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侦探 正文 6、 小人得志便猖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


6、 小人得志便猖狂

西门德也践行诺言,把安安写的血书给了贾正金。

贾正金好色的本性从此以后收敛了许多,甚至是抱着女人就以为抱到安安那个吊死鬼了,以至于再不敢与女人同房,健康强壮的身体一下子垮掉了。

十年动乱结束后,不学无术的贾正金很快“退居二线”,吃起闲饭来。

安安的爸爸安定平反后升了级,因他不愿意留在冰市那个伤心之地,调动到南县当了县委书记。安定认为西门德是他的好女婿,把他也调到南县当了镇长。

西门德从南县一个镇长、镇党委书记、人事局副局长、局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到常务副书记,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西门德当了主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后,开着警车带着警察去冰市把贾正金抓到安安坟墓前。原计划要把他打个半死不活的,看到现而今风烛残年、没得一点阳气的贾正金,他心软了,只扇了跪倒在坟前的贾正金两耳光。

“这一下是替被你这个禽兽不如强奸屈死的安安打的,第二耳屎是替被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强奸过的其他女工打的!” 打罢,西门德带着人扬长而去。

贾正金跪倒在安安坟墓前磕头如捣蒜,他在真心忏悔罪过……

西门德其实并未把安安写的血书给贾正金,给他的只是自己照着安安笔迹写的血书。回到远山市,西门德把安安写的血书交给了已经是市人大副主任的安定。

安定看见女儿的血书,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我一直怀疑女儿为什么会自杀?原来是这么回事。西门德,你为什么今天才把它交出来?嗯?”

西门德早想好了安定必定有此问,这也是他考虑拿不拿出来原因之一,找贾正金报仇雪恨是肯定的。

西门德有些不安的回答:“爸,我主要是考虑你老人家的身体,是怕你伤心动气;还想到你们是同级别的干部,怕你斗不过他两败俱伤。所以一直忧虑是不是要把安安自杀的真相告诉你,现在贾正金已经是闲人一个了……”

当然,西门德还担心贾正金会不会把自己出卖安安的真相也一并供出来,这也是他的一块心病,是一辈子不可能让人晓得的隐秘!所以他先下手为强,打了贾正金。见他自认做了亏心事,一点儿不强词夺理,西门德才敢把安安写的血书交给安定。

“够了!不管贾正金是啥子级别的干部,犯了罪就应该受到法律制裁!能为女儿申冤,要我命都成,还在乎其他嗦!”

安定再不安定了,他亲自跑到冰市,通过冰市人大常委会督促市公安局,把贾正金抓捕归案。

贾正金对自己的恶劣行径供认不讳,表示悔过认罪,一点不讲客观原因,心灵折磨早已使他受不了了……所以,进看守所没有几天,便一命呜呼了。

在这里顺便奉劝一下得志便猖狂的小人些:得意时不可忘形,恶毒之事不可做绝,头上三尺有神灵,做了亏心事,必要遭报应!

西门德几年前还是南县人事局副局长时,参加了市委党校的学习,认识了比自己小8岁的同学欧阳明春、小21岁的同学宗政志。

西门德知道,参加党校学习的人都是党组织培养的领导人。他自己回去就可能提为局长,但是,自己上升空间极其有限,安定下台,自己就没有戏唱了。而这两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与自己不可同日而语,特别是宗志,才二十四五岁就是刑警队长了。

西门德更知道,建立一个关系网在当今社会的重要性。不管是仕途还是以后的生活,就像空气一样不可缺少!

有天晚上,他备好酒菜,把欧阳明春、宗政志约到房间,对他们说:“我们三人都是冰市同乡人,又都是复姓,更都是大学本科及大专生,还都有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儿,最重要的我们都是南县培养的青年干部。所以我们是有缘人,所以我只想跟二位老弟成为兄弟。我们学习古人来个‘桃园三结义’如何?”

欧阳明春和宗政志都是初涉官场,有老资格的西门德大哥看得上他们,他俩自然兴奋和巴兴不得了!

欧阳明春表态:“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才提为副局长,正不知道该咋个当官?想睡觉,大哥就送来枕头了。‘桃园三结义’,我愿意!”

宗政志也说:“我一个刑警队长,还不算是官嘛。我从小就是看《三国演义》、《水浒传》、《三侠五义》这些书长大的,非常佩服讲义气的英雄侠客,做梦都想找到义薄云天的结拜兄弟。况且我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二位哥老倌看得起我,小弟自然是受宠若惊、巴兴不得了!”

于是三人歃血为盟,成为铁哥们儿。

从此后,这三兄弟真是肝胆相照,经常在一起聚会,说官场讲女人;互相帮助,相得益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