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二卷 很简单的任务 五

nickhand 收藏 17 3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几人应声望去,浅蓝色清澈见底的水面上闪着瑰丽的七彩光芒,随着阳光的逐渐加强,水底渐渐清晰的景观让几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各种七彩斑斓的鱼儿游弋下的水底、显露出一座规模宏大的尖顶形建筑物,顶端一座雕像手持金属的三叉戟,在水底折射着太阳的反光,几缕海草挂在三叉戟上,依稀可见一些附生物散落在尖顶建筑物的表面各处,建筑物各处表面的痕迹,却是一幅被清理过的场景。

“看来昨天的洋流波及到了这里,你们看水下附生的水草、贝类,太多都被清除了,只留下曾经攀附过的痕迹。”维吉儿双眼凑在望远镜上说道。

斯恩特回头瞧瞧水位已经退到半截处的舱室,“咱们运气还真不错,被这个舱室载到这里,没有沉到海中,不得不说这是个奇迹!”

张弛心中一动,“你们先在这里观察一下,我去舱室哪里看看有没有用得着的东西。”几步跃下礁石,向夹在两个礁盘之间的舱室走去。

到得近前,张弛仔细看过,发现整个千苍百孔,处处变形的舱室外部竟然被几块钢板牢牢封住,除了舱门的一面,其它几面的钢板虽然被撞击的扭曲变形,但是依然没有脱落,被钢板截断的电缆、管线的接头赫然外露。

这艘什么打捞船?控制室竟然有如此严密的保护?张弛抛下心中的疑惑,攀上舱室,从敞开的舱门看进去,里面积了一小半的水,在日光下反射着莹莹的光芒。双足轻轻落水,张弛扫视着舱室四处,一些残乱的设备漂浮在水面上,舱壁上却确确实实露出了几个储物格,夜间几人忙着逃出,没有发现。

张弛站到桌上,仔细查看,三个储物格都是被硬生生震出来的!其中一个内面放着一把柯尔特二战纪念经典手枪,枪把镶嵌的黄金手柄,上面三个英文字母的缩写:S·M·S,随手将手枪塞入背包,张弛掏出第二个储物格中的东西,却是一根手臂长短的销制皮鞭,样式古朴、触之坚韧光滑,初一眼望去就觉得年代久远,依稀觉得是类似于中国古代的皮鞭,马上恍觉在赖尔上校处看过这根皮鞭的图案,赶紧收进背包,第三个格子里安放着一个黑色的包裹,一入手就感觉沉甸甸的,张弛随手提在手中,在舱室里细细查看,再没找到看起来有价值的东西,返身出来,太阳光已经有点刺眼了。

思恩特正在礁盘顶上“狗屎、操!”的骂着,张弛听得好笑,美国人骂人的词也就那么几个,实在贫瘠的可以。“大家来看看我找到了什么。”张弛将黑色包裹打开,眼前一亮,右手去掏口袋的动作都立马慢了下来!

“水晶头骨?”奥黛丽不确定的说道。

张弛轻轻拿起头骨,迎着太阳看去,除了刺眼还是刺眼,放下头骨,张弛打开口袋中的防水所料袋,维吉尔当先捻起一张图纸,“德语?不对!这不是标准德语,好像是流行于柏林一带的低地德语。”奥黛丽问道;“你确定?”

维吉尔点点头,念出了扉页上的一行字“‘罗森贝格特别工作室-43-06-06’,什么意思?”

几个人发现自己手中的资料每张的眉头上同样有‘罗森贝格’的字样,思恩特闷声说道;“这些文件是扫描后重新打印的,类似于藏宝图的线索。”

张弛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罗森贝格?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苦苦思索半晌,却也是不得头绪,放弃了再想,听着几个人的讨论,维吉儿对于德语本就只是个半罐子水,现在遇到不是国际上流行的低地德语,只能是连猜带蒙,这些资料指出两个地点,一个就是打捞船作业的地方,那里是一艘带着宝藏线索的沉船地点,这艘西班牙掠夺船携带着一只水晶头骨和大量的财宝在哈密尔顿附近海域沉没,‘日耳曼之鹰’的寻宝组织花费了大量的金钱、人力、物力来寻找这艘沉船,因为这艘沉船上不仅有大量的宝藏,还有一个传说能打开‘香格里拉’掌握‘世界之轴’的‘匙轮’。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文件中竟然还有一张前往‘香格里拉’的路线图!

几个人面面相嘘,张弛脑海中犹如一道惊雷闪过,“我想起来了,罗森贝格特别工作室是二战之时纳粹在一个个占领区专于财富、文物掠夺的组织机构,直属希特勒掌握,大家看,这些数字应该是代表1943年6月6日,但是这张地图是假的,你们看,这些坐标,想想这里应该是纽约的那里?”

