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1984 风起大漠—华北卷 第二章:合纵连横(六)

红绿配 收藏 4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size][/URL] 坐在已经跟随了自己近20的那辆由中国生产的“红旗”牌豪华轿车之内,身为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吴振宇大将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景物:远处是那宛如巨大灯塔一样矗立在大同江东岸的主体思想塔。那是为了祝贺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的七十寿辰而建的。道路前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


坐在已经跟随了自己近20的那辆由中国生产的“红旗”牌豪华轿车之内,身为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吴振宇大将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景物:远处是那宛如巨大灯塔一样矗立在大同江东岸的主体思想塔。那是为了祝贺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的七十寿辰而建的。道路前方灯火通明的那个门楼就是朝鲜的凯旋门。据说是为纪念在日本殖民统治下,胜利光复朝鲜的金日成凯旋而归而设立的。但是同样选择了这位伟大领袖七十岁寿诞时落成。

“想不到我们这个国家已经和金日成主席如此密不可分了啊!”无意之中的随口一语立即引来的坐在前排驾驶车辆的司机警觉的目光。对于这些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坐探,吴振宇大将早已见怪不怪了。毕竟在这个国家里,除了最高领袖本人之外,没有人是百分之百忠诚的,即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同时兼任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的吴振宇大将也不例外。

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之上,车子开的飞快。很快便抵达了位于平壤市市中心平壤中区车站苍光街一区。虽然苍光街一区坐落着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办公楼、党组织指导部及宣传教育部等各部门办公楼,苍光街二区和三区的住宅小更是则居住着朝鲜劳动党的主要干部。但是真正的权力中枢却是那栋飘扬着劳动党党旗,并没有其它任何特别之处的3层小楼。那里就是吴振宇大将今晚的目的地—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金正日的办公室。

关于这个未来很可能执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年轻人,吴振宇大将并不陌生。事实上从1945年,以朝鲜工作团成员身份跟随苏联军队从中国重返祖国之时。吴振宇大将便已经在金日成的家中见到了当时还在牙牙学语的金正日了。当时所谓“一道双重的彩虹和一颗圣星宣告着他的到来。”之类的神话宣传还远没有开始。金日成也毫不避讳的告诉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儿子出生于苏联远东的伯力,并亲切用俄语叫他:小尤里。

虽然西方世界已经开始在各种关于朝鲜的报道之中向世界介绍他们眼中的金正日了。那是一个腐败、性生活放荡、酗酒的花花公子。甚至有人仿佛亲眼所见的那样绘声绘色的描述道:金正日拥有一个藏有1万多瓶名贵葡萄酒的巨大酒窖,喜欢西方的金发美女等等。但是无论是个人崇拜的神话还是妖魔化的宣传,在吴振宇大将眼中金正日就是一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身为他父亲的挚友,朝鲜社会主义事业的前辈,自己有足够的理由向他提供帮助,甚至供其驱策。

“吴伯伯,对不起这么晚了还邀请您到这里来!”和以往一样,金正日在见到吴振宇大将的第一时间便起身迎接。恭敬的将他请到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为他点烟。在接受了来自中国几千年儒教文化熏陶的朝鲜,孝道一直以来都被朝鲜这个国家和民族的道德基础。因此在1959年的莫斯科,随同父亲一起访问的金正日当着众人的面跪下,为父亲穿上鞋子之时,西方世界认为他做作、虚伪。但是朝鲜国内却将这个当时不过17岁的少年喻为“忠孝两全”的典范。

而金日成更是教育自己的儿子: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出现过不少后辈诋毁,中伤前辈的现象。如果后辈诋毁、中伤前辈,革命传统就会被阉割,领袖开创的革命事业就无法继承,革命命脉就会断绝。要求“过了几十几百年也绝不会出现这种现象。”因此金正日在尊崇革命前辈方面倒是一向言行如一。他无论是去白头山、参加中央召开的大会、出国访问,到地方作现场指导,还是去视察新修的建筑,都会邀请吴振宇一同去。在重大问题上金正日还经常打电话给吴振宇,听取他的意见。

而今天显然这个已经在1974年2月朝鲜劳动党第五届八中全会上受到了金一、吴振宇、林春秋等朝鲜劳动党老一辈革命者拥戴的“接班人”,正面临着他人生之中最为艰难的抉择。因此才不得不将吴振宇大将亲自请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吴伯伯,您大概知道了吧!苏联的伞兵已经在中国首都—北京空降了!” 金正日在吴振宇大将的身旁坐下,低声说道。

“这个……算是略有耳闻吧!”吴振宇大将叼着烟,皱了一下眉头回答道。事实上关于苏联方面将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的各种情报在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在整个东北亚地区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开来。身为朝鲜人民军高层的吴振宇大将不可能不有所耳闻。特别是北日本公安军方面这几个月以来在远东苏联军队的授意之下频繁访问朝鲜,更是引起了吴振宇大将的警觉。

