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二章:灭杀满门

金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人性的泯灭,手段的残忍,触目惊心 。真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啊。你们冤枉了我!” 可孟大胖还在一个劲地为自己辩解,他还说:“我如果真得杀了人,我干嘛救火,我不早就跑了么?” 姜区长呵呵一笑,说:“你干嘛不跑?你傻么?你不傻,一点也不傻。你是想跑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人性的泯灭,手段的残忍,触目惊心 。真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啊。你们冤枉了我!” 可孟大胖还在一个劲地为自己辩解,他还说:“我如果真得杀了人,我干嘛救火,我不早就跑了么?”

姜区长呵呵一笑,说:“你干嘛不跑?你傻么?你不傻,一点也不傻。你是想跑来的,可等大火着起来,满村的狗叫起来,救火的人都出来了,你距家又那么远,你跑得了么?你跑不了!”

姜区长接着说:“高瞎子放火,你不知道,高瞎子跑时,也没通知你。等你发现高瞎子们已逃走,大火已经着起来了,你逃、你想逃,可已经来不及了。破釜沉舟向外逃,像高瞎子他们逃往外地,也许是个办法,可你不甘心,你认为你没有杀人。到了这个时候,赶快往家里跑吧?路上肯定能遇上救火的人,你心虚怕被人怀疑,那样你就更说不清了,你只有一条路可走,而且是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救火,混在救火的人群里救火,想蒙混过关。”

姜区长实在是说在点子上,孟大胖也就是这么想的,孟大胖奇怪姜区长是怎么知道的?但孟大胖还是有些不甘心,孟大胖还想狡辩几句,可嘴巴张了几张,却没发出一丝声音,他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底气了。

姜区长继续说:“也许你真的没有亲手杀人,听清了,这只是一个也许。也许你只是帮了他们一个忙,里应外合,在外面把街门给扣上了,导致贫协主席孟耕向外跑时,没打开门,失去了唯一的一次逃生的机会,结果惨遭了杀害。”

孟大胖怔怔地看着姜区长,脸由红变紫,由紫变青,他实在无话可说,他终于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言不发。

栓住问孟大胖:“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孟大胖说:“没有了。”

拴住用询问的目光去看姜区长,姜区长喊来民兵,将孟大胖继续关押了起来。

栓住问姜区长:“你相信孟大胖真得没杀人?”

姜区长说:“我看他还没有杀人的那个胆。”

栓住说:“他没杀人的胆,他怎么能和高瞎子纠合在一起?怀里还藏着一把匕首,他拿匕首干什么?他不是想去杀人么?”

姜区长说:“想和做是两码事,想没什么问题,别人也不知道,做出来就不行了,那就是事实,事实却是赖不掉的。”

栓住问:“孟大胖他一定就没啥人?”

姜区长说:“直觉告诉我,孟大胖没有杀人,孟大胖是拿着一把匕首,农会主席孟耕的一家被杀,都是被刀砍致死,现场也没有发现凶器刀具,说明凶器已被拿走。再者,孟大胖的身上没发现一点血迹,参加救火的人都这样说,如果他杀了人,而且都是用刀砍的,身上不会不沾上一点血迹,而且还是杀了那么多人。所以我断定孟大胖在他没去之前,孟耕的家人就被高瞎子他们所害,孟耕惨遭杀害时,孟大胖他又不在跟前。孟耕是死在街门口内侧,所以我断定街门是被人从外扣上的,而这个人除了孟大胖不会是别人,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一些猜测,刚才我试探性的问话,果然证实了这一切。”

栓住最后说:“可我还是不相信孟大胖他会不杀人!”

接下来就是如何处理孟大胖的问题,很棘手。放了吧,他毕竟是帮凶。毙了吧,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就是杀了人,他自己也没承认过,从前手上也无血债。

民兵队长拴住不甘心孟大胖就这样半生不熟,一直羁押下去。姜区长上县里开会几天,栓住又独自突审了孟大胖几回,栓住棍子都打断了几根,孟大胖也昏死过几回,但至死就不承认自己杀过人。

一天夜里,看押孟大胖的民兵岗哨被人悄悄杀了。当去换岗的民兵发现时,被杀死的民兵尸体都已经凉了,孟大胖也早跑得没影了。

半夜,民兵队长拴住的家,传来两声清脆的枪响。民兵们迅速赶到,民兵看到栓住队长怒目持枪立在自家的房门门框上,头歪在膀子上,脖子被人砍断了多半,血已流尽。院子里死着孟彪,孟彪是被枪从后打死的。孟彪是孟大胖的小儿子,孟大胖已不知了去向。

栓住家的后窗已被砸破,屋子凌乱不堪,血注四壁,有明显的打斗迹象。拴住的老婆儿子已不在了现场,估计是临时砸窗逃脱的。

民兵们全村展开搜索,也没找到孟大胖这个人,估计已经逃脱了。姜区长在县上得到消息,连夜从县里赶了回来。

栓住妻儿被人找回来了,哭成了泪人。

原来,昨天晚上,栓住第一次没有会开,在家睡觉。半夜门被孟大胖他的小儿子悄悄拨开,全家人竟谁也没有察觉。拴住面向里、侧身,睡在炕外边上,老婆孩子都被他挡在炕里边睡。全家人睡得正香,鼾声、呼吸声此起彼伏。

孟彪拨开了门,孟彪和孟大胖轻轻地就摸进去,看着拴住一家人觉睡得正酣,孟大胖拿刀的手不知怎么就哆嗦起来,下不了手,孟彪从孟大胖的手上一把夺过了菜刀,想都没想,孟彪擎起那把锋利的菜刀,对准酣睡中,拴住伸长的脖子,狠狠一刀剁了下去。拴住负痛,长胳膊猛地向外带着风声甩了回来,一下将孟彪连人带刀打倒在地。栓住一个鲤鱼打挺从炕上就站到了地上,随手从炕头捞起一只三八大枪。孟大胖见势不妙,返身就逃,孟彪爬起来也跑。栓住头歪向了一边,他负疼打响了第一枪。由于拴住的头歪向了一边,枪弹打出去也没有个准头,并没伤着孟彪的皮毛,孟彪还在跑,栓住用手扶了一下头,又打出了第二枪,这一枪孟彪挨上了,打在孟彪的后心上,孟彪就跌倒在院子里。

栓住回身,用一只胳膊示意,老婆孩子从后窗逃走。栓住持枪将自己堵在了房门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