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24章

hawk735 收藏 6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人是个复杂的群体,纷杂的恩恩怨怨,构成了整个世界。昨日的私交密友,今天则很有可能反目成仇。而曾经势不两立的敌人,也未必不能化敌为有。 于占江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麻子现在抖起来了,一顿饭已经不满足于多抓几个馒头。在岳王庙前,命运小手摸上他的脸,无意中救下了装死的郭文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人是个复杂的群体,纷杂的恩恩怨怨,构成了整个世界。昨日的私交密友,今天则很有可能反目成仇。而曾经势不两立的敌人,也未必不能化敌为有。

于占江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麻子现在抖起来了,一顿饭已经不满足于多抓几个馒头。在岳王庙前,命运小手摸上他的脸,无意中救下了装死的郭文志。

郭文志这个人很能沉得住气。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在两军交战的血腥中,他憋屎憋尿,一动不动硬生挺过一天。但谁都有熬不住的时候,当于占江那只臭烘烘的大脚,一不留神踩上他的小老二时,郭文志崩溃了。“噢”的一嗓子,吓尿了于麻子,吓坏了小鬼子。

事后,于占江曾对自己第八房小妾说过:“郭长官那嗓门,亮!把九二步兵炮都给盖住了。”事实也正是如此,中国兵趁小鬼子愣神的功夫,一顿“嘁哩喀喳”,解决了战斗。

麻子很会做人,他知道该如何把不利转化为有利。踩了郭文志带伤的小老二,这是不利条件,弄不好,一辈子连西北风都喝不上。但只要悄悄转换个观念,把郭文志当成亲爹来孝尽,那么不利也有可能成为晋升的垫脚石、铺路砖。所以,他背起郭文志一路狂飚,越过堑壕沟坎,涉过小溪大河,屏退督战队的机枪刺刀,直接把郭文志送到医院的手术台上。

“长官!长官!你可不能有个三长两短啊?没了您,谁领咱打小鬼子啊?”一边说一边哭,一边哭还一边要死要活。于麻子抱住女医生大腿,怎么劝就是不起来,“我没用啊!连长官都保护不了!大夫,求求你了,救救我们长官吧!他要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咱国军不能没有他!”抓起手术刀就要抹脖子,吓得医生护士差点没给他跪下。

郭文志一直处于清醒状态,本来他打算睁开眼睛要点吃的,可于麻子这戏演得太感人了,弄得他骑虎难下,只好直挺挺咬牙装下去。虽然小老二是痛苦的,但心里却热乎乎。像于麻子这般忠实可靠的属下,哪位长官都是梦寐以求。

还别说,邢维民那几脚真是帮了大忙,至少郭文志落下个轻度脑震荡。病是实打实的,医生一看就明白。最麻烦的是小老二,不管用探针怎么扒拉,它就是没反应。

“重伤!这绝对是重伤!”医生咬牙切齿,“该死的小鬼子,真是龌龊至极!”

过了一会儿,感觉戏份进行得差不多了,郭文志长出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这……这是哪儿啊?”声音虚弱,脸上懵懵懂懂。

“长官!您醒啦?”顾不得抹去鼻涕眼泪,于麻子一把握住他的手,“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你怎么还在这儿?”瞧瞧于麻子,郭文志瞪起眼睛,“小鬼子呢?打退没有?”

“长官!您受伤了,养伤要紧!”

“放屁!国难当头!革命军人岂能贪生怕死?”一指于大麻子,凶狠地喊道,“我命令你,把我送回战场!”

“长官……”

“快!再磨磨蹭蹭,当心老子毙了你!”

这感人的一面,不是哪天都能见到的,医护人员默默流下眼泪……

第二天一早,《大公报》头条报导了一则新闻:国军将士奋勇杀敌,重伤不下火线——记税警团郭队长抗战二、三事……

医院轰动,武汉轰动,举国轰动。郭文志想不出名都不可能了。连远在陕北的中共中央,都知道国民党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前有郝公锡九、王公之钟,后有郭上校文志。乃吾辈抗战之楷模……”、“倘若中华民族多几个郭上校文志,何愁倭寇不灭?何患家国不宁?”——摘自《申报》民国27年10月20日抗战特刊。

得!郭文志一不留神,和忻口战役名垂千古的郝梦龄,死守藤县壮烈殉国的王铭章,并驾齐驱了。就连配合他演戏的于占江,也因此被国民政府破格提拔为陆军中尉。

**********

相比这二人的顺风顺水,老邢要倒霉得多。先是战场负伤,后又被宋菲狠踢几脚,不但没保住槽牙,而且还落下个中度脑震荡。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阴霾天空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寒凉似冰。一个拾荒者跪在他身边翻动着尸体,努力寻找能令自己果腹的东西。

拍拍拾荒者后背,老邢虚弱地喊了声:“救命……”

