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侦探 正文 4、 跟着感觉走

三步狼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size][/URL] 4、 跟着感觉走 花开两枝,各表一头。 再说靳先生回到宾馆后,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三弟,我有急事,你立即赶到皇后宾馆来。” 靳先生是哪个,他三弟又是哪个?这里得先交代一下: 靳先生实际上复姓西门,单名一个德字。他可是六十年代毕业、当时在中国是很稀少很珍贵又很无奈的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


4、 跟着感觉走

花开两枝,各表一头。

再说靳先生回到宾馆后,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三弟,我有急事,你立即赶到皇后宾馆来。”

靳先生是哪个,他三弟又是哪个?这里得先交代一下:

靳先生实际上复姓西门,单名一个德字。他可是六十年代毕业、当时在中国是很稀少很珍贵又很无奈的大学生,虽然生长在红旗下,因出身在资本家家庭,所以一直受不到无产阶级党组织的信任。参加工作不久,又遇上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浸入了长达10年之久的斗私批修、人与人之间的残酷斗争!

西门德大学毕业分到厂子里是技术员,“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地富反坏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是黑五类,首当其冲的斗争对象;资本家、伪军官等是“麻五类”,与黑五类基本上享受相应“待遇”,西门德于是下放车间当了工人。

铺天盖地的大字报,铺天盖地的红色潮流,没有几个人能分得清形势,唯有跟着感觉走,跟着潮流走,才是精灵人。

西门德是大学生,厂子里少有的大文人,他不可能不紧跟潮流写大字报。为求自保, 他向造反派头儿例言请教:

“例司令,我才到厂里不久,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地富反坏右都不了解情况。我虽然出身于一个资本家家庭,但是我要与资产阶级划清界限,脱胎换骨……坚决拥护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例言认为,西门德这个大学生有利用价值,就对他说:“西门德,我看以后你就负责抄写群众大字报,不通顺的要给他们改通顺了。”

“好好,我听造反派的话。我可以加入造反派吗?”

“不行,还得考验考验!我们造反派都是贫下中农出身哈!你也不准参加保皇派,听清楚没有?”

“是,我接受造反派考验,绝不参加保皇派!”

西门德巴结造反派,没有上台挨斗关牛棚。

“文化大革命”中期,军委会接管了地方及大中型厂矿企业权力,单位来了个副团级的头儿,名叫贾正金。

贾正金是厂党总支书记,一把手,从他身上西门德晓得了啥子叫权力,啥子叫“土皇帝”。他把自己的办公室和卧室独自修在厂里一座小山头上,那可是厂里唯一绿化得最好、供人们休憩的小游园啊!

贾正金把队上的什么东西都当作他的私有财产,特别是女人。只要哪个女人投怀送抱,就必定有好工作好事情等待她。

任何时候都有向权势妥协、向头儿投怀送抱的女人。

贾正金把情人包养在家里,叫炊事员送好吃好喝的上门。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敢跨上那小山头一步,包括其他领导人。

“文革”开始前,安厂长很器重西门德这个大学生;他女儿安安更加喜欢西门德,两人很快建立了恋爱关系。可惜,安厂长也很快倒了台,被送去农场劳动改造了。西门德的第一次走“夫人路线”以失败告终。

贾正金对美丽的安安早就垂涎三尺,安安对贾正金更是“防火防盗防贾正” !色狼书记除了手中有点权力外,智商智慧都等于零。他跟安安比差了一半,在西门德面前更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便用智慧与色狼书记周旋。

所以,凡是对西门德有利的事,他都会阻挠、反对。西门德跟安安耍朋友,他反对的理由更充分:“出身不好的人,绝对没有前途。说不定哪天还会进班房嘞!”

“出身是不可选择的。他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一直接受党的教育,党不可能把他推向对立面吧,党不可能不要他吧?” 安安巧妙反驳。

“当地富反坏右都死绝了,不斗他们这些资本家的孝子贤孙才怪!”贾正金强词夺理。

巴结权势的人多了去啦,不知是哪个扇鹅毛扇的人见贾正金在安安面前屡战屡败,又晓得他很想吃到天鹅肉,便给贾正金出了个令西门德致命的坏点子,贾正金开始拉拢西门德。

有次他把西门德叫到办公室,说:“西门德,你是我们厂子稀缺的大学生,技术人才;你的入党申请书我也仔细研究过了,只要你听党的话,我们会批准你加入党组织,厂里的技术部门将由你主持。女人嘛,遍地都是,懂不懂得起?”

西门德当然懂得起,但他会出让心爱的人吗?

有天晚上,西门德和安安在一起喝闷酒,也许他喝高了,突然大发感慨、大谈“人生不公”。

“安安,你的爸……我未来……的老丈人,那么正直……那么有……才气,被他们……打倒了;我……一个大学生……当工人……你说……气人……不?”

安安也觉得今天心情很不好,喝多了似的,头脑直发昏。但她还得劝他:“德哥……莫酒后吐真言,谨防……隔墙有耳,谨防……吃不了兜着走……”

“安安,管不了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我想你……我要你……” 西门德边说边动手,把一身发软,动弹不得的安安抱上里间的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