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最新原创小说!《抗战风云》

yorkane 收藏 1 6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引子:

1939年底:

马克沁水冷机枪疯狂的吐着火蛇,仿毛瑟K98的中正式步枪特有的“啪、啪”声。夹杂着毛瑟手枪,也就是中国人俗称的盒子炮、驳壳枪、自来德、镜面匣子的德国造自动手枪的声音。“啪吐、啪吐”的日本38式步枪、“砰、砰、砰!”日本歪把子机枪92式重机枪、不断爆炸的马尾手榴弹的爆炸声。在这震耳欲聋的交响乐中,死神的镰刀不停的收割着交战双方勇士的生命。

一位浑身是血、面目全非,手提捷克式轻机枪的军人大吼道:“他奶奶的小日本鬼子,弟兄们,给我杀!狠狠的打!”话还没喊完,一发迫击炮弹“轰隆”一声巨响,将这位给士兵们打气的国军少尉四分五裂。只见一团血雾在硝烟中散开。触目惊心。

远处,战地指挥所,一位国军少将师长目无表情的将望远镜扔给身边的副官。冷冷的命令道:“我命令,撤入第二道防线,炮兵团按照预定诸元炮击。”身边的两位上校参谋急忙摇通电话。下达了不同的指令。顷刻之间,地动山摇,德国、法国造山炮、榴弹炮不同口径的炮弹呼啸而出,日军进攻的阵线上猛然遭受的炮击,让日本进攻部队当头一棒、有经验的日军军曹伍长大声呵斥士兵就地趴下寻找掩体,但就这短短时间,无数进攻的日本士兵死伤连连,在战线的另一边,日本进攻部队的战地指挥所里,日军指挥官气得大叫:“八嘎!”。但却不得不命令下属的炮兵联队进行火力压制反击。

就在这战事如火如荼之际,中国的大后方陪都重庆,一幢戒备森严的大楼内,中国战区总司令、国民党总裁、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却正在对一群必恭必敬、低头聆听其指责怒骂的将军们大发雷霆。“你们不是黄埔,是蝗虫!娘希匹……”

于此同时,中国大西北号称“革命圣地”的延安宝塔山下一座极其普通的窑洞内,一位头发略长,手指间夹着一支苏联供应的香烟的中年人正在兴高采烈的和周恩来、情报部长李克农谈笑风声。

“这次日本军队大规模出动了,老蒋的中央军肯定是坚持不久咯!李宗仁的桂军也是朝不保夕,阎老西的新军现在已经被薄一波拉过来!晋绥旧军大部分已经被打残!山西很快就是我们的咯!告诉杨帆,和日本第一军司令部接触,争取以黄河为界,另外告诉朱老总,第二战区的部队不得引起日本军队的误会,我们当前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打老蒋!”

“主席,薄一波的决死二纵已经和阎锡山的旧军干起来了,我们应该出兵接应一下?”

“对,让刘伯承接应,能占地盘就占,注意提防鹿钟麟、石友三、朱怀冰的中央军,最好是能让日军第一军侧面支援一下,夹击着打他们一下,山西地盘就是我们的啰!”

第二战区晋绥军孙楚部,孙楚愤愤的走进作战室,“可恶的共匪,我们在前面浴血奋战,他们在后面趁火打劫,抢地盘!老子非教训教训不可!”参谋长和几个参谋面露难色,老成持重的参谋长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事要不要向上峰请示一下?毕竟共匪颠倒黑白的本事实在厉害!上官云相在皖南缴了新四军的械,就被说成什么皖南事变,闹得现在上官云相都在军事委员会接受调查,全国都闹得沸沸扬扬。现在阎长官正和共匪谈判,这个节骨眼上再闹出点摩擦只怕不好吧?”

孙楚一听这话气愤得将军帽一把从头上扯下来,扔到铺着军事地图的桌子上,吓得几个副官、参谋大气都不敢出。

“混帐,共匪不打不行,还在老子们背后和日本人前后夹击,老子们在前面流血牺牲,他们后面抢地盘,老子豁出去了!打!”

