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异传

火土 收藏 0 23
导读:题记: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冤冤相报,睚眦必报;不究是非主次,不惧费时劳神。总有些人乐此不疲,一辈子都在伺机求取精神上的片刻快意。 却说阿Q在赴法场的路上唱过“过二十年又是一个……”,看了看那些喝采的人们的眼睛,忽觉那些眼睛比狼的鬼火般的眼睛还可怕时,便两眼发黑,耳朵里嗡的一声,觉得全身仿佛微尘似的散了……。 在似乎着急又似乎泰然的朦胧意识中,阿Q的魂灵晃晃悠悠地飘动着,不觉到了幽冥之世。忽然,森森的凉风中传来一声吼,两怪物挡住了去路。阿Q被吓了一大跳,但竟没出冷汗

题记: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冤冤相报,睚眦必报;不究是非主次,不惧费时劳神。总有些人乐此不疲,一辈子都在伺机求取精神上的片刻快意。


却说阿Q在赴法场的路上唱过“过二十年又是一个……”,看了看那些喝采的人们的眼睛,忽觉那些眼睛比狼的鬼火般的眼睛还可怕时,便两眼发黑,耳朵里嗡的一声,觉得全身仿佛微尘似的散了……。

在似乎着急又似乎泰然的朦胧意识中,阿Q的魂灵晃晃悠悠地飘动着,不觉到了幽冥之世。忽然,森森的凉风中传来一声吼,两怪物挡住了去路。阿Q被吓了一大跳,但竟没出冷汗,一看那两怪物是牛头马面,便立即安然。牛头传达阎君旨意:“阿Q人间未行大的恶事,可升天堂,地狱不予接纳。”阿Q隐隐还记得人间迟疑的教训,赶紧往天堂飞奔。谁知天堂阶前早有一老头拦住,凶恶地:“阿Q,你虽未作过大恶,但你那品行在人间影响不好,天堂怎能收你?”阿Q怎懂得“影响不好”之意,正焦急间,那老头又道:“你是人间冤魂,应该还阳,还是找阎君去吧。”“冤魂”是什么,阿Q更不明白了。听说还阳,有点莫名的紧张,又有点莫名的高兴。

他当然不懂得天堂非他能进的道理,也就不能推测阎君的心思了。阎君虽也略有恻隐,怎奈何阿Q在阳间茫然处事,未敬过阴间香火,上刑场更是别无长物,怎好给他添寿还阳。

无奈何,阿Q愤然片刻,忽然高兴起来:上天堂的是儿子,进地狱的是儿子他舅!我且四处飘荡耍去。

阿Q的魂灵不知飘游了多少时候,又回到了未庄,昼伏夜行,自然碰见不少故人,也听到了不少新的传闻。忽闻小D和王胡真的投降了革命党——新的,赵太爷等被吓得躲进了城里,钱洋鬼子不知去向。他觉得无限的新鲜而且更加快意,但又觉得十二分的不平。小D和王胡算什么东西呢?这世道,儿子比老子强了!他想寻得小D、王胡吓他俩发病,以图报复的快意。不料这夜在土谷祠听得地保颤巍巍地向很多人说:“阿Q下大牢,吃枪子,全是赵太爷父子、钱洋鬼子、白举人使的坏……。”阿Q大吃一惊,立刻打消了原来的念头,暗暗打定主意:进城寻白举人、赵太爷、假洋鬼子报仇!

