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东汉末年没有出现五胡乱华

kdy27 收藏 11 3468

明帝、章帝时期,东汉势力恢复很快,而匈奴却一直在边境烧杀抢掠,对于一个勃勃生气的国家,反击是必然的。

农耕民族和野蛮人对话,只能用他们理解的语言,恩威并施,以威为本,也不用担心暴力会留下仇恨,野蛮人大部分处于部落状态,是没有历史的。给以恩德记不住,施以仇恨也记不住。他们能记住的是震慑,威权。对他们来说首领意味着恐怖和威信而非恩德。在他们心目中,胜者有权拿走一切,包括生命、女人、财富。恐怖威慑是无上法宝,天经地义,蒙元、满清所实行的大屠杀政策对他们来说是很平常的,决不能用文明世界的心理揣摩他们。

只有用他们所信奉的“弱肉强食”的道理去征服他们、统治他们,然后才谈得上改造,在严酷的野蛮手段下,让野蛮人认识到野蛮没有出路,之后再施以文明教化和规则,用文明驱逐野蛮,接受文明世界的价值观,把他们同化为文明的中国人。所以如果没有通盘考虑,彻底征服改造他们的计划,不适宜用恩德去感动他们的。也感动不了,反而让他们小看你,一旦被他们认为你无能,那么就将面临着灾祸。

俄国彼得大帝的改革成功是以严酷而著称,但这正适合当时野蛮的俄罗斯民族特点。“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东汉政权施行这一政策最彻底,效果也最好。文明得以弘扬,野蛮得以进步,东汉朝是华夏政权少有的从头到尾都扬眉吐气的朝代。


3、民族意识:

在抗蛮战争中,华夏民族民族国家意识空前高涨,士人都以抗蛮为荣,曹操的志向是当征西大将军,曹植写《白马篇》歌颂游侠少年爱国主义精神。三国时期,军阀混战,最常见的魏国和蜀、吴的战争, 但曹植却一字不提,而是去歌颂一位抵抗外族入侵、掳掠的少年英雄形象。西方人常以内战英雄为耻,俾斯麦尝语李鸿章说:“我欧人以能敌异种者为功。自残同种以保一姓,欧人所不贵也。”。这种耻辱感岂是西方人才有的吗?

民族国家意识是一种强烈的民族和国家认同。是全体国民强大的精神武器。富勒说:二战以来的战争。民族主义和民主政治把战争升华成为一种追求理想的“十字军”。每个民族都相信他们自己才是上帝的选民或真理的信徒,于是不仅谈判妥协不再考虑之列,甚至于理性良知也都丧失殆尽。在疯狂的歇斯底里心理支配下,人类恢复了原始兽性。

所以一定要善用、用好这种精神武器。鲁登道夫在《总体战》中认为对于战报发布要坦白,否则无疑给造谣者以机会。同时提醒百姓了解战败对于祖国的意义是什么。这样才能养成同仇敌忾的心理。现在的问题是为了所谓“民族团结”,编造历史谎言,颠倒是非,这是自欺欺人。一旦战争爆发,以欺骗历史掩盖起来的民族问题真相很有可能被敌对势力利用。


4、战术原则

前面总结了农耕民族对于牧骑的防御战术,但是要真正给以严厉的打击,只有主动出击才行。游牧民族的特点是有深远的后方可以退却,战争中不需要强有力的后勤补给,以骑兵为主高速机动,以运动战游击战为主,这些特点在古代具有极大的优势,很难被彻底消灭。

孙子兵法》作为农耕地区的战争总结,对于和游牧民族作战,很多作战原则并不适用。比如“归师勿遏”,“穷寇莫追”。“行百里而争利必撅上将军”。所以必须跳出兵法,霍去病窦宪、段颍等名将正是因为自有章法才取得胜利。他们有极高的战争指导能力,极强的组织能力,屡屡创造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总结历代对付游牧民族战争,消灭牧骑的最佳战术原则是:以骑制骑,以袭制袭,大胆深入,穷追猛打。训练一支精锐骑兵,以骑制骑是变被动为主动的根本。重视情报工作,出其不意,以袭制袭是取胜的关键。大胆深入是必经的冒险。一般来说越深入,敌人的抵抗越小,胜利的希望越大。穷追猛打是斩草除根、除恶务尽的手段,以段颎消灭羌兵,解放战争时期消灭乌斯满匪帮最为典型。


(三)、儒家精神在抗击蛮族的战争中闪光。

汉军抵御北方蛮族,除了正确的战术外,最重要的是意识品质,精神力量。两千年前的北方大漠,漫天黄沙,没有衣食,没有水源,没有人烟,有的只是饥渴、严寒和漫天的黄沙。“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风头如刀面如割”,“都护宝刀冻欲断”,“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前,在随时面临强敌伺机偷袭面前,汉军将士义无返顾,凭着精神,毅力顽强地同自然同敌人作坚决的抗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就是儒家精神的写照。


胜利来自于汉军将士艰苦卓绝的战斗,耿恭带领24人,无粮无援,艰苦卓绝,死守孤城,这是超人的坚强。班超带领36吏士苦斗西域四十年,统一了西域,保卫了当地人民的安全,是多么了不起的军事奇迹。段颖领汉军苦斗羌兵,割肉食雪,日夜相攻,且斗且行,转战连年。这需要多么顽强的意志。在儒家大丈夫精神的熏陶下,东汉整整一个朝代无投降之将也无被俘之将,这是多么崇高的气节。以班超、耿恭、段颖为代表的东汉的儒生士大夫们忠君爱国,以民本、爱民为道德诉求,以天下为己任,拯救天下黎民为理想。他们意志坚强,坚忍不拔、越艰苦越顽强,以坚定的信心,超人的顽强创造了一次次战争史上的奇迹,惊天地,泣鬼神。东汉战争史是一部战争传奇史,一部英雄主义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艰苦卓绝的长征精神并非红军才有,是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有的优秀民族传统,信仰的力量是伟大的,信仰的力量是无限的。共同的理想下有铁的纪律,崇高使命感让每个人都自觉自愿流血牺牲,他们是民族精神的化身。


也正因为如此,历朝历代,华夏将领得到蛮夷由衷的敬佩以东汉为最。据《后汉书·耿秉传》记载:耿秉“视事七年,匈奴怀其恩信”,以至于 “匈奴闻秉卒,举国号哭,或至梨面流血。”这是文明征服野蛮的光荣。同样,马援在广西、越南一带留下壮丽传奇,游桂林时,当地人告诉我们象鼻山是马将军一箭射穿。汉军威名一直延续到三国时期,历朝历代,王朝灭亡都伴随着胡虏南侵,肆虐中原,惟独东汉例外,中原虽乱,胡人不敢南窥,袁绍、公孙渊、马超普通的割据势力就足以抵御蛮族入侵。诸葛亮七擒孟获,古今绝唱,孟获心服口服,对诸葛亮说:“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唐人胡曾赞美道:“五月驱兵入不毛,月明泸水瘴烟高,誓将雄略酬三顾,岂惮征蛮七纵劳。”


东汉一代,华夏的强大以文明的形式表现出来,不仅仅是国力的强大,而且是人文精神的强大,整整一个朝代,华夏民族不论在力量上还是在精神上都压倒了蛮族。这说明文明世界能够打败野蛮世界,迫使野蛮向文明进化,这是全人类的幸福和光荣。



本文内容于 2009-11-16 16:52:30 被kdy27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