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零一章:不轨之举的前奏

王大三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887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其实大家对王金虎的推测基本都是正确的,他押下周洁不上报,也不把她送交战区司令部的确有他不可告人的卑劣的目的。

按照常规来说,无论是那支部队只要是抓获了战俘都应登记后送交给军统部门来进行处理,但是以王金虎的口气来说,周洁并不是在他的战斗中抓获的,而是从土匪手上抢过来的,因此不需要上报战区和军统,他对闻讯发来电报咨询有关周洁事宜的情报处长沈一鹏回复说:周洁身为滇西南八路军一分区的政委,从她身上有获取较高价值的军事情报的需要,因此必须待审讯清楚后再做移交。


王金虎现在在做许多的工作以巩固自己的新地盘。现在一些土匪、山霸也因为八路军的撤出,国民党的进入而卷土重来了,王金虎把土改被人民政府分给山民们的土地和山林重新又归还给了这些人,因此这些土豪劣绅纷纷的拥护起了他,他们不仅给他的部队提供粮食,还加倍的欺压百姓,弄得当地的百姓是叫苦不迭,怨声载道的。

土豪山霸们还联合起来涌到了二十一师的师部来,要求审判枪毙女政委周洁,为他们在土改中被打击而复仇。这点也被王金虎利用,成了他不上交周洁给军统的另一个理由了。


周洁不仅人长的漂亮、性感,并且颇富有才气,给人一种类似许轶初身上特有的气质的感觉。

实际上论起相貌来,“七仙女”中来其实当属郭玉兰模样最俊,但是以许轶初和周洁的气质来说却更加能吸引男人的视线和青睐。


也正是因为这点,王金虎在家中有贤妻和一双儿女的前提下,依旧存有强烈的想占有周洁圣洁的身体的感觉,就象魔鬼附身一样纠缠着他的欲望。

其实王金虎并不是象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好色,西南第一美人许轶初就和他长期工作在一起,他要寻找机会霸占许轶初的比戴笠的机会要多得多了,并且许轶初根本防备不了他。但是他始终对许轶初以师傅的身份出现,从来没有占她便宜的想法。

对于另一美女副官上官芸来说,很长时间工作在王金虎的身边,但他对她从来也没有不轨之举,连一回“豆腐”也没吃过。

许轶初和上官芸始终很尊重王金虎,很大原因就是这个人从不利用职权调戏下级女军官。


万般奇怪的是现在王金虎对周洁竟然是情有独衷,念念在心,要说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道不明白,是周洁长的丰满,并且拥有一双人人夸赞连刘忠这样的战友都 被深深吸引的美脚?还是她身上做记者时延续下来的那种特有的文化气质?再或者是周洁嘴角上一讲话便隐现出的那两道迷人的唇线?也许这些都或多或少的有一点吧。

至少王金虎针对周洁的这种心理心态的变化,许轶初和熟悉王金虎的人都没能识别出来,唯一只有参谋长黄正清心里是清楚的。


正因为王金虎以前从没对那个女人做过不齿之事,所以把周洁从山猪手里抢过来后,他一时还下不了手,这点连周洁都感到了惊诧,她本来以为自己到了王金虎的手里是在劫难逃了,却没曾想到竟然在拉沽庙度过了十多个白昼还是安然无事,她感到了自己暂时还是非常侥幸的。

首先她没被送到重庆白公馆去就是一幸,因为在那里几乎没有不被凌辱的女政治犯,何况是周洁这么才貌出众的女人那。

其次,王金虎及时的把她从山猪那里“夺”了过来,否则自己也早失去贞洁了。因为山猪对于周洁策反赵多多的一营起义的事情是恨之入骨,假如不是王金虎及时赶到,那么周洁早不知被山猪奸污多少次作为报复了。


倒霉的山猪不仅在这件事上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还白白损失了一百五十多人,现在由于他的兵力实在少的可怜,六战区已经撤消了他小锅山防卫团的建制,把他并成了守卫营,负责小锅山到大锅山之间的通道安全。

