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美国为何没有直接介入国共间内战

弋鹰7277 收藏 20 1704
导读:美国在援助国民党打内战时态度并不积极。其原因何在?不少人认为是国民党政府官员贪污抗战时期的美械装备所致,还有一支声音认为,美国对中国共产党势力的小瞧,导致它在提供援助时有些“手软”:杀鸡焉用牛刀?一份刚刚公开的绝密档案打翻了所有这一切推断。


解密档案:美国为何没有直接介入国共间内战

马歇尔(左二)自称是调停国共冲突的“棒球裁判”


原题:“1947年的合纵连横


1947年,距离1948年的“三大决战”仅一年。这一年,无论对于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来说,都是太重要的一年。这一年的5月16日,孟良崮战役结束,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全系美械装备的甲种装备师整编74师全线溃败,师长张灵甫阵亡。11月6日,石门市解放,改名石家庄,中正街改名解放大街。这是全国第一个被解放的城市。


1947年,中共在军事上的狂飙突进引起国际政坛上巨大的不安,美国是这一股“不安”势力的代表。一份资料表明:自日本投降之日至1946年7月止,美国援华物资价值7亿8千多万美元,超过了抗战时期的美国援华物资之价值。到了1946年7月,国民党军的装备大致为1/4美械、1/2日械、1/4国械,有45个师(旅)与交警部队为全美械,其中自然包括那支被全盘歼灭的王牌74师。而到了1947年以后,美国对国民党政府的支持不仅放慢了速度,而且减缓了热情。对此,军事学家的共识是:美国在援助国民党打内战时态度并不积极。其原因何在?不少人认为是国民党政府官员贪污抗战时期的美械装备所致,还有一支声音认为,美国对中国共产党势力的小瞧,导致它在提供援助时有些“手软”:杀鸡焉用牛刀?


一份刚刚公开的绝密档案打翻了所有这一切推断。


倘若美国对国民政府的冷漠仅仅起源于国民党有关官员的个人贪污行为,那么在抗战刚刚结束之际,美国不会在短时间内对国民党政府巨额投入,其后又迅速改变主张。导致美国迅速转向的原因何在呢?难道真的是由于对中共力量的轻视吗?


美国政府眼中的国共军事力量


一份编号为OIR Report No.4387、当时标署为“秘密”的文件《国务院关于支配中共军队规模主要因素的报告(1947年6月25日)》表明:美国情报机构在国、共两方的军事实力方面,掌握了相当翔实的一手数据,作为“局外人”,对这场战争的了解超过了多数“局内人”,将全盘局势尽收眼底。隔岸观火,既不干己事,则看得透彻。


美国比国民政府更早意识到了中共军队扩张的程度,1945、1946两年的关键性扩张,使得从1947年开始,中共具备了采取全面攻势的条件,并已经在采取这种攻势。


扩张是这样实现的:1934-1944的10年间,虽然共军的绝对数量提高不少,但扩张速度相对平缓。爆发性的扩张发生在从抗战结束到1946年的两年间。美国政府的论点是:在人口密集的中国,“不是可以募集到的人力资源,而是可以得到的军火和供应是共产党军队扩充的支配性因素。”报告中写到。因此,日军溃败之际留在东北(满洲国)的大批军火落入共军手中,其直接结果是军队规模瞬间扩大一倍。


与此同时,美国还预见到:共产党军队可能会再次达到从日本投降到1946年的增长速度。1947年7月到1948年7月期间,可预见的扩张可能不会超过并且或许不会达到目前将近100万军队的三分之一。


导致这个结论的原因不是单一的。第一,仍然是军火制约。即使不停缴获国民党军队的枪支,再次获得日军撤退时如此多的枪支也不太有可能了(这一次,共军得到的是25万支枪,而此前我们一共拥有的才30万支枪。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枪支增加的幅度与军队扩张的倍数呈现正相关)。不仅如此,后来国民党军队很少使用以前口径的日本步枪,来自国民党士兵的缴获很少有机会去补充日本弹药的存货,因此,在满洲缴获的日本弹药存货消耗殆尽之后,获得弹药补给将日益变成一个难题。第二,共产党区域,尤其是华北的粮食供应短缺也成为制约因素。


上述结论意味着:尽管到目前为止,共产党军队在数量上仍然处于劣势,但扩张已经结束,枪声已经打响,一场全国性的、决定生死的战争已经展开,这场战争的结局将是你死或者我活,没有中间道路。


