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赏80万,何无勇夫

SHENYONGQUAN 收藏 0 32
导读:可能是政府在排污举报上设立了太多的门槛,这些门槛让公众望奖兴叹;也可能是公众对政府的排污决心和治理诚意心存怀疑,害怕这只是一种作秀的姿态;是排污企业的势力过于强大,与政府玩起了反打击游戏……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这是常识。可云南昆明为鼓励排污而设的80万重奖,一年来却无人来摘这个奖,这是云南昆明副市长在该市加强整治违法排污行为动员大会上透露的。(11月12日《云南日报》) 说自己设立了80万重奖无人领受,副市长可能是想借此表达两重意思:一是表明该市为了打击违法排污舍得投入,不惜成本地设立了巨奖;一

可能是政府在排污举报上设立了太多的门槛,这些门槛让公众望奖兴叹;也可能是公众对政府的排污决心和治理诚意心存怀疑,害怕这只是一种作秀的姿态;是排污企业的势力过于强大,与政府玩起了反打击游戏……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这是常识。可云南昆明为鼓励排污而设的80万重奖,一年来却无人来摘这个奖,这是云南昆明副市长在该市加强整治违法排污行为动员大会上透露的。(11月12日《云南日报》)


说自己设立了80万重奖无人领受,副市长可能是想借此表达两重意思:一是表明该市为了打击违法排污舍得投入,不惜成本地设立了巨奖;一是对80万巨奖之下无勇夫摘奖表示惋惜,看来公众在打击违法排污上还是缺乏参与热情,甚至连巨奖都驱动不了。80万巨奖何以无人领取呢?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种。


其一,可能是政府在排污举报上设立了太多的门槛,这些门槛让公众望奖兴叹。不知道昆明的这个排污举报奖要不要求举报者必须实名,反正我知道不少地方在反腐举报上是要求公民必须实名举报的,比如近来重庆某区纪就明确要求实名举报,实名举报查证后才能拿到奖金。如果是,必然增加公民的举报风险,就拿排污来说,敢违法排污的一般都有着很强势的背景———面对一些霸道的排污企业,甚至连管不了的环保官员都只敢匿名举报,一般百姓就更不用说了。即使昆明没有设置实名举报门槛,但在既有的举报人保护制度下,公众对政府能否保护好自己充满怀疑。


其二,可能是公众对政府的排污决心和治理诚意心存怀疑,害怕这只是一种作秀的姿态。公众都明白,在地方官员眼中,GDP政绩高于一切,为了经济发展一些地方是绝不惜付出污染代价的,官员雷语“经济越发达水越黑”即是明证,“边开宝马边喝污水”的现实也是明证。


这种体制下,公众不相信政府会真正下决心打击排污,总觉得重奖只是做给外人看的表演,仅是一种观赏性政策。人们害怕,排染企业本就是政府官员的座上宾,本就有着政府的权力背景,政府深陷其中,自己向政府部门举报排污企业,等于是自找麻烦,把自己架上官商两面夹击的烤架。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排污企业的势力过于强大,与政府玩起了反打击游戏,既然政府以重奖鼓励公众举报排污企业,排污企业也可以以更高的价钱让知情者“封口”。这并非胡乱猜想,现实中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2005年媒体曝光,广州潮汕地区曾依靠“悬赏举报”方式打击制假售假活动,但结出的果实不是制贩假货活动得到有效抑制,而是打假行动陷入更加荒唐的境地,专以举报为生的“线人”被制假者收买,转而靠制假者提供“封口费”生活,因为制假者出的钱比政府还高。


不排除重奖排污举报中也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毕竟,“重奖鼓励举报排污”诉诸的是金钱的刺激,而这种逻辑是非常脆弱的,既然政府可以利用,排污者为什么就不能利用呢?这样的话,排污奖无人领取就很正常了。


80万重奖无人问津,政府在吸引公众参与打击排污上,也可以反思这一制度是不是有缺陷存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