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战而屈人之兵”与典故“每下愈况”

wangt 收藏 1 516
导读:每况愈下这个成语,有一般语文基础的人,都不会陌生,但这个成语的来历,如果不是文史专业人员,知道的恐怕就不多了。 下面是《庄子 知北游》里的一段对话。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庄子曰:“夫子之问也,固不及质。正获之问于监市履豨也,每下愈况。……” 这段话的大意是:有个叫东郭子的人问庄子:你说的道,它到底在哪里

每况愈下这个成语,有一般语文基础的人,都不会陌生,但这个成语的来历,如果不是文史专业人员,知道的恐怕就不多了。

下面是《庄子 知北游》里的一段对话。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庄子曰:“夫子之问也,固不及质。正获之问于监市履豨也,每下愈况。……”

这段话的大意是:有个叫东郭子的人问庄子:你说的道,它到底在哪里?庄子回答:无所不在。东郭子说:可不可以说的具体点?庄子说:在蚂蚁。东郭子说:怎么在这么卑下的东西上?(东郭子话音未落),庄子接口说道:在于杂草乱草间。东郭说:怎么越说越卑下了?庄子又说道:在破砖烂瓦上。东郭子问:怎么更卑下了?庄子又说了句:在于屎尿。——蚂蚁是动物,杂草是植物,破砖烂瓦非生命,屎尿则是人所厌弃的排泄物。——东郭子不再言语、追问。庄子这才来开导他说:你刚才所问的话,本来就问的不实在(问话没有问到点上)。市场管理员问具体管市场的人,怎样通过踩住猪脚来检验猪的肥瘦,(被问的人)告诉他说,越是踩住下面,越能知道的清楚。

庄子用这个故事来告诉人们,要了解某种道理,越从卑微、微贱、低下的事物着眼、着手,越能更好地把握到事物的道。

这是每下愈况这个典故的由来。

但从何时起,每下愈况这个典故,变成了每况愈下这个成语。而且,两个看上去颇为想像的词组,其意义完全不相干,简直可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前者说的是越往下(显示得)越清楚,后者说的是情况越来越糟糕。其中的关键词,就是况字。况在《庄子》里,是清楚显现的意思(王先谦《庄子集解》宣颖注:况,显譬也。)而在成语每况愈下里,况成了情况。

上世纪二十年代,鲁迅曾因这个典故和成语的缘故,“刺”过当时的大人物章士钊一下(见《华盖集 答Ks君》和《华盖集续编 再来一次》)。现在看来,鲁迅的这一刺,实在有点“乌龙”。因为从庄子的每下愈况,到章士钊的每况愈下,并不是迟至民国才始有的。

每下愈况“变作”每况愈下,有人说最早见于南宋洪迈的《容斋随笔》,“人人自以为君平,家家自以为季主,每况愈下。”(《续笔 蓍龟卜筮》)但生年还在洪迈之前的胡仔,在他的书中也用到过每况愈下:“非尽如此,后山乃比之教坊司雷大使舞,是何每况愈下,盖其谬耳!”(《苕溪渔隐丛话后集·东坡一》)。可见,至少在两宋之际,源自《庄子》的典故每下愈况,已“化身”为固定词语的每况愈下。而且,已非仅见。

不过,跟同样出自先秦诸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相比,这种变化显然要迟来得多。——在我看来,至少从三国曹操起,“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意思就已发生了类似“整容”的变化。我所认为应当是《孙子兵法》原意的意思(见拙作《“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涵义》、《就“不战而屈人之兵”回应易中天先生》,以及《“全国”、“破国”,——到底说的谁的国》等文),到曹操这被解释成了:“未战而敌自屈服”(《孙子十家注》)。曹操的这一注释,经历1800年后,大体不变地传承到了今天。屈字解释为屈服,不战解释为未战。今人更将不战解为“不通过战争”,从而得出《孙子兵法》里有与战争对立的和平主义思想。(以日本学者服部千春为代表,此观点近年来似已成为流行于中国的研究、评说《孙子兵法》的主流观点)

当每况愈下作为一个常用成语,广泛出现于我们的日常使用中,作为它的“原身”的每下愈况,反倒悄无声息地隐身了,或像有人说的,退居二线了。除非是专业的文史人员,普通人很少有人知道,有个跟每况愈下看上去很像的词语,叫每下愈况;而且,每下愈况才是每况愈下这个成语的源头和“真身”。《红楼梦》里那句对联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放到这里,显示的正是语言学上约定俗成的规律。每下愈况的例子,看起来似乎有点特别,其实在语言演变史中,类似事例不胜枚举。

不过,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庄子》中的每下愈况,虽说早已“化身”为意思完全不相干的每况愈下,但这两个固定词组之间,到如今,在它们的实际使用中,并没有什么矛盾、冲突,影响、干扰。就是说,一直用惯了每况愈下这个成语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知道了每况愈下原来是每下愈况“讹变”而来的,从此就不好意思再说每况愈下了。其实,不管知道不知道每下愈况这个典故,人们大可一如既往地大方、大声地说出每况愈下四个字。这四个字,早已具有了成熟、稳定,独立、通畅的意义,虽然它来源于自每下愈况(这是到目前止,人所公认的),但它早已“独立自主”,无需再看每下愈况这个“祖宗”的脸色行事。同样的,做先秦史研究的,搞《庄子》研究的人,也决不会因为每况愈下脱胎于每下愈况,就叨唠着要“拨乱反正”,要“取消”人们使用每况愈下这个成语的权力。每下愈况与每况愈下之间,就像汉字书写体中的繁(正?)简两种写法,各有各的用途,各有各的天地,并行不悖,了无相碍,完全可以并存互通。

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情况,跟每下愈况,或者说每况愈下,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相同之处在于,把“不战而屈人之兵”解释为,不通过战争,而取得理想的战争化效果,并因此得出,《孙子兵法》中蕴含着和平主义思想。如果孤立、单独地来看,这些提法和理念,当然是不错的,它符合中国乃至当今世界和平、和谐思想的大方向和主旋律,也符合中国传统中所谓儒家的战争观。这就是为什么自曹操以来,“不战而屈人之兵”,几乎是一成不变地作如此观,作如此解。因为它符合在常态情况下人们的某种一般性观念,易于为大众所认同和接受。也就是说,这种说法,在句意上是完全讲得通的,而且容易主流。这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与每下愈况,或每况愈下的相同之处。

社会在变,语言也在变。同一个字词句,因时代的不同,其意义可能早已被转换。这是事实,也是常识。当然,对于具体的字词句意的变换,不同人有不同的持论,这就是分歧和争执的分水岭。也许最终会水落石出,也许最后只是一通你打锣来我敲鼓的“杂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