既然大战在前,不可避免,此时的美国必须要做出一个判断,这判断立足于双方军事力量、作战能力的对比之上。


美国情报人员在选择措辞时极为审慎,或许是由于这是一份供给重要官员决策时用的关键材料,因此没有使用导向式的语言,但其大意已经相当明确了:“国民党军队的大战略(这个战略目前将一流部队用来防守半孤立的前哨城市)、战场指挥官的选拔(一些指挥官在军事领导方面笨拙不堪)以及增加人和物的供应(在这个过程中伴随着严重的腐败)代表着南京政府最终要为之负责的决心和行动。”


该报告认为:“共产党军队的扩充与国民党军力的下降有着直接关联。”国民党节节败退带来的后果将是共产党军队势力的进一步增强。在弹药、粮食的双重限定下,此刻共军能否维持其规模甚至进一步扩大,取决了他们缴获国民党军队武器的速度。这个速度将如何呢?在描述国民政府“半孤立”、“笨拙”、“严重的腐败”这些词语的提示下,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苏联会参战吗?


美国关心的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中国的问题会引发的一系列世界的问题--世界势力的此消彼长。正是其对自身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考虑,使其一度做出了支援国民党政府的决策;也是同样的原因,令他们在意识到国民党政府打不赢这场战斗的同时,改变了一贯的姿态,采取了“坐山观虎斗”的策略。更具体地说,促使美国做出这个决定的,除了对国民党政府丧失信心之外,关键性的因素只有一个:


苏联会不会冒着极大风险(这风险可能是有苏联涉及其中的战争)支援中国共产党打赢这场内战?


在中国的问题上,苏联的态度对于美国来说至关重要。


1947年,在中国这杆天平上,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观望、在试探。使其任何一方向天平加重一枚砝码都是十分艰难的事。对于美国来说,只有一件事能够促使其重新掂量对国民党政府的援助问题,那就是苏联对共军的大规模援助。与此同时,美国也意识到,一旦美国对国民政府提供足够的武器支持以改变中国内战形势,它必须要冒苏联这个风险。


苏联会在中国内战当中支援中共吗?


在下结论之前,美国看到的第一个事实加重了它的不安:1945年8月至1946年4月底,由于8月14日中苏条约的签订,苏联暂时占领了满洲。在此期间,中国国民政府试图调动军队进驻满洲从而重建中国的统治,却遭到这一地区的地方志愿军以及苏联占领当局的阻挡和延误。国民党行动的自由遭到严重限制,且满洲的港口设施拒绝提供给政府使用。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军队进驻满洲得到了自由行动的许可。而那次大规模日军武器的获得,则跟这一事实相关。


编号为ORE.45的机密文件《中央情报局关于苏联实现在华目的的报告(1947年9月15日)》的附件中说,“当奉天完全处于苏联控制之下并由苏军来保卫之时,一名受过训练的美国观察员亲眼所见没有武装的共产党军队开进奉天的日军军火库,随后又看到这支军队全副武装地露面(包括一名日本人、一名满洲前傀儡政权军官以及一名大连的捷克难民的其他渠道,声称在苏联控制区域发生过类似获取日军装备的事件)。”


苏联在占领满洲国的短暂时期对共军大开方便之门,其倾向性再明显不过。对这一举动的强烈不安,促使美国政府加强情报力量,对苏联在华的一切行动给予监控,并研究其深藏其后的动机。


结论是出人意料的。


美国在获知苏联让共军拿走了绝大部分日军军火之后,又得知了苏联的几点举动:他们在工业发达的满洲国拆毁了大批工厂设备,对满洲高度发达的工业体系造成致命性创伤,使得在没有大量基建投资的情况下,这些体系绝不可能得到恢复。而这些被拆下来的机器大部分被运往苏联。同时,另外的可靠情报显示:满洲的苏联共产党控制区域内,大量的大豆、谷物和煤炭输入了西伯利亚。对此,美国做出的结论是:“苏联政策旨在将满洲变成为苏联远东提供粮食和原材料的非工业化渠道。”拆毁满洲的机器,除了供给苏联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使满洲对苏联的军事威胁程度大大降低。


