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真实再现房奴的艰辛生活

一级士官许三多 收藏 0 163
导读:七八月间,《蜗居》开始在各个地方台播放,此时恰逢全国房价大涨,有电视台打出广告:“《双面胶》原班人马为你展现房奴生活”。 与《奋斗》这样住在时髦loft、突然空降一个富爸爸的“奋斗传奇”不同,《蜗居》以“双面胶”式的琐碎来展示奋斗状态的无奈——没有钱就没有房子,没有房子就没法要孩子…… 婚姻幸福感被房子压榨得所剩无几,最后的极端是女人通过“小三”路径省却奋斗过程。这套逻辑有各种现实版本,但《蜗居》给出的价值观是主流正统的:“小三”那样的捷径并非通途,本分、努力才能赢得善果。它在贯彻这套正统价值观时也可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被这个时代推着往前走


导演滕华弢、小说家六六、演员海清三人的合作始于《双面胶》,之后又有《王贵与安娜》。“前两部都是家庭伦理剧,到《蜗居》便不是了。”滕华弢说,“因为《蜗居》关注的面更广阔,而不再局限于家庭的内部。”

《双面胶》中砍掉了描写李亚平这批从牡丹江来到大上海闯荡的年轻人心态的戏。那些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生活的青年有更多的尴尬和挣扎,他们了解什么是一个好的生活,但那样的理想状态又与自己现实有相当的距离,他们在大城市的生活得从零开始。就像《蜗居》中海萍夫妇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得挤住在石库门房子里,想跟“小市民”撇清干系,却不得不为一瓶油与邻居闹得天翻地覆。他们为房子的奋斗过程也是对“受教育”身份的确认——他们需要一个与自己的教育背景相符合的生活水准,其中住房便是首要问题。小说的原作者六六对《双面胶》中未能充分展开的这部分十分有兴趣,于是便有了《蜗居》的小说

《蜗居》在《双面胶》拍摄过程中就写完了。在这之后,导演滕华弢开始犹豫,是先拍《王贵与安娜》还是《蜗居》?当时他对小说作者六六说,总觉得有一个问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便是《蜗居》的价值观。

《蜗居》有两条故事线,一条是姐姐海萍为自己蜗居奋斗,另外一条是妹妹海藻与市长秘书宋思明的关系。这是官员包养二奶的“洁本”:小城市出来的女孩,大学毕业后漂泊在大城市,连25元一个球的哈根达斯都舍不得吃,当市长秘书带她领略物质美好之后,便开始半推半就投入其怀抱。

一般情况下,滕华弢和六六的合作方式是这样的:先确定一个主题,比如《蜗居》确定要写的是“房奴”,然后六六去写故事,完稿后将她的故事改成剧本,之后滕华弢会跟六六讨论第几场缺了什么戏,大概内容是怎样的,六六再去补充完善。

在《蜗居》的合作中,滕华弢与六六商量,希望能加强海萍这个人物。六六在完稿之后,又补充了不少关于海萍毕业后的婚姻生活。六六说:“谁是女一号决定了这部电视剧的基调。”海清所饰演的海萍代表了一类普通人,被这个时代推着往前走,面对诱惑他们也会有迷惘的时候,但是有一个基本的价值观:不属于我的我不拿,包括不能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所有的成功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滕华弢认为这是正常善良的人应该有的价值观。

海萍性格中也有很多为生活所迫的灰色地带,但还不至于让这位正面人物令人厌烦。像通过妹妹从宋思明手中拿到的机会、房子,她都沉默地接受了。当海藻打电话给她说宋思明老婆找她时,海萍风风火火地赶过去救场,让人感叹这样一个被生活磨砺过的女人的彪悍——即便是“小三”也不能气短。


《蜗居》是一剂安慰剂


在《蜗居》中所有的人物都有类似海萍这样的灰色地带,而无绝对的明亮或者黑暗。

对于宋思明这样的“腐败分子”,滕华弢觉得没有必要将其处理成脑满肠肥。一个做到一定职位的人,其能力、个人魅力肯定有过人之处,甚至滕华弢觉得他最后“沦为腐败分子”在某种程度上是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一个很聪明的人以为能靠他的聪明解决所有问题。

滕华弢分析宋思明这样的男人的“包养情结”:当他的钱、知识、文化、关系到了一个特定的程度之后,需要有一个炫耀出口。跟老婆没法炫耀,带老婆出去吃顿法国菜,花1万块钱,老婆一定觉得疯了。但是旁边有一个崇拜他的小姑娘,不时会发出惊叹:“原来是这样的。”这样最能满足他。

在六六的原小说中,宋太太是个黄脸婆,当时滕华弢觉得这样处理给宋思明的事找到明显理由。他们的婚姻关系应该是类似于《一声叹息》:结婚20年令双方完全没有了感觉。剧中宋太太上厕所都不关门,宋思明说了妻子一句,宋太太反驳他:“都是自己人还用关什么门。”宋太太由邬君梅饰演,《蜗居》剧组的人私下开玩笑,说她出场就有“大奶”相: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略有风韵,与丈夫是利益共同体,而不只是一个婚姻的受益者。

《蜗居》赋予的人物合理性在“小三”这个角色上也充分地体现了出来。姐姐困顿的婚姻生活让海藻对自己的婚姻有了不好的预期:如果她与现任男友结婚,未来也不过是为一个安生之所而吵吵嚷嚷。宋思明似乎能够把她带离这样灰暗的未来,让她可以买上万块的大衣,有自己的房子。滕华弢说:“现在社会很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它会让很多人不自觉地就丧失了自己的原则和立场。”海藻不是那种从一开始就奔着靠做情人打混日子的目标去的,因为对困顿的畏惧转而寻找一种暂时的安全感,这样的软弱或许是每个人都会有的。

海藻的妈妈最后在总结女儿的教训时,做了一番自责,觉得作为父母没能给孩子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也就是女孩要富养的理论,并不是要给女儿多少钱,而是尽可能告诉她一些认知方面的东西,多带她见见世面,这样的女孩就不会被一顿饭或者过什么样的生活所迷惑。

《蜗居》最后一个镜头是“海萍语言学校”的招牌。海萍最后成功了,在一个很多人不满足自己的位置,拼了命想尽办法去成为另外一种人的时代,这是一剂安慰剂。成功者和失败者都能得到抚慰和肯定:在自己的位置上按照自己的轨迹踏实地生活,总有一天你会有所收获的。这样的成功可能是名利双收,也可能只是安宁的内心。

滕华弢说,幸福不是终点,而是过程。所以,不要听任欲望膨胀,为了美好的结果,需要有忍耐和等待的过程。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