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二章 战江山 第二十节 步步紧逼

战犯2014 收藏 9 3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887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1937年10月5日,日军第9师团和新到达之第13师团向蕴藻浜地区发动猛攻,中日双方激战四昼夜,云造兵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硬碰硬的正面交锋让双方都付出了惨重损失。第77、59、67、90师以及第66军教导旅与独立27旅后撤至后方休补,有后续部队接防。8日,强敌强渡蕴藻浜,第8、第61师及税警总团等部与敌激战数日,损失惨重,未能将渡河之敌歼灭,以致日军于黑大黄宅至东西赵家角一线构成宽约2里之桥头堡阵地,掩护其后续部队南渡,并进犯大场。蕴藻浜失陷,大场便成了第一线阵地。

单宝轩肩上未愈,可是战争怎能容许单宝轩像居家过日子一样好好休养,部队急令单宝轩归队,独立27旅重新补充兵员准备出征!

“营座!”推门进入独立27旅3营指挥部,单宝轩的左手绑着石膏绷带,向着王洁昌一个标准的军礼。

独立27旅的众人也是九死一生,看到单宝轩都是面带笑容,单宝轩寻找着马翔宇的身影,是他救了自己,是把自己背出了那血染的战场。虽然当时自己失去了意识,但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士兵还是告诉自己,是马连长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扛出了战阵。

“马翔宇呢?”单宝轩乐呵呵的问道,这一问突然使温馨的气氛变了调,众人都低下了头。

单宝轩心突然像是被人揪了一把,难道,难道说……王洁昌的话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马翔宇殉国了!”

单宝轩被着突然起来的打击一下子击蒙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可是要是没有马翔宇拼死相救,他单宝轩早就成了袖濑的刀下之魂了,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这场战场把自己打的就像个懦夫……

单宝轩看着指挥部里的众人,有几张新的面孔就意味着阵亡了几个熟悉的战友。在众人身边坐下,单宝轩想起了当初和马翔宇争吵斗嘴,争强好胜的两个人总是谁也不服谁。可是现如今马翔宇竟然已经壮烈殉国了,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血染的淞沪带走多少壮士魂,流干了多少英雄泪!

“如今我军全线退防,如果大场在守不住,上海市区再无险可守,情况危急!”王洁昌满带愁绪的说道,何止3营,整个国军淞沪守备部队都弥漫着一种悲愤的愁绪。不是说我们不拼命,只是部队打光了,建制拼没了也没能阻止日军前进的步伐,这样打下去,何时是个尽头!?


9日拂晓,日军主力开始猛攻大场的中国阵地,在敌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坂本联队一马当先突破国军阵营,罗店的一幕似乎又要上演!

27旅刚刚投入战场3日就遭到了日寇主力部队的强袭,惨烈的战斗再次降临在这伤痕累累,几乎精疲力竭的将士身上。

“连长!营座电话!”战火纷飞的战壕之内,通讯员大声的呼喊着单宝轩。

“接进来!”单宝轩左手绑着绷带,行动还不自如,此时单宝轩补充的大多是有作战经验的老兵,单宝轩对大家并不熟悉。

王洁昌在电话那头紧张的说道,“单宝轩,日寇第坂本联队已经突破左侧阵地,现正进入我军防区,准备阻击!”

“是!”单宝轩突然皱起了眉头,坂本联队?他知道坂本联队就是袖濑所在的部队,袖濑是否在上次大战中身亡他不得而知,相信接下来的战斗就将告诉自己答案!

传令兵在战壕内大声的嚎叫着来自上级的命令,中路阵地,除了单连之外还有27旅的8个营31个连队的兵力。时间一分一秒的在紧张的准备中流逝,单宝轩已经可以听到隆隆的坦克轰鸣声,战壕之内所有的士兵都在紧张的等待着战斗。

轰鸣声越来越近,突然之间,从远方的天际飞来了无数的炮弹,单宝轩大喊一声,“卧倒!!!”自已几个匍匐,左键的伤口被震裂,鲜血浸出了衣衫,单宝轩忍着剧痛,趴在战壕内躲避炮火。敌军的炮火如雨点一般一轮一轮,一波一波,仿佛无穷无尽的落到27旅的阵地之上,单连被炸得抬不起头来,屋漏偏逢连夜雨,敌机呼啸而至,在天空中搜寻者猎物,一次次俯冲一次次投弹,在毫无防空火力可言的国军阵地,敌寇的战机如同一头头险恶的老鹰,正在捕食着不知道所错的猎物。在敌寇的陆空炮火之下,27旅连日寇的样子都没看清已经减员五分之一,机器的轰鸣掩盖了所有的哀嚎,一阵又一阵,一遍又一遍。

暴雨般的轰炸间隙,单宝轩与单连所有的士兵拍走身上的泥土,小心探出战壕。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场景是那么震撼,5公里的战线对面是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日寇,在无数坦克和飞机的掩护下带着满天的呐喊声冲向自己,像潮水一般,像蝗灾一般,像摧毁一切的风暴一般席卷而至!

