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为爆炸中死伤的13名儿童负责?

达达520 收藏 0 81

谁能为爆炸中死伤的13名儿童负责?


爆竹作坊又出事了,但这次死伤的却是在这里打工挣零花钱的孩子,最小的7岁,最大的15岁!


11月12日8时左右,贺州市平桂管理区公会镇双洋村27组村民谢庆岁组织原料,在杨会村1组杨万文家中利用小学生在课余时间非法加工爆竹,发生爆炸事故,导致当场死亡1人,受伤13人,其中烧伤面积达90%以上的5人,烧伤面积55%至78%的5人,烧伤面积12%至40%的3人。1名伤者在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于12日22时30分死亡。在14名事故受害者中,除1名伤者为61岁的老人外,其余13名均为杨会村植杨小学在读学生,其中11名女生,2名男生。最小的7岁,最大的15岁。


据该村的支书透露,出事的这些孩子全是村里的“留守儿童”。


也许,出事后最自责的是在家里看护孩子的爷爷奶奶: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连个孩子也看不好?但作为“空巢老人”的他们又能怎样?家里的地得种,家里的鸡鸭得喂,家里的大小事情都得操持。在城市本该退休欢度晚年的他们,在农村,都还在作壮劳力用。加上儿子媳妇或女儿女婿在城市挣钱不易,每月给家里寄不了几个钱,孙子孙女或外孙女利用课余时间打工挣点零花钱贴补家用,没准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还夸孩子懂事呢!


也许,出事后最后悔的是丢下孩子在城市打工的那些孩子的父母:早知如此,怎么也得留下一个人在家照看孩子,或者再苦也把孩子带到身边来。但他们更多的也是无奈。“唉,我是一个农民,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一个人养,扔下孩子到外面打工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也许,出事后最该谴责的是爆竹作坊的老板:“这两个千刀万剐的畜生,连几岁小孩也要剥削,相信他们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但在出事前,他真的那么可恨吗?文章介绍说死伤小孩均是受犯罪嫌疑人哄骗,在缺乏大人管教的情况下,到“黑作坊”打黑工的。但事实上,在农村这样一个熟人社会,同为一村的犯罪嫌疑人不经孩子家长允许,他真的敢哄骗小孩去打黑工吗?就是一时哄骗了,他能瞒得住吗?


也许,出事后村支书也会有一些自责:早知如此,就该及早制止,不该让他们用那些孩子制作爆竹。但在出事以前,挣零花钱的孩子、孩子的爷爷奶奶、爆竹作坊的老板,会理解他吗?乡里乡亲的,这不是断人家的财路吗?


也许,出事后,人们会把责任推给社会,说是社会问题。但社会是谁呢?还不是你我他。解决社会问题固然需要全社会齐心协力,但首先需要从每个人自己做起。如果这些家庭都少生一些孩子,这些家庭的负担可能就没这么重,挣钱后多给家里寄点钱,在家的孩子可能就不会半夜三更去打工挣零花钱;如果爆竹作坊的老板有一些法律常识,知道雇佣童工是非法的,他可能就不会弄一堆几岁的孩子去干活;如果村支书尽职尽责一点,及时制止这些埋伏着无穷隐患的行为,这起事件也许就不会发生;如果当地的经济发展的好一点,人们也许不需要跑那么远去打工……


13个孩子,目前两死11伤,爆竹作坊的老板自然要负主要责任,但就是枪毙了他们,又能怎样呢?贫穷、愚昧、无知,这些问题不解决,这一起事件过去了,下一起事件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发生。[/size][/face][/size]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