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江湖篇 第四十四章 黎师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清晨,空气中略带些湿润。

深吸一口,湿润的空气顺着鼻腔直转肺里,瞬间完成了一个新旧交替,又化做一口浊气呼了出来。接连几个长长的呼吸,刘正平一扫近一个月的憋闷,心情自然也变得舒畅起来。“呼呼”地对着空中打了几拳,不错!左手根本就象没有受伤一样灵动自如,看来黎师傅的手艺还真是没有话说。

“让开!让开!借过!”

一辆黄包风驰电掣从刘正平身边跑过,拖车的人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没想到年龄不大,脚下倒是不慢。

“嘭!”前面转角处传来一声两物相撞的声响,接着便听到了哎哟的叫声。

刘正平转过街角,只见才奔驰而过的黄包车和一辆推菜的板车拉到一起。黄包车撞翻一旁,拉车的少年抱着膝盖跌坐在地上,叫唤的正是他。地上洒落着一些瓜果疏菜还有几颗摔破的鸡蛋。

“黎师傅,怎么回事?伤着没有?”

“这小子走路不带眼睛,直愣愣向我撞来,害得我打洒了这么多的东西。”黎师傅边说边捡着地上的东西。

刘正平也弯下腰来帮忙,能捡起来的东西两人很快都捡完了,那少年呜呜咽咽还坐在地上。

刘正平先黄包车扶正,伸手要扶那个少年,没想过他竟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撞洒了我的东西,我没有找你的麻烦,你到先哭上了。”

刘正平蹲下了身子,看了看少年,他仍抱着膝盖。

“黎师傅,你过来看下,他的腿是不是受伤了。”

黎师傅习惯性的搔了搔自己的宝贝头发,走了过来,蹲下身子去揎这少年的裤管,少年忸怩挣扎想要躲开。

“不准动!”自从进了斧头帮后,长期的打打杀杀的锤炼,刻意之下,刘正平说话也有了些威严。

这个少年惊惧的看了刘正平,不再挣扎。

轻轻按了按少年发红的膝盖,黎师傅站了起来,道:“没事,这小家伙膝盖被磕了一下,暂时血脉不畅,没伤着骨头。”

刘正平伸手扶起了少年。

“谢谢这位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今天我起来晚了,要去接一位包月的客人,跑得快了些,结果……结果就撞上了。”

刘正平瞧了瞧地上,除了几颗破鸡蛋也没有损失什么。“你去吧,以后自己小心一点。”

少年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刘正平,直到刘正平再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才总算反应过来。他用衣袖在脸上抹了一把,点头行了一个礼,道:“谢谢先生,谢谢先生。”踮着脚拉车走了。

刘正平想了一下追了上去,叫住少年,掏出几张钞票塞到了少年的手中,道:“一会见到客人好好跟有人家说,不要和客人争吵,去吧!”

少年又连声说了几句谢谢,兴奋地跑了起来。似乎腿上也不痛了,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许多。

“黎师傅,你看车上还差些什么,你先回去,我再帮你跑一趟?”

“小刘,你倒是好脾气。算了,这么大一车子吃的,少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忙你的去吧。”

“好,我再走走,这段时间可是把我憋坏了。”

“去吧。对了,晚上到我那里来坐坐,咱你爷俩喝几杯。”

“好的,那我先走了。”

黎师傅就住在杂屋旁边的小院子里。

刘正来提着一个小酒罐子来了,老远看见了黎师傅正在院子里的木桌前自斟自饮了,他招呼道:“黎师傅,我来了。”

“嘿嘿,小刘呀,我可没有等你,自己喝上了,来,你自己找个座坐。”

刘正平对着黎师傅坐了下来,双手递给酒罐,道:“黎师傅这是我孝敬你老人家的。”

“花雕?绍兴楚记?这个可是个好东西,不过我不喜欢喝黄酒。”随手放下了酒罐,他举了手中的大杯子,道:“我还是喜欢喝这个,白的,有劲!”

刘正平有些尴尬,第一次送人东西,人家竟然说不喜欢。“黎师傅,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这种酒,我也是听酒老板说这个东西好,所以就买来了。”

“没关系,没关系,要说这个花雕还真是好东西,比那些洋酒有滋有味多了。小刘你会喝白的吧?咱们爷俩干一个,这阵子老是喝你的洋酒,今天让就请你喝老白干了。”

“好!”刘正平举起手中的酒杯爽快的和黎师傅碰了一下,一仰脖干了。

“喝酒识人,小刘爽快,不错不错。”

刘正平先为黎师傅满上了,才给自己斟上,他举起了酒杯道:“黎师傅,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我敬你!我先干为敬!”

黎师傅喝干了杯中的酒,道:“小刘呀,你给我讲讲你和这个日本人是怎么比试了,怎么手就会给他给踢断了呢?”

刘正平就把那天和木村拓哉比试的情况告诉了黎师傅。

“照你这么说,这个日本人的功夫还不错?”

“应该算不错的吧,虽然他不是我遇到过的最强的对手,也算功夫不错的。他的攻击的力量很大。”

“如果你不是在日租界,没有杜小姐他们在身边,你认为你能打得过这个日本人吗?”

刘正平脸色有些凝重,思索的片刻才道:“可能能赢,不过我想代价也许会很沉重吧。”

“为什么?”

“我总没有什么可以有威力的招式杀伤对手,而这个日本人力大招猛,他的攻击能力比我强大得多。”

“我们中国的功夫虽然多是讲究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可杀人伤人的技巧也是不少,你人年轻见识少多罢了。小日本就那么几板斧,让他活蹦乱跳蹦几下,力气用光了就象条死鱼,你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

刘正平心道:“看这个黎师傅说得头头是道,难道他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成?”他不露声色的道:“黎师傅,你见识过日本人的功夫?”

黎师傅喝了一口酒,习惯的搔了搔头项的头发,道:“日本人?庚子年的时候就见过了。东洋鬼子,没什么了不起。”

庚子年,那可是前清的事情。

黎师傅似乎勾起了曾经光辉回忆,脸上泛起了一阵红光。“那个时候我还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呢,和你差不多。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怕死的皇帝小儿和老佛爷都逃走了,可咱们中国自古不缺不怕死的种,我加入了义和团。”看了看一双胖嘟嘟的手,黎师傅的眼光变得犀利起来,也少知道这双手往昔点染过多少鲜血。“日本东洋鬼子,英国法国的黄毛鬼子,还有其它什么国的鬼子,只要不是中国人我们见到就杀,也不知道多少武艺高强的兄弟倒在了鬼子的洋枪之下……”说起往事,有热血有热泪,黎师傅自己倒了一杯酒,不胜唏嘘。

听着黎师傅谈着这些热血沸腾的往事,刘正平感觉自己的鲜血也在沸腾,他不想打扰这个老人的回忆,他静静的听着。

黎师傅突然望着刘正平道:“外国人不过是仗着火器厉害,没有这些东西,莫说一个洋毛子,再来十个八个洋毛子又怎么能敌得过我中华一个精通武艺的高手。”

他拿起了一根竹筷,竹筷漂亮在手掌转了一圈,“笃”的一声,竹筷立在了桌子的正中。

立得笔直,稳稳当当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