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正文 第三章 1

大沿帽 收藏 1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URL] 文轩把与龙绍钦一起执行任务的老兵钱国良叫来,想了解战场上的详情。钱国良一脸疲惫,没有表情。文轩盯着钱国良的眼睛,声音单调:“钱国良,山东掖县陈镇柳庄人,父亲锅匠,有三弟两妹,曾娶妻,无子。民国二十一年入伍,授上士衔,擅长机枪,榴弹筒……” 钱国良听得一愣一愣的,疲惫的表情里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


文轩把与龙绍钦一起执行任务的老兵钱国良叫来,想了解战场上的详情。钱国良一脸疲惫,没有表情。文轩盯着钱国良的眼睛,声音单调:“钱国良,山东掖县陈镇柳庄人,父亲锅匠,有三弟两妹,曾娶妻,无子。民国二十一年入伍,授上士衔,擅长机枪,榴弹筒……”

钱国良听得一愣一愣的,疲惫的表情里增加了几分敬畏。文轩话头一转直奔主题:“你是新八旅资格最老的老兵,我信任你的判断!二十名士兵,回来四名,还有一名生死未卜。我想请你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们打退鬼子进攻,完成狙击任务,也付出巨大代价,伤亡惨重……”声音蔫蔫地说完这几句话,钱国良低头盯着地板。

文轩冷冷追问:“那些弟兄怎么死的!”

“鬼子打死的!鬼子打冷枪,很厉害,一枪一个。”

“龙绍钦是怎么指挥的,他在干什么!”

钱国良愣了一下,看着文轩不解地说:“龙参谋很勇敢,枪也打得准,弟兄们都佩服他。”

“龙绍钦枪杀杜占明你在场吗?”

钱国良诧异地摇头:“那不能算枪杀,杜占明临阵逃脱,犯的是死罪。”

“是吗?听说你和龙参谋在战前及战斗过程中发生过几次争执?”

文轩一句接一句,问题一个接一个,钱国良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问题。他定了定神,以为文参谋长要追究他的责任:“长官,我顶撞了龙参谋,我认罚,请长官给予处分……”

谁知又被文轩打断:“你认为龙绍钦指挥得当吗?”钱国良机械地回答:“我和龙参谋争执不是因为这个。”

“我问你龙绍钦指挥是否得当,你回答是或不是就行!”

钱国良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停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参谋长,龙参谋打仗很英勇,枪法很准。可是鬼子人太多,火力太强,特别是打冷枪的,不知道有几个人,枪法简直……”

文轩突然打断了钱国良的回答:“我只要你回答龙绍钦是否尽到带队长官的职责!是或者不是!”钱国良一个立正:“是。”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是”是什么意思。

文轩盯着钱国良两眼直冒火,钱国良弄不明白自己怎么惹恼了这位大参谋长,眼神不敢和他对视。文轩停了片刻,叹口气说:“你可以走了。”

钱国良觉得自己没有说明白,还想补充点什么:“参谋长,龙参谋他……他挺好心的,他真是想方设法保护那些新兵,可是鬼子的冷枪……”

已经对钱国良非常不耐烦的文轩突然提高了声音:“你可以走了!”

钱国良立正,转身出门,满眼惶惑。


龙绍钦不回头,对跟着他的石头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应该在家读书,我会向旅长请示,发你盘缠,你回家吧。”

石头愣了一下紧跟着走了几步,追上龙绍钦:“不,我不回家,我没有家。我父母被鬼子飞机炸死了,我要当兵,我要打鬼子,我要跟着你,我要跟你学打枪。”

龙绍钦停下脚步,盯住石头:“你也看到了,你的战友大部分有去无回,你不怕死?”石头很认真地说:“怕,所以才跟着你。”看着石头纯真渴望的眼神,龙绍钦有一会儿说不出话,这是一种让他感觉陌生和危险的情感,他不知道如何应对,索性转身走了。

立在原地的石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龙绍钦,正打算继续跟上去,就听到有人喊:“石头,参谋长叫你谈话!”

看着石头离去的身影,龙绍钦沉思。他知道石头想从他这里学到的是枪法,可是他觉得自己已经伤痕累累,怎么能让别人跟着自己受罪?


八路军太岳军区林团团部,大春正在汇报这次与新八旅配合作战的经过,这会儿说到了龙绍钦撤退。大春显然很兴奋,在狭窄房间里手舞足蹈:“好家伙,离八百米,就这么站着,一枪就把鬼子机枪手撩倒了!”林团长吃惊:“啊?这么好的枪法?”