而在美国最为关心的、苏联对中共的援助方面,“一名中国观察员报告说,1946年6月或者是7月间他目击了这样的事例:一列从苏联返回的全副武装的火车,其中一节车厢上满载着手榴弹和炮弹。”这名被冠以“中国观察员”名目的中国人显然是一名被安插的美国间谍,他提供的情报十分重要,但还不够。美国对此忧心忡忡。他们迫切地想要获得更多情报,“对中苏共产党合乎常理联系渠道进行直接观察的众多途径的减少,导致越来越难获得证据证明目前苏联援助中国共产党到什么程度。目前我们已经做出尝试,除了中国国民政府官员以外,尽可能提供别的渠道证据。”


美国大连总领事报告说,6月23日一艘载有卡车、轮胎和汽车配件苏联轮船离开大连驶往烟台(一般是一天的航程)。一天后中国善后救济总署和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在烟台的人员注意到这艘满载着包括卡车、中国乘客在内的轮船抵达烟台。根据烟台的渠道,同一艘轮船在6月7日进港,那趟航程装载的是生铁和“木箱子”。据报告,这两趟航程的装卸由中共士兵在夜间“非常神秘地”地加以执行。报告进一步宣称,苏联舰船安排它抵达烟台的时间,明显利用了中国善后救济总署的船只停泊,以免遭中国国民党空袭。


经过了艰难的侦测,美国情报部门最终获取了另外一些重要的情报,这些证据表明:苏联对中共的援助确有其事,但并不是如一开始预想的“无私援助”那么简单。“有证据表明苏联利用其从满洲获得的日本关东军物资来交换粮食”,与此同时,一条哈尔滨和苏联之间的铁路已被恢复,源源不断地向苏联运送大豆、小麦、牛肉、猪肉、高粱、稷以及皮毛,用来交换煤炭、柴油、香水、火柴、香烟和其他商品。至于“其他商品”,美军的解释是“军事补给品”。美军因此绷紧了某一根神经,致力于监测在每次战役中出现的来源不明的军火。他们认为1947年中期争夺四平街的战役中共产党火力有所增强是可疑的,但得不到任何渠道的确定。他们还怀疑在中共和苏联高层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沟通,但缺乏可靠且有力的情报支援,以至于最后得到的情报全是来之于国民党方面、“有可能是'在事后伪造'出来的,旨在指控苏联的罪行”的一些文件。


透过这份刚刚被公布的1947年6月25日的美国秘密文件(编号为ORE.45,机密),我们可以想象出当时美国情报机构的窘境:整个中共内部是一块铁板,一根针也透不进去,他们无法从中安插任何一枚钉子。而国民党方面就不同了,他们在那里安排了大批线人,可惜的是,这些人能尽到的力量非常有限。


苏联第三个重要的举动是:训练出了一支北朝鲜共产主义军队,协助东北共军进行战斗。美国情报员还观察到了这一事实,即他们为这支军队提供的粮食,事实上跟苏联将粮食从北朝鲜地区输送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大连的行为有关。对北朝鲜粮食的攫取造成了这一地区的粮荒。


偷窃机器、有偿提供军火、在支援中共战斗方面倚重第三方,所有一切被观测到的举动限制了苏联的诚意。美国情报部门认为,苏联方面“避免直接行动”,之所以这样,最为关键的原因在于这种计划的代价,即:不加隐匿地干涉中国可能会加大与美国冲突的风险。


不仅如此,虽然美国承认在中共、苏联之间存在合作,但它对这一合作的定义是:中共是苏联对华政策最有效的工具。美国认为:苏联是否期待或者希望接下来几年出现一个完全共产主义化的中国值得怀疑。原因有二:第一,中共统一全国之后,苏联无力扶植和指挥一个全中国范围内的共产主义证券;第二,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可能对苏联在不远将来的经济需要贡献不大。


在这篇报告的最后,美国情报部门有足够的证据得出如下结论:苏联实际上倾向于混乱的继续以及中国地区主义的发展。“苏联可能理所当然地以为,一旦取得中国中央权力的中共,将会表露出与现在的中国国民党政权所具备的、同等强烈的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而“共产主义中国”一旦成立,它将不会成为苏联共产主义世界的傀儡。


这份材料最后得出的结论令美国政府大大松了一口气:苏联采取至少不大引人注目的步骤来支持中国共产党,只是为了加剧中国政局的不稳定而已。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