单宝轩身边的许多战士咽了一口口水,紧握枪柄,浑身瑟瑟发抖,单宝轩看在眼里,扯着脖子大喊,“不要害怕,准备!”

单连所有的士兵做好战斗准备,端枪上膛,手榴弹手,机枪手来回的调整着角度,躁动,一种大战降临前的躁动!

敌寇一步步接近阵地,敌机与炮兵不再射击,被长久压制的国军炮兵终于开始还击,与日寇的坦克开始对射,日寇任凭自己的战友被炸成碎片仍旧呐喊着向前疯冲!日寇艰难的推进着,前赴后继,难道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死亡!?27旅的士兵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太他妈多了,太他妈多了!!!到处都是日寇,到处都能看到敌人的坦克!

当敌寇进入射程范围,单宝轩举起右手,握拳,“开火!”霎时间,单连所有的轻重武器一起开火,冲在前面的一排敌人应声倒地。敌寇的几辆坦克调整角度,对准了单连的方向开火,“咚咚咚~~~~”单宝轩身边的战壕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鲜血伴着泥土飞溅,一只战友的手掉在了单宝轩的面前,看着还在抽搐的断臂,单宝轩身旁的一名新兵一下子吐了出来!

单宝轩一把把他压在身下,一颗炮弹在他们的头顶爆炸,把两人几乎活埋在崩塌的泥土之下,单宝轩沉着脸爬起来,看了一眼正在哭泣的这名新兵,这些新兵训练的时间太短,太仓促,那见过这种阵势,根本没什么战斗力。

敌人的步兵火炮开始还击,又是一轮炮袭,“注意隐蔽!”单宝轩声嘶力竭的大喊道!不知道是哪个畜生发明的战法,让这群拿着轻武器的士兵去抵挡日军军械化步兵的攻击,看着眼前一个个倒下的生命,单宝轩恼怒而又羞愤!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大场再丢,我们还能守那里?这已经这已经是上海的边缘了!

惨烈的战斗还在继续,一批倒下了一批补上……眼前的一切让这个似乎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单宝轩突然不知所措,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炸的支离破碎,一个个年轻的灵魂倒在他的面前!单宝轩双拳紧握,发狂的拿起一把机枪窜出阵地,开始向着越来越近的敌寇扫射!“啊啊~~~~~~狗日的!!!啊!!!”却被身旁的石朝峰一下子扑到在地。

“连长,你不要命啦!”石朝峰把单宝轩压在身下,大声的喊道,“如果你死了,单连怎么办!?”

这一句话像是当头一棒,单宝轩急了,真急了,自己总有千种计谋,万般韬略,在这血肉横飞的战场之上,又有什么用呢!?单宝轩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趴在阵地之上,不能这样下去!不能这样下去!


“长官!”袖濑接过手下递上的望远镜,战火纷飞中泰然自若的仔细观察着敌情!

“小次郎,前方的支那部队很顽强!”袖濑把望远镜递给小次郎,接过望远镜,镜头之内,到处是硝烟,满地是死尸!喊杀声,机器轰鸣声,枪炮声,哀嚎声一切都让这场战斗刻上激烈二字!

“少佐,我们应该怎么办?”作为攻击部队,袖濑这次没有像只疯狗一样只顾向前猛冲,比起战壕之内,自暴自弃被炮火硝烟搅弄的不知如何是好的单宝轩,袖濑成熟了太多。

袖濑拿着望眼镜仔细的观察着敌人,“接联队长!”

“是!”小次郎赶紧吩咐通讯兵接通了坂本联队长的电话。

“联队长!”袖濑喊叫着,战场的炮火声是在是太大了,“命令所有的坦克集中火力瞄准一处射击,不要各自为战!步兵紧跟坦克,用坦克冲开敌人的战线!”

“嗨!嗨!”得到联队长的赞同,袖濑挂断电话,刚要去拔佩剑,胸口传来一阵剧痛,袖濑皱着没有,斗大汗珠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少佐?少佐!?”小次郎看着袖濑痛苦的表情,赶忙上来。

袖濑一把推开前来照顾自己的小次郎,对着后方的部队,“攻击!!!!”袖濑大喊一声,“嗨!”所有的士兵端好步枪,战车开足马力,如狼似虎的袖濑大队又回来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