孙楚激动的命令部队,联合鹿钟麟、石友三、朱怀冰中央军部队,向共军129师发动了进攻。

129师在刘伯承的指挥下,120师也出兵支援,日军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莜冢义男也派出部队配合进攻国军、晋绥军的驻地。129师主力和先后鹿钟麟、石友三、朱怀冰等国民党军发生大规模战斗。号称“磁、武、林、涉战役”,很快将鹿钟麟、石友三、朱怀冰打垮,歼其20000余人。毛泽东在这次事件中对外竟然号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颠倒黑白的本事是在让国内外哗然。但是国军的势力已经在华北基本上失去。共产党控制下的18集团军和日本军队相安无事。日军驻守了很少的兵力,抽调大部南下进攻国军主力。

共产党控制下的报纸和电台纷纷报道这一“喜讯”。重庆的蒋委员长气得摔了好几个杯子。连声“娘希匹!”,副委员长冯玉祥也是无可奈何!他的老西北军早就在抗战初期就被消耗光啦!冯治安等老部下已经不买他的帐!他也只能苦笑!当这个有名无实的副委员长。两人一起叹息对羽翼逐渐丰满的共军部队无可奈何!鞭长莫及!

1940年春天:

南泥湾359旅驻地,旅长王震兴奋的看着在盐碱地里开花的罂粟,在他的眼里,这些妖艳的罂粟花已经变成了一箱箱黑黑的烟膏、一筐筐的大洋。正在高兴的时候。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王明等一行人来到南泥湾。毛泽东心情非常好,大声的对周恩来说道:“恩来呀!今年的收成看起来肯定不错!”

周恩来点点头,赔笑着回答:“是呀!主席!今年我们生活又可以改善啦!”

张闻天、博古、王明也纷纷表示对王震的赞赏。只有朱德一如既往的默不作声,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王震得意的笑道:“主席,听说还有人写了歌!什么如呀今的南泥湾,与呀往年不一般!到处是庄稼!塞上的新江南!”

周恩来对李克农说道:“这些事保密工作要做好!可不能泄露出去!美国人的观察组要来了!可不能让美国人看见!”

李克农扶着眼镜,“是、是!我已经安排好啦!”

好不容易到了秋天,一箱箱熬制好的鸦片烟膏在中央警卫团的武装护送下运过黄河,进入日占区,换回来大量的军火、粮食、布匹、药品、和大量党中央领导喜爱的烟、酒、奢侈品……大量的烟膏以军事物资的名义被储存在西北一个又一个隐蔽的窑洞内,当然,为了挖这些储存鸦片烟膏的窑洞,牺牲了不少的士兵。其中一个士兵比较有名,叫做张思德。

就在这个抗战关键的年头。各方势力大发其财,好一派共存共荣的和谐景象。与此同时,与这个世界的平行空间,时间已经发展到公元2010年。

第一章:意外的穿越

军事历史爱好者韩阳正在家里看电视,里面一位肥头大耳穿着少将军装的弱智正在恬不知耻的大谈其出身高贵,不知廉耻的夸耀他的爷爷消灭了几百万日军,并且说到高兴处,还唱起了歌。韩阳一脸鄙夷的看着电视里这位少将,心里叹息,这种弱智、白痴、二百五都能够当少将,实在是这个国家大不幸。不知道未来的战争中这位胖得连脖子都没有的少将会不会在一个小时内葬送一个集团军。韩阳实在忍无可忍,起身关掉了电视机。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两块乌云碰撞到一起,一只球形闪电穿破韩阳房间的玻璃。正直的打到韩阳的身上……

耳边响起轰鸣的枪炮声,韩阳慢慢的睁开眼睛,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的山坡下开阔地里两方军队正在拼命的厮杀,韩阳急忙翻起身,疑惑的看着不远处交战的情景,我不是被闪电击中了吗?怎么现在身处战场?另外这里是荒郊野外呀?我不是死了吗?心里不由得恐慌起来,我不是在做梦吧?韩阳狠狠的用手揪揪脸!痛!不是在做梦!这这这……该不是穿越时空了吧?虽说韩阳是铁血、起点的忠实书虫,穿越的小说看了不少!心里明白这些东西不过都是YY的无稽之谈,但是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恐惧起来。这个世界等着他的,究竟是什么呢?