那白举人作恶太多阳寿将尽,近日来更被新革命吓破了胆,又气又急又怕间害起大病来。靠着“寄存箱子的渊源”逃到府上的赵太爷整日陪在病榻前,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丁举人正落气时阿Q的魂灵便撞入那奄奄一息的贵体。举人老婆带着一班儿女正要嚎啕,忽见举人慢慢地又睁开了眼睛,目光昏昏地启齿道:“要点烫开水。”赵太爷一听,赶忙从洋暖瓶中倒了半杯开水,恭恭敬敬地递上。举人一见,立时精神振作,接过杯子,突地目光如炬,大吼一声:“阿Q来了!”一甩手扣在了赵太爷脸上。赵太爷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双手捂脸滾来滾去。举人哈哈大笑,全家老小噤若寒蝉。举人半疯半狂,几天里闹得一家沸反盈天,赵太爷因此落下残疾,一场大病也险些丧命。

闹了几日 ,牛头马面带旨干预,阿Q才抛下那具躯壳,听听嚎丧之声,心满意足地荡入夜幕中,他想,小D、王胡算啥?举人是官,我还得当了几天官呢!尤其是烫疤赵太爷,现在可是想姓啥就姓啥,想有多大辈份就有多大辈份了。阿Q依然东游西荡,看热闹的癖好也更甚。不想又在一次人世间夜色下的战火中碰见了假洋鬼子。其时,假洋鬼子头戴大沿帽,趴在一堵断墙后,提着“半斤铁巴”——盒子炮,瑟瑟地发抖。阿Q十分快意,但不知怎地又有点怕他。细看却见这“忘八蛋”没带哭丧棒时,渐渐地愤恨压住了胆怯,鼓起勇气一拍钱洋鬼子的肩膀,大吼一声道:“秃儿。驴……还认得我老Q吗?”假洋鬼子一蹦老高,尖叫一声,拔腿便跑,正好飞来一颗子弹打在脚后跟上,爬不起来了……。

“妈妈的”,阿Q更加轻飘飘的,快意而且万分地满足。正当赵、钱两家请来道士,准备作法驱邪时,阿Q却记起另外一些事来,于是撇下病床上的下三代的赵太爷、断腿哼哼和秃儿驴洋鬼子,打算再去整治一下小D、王胡这俩孙子,还有吴妈那个小孤孀……。

…… ……


后记:

数千年封建礼教及其思想意识,如超级病毒笼罩华夏神州,使我国民广泛传染着“精神胜利”顽症。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要画出这样沉默的国民的魂灵来”,“意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先生对于不觉悟的人们——那些精神奴隶们的态度。

社会正在不断前进,新的世纪已经到来,广大国民虽已得有效疗救,但要彻底消灭“精神胜利”这一传染痼疾,尚待持续的更大努力。因为“阿Q主义”还将长期地在很多人中自觉不自觉地流行。我曾强烈地有感而发,作《天相虚拟》讽刺现实中不少为官者反复掀起的轰轰烈烈:

造化的态势……

调集来浓浓乌云

苍穹冥冥中

摆开了浩荡的阵势

草木升起崭新的希望

五谷丰登的憧憬

激动得那厢龙君

好一阵电闪雷鸣

风伯也来为他鼓瑟助兴


糟糕

龙王爷过分激动

慷且慨的高呼耗去了半身的精锐

誓师祝酒又多喝了两杯

古树不该看不惯而悄悄抱怨

才几片叶子的小苗竟然也切切私语

风伯焦躁的大弦更伤情绪

且罢

怎奈何我醉眼朦胧

步履蹒跚

回宫休息

有些云当即离队

有些云留下来徘徊

好象还有点儿不甘心

……

正所谓,官有示范,民有仿效,虽也属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但决非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世人皆醉,斯文独醒。我辈弄墨自慰,其实又是阿Q精神而已。

多年沐浴鲁迅巨笔的光辉,今发奇想试试学舌拙笔,还望先生在天之灵宽宏应允。


补后记:

“异”,取蒲松龄作《聊斋志异》和自称“异史氏”之意。

写阿Q魂灵“行状”,寓阿Q阴魂不散之意。

有些“文革”曾为受害者而有幸于新时期赶上“好运”走上领导岗位的知识分子,对“仇敌”有着本能而强烈的报复欲,但决没有也不会思考彻底消除“仇敌”当初作孽造成的“影响”。他们“快意”于报复和满足于还“做了几天官”后,便很快转而“窝里斗”,要向曾经同为奴隶的“阶级弟兄”“报仇”以再获取片刻快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