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不走斑马线 “安全员”大吼Why?Why?Why?

jiwuy 收藏 0 5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16_84952_10284952.jpg[/img] “上车的乘客排好队,上车朝里头走哈,前头那个,往里头走嘛,堵在这儿干啥子?地上有钱哇,我看哈喃!” “各位乘客注意,各人的包包抓好,那个大姐!包包捂紧哈!要不然下半个月要吃面了哦!” “美女,你看我嘛,自从腿遭车撞了,现在都没得人请我上班。你如果遭了,你妈老汉就遭了嘛,如果弄不好整个残疾,你哭都哭不出来哈。” 草根族明星 他的“工作”地点:


老外不走斑马线 “安全员”大吼Why?Why?Why?

“上车的乘客排好队,上车朝里头走哈,前头那个,往里头走嘛,堵在这儿干啥子?地上有钱哇,我看哈喃!”


“各位乘客注意,各人的包包抓好,那个大姐!包包捂紧哈!要不然下半个月要吃面了哦!”


“美女,你看我嘛,自从腿遭车撞了,现在都没得人请我上班。你如果遭了,你妈老汉就遭了嘛,如果弄不好整个残疾,你哭都哭不出来哈。”


草根族明星


他的“工作”地点:天府广场西站


他的“工作”内容:提醒乘客注意安全、疏导乘客顺便反扒……


他的“工作”时间:上午11点~晚上9点


他的“工龄”:2008年8月至今


他的“工作”特点:嗓门大,声音粗,“工作”基本靠吼


他就是天府广场西站远近闻名的义务“交通安全员”———袁伯超


“想在车上挣钱的走远点啊,16路车不是你挣钱的地方,挣钱请到另外的地方。”这个在16路公交车上出现的“安全员”引起了市民吴先生的注意。一上车就听见他一个人在吼:“才上车的往里面走,不要挡到反光镜,出了车祸大家都走不到哈!”


大嗓门老袁 扒手“扫把星”


他没有穿安全员的反光服,只有左臂上戴了个红袖套,脸上的胡须还有点长,每到一站他都会大声报站,不晓得的乘客弄不好还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车里乘客对这个安全员褒贬不一,有的夸他有胆量有个性,负责任,也有的烦他声音大,不是看他手上戴个红袖套还以为是个醉汉。吴先生说,安全员见得多了,但碰上这样的“安全员”却是头一回。


在火车北站公交站16路公交车调度室,一说起车上有这样一位“安全员”,正聚在一起吃午饭的几个公交车驾驶员立刻想到了老袁,原来吴先生说的这个“安全员”并不是真正的随车安全员,而是长期在天府广场西站义务为市民服务的老袁。


“上车的乘客排好队,上车朝里头走哈,前头那个,往里头走嘛,堵在这儿干啥子?地上有钱哇,我看哈喃!”天府广场西站,刚下车就看见一个一脸胡子的大爷正在吼,他就是袁伯超。正好118路要进站了,他立刻示意等车的乘客排好队,然后自己站到公交车道旁用比较专业的手势指挥公交车进站。“大爷!你还是要注意安全哈!”一位等车的小伙子提醒老袁。经常在这里等车的市民对这个声音大、嗓门粗的“交通协管员”印象深刻:说话还多幽默,经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或者按照另外一些人的说法:他经常跑去指挥公交车进站有点危险,而且他有点“神”。


“各位乘客注意,各人的包包抓好,那个大姐!包包捂紧哈!要不然下半个月要吃面了哦!”老袁的这一番话逗乐了一旁等车的几位大姐。自从老袁在这里“上岗”后,只要他在,除了交通秩序好了不少之外,在他的经常提醒下,大家都很注意自己的随身物品,很少再有人在这里丢什么东西。老袁很自豪,说贼娃子只要看到他在基本上就不来了,他是贼娃子的“扫把星”。每回有公交车进站,只要上车的人多,老袁都会站在旁边提醒大家拿好包,注意安全,也因此有些市民误会他才是“贼娃子”。


总爱讲道理 说话很幽默


因为候车的乘客多,问路的人也就多,有本地人、也有外省来的。有一回有个太婆牵个孙孙来找老袁问路,他似是而非地指错了方向,回家后自责了好几天。从此以后,只要一有空,老袁就自己坐起公交车到处转,熟悉路线,现在只要有人来问路,哪儿到哪儿咋走、在哪儿可以转车、转几路车这类问题对老袁来说都是“小菜一碟”。老袁说,虽然他形象不咋个,但只要往这儿一站就有了一份责任。


说起过马路走人行横道,老袁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把几个老外说得脸红筋涨。问他说的啥子,老袁笑咪咪地说了三个“Why?Why?Why?”原来有三个老外从天府广场西面出来,没有从人行横道过街而直接从马路上穿过来被老袁逮了个现行。老袁的大嗓门一连吼了三个“Why?”把这几个老外吼脸红了,自己晓得没做对。“Why就是为什么的意思嘛,我一连吼了他们三声,肯定懂起了是因为过马路没走人行横道。”老袁说,相信这几个老外以后都不会再乱穿马路了。


老袁说自己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平时还是喜欢看点书。书上说“对待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所以在劝导行人遵守交通规则时他就“看人说话”。如果遇到太婆大爷要穿马路,他会说:“遭撞到了家头的儿女就摊到了哦,不为自己想还要想哈儿女嘛。”遇到美女穿马路,他一般就拿自己作“参照物”,“美女,你看我嘛,自从腿遭车撞了,现在都没得人请我上班。你如果遭了,你妈老汉就遭了嘛,如果弄不好整个残疾,你哭都哭不出来哈。”老袁说,话虽硬,但道理真。


老袁在天府广场西站义务“执勤”已经一年多,“现在我做这个有瘾!现在已经是‘臭名远扬’了。”说完他哈哈大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