倒霉的还不止这些,他问王金虎想要李金珊和韩岩中随便那一个,但是她们却被王金虎拿去和三岛交换了上官芸回来,他的希望又成了泡影。即便是在警卫小锅山到七斗崖的那条通道,他也时不时的被索拉巴亚的自卫团袭击,弄得他是焦头烂额的。

自己的军师黄正清也全然不顾兄弟感情,世故的投靠了王金虎,他现在什么事情都靠跟营副、叛徒杨仁玉来商量了。


杨仁玉告诉山猪要有韬悔之策,眼下跟着国民党先干着,以后不行了再另拉秆子占山为王。

现在的烟白坳也已经风平浪静的了。

由于王金虎亲自前去拜见和交涉,自知实力不足,加上和自己有联盟关系的八路军的撤出,索拉巴亚也没敢和他来强硬的,答应不袭击国军的部队,也不再和八路军来往。

王金虎也还算是规矩,他拿出钱来按市价从索拉巴亚那里购买了一大批粮食作为部队的供给,并答应帮他建立从小锅山出境缅甸购进鸦片烟的通道,并且不追究索拉大头人是二媳妇宋娜是八路军的事。

他的这些举措得到了索拉巴亚的赞赏,最关键的是他又能做走私烟土的发财生意了,三合地区的烟鬼特别多,先前由于安理的封锁,拉土苏出不了中缅边境,因此那些大烟贩子们一个个急的都直跺脚,现在很快就要重开走私通道了,所以索拉巴亚待王金虎为座上宾了。


索拉巴亚的原则说起来很简单,第一他不当汉奸,第二他不与八路军为敌,第三,对于国民党是敬而远之,绝不主动招惹。

他也对王金虎表示了自己的心意,那就是拿出贩卖烟土利润的三成作为对他的回报。


王金虎三斧子两刨子的就摆平了小锅山地区全部的事情,让军政部以及六战区的司令长官孙连仲很是赞赏,他再次的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并被提升为第七军副军长兼二十一师师长。

只有戴笠是对王金虎不满的。

先前他护着许轶初,使得戴笠始终不能如愿得手。现在他又把周洁揽在了自己的手中不肯交上去。让戴笠颇感恼火,多次催促沈醉叔侄要他们敦促王金虎尽快交人并对王金虎的顶头上司孙连仲施加压力。


孙连仲很了解王金虎的为人,认为王金虎扣人自有他的道理,因为现在八路军滇西南独立旅并未被歼灭,迟早他们要打回来的,假如王金虎能从周洁的口中弄出情报来,那么对最终把八路军驱除出云南境内自然是好处多多。

孙连仲和许轶初他们的想法是一致的,并没把这件事往其他方面去想,他也就自然不会知道王金虎的主要目的,那就是要霸占玩弄周洁。

孙连仲打算最近带上许轶初去趟小锅山视察一下,王金虎为了显示自己的战绩,已经发出了多次的邀请了。


拉沽庙的防御工事现在已经修建出了主要的轮廓,现在不管是谁,要想再进攻这里,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王金虎非常得意,虽然在外人眼里看来他是个典型的阴谋家,但是只要他出马几乎事情都能搞得定,这就足以让他在国民党上层里得到青睐的了。

他觉得自己要尽快的获得周洁了,以免将来重蹈山猪的覆辙。


这一天,他让上官芸把周洁带到了他卧房的客厅里。


这是间很大的房子,外面的客厅摆放的都是老式云南的花梨木的家具。

本来这间客厅是独立旅旅部的作战室,一个偏门连着政委周洁的卧室。现在被二十一师占据后就全部成了王金虎的会客室兼客厅以及卧室了,他住的正是原先周洁睡的那间房间,连那张老床也是周洁先前使用的。

客厅的桌子摆放着苹果,梨子和许多的云南小吃和干果。


周洁对这间房子自然很熟悉了,这毕竟是自己呆过的最多的地方。

她的脚上带着的脚镣还是在卧牛山时山猪为她特制的,也被王金虎这次一并“接收”了过来,脚镣不是生铁的,而是厚铁皮制作的,很轻。脚镣环上还缠着柔软的布条,以防磨伤了周洁的脚踝。

王金虎请周洁坐下,为她递上了香茶。


“周小姐,不对,我应该叫你周政委吧。但是我觉得还是叫你周小姐显得自在些。你同意吗?”