韩阳定了定神,看着不远处交战的双方,一方打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军陆军军旗!一边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膏药旗!韩阳心想!先保小命要紧!已经死过一次啦!死的滋味可不好受!得先脱离战场,心里打定了主意,朝交战地区反方向疾奔。

可惜,韩阳疾奔的背影落在远处日军指挥官望远镜里,日军指挥官命令一个小队追赶,很快,“啪吐、啪吐”的三八大盖枪声就在韩阳背后响起,子弹“嗖嗖”的从韩阳身边呼啸而过。韩阳气喘吁吁,连滚带爬、慌不择路,可惜这里是典型的西北地形地貌,没有什么植被、也没有什么有利的地形,韩阳一边跑一本观察地形,发现身处位置竟然是在山顶,前方就是山崖绝壁,韩阳不得不继续朝上跑,心想要是被日本士兵抓着了非死不可!跑上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是脚下一滑,失足掉下山崖……韩阳在跌落下山崖的时候心里悲哀的想,“玩完啦!又死啦!”看着韩阳掉下山崖,追击的日军小队军曹伍长追到山崖边,看着跌落的韩阳,哈哈大笑!这个支那人死定啦!

要是韩阳直接摔死这小说也就没办法写啦!毕竟这只是穿越不是修真!韩阳可没九条命外加刀枪不入。但韩阳幸运的被一颗生长在山崖上一个歪脖子树挂住,上面一窝老鸦被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吓得哇哇大叫,呼啦乱飞,几个嗷嗷待哺的未长羽毛的小乌鸦和它们的窝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弹了出去,在牛顿同志发现的万有引力的定律指挥下毫无悬念的朝山崖下面掉去。韩阳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搞得五脏六腑无一不痛,顿时昏了过去……

第二章:意外却又理所当然的救星

韩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一顶缀着青天白日徽的军帽,其次就是军帽下清瘦的脸,耳边响起很有男人味道的磁性声音。“你醒啦!你都昏迷三天啦!别动别动,你现在手脚都断啦!哦!这里是八路军医院,来,喝口粥!”

韩阳迷迷瞪瞪的被灌了几口稀粥,心里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等养好伤再说吧,说不定能到延安见到几位大BOSS!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只能慢慢来!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被误认为是日本、国民党特务就行!

事情果不其然,就在韩阳养伤期间,调查人员和医生护士就在不断的套他的来历,韩阳早将编造的身世“托盘”而出。告诉调查人员他是东北的学生,“9.18”事变后辗转流浪到关内,家里人早就死光啦!在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亲人,一番编造下来,引起了调查人员、医生护士的同情,更因为他号称学生的身份,让人很有好感,本来八路军就缺少知识分子,这可是捡到宝啦!只要身份调查清楚没问题,八路军可是不会放过壮大自己队伍机会的。

韩阳也从他们的话里了解到他挂在树上之后的情况了,那天天黑以后八路军小部队路过发现挂在树上的他,就将他救了!不过令他很费解的是为什么偏偏是八路军将他救了而不是一般小说里农家猎户,哎!往往小说里都是农家猎户救人,家里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后来还可以产生点英雄美女、罗曼蒂克的故事……

韩阳坚决牢记贯彻落实金庸小说《鹿鼎记》里韦小宝同志的经验,编造的身世每说一次就更完善一分,到了后来,就是资深的共产党中央特科调查员都深信不疑,这都是后话了。

韩阳今天的心情特别的好,因为伤基本上都利索啦!等着出院,这时候,一位穿着典型的八路军灰军装、首长模样的中年人走进房间,惊诧的看着韩阳叠得豆腐块似的被子,问道:“这被子是你自己叠的?”韩阳心想更厉害的你还没见到呢!嘴上恭敬的回答道:“这位首长,以前读书的时候受过军训!”这位八路军首长一听非常高兴,这小伙子很不错嘛!“会打枪吗?”韩阳心想!在我那个时代,我又没当过兵,真枪摸都没摸过!不过仿真枪我倒是收藏了不少,应该也算!于是厚着脸皮答道:“会!打过几次!”这位首长一听更高兴啦!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本来就少!能文能武的更是凤毛麟角啦!不错不错!捡到宝啦!不过高兴归高兴,脸上可没变现出一分一毫。

