临水县。临行前,他特意去了一趟县招待所,结果并没有找到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却又一直坚强的站在自己这一边的黄玉琳。

多少带着点遗憾离去的陈浩,悄然回到明州那个曾经生活了二十年的家。

离去前的那一瞬间,他不禁热泪盈眶。

这一去,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回来否?二十年的记忆或许将永久的封存在自己的脑海深处。

明州开往省城东阳的火车是下午一点二十的。陈浩将乘这一趟火车前往东阳,再由东阳坐飞机前往首都。

火车抵达东阳已是晚上七点多。就见夜色中的东阳城仿佛披上了一件华光四溢的夜礼服,色彩分外斑斓。

东阳——天京的航班是明天上午九点的。陈浩今夜注定只能在东阳度过了。他将繁重的行李和随身带的存折以及大部分现金全部寄存在宾馆。自己的钱包里面就放了两张百元大钞和几张零钱。

走出这家名叫“富春江”的宾馆。陈浩漫步在街头。夜色中的东阳远比明州要繁华,市区中心街道的两侧更是楼宇林立,行人如潮。

夏日的高温还没有完全散去。不时有那身材高挑,穿着时髦短裙的年轻姑娘擦肩而过。看着那一个个充满青春活力的靓丽身影,陈浩就觉得自己有股莫名的躁动。

火车上快餐的味道实在不敢让人恭维,陈浩特意留着肚子,就是希望能美美的吃一顿特色的“东阳拉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