“听大刀他们说,这姓龙的小军官还枪毙了一个逃兵?”政委也来了情绪。

大春情绪高涨,说起龙绍钦的枪法话就像决堤一般滔滔不绝:“我听新八旅一个老兵说了,也是八百米,一枪打中胸部!更邪门的是,我跟了那逃兵一路,看了他的伤口,离心脏差半公分。子弹这头进那头出,连血都没流多少,我看那逃兵没事儿。”

林团长和政委惊讶得面面相觑。林团长问:“如果你遇到这么个阵前动摇军心的家伙,怎么处理?”大春搔搔头皮说:“团长你算问着了,我这一路上都在想。”他声音有点发沉,“我也会那么干。如果不杀他,那场面真没法控制。不过,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再说那逃兵还是个孩子,新入伍的学生。”

林团长自言自语:“从一个联队包围中突围,战场上能够果断处理问题,人材啊!”政委同意:“这个人不一般,若不是我们的朋友就可能成为我们危险的敌人。”林团长看着大春:“要好好注意这个人,他叫什么?”

“龙绍钦,我们都叫他龙大少爷。”

林团长点头:“龙绍钦,龙绍钦……”


新八旅参谋长办公室里,文轩盯住石头说:“你是三原人,父亲是三原县东杂货店老板。你是独生子,有一个从小许下的未婚妻。你父亲前天刚给你写来信,催你回去完婚。”

石头又惊又喜:“参谋长你真神,我的家信你咋能看见?”文轩却没有一点笑容:“杜占明是怎么死的?”石头立刻正色道:“杜占明没有死,他没死。龙长官那一枪神了……”

文轩喝一声:“不要话那么多,我问你问题,你只要回答是和不是,听懂了吗?”石头点头:“是。”

“你那些同学,怎么死的?”

石头难过地说:“鬼子打死的,鬼子打冷枪。”

“龙绍钦是怎么安排你们这些新兵的?”

“他很照顾我们,不让我们抬头,让我们压子弹。”

文轩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压子弹?”石头忙解释:“对啊,龙长官怕我们有危险,让我们在老兵身后帮着压子弹,真的!”文轩冷冷地看着石头:“可他们还是死了。”

石头嗫嚅着说:“鬼子……冷枪……”

文轩继续追问:“是你说的,龙绍钦枪法如神?”石头点点头:“是。”

“那我问你,龙绍钦和打冷枪的鬼子谁枪法更好?”

石头瞪大眼睛,不知如何回答:“我,这个,我觉得……”

文轩又转了个话题,问石头是否一直负责报话机。石头实话实说。文轩不整出些事儿不肯罢休,又问他们是什么时间撤退的,之前是否接到旅部撤退命令?石头说,信号不清楚,大约是十点前后。

文轩逼问,为什么不早点撤退?为什么关上报话机?石头完全傻掉,不知道如何回答。文轩想要的东西没问到,烦躁地让石头走人。

石头不知所措,朝着门口走了几步,忽地回头冲到文轩面前:“参谋长,龙长官真是一心想保护我们,可他一人抵不过那么多鬼子!还有那个鬼子的冷枪手……我们也帮不上忙……”

“你,出去!”文轩不耐烦地下驱逐令。


段旅长正在打电话,随着一声报告,门咣地被推开,龙绍钦拎枪进来。段旅长将电话挂断,看着龙绍钦。龙绍钦一直走到段旅长桌前,将不离身的狙击步枪放到段旅长桌子上,脸上毫无表情:“我有两个请求,第一我失职了,请处置我;第二新八旅内部有奸细,请旅长彻底查办!”

段旅长忽地站了起来,吃惊地问:“内奸?”

“是!我部再次遭遇反伏击,日军狙击手早就埋伏在我们阵地附近。我们那些弟兄,那些学生,都是他打死的!”

段旅长表情很严肃:“情况属实?”龙绍钦指着窗外语气沉重:“看那些弟兄,你就知道了……”

段旅长和龙绍钦一起走出旅部,来到操场。清理战场结束的士兵们正用担架将阵亡士兵的尸体抬回,摆放一排,身上是粗糙的麻布。龙绍钦俯下身,掀起一块麻布,士兵脸露出,弹孔穿过眉间,一枪爆头。龙绍钦再掀起一块麻布,同样是弹孔穿过眉间。

龙绍钦不忍再看那些士兵,他背过身声音发哑:“我向你保证过,也向那些孩子保证过,带他们去,带他们回来,我没做到。”

段旅长看着那些尸体,一时说不出话,轻轻将麻布放下,笔直站立:“你完成了任务,这是最重要的,不要太自责!”

“我说过,我不适合带兵打仗!我不能为他人负责任!为什么非让我带他们!”

段旅长非常冷静:“我告诉你,第一你完成了任务,立了大功;第二如果我旅内部果然有奸细,你要配合我们查清楚!第三你当下最要紧的任务是迅速查清敌方狙击手情况,并且想办法打掉他!别在这里婆婆妈妈,别想推卸责任!你是军人,军人!你听懂了吗!”段旅长说完,转身离去。

龙绍钦呆呆地看着眼前成排尸体,心中一个一个地默念着他们的名字,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忘记这些名字,这是他带过的兵,跟着他出生入死,就在他身边倒下,长眠在这块土地上。他眼睁睁看着他们倒地而去,却无法完成对他们的承诺,而他还活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否还能像昨天一样战斗,此时此刻,悲伤像浓雾一样笼罩着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