“愿意参加我们八路军吗?我们八路军是人民的队伍,是为了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还没等这老套冗长的台词说完,韩阳就打断话头,急忙表明自己的态度,当然愿意参加八路军啦!这时候敢说不愿意吗?韩阳可清楚历史,他可不希望自己以后被批斗。

这位首长非常高兴,握着韩阳的手说,“韩阳同志,欢迎加入我们八路军!”这时候韩阳心里正在想参加八路军后具体干什么?要是当个小兵上战场可太不划算啦!心里还在胡思乱想,仿佛被看出心里想什么一样,这位首长笑笑:“韩阳同志,你有文化有觉悟,经过组织上研究决定先让你到基层部队锻炼一段时间,就到团部的警卫连。”韩阳一听,正合我意!马上就打立正!敬了个不是很标准的军礼,大声的回答“是!”

首长点点头,对后面跟随的警卫员说道:“小李子!你带韩阳同志到警卫连报道!”说完转身就出了门。

韩阳心想,说了这么大半天的话,还不知道这位首长叫什么名字呢!失败!真是失败!

仿佛是为了给韩阳解惑!这位警卫员小李子热情的拉着韩阳边走边讲,“这是我们的团长,王近山!是老红军啦!川陕根据地时就是老红军啦!爬雪山过草地过来的……”

韩阳一听,嗨!不就是《亮剑》里李云龙的原型嘛!事迹我倒是清楚得很!可真人照片我还没见过!电视电影里王近山也不是主要角色,演员根本不需要长得像!

韩阳和这小李子边走边说,这小李子也是快嘴,没过多少时间,韩阳就把情况搞得比较清楚啦!说着说着,就到了团部警卫连住地了,门口迎出来一个大个子军官,老远就伸过一双大手,“欢迎呀!欢迎!我早就知道啦!大学生呀!秀才呀!欢迎欢迎!”翻来覆去都是这么两句秀才、欢迎……

韩阳苦笑不得!立正敬礼,大个子连长倒也爽快,安排好韩阳的住处,发给两套新军装,一直膛线都快磨平的老套筒。韩阳拿着这支比他岁数都大的汉阳造老套筒,看磨损的程度,只怕是张之洞当总督时候生产的吧?实在是旧得不像样啦!但是他也清楚这枪在部队都不能做到人手一支!

韩阳无聊的坐在大通炕上,无聊的将老套筒拆卸成零件,这个举动在他自己看来没什么大不了,这些枪械的图纸他可是蒙着眼都能画出来,虽说没玩过真的!但只要一上手那可是小菜一碟的事!但是却急坏了另外一个人,就是韩阳这个班的班长。

班长一下急啦!“我说,你这个新兵蛋子怎么搞的?你会使枪吗?还拆!你不知道这枪多金贵?”韩阳无语,这支在他看来垃圾不如的老套筒还不如烧火棍好使,在别人眼里可是宝呀!不过手上可是没有停止动作,班长看着他拆了装,装了拆,吃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刚才的指责顿时抛到太平洋里去啦!班长也是红军会师后参军的老兵了!还没见过书生玩枪这么熟练的,顿时脸色大喜,紧挨着韩阳坐下,亲热得就像一个妈生的似的。

韩阳大吹大擂,“别说这老套筒啦,就是机枪大炮坦克我都会使会拆!”班长见识到韩阳的手段,自然深信不疑,急忙叫人将那挺视为珍宝的捷克轻机枪搬过来,这个机枪手的位置,看来转眼就是韩阳的啦!

一个学生秀才新兵,会拆卸武器,还会保养,这事惊动了团部,一袋烟的工夫,团部几个首长都来看稀奇啦!韩阳这时已经将连里的日本造92式重机枪大卸八块,正在擦洗呢!王近山和政委交换了一下眼光,很是惊讶,果然是个宝呀!这种人才可不能浪费啦,要是这小秀才再有点别的本事!我这小庙可留不住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