王金虎表现的很温文尔雅。

周洁轻轻冷笑了一下:“我同意不同意重要吗?我不同意被你们无理扣押拘禁,你会释放我吗?”

“呵呵,周小姐言重了,这不是拘禁,是一种变相的挽留罢了。要知道你可是党国的要犯啊,为了防止你的受害,是我顶着上峰的压力暂时把你留在了这里,共商抗日大计嘛。”

王金虎意在让周洁明白,不是他的阻挠,现在周洁可能正呆在重庆白公馆的老虎凳上用刑那。


周洁说:“那看来我还得感谢王处长了,不,现在我应该称呼你王师长了。”

“那倒不必,那倒不必的。这个地方想必你一定熟悉吧?”

“当然,这里原来是我们八路军商讨打击日本强盗的地方,现在被你们破坏国共合作强占了去,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以民族大义为重,把矛头对准中国人民共同的敌人日本侵略者。”

周洁冷冷的说道。

上官芸虽说很感激王金虎对自己的搭救之恩,但是在特种所的时候她受到了杜玫的共产主义的宣传,思想上很受触动,感觉共产党远比国民党伟大的多。所以她在照顾周洁的同时,也把王金虎可能想祸害她的估计告诉给了周洁。

这一点周洁自己也猜测到了,因此她对此时王金虎的态度自然是不卑不亢的了。


王金虎望着自己眼前的“猎物”笑道:“这点请周小姐放心,我王金虎绝对是抗日的急先锋,这次占据贵地实属无奈之举。贵军违背统一号令、统一指挥的国共合作原则,拒不执行中央和军政部的命令,一味的扩充实力发展地盘,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六战区的安全,因此我只能执行上峰的命令对贵军实行强制劝退,在这一点上希望周小姐不要怀以敌意。”

“呵呵,是吗。”

周洁说:“六战区有三个集团军,七万多人,放着威胁四关山滇缅公路的三合城四千多日军不打,却拿坚决抗日的七百多八路军将士当威胁,必除之而后快。我想请问王师长,这个威胁从何而来?还有,你口口声声的称我们为贵军,那么我请问,有拿贵军的女军人去跟日本人做交换买卖的吗?”


“这个,这个……嘛,总之,是八路军不服从军政部的命令调遣在先,国军这也是先礼后兵嘛。我很奇怪,周小姐原为国民党报纸的大记者,即便是投笔从戎也该是投奔正规军,也就是中央军啊,如何会想起来投奔共军的那?”

王金虎尴尬之中却悄悄的偷换了命题。

周洁说:“我想告诉你原因,但你爱听吗?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共产党的军队是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不象国民党的中央军是为统治阶级和官僚买办服务的。”

“哦,这是谬论,典型的谬论。我们国民党的执行的先总理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而共产党却要共产共妻,太可怕了,是赤祸。”

王金虎狡辩着,心里也不服气。


“赤祸?既然是祸那请问王师长,为什么有那么多老百姓站在我们这边那?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的确是不错,但是请问你们有过认真的推行吗?我想你答不出来的。我也不希望你再狡辩下去,现在日本法西斯的末日就快要到了,还是希望国民党能把政治分歧先搁置起来,和八路军新四军真心联合,先赶走了鬼子,有争议等那时候在协商解决。”

周洁用平静的口气把自己的观点亮了出来。


王金虎说:“我们的话题似乎沉重了一点,谈点愉快的吧。对了,象你周小姐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一定有不少追求者吧,怎么样有中意的了吗?”

周洁没想到王金虎掉转了话题,她说:“我没在意这些事情,现在是抗日战争的关键时刻,不打垮日本鬼子我不考虑个人问题。”

“恩,是个好样的。我那,一直和老婆感情不合,一直在想找个二房,可惜一直都没合适的。”

王金虎渐渐的把话切向了正题上。


周洁眉头一皱说:“你和我说这些有意义吗?我又不会帮你找小老婆去的,不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吗?”

她心里也开始紧张了起来,王金虎干吗突然和自己说起了这个?她开始隐约的感觉到上官芸提醒自己的事情已经自己越来越靠近自己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