“妈呀!”拾荒者打个激灵,手脚并用爬到一边,惊恐万状地瞪着他。

老邢这模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先是坚守阵地脱了相,随后又被宋菲狠踹几脚,双目浮肿满脸淤青。就算在大白天,也没人敢说他不是鬼。

“妈呀!妈妈呀!”拾荒者舞动双臂脚似马达,一溜烟逃之夭夭了,连鞋子甩掉都不顾——没捡到东西还搭只鞋,这是有史以来最倒霉的破烂王。

“救……”一个“命”字生生咽下,老邢无奈地摇摇头。慢慢撑起身体瞻望四周,周围尽是赤裸的死尸。阵阵寒意袭来,老邢抱紧双臂,忍不住打个寒颤。

头晕得厉害,胸口一阵恶心。若不是那半缸酒精燃烧血液,就算他没冻死,也缓不过来这口气了。呕出几口酸水后,他强忍眩晕爬出水沟。

天地是灰暗的,秋风瑟瑟,看不到光明,毫无生机。“我要活下去……”想要站起来,可双腿却软如面条。白白花费了力气,喘息半天,依旧无力地摔回地面。

沮丧地叹口气,拍拍眩晕不止的额头,向小路慢慢爬去。

“救命……救命……”一连喊了几声,也不见有人经过。失望、愁苦,在他脸上反复交织。

旁边有一堆被弹片削落的树枝,他挑根粗大的。扶着树干,用树枝一顶,这身体总算撑起来了。但也累得气血翻腾,抽吸不止。

后背和大腿痛得厉害,脚尖不敢点地,连半个身子都是麻的。

“我要活下去……”老邢再次告诫自己,“没把鬼子赶出中国,我绝对不能死……”迎着风雨拄着树枝,在泥泞的小路上艰难地跋涉。一条并不很漫长的小路,却累得他气喘吁吁。

腹内“咕咕”乱叫,人活着就要吃粮,这的确是件麻烦事儿。忍痛从伤口揪下一块腐肉,丢进嘴里嚼了嚼,虽说肚子的问题没解决,但疼痛却暂时缓解了眩晕。

战斗结束后,大部队收缩防御。如今武汉城外,已是赤地千里荒无人烟。不知走了多久,天色越来越暗,终于在小路尽头,看到了一条干道。路就是希望,希望就是生存。老邢加快了速度,向大路拼命拐去。身后,留下伤腿拖出的直线……

兴奋并没有维持多久,随后,他又深深地失望了。路上行人捂着鼻子,远远躲避他。好不容易拦住一辆军车,还没等说出自己的职称、番号,从车下跳下的军官,便一枪托将他砸倒在地。

“滚!臭要饭的!”军官的语气很生硬,比天上的雨水还要冰。汽车再次发动,一泼泥水溅在老邢的身上。人如果活到求人不如求己的地步,那才真叫生不如死。

已经没有力气了,老邢喝口泥水骗骗肚子,顺着车辙,慢慢爬去……

*********

武汉现在很热闹,小鬼子大兵压境,并未影响到中国人追求乐观,追求向上的积极性格。

八路军慰问团要来演出,这消息一传开,非常鼓舞人心。于占江听说后的第一个反应,先是咽下嘴里的烧黄二酒,随后怔怔问起勤务兵:“来的有没有娘们儿?长得水灵不?”

“回长官的话,美得冒泡了!”

“那行,咱去看看。”

女人就是生命,女人就是动力,女人就是激发男人斗志的肾上腺素。于大麻子套上皮靴,敞开胸怀拎着酒壶(没系扣子),一步三摇来到会场。

会场很简陋,也很热闹。舞台是临时搭建的,但丝毫未影响八路的表演热忱。这是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临时组建的慰问团,男多女少,少量的女兵都是精英。清一色土黄布军装、齐耳短发,各个英姿飒爽。

负责指挥合唱的是个女八路,杏核眼大脸盘子,怎么瞧怎么耐看。往台上一站,那小腰条拔的,比鸡毛掸子还直。她打拍子有个特点,随着歌声的高亢上扬,双臂也是越挥越高,直到歌声结束,小拳头在半空干净利索地一抓,然后婷婷转身,向台下官兵优美地回敬军礼。

掌声如雷,于麻子看得口水涟涟。

“下一个节目:义勇军进行曲!”报幕的小女兵也很撩人,声音像个什么什么鸟儿……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

全场官兵都站起来了,和台上演员一起,激情演唱这抗战名曲。当然,于大麻子也起来了,他是盯着台上的小女兵,身体某个部位翘起来了……

歌声抑扬顿挫,响彻云天,悠悠传承到校场之外。在澎湃激情的感召下,路人纷纷止步,摘下帽子,与这首歌共合共鸣。

“太太,可怜可怜吧……”浑身血污泥泞的邢维民,趴在冰冷的街道上,伏在一位时髦阔太太脚下,趁她热泪盈眶的时候,慢慢抬起乌黑皲裂的手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