而就在三天之前,已经接近于半隐居状态的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更曾亲自召见包括吴振宇大将在内的军中元老。提出了一个令人颇为值得玩味的问题:朝鲜人民军是否作好了战争的准备?虽然这样的问题更象是一种最高领导人的鞭策。但是在当前的远东局势之下,吴振宇大将却敏锐的嗅出了一种特别的气息。但是尽管知道金日成想要怎样的回答,但是吴振宇大将当时还是不得不直截了当的告诉自己的领袖:如果是主动进攻的话,朝鲜人民军至少需要1到3个月的时间进行准备。

尽管不中听,但吴振宇大将却知道自己这么说决非虚言避战,虽然在1950年朝鲜人民军曾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了大半个韩国,甚至将美国第8集团军也压制在洛东江南的狭小登陆场上。但是亲身经历过那场战争的吴振宇大将却知道朝鲜人民军最初的胜利是建立在大批回国的抗联骨干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籍老兵的浴血奋战、建立在苏联所提供的坦克和大炮之上的。当然还有就是对手当时的孱弱之上。

但事过境迁,今天的朝鲜人民军虽然武器装备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技战术水准却并没有太多的提高。1961年美国策动入侵古巴的猪湾事件与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便让金日成有相当深的危机感。因此在同年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会议上便提出了所谓“独创的国防自卫政策”,制定了包括:全军干部化、全军现代化、全国人民武装化、全国国土要塞化在内的所谓“四大军事路线”。

其中“全军干部化”、“全军现代化”虽然看上去很美,但事实上在朝鲜这样的国家里却很难真正的得以推行。倒是全国人民武装化、全国国土要塞化在中、苏两国大量提供的物资支援之下搞的颇有些声势。因此吴振宇大将深知今天的朝鲜人民军可以说自守有余,攻敌不足。何况如果金日成是想借中苏交兵之际,南下统一半岛,朝鲜人民军凭借着在三八线以北集结的重兵集群还有可能在美军全面介入之前,讨到一点好处。如果是协同苏联军队的进攻,与中国为敌。那么曾经加入过中国共产党的吴振宇大将实在不敢去想象那毁灭性的后果。

从战略层面上来讲,朝鲜人民军地面部队目前的布署呈现向南“前进攻击”的状态,从平壤到元山这一条线以南,集结着朝鲜人民军最为精锐的9个军团,所属60个师、旅级单位,也就是说在停战线以北的100公里范围内,集中着朝鲜人民军陆军为数将近70万人、75%兵力的重兵集团。而在与中国接壤的北部边境,朝鲜人民军地面部队仅有第6、第8这两个步兵军团分别部署在咸镜南道和平安北道一线,即便算上纵深部署的第108机械化军团和425机械化军团可以投入“北进”作战的部队也不过4个军团而已。

虽然名曰军团,但是即便以停战线以北的主力步兵军下辖5个师级单位的步兵师团,1个团级单位战车旅团来计算。朝鲜人民军的军团实际上仅相当于中国陆军的70年代末的步兵军。而所谓的机械化军团更只有271辆坦克的编制,战斗力未必强于中国陆军的坦克师。因此仅以朝鲜人民军现有的兵力和部署吴振宇大将根本没有信心与中国一战,即便是尾随在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强地面部队的苏联陆军之后。

“吴伯伯,父亲知道您和人民军高层的意见。因此嘱托我向您保证,在人民军作好充足的准备之前。我们将静观局势的变化。”但是出乎吴振宇大将之外的是,金正日今天召见自己的目的却并不是要求人民军火速备战,而是传达最高领袖的所谓“保证”。虽然这样的所谓“保证”背后也蕴涵着督促的意味,但是至少让吴振宇大将了解了领袖无意冒险。

“另外,我还想向吴伯伯推荐几个人。”看着吴振宇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金正日继续说道。“您是说朴元熙、金永春、赵明禄、金一哲那几个年轻人吗?”吴振宇将手中的香烟轻轻掐灭在摆放沙发前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里,继续说道:“其他几个人倒都可以算是人民军年轻一辈之中的干才。但是朴元熙这个人……不可重用!”

送走了吴振宇大将之后,金正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仰着头似乎有些疲倦的样子,突然说道:“一切果然和你预料的一样啊!”随着他那嘶哑的声线。位于他办公桌一角的一扇暗门悄然打开。时任朝鲜人民军的第820战车军团军团长的朴元熙上将一脸无奈的从门后走了出来。

“这条老狗,他还真当自己是谁啊!你之前所提出的扩军计划要抓紧时间去办。装备方面父亲会向苏联人去要,你的任务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北部地区扩编出4个步兵军团的部队以便向中国人摊牌。”金正日一改方才的恭顺,声色俱厉的说道。“南方的国土总有一天会得以的统一的。但是要规复北方的疆域,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我们恐怕又将等上千年。”朴元熙上将一边点头,一边不为察觉的露出了一丝奸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