奥黛丽皱着眉头;“确实是纽约的坐标,还四面环水?曼哈顿区?”

马丁惊讶道;“那这条粗线就是第五大道,这个目标————啊!联邦银行!”“这里是联邦银行的地下金库!怎么回事?”马丁愕然。

张弛摇头,“我看这张地图应该是赖尔塞进去的,不是原图,日耳曼之鹰组织找的应该是沉船宝藏和‘匙轮’,他们肯定有哪些线索,咱们还是先考虑怎么求援吧,这里现状不妙,早点离开才是。”

维吉儿;“电磁干扰还很强烈,军方的救援飞机不一定敢深入进来。”

奥黛丽;“大家说这里的干扰和水下的金字塔有没有关系?”

马丁;“肯定有关系,我看十有八九和那个塑像有关系,咱们是不是把那个塑像弄下来试试?”

奥黛丽;“如果说金字塔真的有蓄备宇宙射线能量的能力,那么它通过金属塑像释放出来,在通过塑像时再加以一定程度的放大,制造这么一个电磁干扰区倒不是不可能的。”

张弛收起资料,“水下现在看起来十分平静,你们在岸上警戒,我下去看看。”奥黛丽摇头,“你一个人下去太不安全了,斯恩特的水性很好,要去就你们两人一起下去看看吧。”

张弛笑笑;“不用,还有六个小时天就会黑了,你们四个人要在这六个小时之中搞出淡水,储备一些食物,咱们大家仅仅靠着携带的几块巧克力和压缩饼干,每人不到3000毫升的淡水,支撑不了几天的,下海去我一个人够了,水这么清,有什么事上面也看的清清楚楚,要救援也来得及。”

将背包解下,清理了上上下下的东西,张驰穿着贴身的防刺服,配带的合金护具、装备倒没解下,腰上围系着一个小包正要下水,奥黛丽走到跟前;“你小心点,感觉不对就赶紧上来,我总觉得水下不会像眼下看起来这么平静。”

张驰接过斯恩特递来的军刀,试了试锋口,看奥黛丽忧郁的神色、有点沉闷的气氛,故意调笑道;“我怎么感觉有点小妻子送别男人出征的感觉!”

奥黛丽的脸色在马丁和斯恩特的哄笑中迅即飞红,狠盯了张驰一眼,这个男人已经倒仰载进海水中。

浪花激溅中几条黑影飞标向张驰,几人齐声惊呼,袭向张驰的是五条剧毒的海蛇,马丁‘砰、砰’两枪却是打在了空处!眼见五条海蛇靠近了张驰,枪法不错的马丁强忍住开枪的冲动,不敢再开枪。

心都提到嗓子眼的奥黛丽大急,却突然看到水中刚转过身来的张驰双手已经持刀、以一个让她们目眩神离的玄妙角度,旋转、挑动,以妙到豪厘的时机和小幅动作,将五条前后来袭的剧毒海蛇剔断蛇头,身形急速向水下潜去。

岸上的几人大是松了口气,奥黛丽留下原地看守,其它三人迅速去搜集食物、过滤淡水。

张驰下潜了十来米,水下的压力逐渐增大,四处却仍然是一片澄净,护目镜外的水底世界清晰透澈,在这个水位,鱼儿的个头激增,数量却已经大大减少,远不如上头那样一来就是一群一群,密密麻麻的。

口中含着的外形小巧的呼吸棒产生的氧气被他一丝不漏的吸入肺中,身子在水中也是灵活自如,双足轻蹬,身形从两条色彩斑斓的大鱼中越过,伸手搭上金字塔顶部,坚硬的触感!是花岗岩的?张弛仔细看过,却也看不出是啥岩质。

静匿的水底偶尔有气泡的声响,张弛逐圈探下去,海水清澈的让他有种梦幻般的感觉,感觉着水压的逐渐增大,张弛才发现金字塔所处的深度比在岸上看到的远远要深!体内的真气微妙的小小增加了一点运行速度,张弛立马发现胸前稍有的滞闷感很快散去,耳边的水压也是豁然一轻!

很快就来到了金字塔的底部,绕塔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入口一类的东西,再次巡看了一圈被强洋流冲的十分干净的塔底,张弛确定塔底是建在坚固的岩层上,也不见入口,这时口中的氧气发生棒已经耗尽了原料,没有在产生氧气了。

张弛赶紧将腰间小包中的氧气发生棒拿出一根换上,慢慢的向上浮去,上到塔顶,张弛攀在金属塑像上,让身体适应着减轻的水压,一边仔细的查看着这个比真人大三倍的塑像。

塑像却是典型的希腊神话里的海神波塞冬,张弛很是纳闷,难道这座金字塔的年代并不久远,这一带的海域与希腊神话可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